详情

第三十九章 裟罗,你怎么看

  在八重神子屋子里闲聊了许久后,巴尔就带着九条裟罗回到了自己的屋子。3LyvS

  一进门,九条裟罗心跳就扑通扑通加快,马上就要和将军睡在同一张床了。3LyvS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3LyvS

  巴尔疑惑的看着九条裟罗,以前都没发现她这么呆。3LyvS

  “是,这就过来。将军我来帮你宽衣。”3LyvS

  九条裟罗清醒过来,跑到巴尔身边。3LyvS

  “我自己来。”3LyvS

  巴尔拒绝了九条裟罗,在天守阁她都是自己来,更何况在这里。3LyvS

  她脱掉了外面的衣服,只留下单薄的内衣遮掩她的春光。3LyvS

  “你也上来吧。”3LyvS

  巴尔倚在床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圆月。3LyvS

  九条裟罗解开了外衣,忐忑地爬到了床上,晚上的事情她仍历历在目,生怕巴尔再次提出,她一个小小的下属又没法拒绝。3LyvS

  巴尔突然问道:“对今天的经历,你有什么看法吗?”3LyvS

  今天的经历?3LyvS

  九条裟罗一怔,害羞地低下头。3LyvS4

  巴尔没有听到回应的声音,疑惑的转过头,发现九条裟罗满脸通红。3LyvS

  “你在想什么,怎么突然脸上发红。”3LyvS

  “那么羞人的事情,将军要我说看法,裟罗实在难开口。”九条裟罗弱弱地说道。3LyvS

  “哈?”巴尔转念一想,差点被九条裟罗气笑了。3LyvS

  她用力敲了九条裟罗一记,没好气的说道:“我是让你说对姜然和神子的看法,不是让你脑袋七想八想的。”3LyvS

  ......3LyvS

  九条裟罗的羞意被惭愧取代,明明将军问的是正经的事情,却被她自己不由自主想歪了。3LyvS

  她正了正身子,先是思考了一下,道:“突然这么问,将军非要我说看法的话,就是他们和我想象中差的很多。”3LyvS

  “噢?细说。”巴尔起了兴趣,侧过身子看着她。3LyvS

  有了上一句的缓冲,九条裟罗的思路也清晰不少,说道:“姜然的变化和两年前的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令我诧异的是他的厨艺这么好,除了那些以餐饮为生的人以外,一般来说精通厨艺的男性比较少见,尤其在已婚家庭中,这项任务大都是落在女方身上。”3LyvS

  姜然厨艺的好坏巴尔并不在意,好吃的话她接下去的日子不会差,难吃的话她也可以回天守阁满足自己的需求,关键是九条裟罗所说的姜然性格没什么变化引起了她的注意。3LyvS

  她甚至为此坐直了身子。3LyvS

  巴尔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他的性格没什么变化?这个年龄段正是性格多变的区间才对。”3LyvS

  九条裟罗肯定的点头道:“确定,两次见面,尽管有着其他的情绪波动,我还是觉得他本身很温和,也很亲切,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就是温润吧。”3LyvS

  巴尔满意的点头,温润代表着安全可控,而两年来性格都没有太大变化,甚得永恒之意。3LyvS

  “那神子呢。”3LyvS

  见将军提到八重神子,九条裟罗眼神就有些古怪。3LyvS

  “我只是幕府的大将,不好妄自评价八重大人吧。”3LyvS

  “是我让你说的,有什么可担心。”3LyvS

  九条裟罗迟疑的说道:“在我眼里,八重大人待人和善,举止典雅,虽然也有上位者的气势,但一颦一笑俱是风情,让人没有畏惧之意,只是今天所见所闻,有点出乎意料。”3LyvS

  今天的八重神子,如果没有参与捉弄的话,她就是少年慕艾的那种邻家的大姐姐。3LyvS

  “这才是神子的真面目啊,只是她从来不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来而已,即使是鸣神社的巫女们,也了解的有限。”巴尔随口说着,言语中透露着对八重神子的熟悉。3LyvS

  “不过,”她靠了过来,凝视着九条裟罗道:“我今天和她做的事一样,在你眼里我也有点出乎意料了?”3LyvS

  面对巴尔疑似责问的语气,九条裟罗有些拘谨,结结巴巴的说道:“并...并不。”3LyvS

  “只是比起之前,今天将军没有看上去那么冰冷。”3LyvS

  巴尔幽幽作声,“是不是觉得今天我跟你心目中的将军相差甚远。”3LyvS

  九条裟罗想反驳,但是找不到证据。3LyvS

  巴尔收回手,重新转身看向窗外的月亮,“也许鸣神大社就是有什么诅咒吧,让我多少起了变化。”3LyvS

  九条裟罗小声说道:“将军,我觉得在这里可能你才找到了家的感觉,所以才能卸下包袱,我小的时候也很贪玩的,我相信将军以前也有这样的一面,只是为了稻妻,不得不带上面具。”3LyvS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而且,我没觉得今天的将军没什么不好,比以前更有...”3LyvS

  “更有人情味对吗,以前的我在你们眼中,就是一个毫无感情,默默管理国家的机器吧。”巴尔自嘲道。3LyvS

  “不是的!”九条裟罗激动的握住巴尔的手臂,“这是因为你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严才不得不选择这样做。”3LyvS

  巴尔拍了拍她,让她稍微冷静了一点。3LyvS

  随后她继续说道:“如果这也叫无情,那我也一样,每天我也是冷着脸督促天领奉行的士兵操练。”3LyvS1

  “算你过关。”3LyvS

  巴尔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3LyvS

  沉默了半晌,她说道“之后,如果姜然找你借阅八重堂的杂志,不要给他。”3LyvS

  突然转折的问题,让九条裟罗没有转过脑子。3LyvS

  “啊,为什么不能给?”3LyvS

  “神子许诺给我十本往期的杂志。”3LyvS

  九条裟罗恍然大悟,道:“我之所以找不到是八重大人藏起来了,杂志难道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地方吗?”3LyvS

  “不知道,神子既然不愿给姜然知道,肯定有不得见人的东西,你照做就是了,不然神子就会赖着不给了。”3LyvS

  “是。”3LyvS

  九条裟罗有些苦恼的应下,八重大人这样也就算了,将军你为了十期杂志竟然也甘于当帮凶。3LyvS

  小下属还在烦恼会不会因为了解太多大人们的真面目被灭口。3LyvS

  巴尔已经缩回了被子里,道:“睡觉吧。”3LyvS

  烦恼的小下属叹了口气,自己想这么多干嘛,将军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手。3LyvS

  将烦恼抛到脑后,九条裟罗躺进了被子里,道:“晚安,将军。”3LyvS

  “晚安。”3LyvS



  已改~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