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12章 真的是最后一件事! 1

  取完衣服之后,平冢静把江守彻送回家一趟,让他给自己来一个彻底的大清洗,然后才把他带到了学校。3LyvS

  “那么再见了……”总武高校门前,平冢静向江守彻挥手,踩响油门准备离开时忽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这件事我暂时给你保密,要求是你必须每天向我汇报自己的状况。”3LyvS

  “虽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为此伤到了自己,那也是不值得。最后,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3LyvS

  “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的,不会乱来。”江守彻站在车旁,向平冢静严肃的保证道。3LyvS

  在小的时候,他对于死没有什么概念,受一点小小的委屈就以为天塌了,寻死觅活的,现在想来,实在是有些可笑。3LyvS

  稍微长大一些,‘死亡’这个宏大的命题,几乎从他的眼眶里淡了出去,毕竟他正处于人生的上升期,还没有达到壮年,距离他走下坡路,更是无比的遥远,更何况是在停留在人生终点的死亡,他几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3LyvS

  虽然每年冬春交替之际,三天两头的,总能够听到村子里外,亦或是看不见的远处的哀乐,但他对于这些东西,并没有任何的感触,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大概就是觉得‘他们很吵’。3LyvS

  直到灾难毫无征兆的降临,睁眼之后来到另一个异世界,然后又送走素未谋面的‘父亲’,这个时候,江守彻对于死亡的态度有了一丝转变,原来它就像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有落下来的可能。3LyvS

  事后总结,冷静反思。3LyvS

  来到这里之后,这成了江守彻每天晚上必做的功课,只是因为现在一直在忙,他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所以才把车祸后的反思,放在了一边。3LyvS

  现在他已经换上了校服,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用的护肤品让平冢静都有些眼馋,整个人和早上送别江守苑子,已经了没有太大的区别。3LyvS

  如果不看他垂立而下,貌似有些僵硬奇怪的右臂,人们很难想象这个高中生,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车祸,死里逃生。3LyvS

  有些事只有经历过了,亲身体验过,然后才知道它的分量有多重。3LyvS

  注意安全,保重身体这些话对他来说,绝不仅仅是一句空话,一句没有什么用的嘹亮口号。3LyvS

  “平冢老师也要多注意安全,车不要开的那么快,我可不想有那么一天: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哎哎哟哟的,还要我去给你更换衣服。”江守彻用左手向她告别,半真半假的说道。3LyvS

  平冢静一拍喇叭,声音刺耳,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头顶‘禁止鸣笛’的标识牌,露出一副不满的模样,质问道:“怎么?你不愿意?”3LyvS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一定要狠狠的抓回来。3LyvS

  江守彻的胸口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她下手太狠了。3LyvS

  “这不是愿不愿意的事,我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老师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有些话不能明面上说,江守彻使自己的语词委婉。3LyvS

  “好了好了……”平冢静也懒得和她再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头也不回的摆手道:“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离开了。”3LyvS

  “啊对了……”3LyvS

  经她这么一提醒,江守彻忽然想到自己的书包好像落到了车祸现场,当时他只顾着飞身猛躲冲过来的汽车,然后再去救雪之下雪乃,至于书包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他早就忘到了脑后。3LyvS

  如果不是接下来要回去上第四节课,还有平冢静这么一提醒,江守彻很可能要等到走进班级,坐在座位上才能够想起来。3LyvS

  盯!3LyvS

  平冢静霍然转头,磨牙的动作毫不掩饰,她不过是出于礼貌,出于习惯,随口那么一问,谁知道这家伙居然真的还有事!3LyvS

  自己实在是太嘴欠了!3LyvS

  江守彻被她犹如刀锋、富有压迫性的眼神逼的向后退了两步,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确实,今天麻烦平冢静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3LyvS

  先是进出学校,然后是服装店定制衣服,途中还弄脏了她的白外套:袖子处被血浸透,因为这个,在家里时,江守彻还麻烦她帮忙更换一下纱布绷带。3LyvS

  看着他伤势严重的手臂,平冢静差点撂挑子。3LyvS

  虽说现在医学发达,手臂就是断掉了,只要医治及时,也不会危及生命,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就真的可以随便蹦跶。3LyvS

  江守彻口中的大面积擦伤倒是属实,不过那个‘缝了几针’看起来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看着伤口处外翻的血肉,完全可以感觉到伤势的严重。3LyvS

  即便是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但是一层层剥开纱布,看到逐渐露出的粉红血肉、血痂干硬,变的黑紫的伤口、还有那随着他手臂肌肉活动而轻微抽搐的缝合线……3LyvS

  平冢静不过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把头扭到一边,伤口是江守彻自己消毒清理的,在包扎的时候麻烦一下她。3LyvS

  在包扎伤口的时候江守彻说明了理由,他要求少缠几层纱布,尽量贴合手臂,这样穿衣服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麻烦。3LyvS

  平冢静明知道他说的是瞎话,为的只是不让人看出自己手臂出了问题,而这个人是谁?除了他嘴里的妈妈江守苑子外,应该没有别人了。3LyvS

  人说出一个谎言,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弥补;同样的,人犯了一个错误,就只能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继续前行。3LyvS1

  平冢静觉得自己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看到黄历的,所以才平白无故的摊上这么大的麻烦,早知道今天就请假,就缺席,就不接十点钟的那通电话了……3LyvS

  她有一肚子苦水不知道该向哪里倾倒,最后只是把自己的外套扔他家里,让江守彻帮忙清洗,这算作是对他的一个小小的惩罚。3LyvS

  他家有洗衣机,只需要通上水,倒上洗衣液,事后再拿出来晾晒一些,根本费不了他多大的事,顶多就是挂衣服的时候有点为难。3LyvS

  但为难就为难好了!宁可忍着缝合线扯开伤口的疼痛也要打电话,报平安,这点事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3LyvS

  总不能一直是自己吃亏受气吧?3LyvS

  前面那么多的事,现在又听到他丢书了,结果还要麻烦自己,这成了压倒平冢静的最后一根稻草。3LyvS

  过去一个多小时里的烦闷复杂的心情,这时如同涌泄的山洪一般,几乎摧毁了理智的大堤,但泄露出来的砂石土块,还是把她埋在了地下,呼吸都是困哪的。3LyvS

  平静,平静……平冢静闭上眼做着均匀的深呼吸,告诫自己他还是个病人,还是一个伤员,而且做得也都是好事,这份孝心比班上那些只知道恋爱的学生强太多了……3LyvS

  但即便是如此告诫自己,平冢静还是想把他埋进‘坟冢’里,这比‘平’和‘静’更适合他。3LyvS

  “还有别的事情吗?”平冢静睁开眼,和颜悦色的微笑着。3LyvS

  “没有没有……”江守彻头摇得像拨浪鼓,坚决否认道:“没有了!”3LyvS

  “最后一件事?”3LyvS

  “最后一件!”3LyvS

  “再想想其他的,确定没有了?”3LyvS

  “真,真,真的没有了!连一滴都没有了!”3LyvS1

  平冢静拿出烟盒,从里面咬出来一根,道:“没有的话就滚回去上课,老娘还要去医院探望病人……”3LyvS

  心情烦闷的时候,她总喜欢来上两根。3LyvS

  对于平冢静来说,何以解忧?唯有烟酒。3LyvS

  病人?雪之下雪乃!3LyvS

  像是一道雷电划破黑色的夜空,江守彻心头一跳,他忽然想到,自己怎么把雪之下雪乃给忘了?她伤的那么严重,骨头好像都断掉了……3LyvS

  “等一下老师!”江守彻脱口而出,道:“看雪之下的时候帮我带支花……”3LyvS

  平冢静点烟的动作停了下来,打火机扔向副驾驶座,她顺手解开安全带,单手按压车门跳了出去,道:“命都没有了还记着花?我看你的柰//子是不想要了!”3LyvS2



  、

  、

  、

  PY交易环节

  推一本关于明日方舟的后宫文《关于明日方舟里充满了我前女友这件事

  喜欢明日方舟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简介:针不辍,住在罗德岛里针不辍....等等,你这个家暴的老女人怎么在这??

  龙门...嗯,什么叫国际化大都市啊,什么叫老龙门正龙头旗人啊...嗯???前面那个警察...怎么,有点面熟?

  骑士竞技?我对骑士竞技没有兴趣,你说耀骑士?什么耀骑士?我完全不认识,你可别血口喷人,我永远是公司最忠诚的骑士经理人...临光!盾牌收一下!我在开玩笑你等等啊啊啊啊!

  咳咳...我...我要创造一个...没有前女友的世界...等等,蒂蒂,先收一下剑!让我把遗言说@#¥&%@@&#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