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六十三章 先解决一个?

  回到自己的小屋中,巴尔立刻沉下了意识,踏入了一心净土。3LyvS

  刚落地,就看到影一身红妆,霞帔轻解。3LyvS

  她大步走上前,质问道:“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3LyvS

  巴尔冷冷的看着她,如果没有影从中作梗,耽误了时间,也许她就成功了。3LyvS

  影没有正面回答她,反而在面前转了一圈,顾盼自怜道:“我,好看吗?”3LyvS

  “我在问你话!”3LyvS

  巴尔紧紧逼问,影这才收回了欣赏自己的目光,看着她叹了口气,“你看看你,老是这幅模样,能吸引得动谁?”3LyvS

  影绕着巴尔打量了一圈,“你看看你,穿的这么素,你就这么确定姜然会心动,要不是你拙劣的借口,他已经是我的了。”3LyvS

  “我穿什么,不需要你来评价。”巴尔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睡裙,素又如何,该露的又不是没露,嘴里嘀咕道:“他都有反应了,肯定是心动了吧。”3LyvS

  影捂嘴笑道:“他那哪是心动,明明就是馋你身体。”3LyvS

  巴尔瞪了她一眼,回击道:“你不也是一样,到现在都还不穿好衣服。”3LyvS

  影蹭的凑到了她身前,巴尔毫不示弱的怒视着她。3LyvS

  “那时候我可没解开衣服,他看到我这身装扮就心动了。”3LyvS

  “他馋你身体。”3LyvS

  “他主动把我压在身下了。”3LyvS

  “他馋你身体。”3LyvS

  影满头黑线,这还让她怎么接话,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你说说,怎么样才叫心动。”3LyvS

  “当然是像神子...”巴尔反应过来,回瞪了影一眼,“明明是我先问你话!”3LyvS

  影眼睛转了转,像神子那样,玩养成游戏?3LyvS

  自己哪有那么多自由的时间,能不能再见到还两说呢,还不如先把事情办了。3LyvS

  巴尔看影没有说话,追击道:“你再不回答我,别逼我动手了。”3LyvS

  她按向胸口,准备拔出稻光。3LyvS

  谁知虚空中显现出四道锁链,将巴尔锁住,把她按到在了婚床上。3LyvS

  尽管她出不去,但是一心净土内,影的权力明显要大于巴尔。3LyvS

  影轻移莲步,靠在了床头,两条腿交叠在一起。3LyvS

  她双手抱胸,看着兀自挣扎的巴尔,无奈的说道:“拌拌嘴聊聊天不好吗,这直接动手是干什么,生气了?明明当时没有赋予你情感的,你应该是永恒不变的无情才对。”3LyvS

  这句话落在巴尔耳中,反倒让她平静了下来,讥讽道:“所以你追求的永恒,不过是个笑话。”3LyvS

  巴尔的脑袋突然疼痛欲裂,眼中紫光大盛,喃喃自语:“不,我是为了追求永恒而生的。”3LyvS

  她摇了摇头,又驳斥了自己的话,“若是永恒,我就不该有情感。”3LyvS

  影默默看着巴尔进行她的独角戏,眼中充满着怜悯,自己当初就这么草率的将一切交给巴尔,本以为是对的,没料到她却诞生了情感,反倒变成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3LyvS

  然而巴尔始终没能摆脱前后的矛盾,看上去像是人格分裂一般。3LyvS

  出于怜惜,影只好伸手点在她的头上,强行让她平静了下来。3LyvS

  平静下来的巴尔闭着眼,不再言语。3LyvS

  就在刚才,她的自我意识和规则发生了剧烈冲突,即使有了影的帮忙,她也不得不花时间来进行稳定自己的意识。3LyvS

  影撤掉了巴尔身上的锁链,轻声说道:“何苦呢,我只是要求你沿着我设定的道路走下去。”3LyvS

  见到这么温柔的影,巴尔眼神恍惚,想到了自己诞生之际。3LyvS

  那时候,眼前这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明明眼神哀伤,还要故作坚强的对她说:“吾予汝之身,即最为殊胜尊贵之身,应持天下之大权,应许臣民一梦,即是千世万代不变不移的永恒。”3LyvS

  数百年下来,她也是恪守着,也是国家不断向前奔跑的见证者。3LyvS

  “我没有偏离你的要求。”巴尔认真的看着影。3LyvS

  但是她又低下头,小声说道:“可是稻妻还是往前在走。”3LyvS

  现在的巴尔,早已卸下冰冷的面孔,像极了做错事的女儿不安的等待母亲的责问。3LyvS

  影没有生气,来到了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我们又不是没有交流过,我当然知道稻妻在前进,只是从姜然口中我才得知变化的那么大,但它始终在往好的方向走不是吗?”3LyvS

  “我哪有什么资格去怪你,是我先逃避了一切。”3LyvS

  虚空之中,凭空传来了锁链崩坏的声音。3LyvS

  影听到后一愣,随后放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神色却逐渐哀伤起来,“原来,是我自己困住了自己。”3LyvS

  巴尔怔怔的看着她,“你可以出去了吗?”3LyvS

  影的眼神逐渐明亮了起来,对,她可以出去了。3LyvS

  她稍微感受了一下,开心的说道:“是的,你不介意我和你共同使用身体吧。”3LyvS

  哪知巴尔却向空中握拳,影清晰的感受到一心净土和外面的身体中间多了一道栅栏。3LyvS

  突兀的转折让她她霍然看向巴尔,发现她看着自己冷笑,“放你出去,和我抢人?对不起,我介意。”3LyvS

  影睁圆了眼睛,“这么煽情的时候,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3LyvS

  “我又不抢你的九条裟罗!”3LyvS

  巴尔呵呵一笑,“我全都要。”3LyvS

  影大怒,想要重新锁住巴尔,巴尔已经明智的退出了一心净土,身影逐渐消散,徒留影在此咬牙切齿,“是谁把她教坏的啊!”3LyvS

  她恨恨的锤了锤柔软的床垫,就差一点,巴尔就会被她的温柔征服,哪里还好意思继续和她争;可惜解封的喜悦冲昏了她的头脑,不然她就可以直接减少一个竞争对手了。3LyvS

  影越想越气,闷闷的倒了在床上,精致的小脚不断踢着空气,发泄着她心中的不满。3LyvS

  从一心净土归来后,巴尔心情极佳。3LyvS

  自封百年的影不仅没有责怪她,反而怜惜她,这是其一;其二,她趁着影疏忽,又把她封印在了一心净土,直接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3LyvS

  等我把姜然抢到手了,再放你出来。3LyvS

  巴尔美滋滋的扑在床上,深深埋在枕头里,腿高高弯起,在空中不停的摇摆着,彰显着她心中的喜悦。3LyvS

  她突然又抬起头,拍拍脸,警示着自己。3LyvS

  唔,还有一个竞争对手,巴尔,你,不能松懈下来。3LyvS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