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30章 ‘变’中蕴含的机遇(求票票~)

  “呐小彻……”3LyvS

  话题回到了正轨上,江守苑子脸上的笑容浅浅的,机智敏锐这些美好的品质,渐渐的浮出了水面。3LyvS

  “嗯?”3LyvS

  “在妈妈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好奇心吗?”她用修剪打磨细致,柔韧透明的美甲在指尖比了个璀璨的星河,露出的指盖呈现红中透白的健康色。3LyvS

  江守彻发现,漂亮的人身上满是动人的细节。3LyvS

  之前没有注意她还好,一旦真的观察起来,这个看似不靠谱,实则迷人固执的妈妈,她的身上到处都是引人注视的闪光点。3LyvS

  答应她之后,江守苑子脸上露出胜利的表情,小手在空中握拳,做了个给自己加油打气的动作。3LyvS

  和儿子有来有回的正常沟通,这一点看似简单,但她在暗中已经努力了几年,也就是在近期才初见成效。3LyvS

  再往前,江守彻要么是不接电话,要么就是只发消息,而且都是寥寥的几句,敷衍性质,再多问几句就是石子入海,不见回声。3LyvS

  不过近来好多了,两个人已经能够做到正常交流,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进步。3LyvS

  “对于雪之下,你应该是不喜欢的吧,至少现在是这样。”江守苑子看到他点头,继续向下询问,道:“既然你对她没有兴趣,为什么会关心她?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3LyvS

  她缓缓的摇头,自答道:“不是的哦,我的孩子我自己是最清楚的,他并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3LyvS

  “我之前给他看过那么多漂亮女孩子的照片,他都没有心动,其中媲美雪之下的也有不少,但是他的表现异常冷淡,为什么对于‘平平无奇’的雪之下雪乃,他会表现出如此矛盾的兴趣呢?”3LyvS

  江守苑子单手撑下巴,用另一只手拿起手机,摄像机对准自己几乎于凝成实体的视线,压低声音,如恶魔般低语道:“这里面是不是有某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呢?”3LyvS

  为了给他施加压力,江守苑子刻意放大了自己的眼睛,让那琥珀色、淡而无华的瞳孔透过屏幕盯着他,好像一双上帝的眼睛,在背后悄悄的俯视着他。3LyvS

  有些可怕啊!3LyvS

  江守彻心里发怵,无论是跳脱的江守苑子,亦或是正式起来的江守苑子,给他的感觉都像是海,表面平静,湛蓝如碧,但是一旦动起来,她会立即化身黑暗深邃、孤寂无声的海底,将人彻底吞没。3LyvS

  还好手机是放在桌子上面,而不是手拿着的,不然镜头一定会出现程度不一的晃动,凭借这些细节,江守苑子能够把他吃的透透的。3LyvS

  他的计划明明已经推进到了第二个阶段,甚至都过去了那么多天,为什么她还是能够从中觉察到异样,是直觉恐怖,还是说推理能力过人?3LyvS

  这一点,江守彻没有办法判断,他只感觉右臂的伤口,又开始发痒发痛了。3LyvS

  冷静,冷静!不能被她吓到!3LyvS

  江守彻呼出一口气,以悍不畏死的眼神迎了上去,道:“我在书上看到一句俗语,说的是‘龙生九子,九子各异’,这指的是外在。”3LyvS

  “有规律可循的外貌都能够长出这么多的花样,人复杂而又急剧变化的内心,在漫长的时间里会变成什么样,这几乎是不可揣测。”3LyvS

  “你说自己是最了解我的人,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关心雪之下雪乃?除去馋她身子这一点。”3LyvS

  “有些狡猾呢……”江守苑子收回了带有压迫感的眼神,放弃了继续追问,她想要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途径实在是太多了,只是没有那个必要。3LyvS

  既然儿子不想让她知道,那应该有自己的理由。3LyvS

  或许他已经长大了,自己不能够再像之前那样处处干涉他了,不然他又该生气了。3LyvS

  “居然以问题来反问问题。”3LyvS

  江守彻揉了揉有些发干的眼睛,稍稍的松了一口气,道:“也不算是用问题来代替问题,我是准备有答案的。”3LyvS

  “嗯哼!”江守苑子撑起了下巴,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3LyvS

  “你问题的潜台词是做事一定要有动机,而且是那种比较明显的,像是能够触碰到的利益,能够看到的美色……”3LyvS

  “不能说你的想法错了,毕竟大多数时候,人都是这样的,但是我可能是少数的那些人吧,只是单纯的比较闲,所以就想帮她解决问题,好处的话,没有想过。”3LyvS

  江守彻不知道这个回答是不是真心的,但至少契合他把雪之下从车里救出来的心境。3LyvS

  “好吧,可能是妈妈太功利了,这一点确实没有想到。”3LyvS

  江守苑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痛痛快快的接受了这个答案,道:“作为交换,妈妈就告诉你人为什么会变,会大变,但是如何让人变大,这个就没办法了,有些事是天生的。”3LyvS1

  “当然喽,这些都只是我经验的总结,不一定全对,你自己看着选用。”3LyvS

  “没事,你说吧。”江守彻直接跳过了她对于雪之下的中肯中伤,就当没有看到她挺起腰身,展现丰盈*胸的动作。3LyvS

  “首先呢就是重大事故促成人的改变,这个在你身上也有体现。”3LyvS

  江守苑子指的父亲去世,他回到了千叶县乡下,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3LyvS

  按照她的推想,平日里江守彻和父亲的关系并不亲密,但毕竟是父亲,突然失去了他,感到迷茫困惑也是很正常的。3LyvS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江守彻发生变化,只是因为世界观受到了二次冲击,脑袋里多了一些本不该有的东西。3LyvS

  对于这些极其隐秘的存在,他不打算跟任何人说,有些重担,注定只能由他来挑,没必要徒曾其他人的压力。3LyvS

  于是他点了点头,默认了这个说法。3LyvS

  江守苑子担心他伤心,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只是一语带过,然后进入了第二个阶段。3LyvS

  “上面说的那种改变太常见,而且过于表面化,针对雪之下雪乃遇到的情况,我觉得并不适用,这样就有了第二种猜想,我称之为‘种子说’。”3LyvS

  “表面上雪之下是因为车祸,心态发生了重大变化,不甘再居于姐姐的身后,实际上你可以理解为她‘人格的觉醒’。”3LyvS

  “在生死面前,一切事情都渺如尘埃,轻若浮云。同样的,在生死之间,也最容易看透一些曾经让人迷惑的事,佛教用语称之为‘悟’,大概意思生死之间的大机缘。”3LyvS

  “但是在我看来,‘悟’更像是种子破土发芽了,生死危机则是催化剂……”3LyvS

  “你的意思是说……雪之下很早之前就有反抗的想法?”3LyvS

  “对的!”江守苑子打了个帅气的响指,称赞道:“不愧是我的儿子,一点即破。”3LyvS

  江守彻用眼神催促她继续,不要再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口舌。3LyvS

  “我觉得雪之下和阳乃相比,另一个不足就是她缺乏必要的行动力,意志不够坚定,这与两人承担的责任有关。”3LyvS

  “阳乃以后是要接管家族企业的,决断对她来说是必须的,但是对于雪乃来说就不一定了,毕竟她一直生活在后花园里,是一支孤高的带刺玫瑰。”3LyvS

  “她希望自己能够走出花园,见识外面的天地,但是她的魄力又不够,毕竟她从小到大都跟在姐姐的后面,重复着她的老路,需要自己做决定的重大事项,屈指可数,说没有或许会更合适。”3LyvS

  “不要小看雪乃的潜力,但是也不要高估她的才情哦!”3LyvS

  江守苑子轻轻一笑,把雪之下做了细致的解析,道:“她也知道自己成为不了家族继承人,也想过放弃,但是又不甘心,如果失去阳乃这个目标,她甚至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3LyvS

  “她很聪明,但终究只是个孩子,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这次的车祸惊醒了她脆弱的梦,让她意识到生命无常。有些事如果现在不去做的话,很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3LyvS

  “你说她纠结迷茫,原因就在这里,一方面她想要走出新的路,但是又放不下旧有的壳,所以才会痛苦?”3LyvS

  “Bingo!又答对了!”3LyvS

  一通分析之后,江守彻几乎被说服了。3LyvS

  江守苑子虽然没有刻意去了解雪之下雪乃,但是通过雪之下家的继承机制,外加他提供的一些辅助信息,自己听到的一些传闻,合理的再现雪之下雪乃如今的心境。3LyvS

  谜底揭晓了,郁结在胸口的气通顺了,但是总感觉差点什么,有些不甘心。3LyvS

  他问道:“这么看来,问题也很简单,为什么阳乃会看不明白呢?”3LyvS

  “妈妈刚刚说过,不要小看雪之下的潜力,但是也不要高看她的才情,其实这句话放在阳乃身上,也是合适的哦。”3LyvS

  “雪乃因为重复姐姐的老路,盯着她的背影而看不清未来;阳乃则是习惯充当守护者,习惯妹妹跟在身后的感觉,换句话说,她们两人都适应了这种关系,都不想承认现实已经变化这个事实。”3LyvS

  “阳乃还想让雪之下继续跟在她的身后,所以在刻意回避,不去想她已经长大了这个事实,但我想……”江守苑子思考了一下,不太肯定,道:“一个月?半个月还是两个月?”3LyvS

  “具体时间不清楚,但是阳乃肯定会看清楚这个事实的,到时候她会充当反面角色,逼迫雪之下改变的,因为她是家族继承者,看得清,看得远,而且足够的冷酷无情。”3LyvS

  “做不到这些,她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3LyvS

  “服了!”江守彻对着手机做拜服状,如果江守苑子在三次元,还有渡航什么事。3LyvS

  这一番简短的交谈,她几乎理清了‘春物’的全部主线。3LyvS

  “补充一点……”江守苑子笑着打断他夸张的表现,道:“如果你能够帮助她蜕变,找到人生的意义,她会爱上你的哦!”3LyvS

  最后她冲着江守彻调皮的眨眼睛,道:“妈妈把该说的话都已经说清楚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喽。”3LyvS

  “无论你做什么妈妈都会支持你的,我永远爱着你!”3LyvS2

  图3LyvS3



  ——PY环节——

  推荐一本春物同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居然还有彩虹六号

  关键词:反恐,拆迁,恋爱,刺客信条,彩虹六号。

  我叫梅杰,永夜安港军事服务公司的雇员,代号Woden,彩虹小队成员,我有一只渡鸦,它叫Rig。我活跃在红海和中东,我见过外星人和被感染者。因为某次任务所产生的后遗症,我被大家要求去高中上学休息,我的姐姐把我扔进了一个奇怪的社团,就这样,我的校园青春夹杂着彩虹六号开始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