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40章 江守苑子的照骗!(票票~)

  看到江守彻心有余悸,满脸后怕的模样,雪之下阳乃忽然绷不住了,直接笑的倒在了沙发上,手用力的拍打着沙发皮质包裹层,同时胸口还一颤一颤的。3LyvS

  “难,难道你……什,什么都没有发现吗?不行,让我歇歇,哈哈哈……”雪之下阳乃笑了很久,让站在阳台上吞云吐雾的平冢静都有些看不过去了。3LyvS

  “喂,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想笑的话,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有很多。”3LyvS

  “哎呀……”3LyvS

  雪之下阳乃用手背轻轻擦拭眼角,扶着坐了起来,因笑的太厉害了,呼吸还不太顺畅,道:“我以为自己已经暗示的够明显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天真!”3LyvS

  “你是想说蠢或者笨的吧!”3LyvS

  江守彻看到一向思维敏捷的阳乃,这次居然在说话的过程中,卡顿了足足有两三秒之久,绞尽脑汁才想出了一个褒义词,真的是难为她了。3LyvS

  噗嗤!3LyvS

  阳乃又捂住了嘴,道:“现在你怎么这么聪明了?”3LyvS

  “够了够了!”3LyvS

  “别再说这个了。”江守彻食指轻轻的叩了叩桌子,让她收敛一下,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家,他是主,她是客,宾客应该对他尊重一些。3LyvS

  如果前两天她直接明示了,就像现在一样,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事?3LyvS

  女人啊,麻烦……3LyvS

  江守彻感觉此次事件之后,他遇事就要多留一颗心了,尤其是和聪明漂亮,还喜欢骗人的女生打交道的时候。3LyvS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在第一次探访小雪的时候,我就明示过你了,‘我不会让你见到小雪的哦’。”雪之下阳乃为了再现当时的情景,甚至坐直了身体,把双手叠放在湖绿色的百褶裙上,脸上的表情是半认真,半开玩笑。3LyvS

  江守彻皱紧眉头一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句话。3LyvS

  不过,谁又会平白无故的去注意另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又不是做阅读理解,文言文翻译题,闲的没事,谁会去抠字眼,记茴香豆的几种写法。3LyvS

  至于‘推’与‘敲’的区别,江守彻表示自己高中上课的时候,要么在睡觉,要么在眺望校园内百看不厌的美景,根本不知道语文老师讲了什么。3LyvS

  “我以为自己说的已经够明显了……”3LyvS

  看到江守彻沉思费解的模样,雪之下阳乃抿了抿嘴角,绷紧又要笑出声的嘴,道:“我在甜品店里,不是已经告诉你小雪的情况了吗?她身心脆弱,正处于敏感期。”3LyvS

  “如果你把这前后一搭配,应该很容易解读出这层意思:还是不要再来了,你会打扰到她的。”3LyvS

  江守彻听的心累,左右晃动一下身体,举起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有气无力道:“你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国家元首,我也不是无聊媚俗的自媒体人,怎么可能去留心你说的每一句话,然后解读出骇人听闻的意思。”3LyvS

  “话说,你整天话里话外,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不觉得累吗?”3LyvS

  “还好啦!”3LyvS

  雪之下阳乃转过头安慰他,道:“这个怎么说呢,习惯就好了。”3LyvS

  “当你身边的人都这么说话时,你不学习,就是异类;当你适应了,这意味着,你已经被完全同化了。我就是这样。”3LyvS

  “适应这种生活之后,慢慢的,身边像你一样‘天真’、不会多想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我倒是想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净化一下自己,说不定还能够找到以前的自己。”3LyvS

  江守彻听到‘住’,立刻变得敏感起来,动作明显的去捂自己手上的右臂,生怕她不知道似的。3LyvS

  “我身上还有伤,恕不能招待。”3LyvS

  阳乃好不容易绷紧的脸,但没有坚持多久,又被他这近乎于直白呛人的‘暗示’给逗乐了,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欢迎我,我不来就是了。”3LyvS

  “说好了啊!”江守彻当即坐直了身体,一扫病恹恹的姿态,语速迅猛而有力,生怕她抓住机会又反悔。3LyvS

  “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吗?”雪之下阳乃盯着他,好像鼓起了脸。3LyvS

  “没有,哪里的事,你想多了,都是错觉。”江守彻平静的喝了口水,语气平淡自然。3LyvS

  “其实呢,我这次来主要是办两件事,第一件基本上已经完成了……”3LyvS

  “是指昨天的事吗?你不用专程来一趟的,我根本没放在心上。”3LyvS

  这倒是实话。3LyvS

  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雪之下阳乃曾经针对过自己,通过各种方法转移他的注意力,为的就不是让他去见雪乃。3LyvS

  当知道她骗了自己之后,在‘高木侦探’的一番指点之下,平冢静是‘罪魁祸首’这一事实,当即吸引了他全部的好奇心,这时候,身为反派的阳乃又巧妙的躲过了一劫。3LyvS

  看似是她在做坏事,但是江守彻几乎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她,或许是幸运,或许也是一种能力吧。3LyvS

  “向你道歉是应该的……”雪之下阳乃恭顺的站了起来,双手叠放在小腹位置,真诚的向他鞠躬道歉。3LyvS

  “别,别别别啊!”3LyvS

  她认真起来,江守彻反倒是显的手足无措,连忙站起来身来,两只手在空中无处安放。3LyvS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和她握手?可她手离得太远了,位置又过于敏感。3LyvS

  把她扶起来?3LyvS

  在江守彻的印象里,自己很小的时候,曾跟去世的姥爷磕过头。3LyvS

  印象中的姥爷牙齿脱落,所剩无几,坐在一把老旧的扶手椅上,知道孙儿在磕头,但两眼昏花的却看不清人,还是在父母的帮助下,老人才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掺起,揽进自己怀里。3LyvS

  在此之后没多久,老人去世了,那算是他们最后一次接触,所以记忆尤为深刻。3LyvS

  如何应对大礼?这算是他唯一能够寻找到的案例。3LyvS

  可是她不是跪着的,扶的话……扶哪里?3LyvS

  这个时候他依赖性的想起了江守苑子,如果她平日里少发点色//图,少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多教他为人处世,接人待物的道理,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尴尬,这则么难受了。3LyvS

  果然,江守苑子就没有靠谱过!3LyvS

  在雪之下阳乃调笑的目光里,江守彻缓缓落座,甩锅道:“没人教过我这些,见谅。”3LyvS

  “我记得江守夫人是一个通情达理,富有涵养的女人,这些事,我想她应该会告诉过你。”3LyvS

  “你见过她?”江守彻又是一惊。3LyvS

  “照片里见过,在哪里……”3LyvS

  雪之下阳乃的手指向靠墙的花瓶,在漆黄色的茶几上,在白瓷花瓶的旁边,身穿和服的江守苑子端庄秀丽,笑容矜持得体,颇有大家贵妇的气质。3LyvS

  “呵!”江守彻声音不屑,对阳乃的无知表示鄙视,摇头道:“你被照片骗了。”3LyvS

  “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能够骗过她的人可不多,雪之下阳乃又回头多看了两眼,好奇的询问道。3LyvS

  “一个尽走歪门邪道,做事不靠谱的女人。”3LyvS1

  江守彻想了一下,觉得单单的一句评价并不能说明问题,举例道:“她每天和我通话至少一个小时,但是到现在,你和平冢老师刚刚也看到了,如何待客什么的,我全都不会。”3LyvS

  “真正有用的东西,她全都不教。”3LyvS

  雪之下阳乃的笑容出现了轻微的瓦解,声音酸酸的问道;“那你们平时都说些什么?毕竟聊那么久。”3LyvS

  女人!3LyvS

  江守彻脑袋里首先想起的就是这个,但是在外人面前,有些事不方便说,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道:“家长里短。像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戴什么,皮肤如何保养,头发如何护理,明天天气如何,是多穿衣服还是记着带伞……”3LyvS

  “喂,你那个是什么表情?”3LyvS

  江守彻还在啰嗦的摆着名词,忽然发现对面的雪之下阳乃居然弯下腰,撑起了脸,面带向往的听他说那些日常俗事。3LyvS

  “你们母子关系真好。”3LyvS

  “你和雪之下太太有矛盾吗?”3LyvS

  “不,我是说你们之间温馨的日常真好,我从来都没有享受过。”雪之下阳乃看向窗外,似乎是在追忆遥远的过去,但最后视线落在了干净的地板上,眼神中尽是失落。3LyvS

  以她的记忆力,面带向往的上次和母亲聊起家常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3LyvS

  “其实我家挺大的……你要是想的话,过来感受一下日常,也是可以的……”犹豫中,江守彻还是发出了不算正式的邀请。3LyvS3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强大的雪之下阳乃很可怜,像是流落街头,在冬雨中挨冻的小狗。3LyvS2

  图3LyvS8



  PS:1.今天没有PY;

  2.最近有很多读者都在反映剧情的问题,作者也在努力修改中,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成效,这个需要些耐心,建议投票养书;

  其余的……好像也没什么想说的了,希望大家投个票,支持一下。

  作者不会刻意喂翔的,写作的时候,都是拿出十二分精力的,只能说是实力所致吧,希望大家多多担待一下。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