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章 祭祠与王座

  这种不适,在第二天科特换上一身猎装,甚至佩戴了一柄手半剑,而安娜则披着一身丝质睡袍,两人在同一张餐桌上吃早餐时达到了顶峰。OQMnc1

  “我们的猎人先生,对这种安逸的生活有什么不满吗?”安娜笑眯眯的问道。OQMnc

  科特时长提醒自己,他曾经是,并且现在依然是一位猎人,他怕自己融入这个世界后,就把自己的过去给忘掉了。OQMnc

  他将这些想法压在心底,问道:“你昨天又没睡吗?”OQMnc

  哪怕吸血鬼的作息本就混乱,哪怕安娜已经化了妆,但凭借敏锐的感知,科特还是看得出来安娜昨天并没有休息。OQMnc

  这不由让科特联想到了采佩什先生拜托他的那封交给尼可勒梅的信。OQMnc

  而安娜只是掩嘴笑道:“这么关心我干嘛,不怕西娅吃醋吗。”OQMnc

  西娅瞪了安娜一眼,并抢走了她餐盘里还未动过的煎香肠。OQMnc

  “我的状况你无需担心。稍后塞西莉亚会送一些东西过来,里面包括七条开罗旅游线路,够你在埃及玩一个月。”OQMnc

  “尼可勒梅明天就会过来,所以明天是购物日。”OQMnc

  “在然后怎么安排,就看你的了。”OQMnc

  不一会,塞西莉亚送来一个大箱子和一叠厚厚的文件。OQMnc

  科特本以为这些文件就是安娜所说的旅游线路的详细说明,但这只是文件的一部分。OQMnc

  另一部分,竟然是一份商业合同。OQMnc

  “这份《埃及秘境开发协议》是什么?”科特大致翻看了前两页,发现协议不止涉及到他,甚至还和埃及旅游司和神奇动物保护司有关。OQMnc

  “我设计的一个小玩意儿,算是你得到霍格沃茨教职的贺礼吧。秘境开发出来后,利润分你三成,够可以了。”OQMnc

  科特仔细看了协议,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秘境是类似大型魔法画之类的东西,不过被施了无痕伸展咒,让里面的空间看起来更真实。OQMnc

  塞西莉亚送来的箱子就是这件炼金奇物的本体,里面满是层层叠加的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宝石薄片。OQMnc

  看协议上的说明,将神奇动物与宝石薄片用鲜血相连,再把神奇动物放到小格子里,这件炼金奇物就能吸收那些神奇动物的生命力,将它们的影像永久保存下来。OQMnc

  等秘境开启后,这些神奇动物连同它的生活环境都会被复现出来,供人参观游玩,当然,用作教学也可以。OQMnc

  而科特要做的,是将神奇动物打晕的采集工作。埃及旅游司和神奇动物保护司则为科特提供那些珍贵神奇动物的采集许可。OQMnc

  科特望着安娜,难以想象这竟然是一位十二岁孩子的作品。OQMnc

  “你不用看着我,这样的大型秘境市场有限,赚不了多少钱。”安娜优雅的端起葡萄酒小酌一口,OQMnc1

  “里面用的炼金技术也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以前巫师为了留下影像,就会用这玩意儿。他们相信这样可以将他们的生命力和存在分一部分出去。”OQMnc

  “所以这东西戴久了就会变得虚弱。”OQMnc

  “后来魔法画的工艺改进了,就只有那些高级拟真的魔法画才会用到这种技术。”OQMnc

  安娜侃侃而谈,小大人一样。OQMnc

  科特还能说什么呢,他需要这东西,这简直就是最好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教具。OQMnc3

  而根据他浅薄的巫师界知识,这种大型的炼金奇物根本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OQMnc

  还好,今天出行的飞行帐篷他还是负担得起的,虽然还是让他肉痛了好久,但这顶附加了无痕伸展咒的帐篷,最起码能让安娜好好休息一下。OQMnc

  三人出了酒店,沿着尼罗河往入海口飞。OQMnc

  这是七条旅游线路之一的法老王线,飞行帐篷略过两个次要景点,在下午时分到达了入海口不远的尼罗河祭祠。OQMnc

  而科特则凭借上午记下的景点资料开启了导游模式。OQMnc

  雄伟的祭祠坐落于尼罗河东岸,引来的尼罗河水逆势而上,自大坝一样的祭祠基座开凿的闸门奔流而下,再次注入尼罗河。OQMnc

  在祭祠基座之上,是双子塔一般的两座城楼,金灿灿的石砖看不到一丝缝隙,将两座城楼垒至天际。OQMnc

  整座城楼都是禁飞区,但开辟有石阶,每层石阶有半米高,绕城楼外圈而上,通往城楼顶端的观光区。OQMnc

  两座城楼中间,还有一层略低的空中楼阁相连,正对着下方的人造瀑布。OQMnc

  “这座祭祠本来横跨尼罗河干流,无比辉煌壮阔,以此彰显法老王连通尼罗河的功业。”OQMnc

  “我们现在所处的空中楼阁,原本就在尼罗河正上方,浩浩荡荡的尼罗河好像自天际而来,从脚下汇入地中海。”OQMnc

  “可惜后来因为重重原因,祭祠不得不压缩迁至尼罗河东岸。”OQMnc

  即便是压缩之后的祭祠,其雄伟壮观也远超科特所能想象。他甚至觉得若是让熔山龙来进攻,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这座祭祠。OQMnc1

  一旁的尼罗河宽度接近一千米,很难想象在数千年前,会有如此辉煌的祭祠横跨长河,如巨人一般吞吐整个长河。那是的祭祠,规模恐怕比现在庞大三四倍。OQMnc

  埃及巫师并不愿意详谈祭祠压缩并迁移的原因,但考虑到迁移时间,科特推测可以与麻瓜世界对尼罗河的开发和两次世界大战有关。OQMnc

  埃及巫师界甚至集体抹去了关于法老王的历史,让麻瓜世界根本不知道这宛若神灵一般的法老王。现在甚至连巫师,都对这位数千年的法老王知之甚少。OQMnc

  三人在祭祠稍作休整,便跨过尼罗河前往下一个经典。OQMnc

  日落之时,他们来到了那位法老王的王座,或者说王座纪念碑。OQMnc

  纪念碑同样不为麻瓜所见,其雄伟不逊于祭祠,百米高的阶梯金字塔上,耸立着两根尖端为弯角,直通天际的方尖碑。OQMnc1

  虽然现在夏至日已过,但正对着王座,还是能看见太阳自两座方尖碑中间缓缓落下。OQMnc

  若是在夏至日,太阳的落点会是正中间,好像嵌在王座上的耀眼明珠一般。OQMnc

  “古老的埃及传说中,是法老王安抚了狂躁的太阳。当太阳落入王座中时,法老王便会向太阳神拉献上祭品,让白天不再漫长……”OQMnc

  因为明天尼可勒梅就要过来的缘故,他们没有前往下一个景点帝王谷。OQMnc

  不过仅仅是祭祠和王座两个景点,就足以让科特大开眼界。若不是尼可勒梅,他甚至都想晚上住这了。OQMnc



  祭祠和王座,原型是万智牌的阿芒凯环境4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