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三章 我还从未狩猎过汽车

  “我的魔杖!”罗恩刚从车里被弹出来,就小心拎起自己的魔杖。OQMnc

  这根可怜的魔杖几乎断成两截,只有几丝木片勉强连着。OQMnc

  罗恩沮丧着脸,连自己的行礼都来不及收拾。OQMnc

  这辆魔法汽车简直疯了,它刚刚直直的冲向打人柳,简直骑士冲锋一般和打人柳互殴起来。OQMnc

  车门、车窗都被打人柳砸烂了。打人柳也被撞得不轻,好几根比罗恩的脑袋还粗大的枝丫耷拉在地上,和罗恩的魔杖一样只有几丝木片相连。OQMnc

  然后这辆疯了的汽车便将他和哈利从车里弹出来,还有两人的课本、行礼和海瑟薇的笼子。OQMnc

  哈利发誓,即便是佩妮姑妈,也没有这么粗鲁对待他过。OQMnc

  然后这辆魔法汽车便头也不回的向禁林开去,完全不理会后方罗恩的大喊大叫。OQMnc

  “回来!你个混蛋,回来!”罗恩一屁股坐在地上,“完了,全完了……”OQMnc

  罗恩只觉得刚才短短几分钟,已经闯下他过去一年都没闯下的祸了。也许他会被霍格沃茨开除,然后韦斯莱先生会把他和自家的食尸鬼一同缩在陋居的阁楼里,永远也不放出来。OQMnc

  哈利抽空看了一眼大礼堂,发现里面虽然还亮着灯,但已经看不到人影,四条长桌上的残羹冷炙正在一块一块的消失。这是厨房的小精灵在收拾残局了。OQMnc

  哈利和罗恩收拾起被摔得有些破烂的行礼,他们不能总待在这。OQMnc

  “走吧,也许咱们该先回宿舍。”OQMnc

  “也许,两位先生首先要解释一下他们为什么没有坐霍格沃茨特快正常参加开学仪式。”一道威严中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OQMnc

  他两一转身,发现麦格教授和凯特尔伯恩教授,还有一位高大如海格的陌生人正盯着他们。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以为这个高大的家伙就是海格。OQMnc

  但很快他就无暇关心这些,麦格的怒火几乎要把他点燃了。OQMnc

  “跟我来!”麦格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OQMnc

  两人跟着教授们穿过无人的礼堂,来到麦格的办公室。这里同样明亮,但哈利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OQMnc

  关上门,麦格问道:“说吧,为什么不坐霍格沃茨特快,而是一辆飞行汽车来霍格沃茨?你们还嫌自己在学校不够风光吗!”OQMnc

  哈利刚想解释,麦格就吼叫一般道:“一辆会飞的汽车,你们知道这对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意味着什么吗!尤其是你罗恩·韦斯莱,你的父亲还就在那工作!”OQMnc

  麦格近抿着双唇,重重的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好了,现在你们可以解释了。”OQMnc

  她挥了挥魔杖,把两个孩子吓了一跳,但只是燃起了壁炉。OQMnc

  哈利连忙道:“我们是正常时间到的火车站,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法穿过柱子,我们被困在站台外了!”OQMnc

  “为什么不用猫头鹰求助?”麦格立刻问道。OQMnc

  “而且你们的父母或者监护人没有陪同你们一块去车站吗?”OQMnc

  哈利这才想到自己到底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即便他们不用猫头鹰,只要在那辆车里等着,亚瑟先生总会回来把车开回去。OQMnc

  到时候他们会有一百种全新的、安全的方法来霍格沃茨。而不用像现在这样狼狈。OQMnc

  “如果是我,我就会借此机会在家里多玩两天,这可太难得了。”凯特尔伯恩在一旁说风凉话。OQMnc

  不过他挥了挥魔杖,在麦格的办公桌上变出一大盘三明治和南瓜汁。OQMnc

  “不论如何,先吃点东西吧。我想邓布利多很快就会过来。”凯特尔伯恩安抚道。OQMnc

  “你刚才说,那辆魔法汽车冲进了禁林?”科特好奇道。OQMnc

  他能狩猎各种龙类和神奇动物,但还从来没有在荒野中狩猎过汽车……OQMnc

  “是的先生。”哈利有些拘谨的回道。OQMnc

  “这是新任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科特·江波先生,未来一年他会和西尔瓦努斯(凯特尔伯恩的名字)一起教授神奇动物保护课。”OQMnc2

  两人刚拿起三明治没吃几口,就看见斯内普和邓布利多推门进来。OQMnc

  “我听说,某人坐着飞行汽车来学校,不仅让麻瓜看见了,还撞伤了一棵珍贵的打人柳?”即便冰冷如斯内普,罗恩也能在他那张脸上看到浓浓的嘲讽味。OQMnc

  “我们没有被麻瓜看见!而且……”罗恩才刚开口,就被斯内普打断。OQMnc

  他展开《预言家晚报》,无情但十分嘲讽的念到:“福特安格利亚汽车会飞,麻瓜大为惊诧。”OQMnc

  罗恩一下子就不敢说话了,他暗恼那辆汽车像发了疯一样,根本就没法控制。OQMnc

  “真遗憾你们不是我学院的学生,我无权开除你们。”OQMnc

  “好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摆了摆手,看向哈利,“请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OQMnc

  哈利哀叹着把他和罗恩的经历将了一边,问道:“我们会被开除吗?”OQMnc

  “现在还没有,但你们两个如果再有这样的行为,我就只能开除你们了。”OQMnc

  “另外,为了让你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我今晚就会给你们家里写信。”OQMnc

  斯内普有些失望,他还想再努力一把:“邓布利多教授。那颗珍贵的打人柳伤得很严重!而且他们还无视《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OQMnc

  “让麦格教授决定对他们的惩罚吧,西弗勒斯。”邓布利多道,“既然打人柳伤的很重,你就去看看吧,你的魔药会让它伤害痊愈。”OQMnc

  罗恩一听他们不会被开除,立刻放松下来:“邓布利多教授,我们也伤得很重。”OQMnc

  “对,你们在这场冒险中受伤了。韦斯莱,你在流血。等会你们两个都去学校医院瞧瞧吧。”OQMnc

  但罗恩只觉得此刻自己精神正好,他忙问道:“教授,我的妹妹她分到格兰芬多了吗?”OQMnc

  “对,她确实分到了格兰芬多。”邓布利多点点头。OQMnc

  “太好了!”OQMnc

  斯内普要去看看打人柳的状况,科特和凯特尔伯恩也跟着去了,毕竟他们又不是格兰芬多学院的人。OQMnc

  很快,三人便看到了恍若呼吸一般耸动摇晃的打人柳,它仿佛正在哀叹。OQMnc



  这一章基本就是原剧情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