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九章 仪式前(二合一)

  “那个魔鬼?”科特眉头一皱,问道。他是猎人不是猎魔人,但他本能的觉得自己认识这人口中的‘她’。4s3ij

  “当然是安娜!安娜·采佩什!你是她请回来的,难道不知道吗!她是魔鬼!”这人语气颤抖着,好像真的有魔鬼在窥伺他 一般。4s3ij

  他见科特一脸疑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喊道:“她一定也会在仪式最后献祭你的!快杀了她!杀了她!”4s3ij

  科特从这疯疯癫癫的话里听不到真相与真诚。4s3ij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反对仪式,难道变得更像人不好吗?”4s3ij

  安娜的说辞能信一部分,但不能全信。从见到安娜第一面开始,科特就知道安娜是个极有想法的人,她12岁的外表不过是一个绝佳的伪装罢了。4s3ij

  更何况科特一点魔法也不会,他觉得巫师总是神秘的。4s3ij

  “像人有什么好的!”那人立马反呛道。4s3ij

  但他很快又觉得这么说不妥帖,连忙补救道:“吸血鬼就是吸血鬼,再像人也不是人!甚至我们越像人,那些人类巫师对我们的气势就越严重,比泥巴种和麻瓜还要眼中!”4s3ij1

  “我们是吸血鬼!我们渴饮鲜血,我们向往黑暗,我们带来恐惧与死亡!这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也不应该改变的!”4s3ij

  “而安娜,她想把我们都杀了,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吸血鬼像不像人,她只是想和疯子勒梅一样,用我们吸血鬼的鲜血帮她炼制第二块哲人石!”4s3ij

  眼见这人越说越疯,科特终于忍不住轻轻捏了捏,这人立马痛晕过去了。4s3ij

  他抓着这人,不比抓一只小鸡更轻松。小步快跑,散步一般往城堡赶去。4s3ij

  没跑一会,就看见城堡外的天空上,十几位带兜帽的巫师秃鹫一般巡游在城堡上空。4s3ij

  难道所有的吸血鬼都喜欢带兜帽?科特脑子里闪过滑稽的想法。4s3ij

  有巫师发现了科特的行踪,降低扫帚高度盘旋而下。城堡零星射来一道蓝紫色的光,被巫师轻易躲过。但相应的,这巫师也放过了科特,重新回到高空盘旋。4s3ij

  可能对这些巫师来说,一个不会魔法的科特,算不了什么吧。4s3ij

  再往前跑几步,那两具火龙尸体躺倒在城堡墙根下的血泊中,仰面正中黑洞洞中带着血色的窟窿,是被炮击打出来的。4s3ij

  很难想象,那几门比科特大腿还细还短的原始火炮,竟能一击杀死火龙。4s3ij

  也难怪,这里的火龙,是需要保护区保护的神奇动物。4s3ij

  但火龙的攻城还是对城堡造成了一定影响,科特一抬头就能看见迎面的城墙上,大大小小布着四个裂痕,大的直接打穿了墙体,宴会桌那个大的破口,甚至能看到破口后面的旋转石梯。4s3ij

  小的则是火龙的后爪蹬在墙体上造成的,尖锐的龙爪刺破石墙,直接钉在墙上。将火龙的暴力彰显得淋漓尽致。4s3ij

  但现在,火龙已经横尸城堡下,这城堡包裹着铁皮的厚重大门也早已关闭。4s3ij

  火龙不远处似乎还有几具尸体,但被火龙庞大的身躯遮掩,科特看不真切。4s3ij

  “科特先生,您快来侧门,还能打开!”索林已经穿上骑士一般的胸甲,在城楼上喊着,他声不大,但在魔法的作用下就像在科特耳边喊话一样清晰。4s3ij

  很难说这样的城堡在现代巫师的攻城战中有什么作用,这城门难道挡得住厉火咒?还是巫师们的神奇扫帚坏了,需要走地面通道?4s3ij

  科特摇了摇头,猎人们虽然不会骑飞行扫帚,但他们还是会许多机动方式。4s3ij

  眼下这种,飞爪最合适不过了。4s3ij2

  得意与安娜为他提供的详实武器库,他轻易的找到了飞爪,接上‘无限长绳’(这截魔法绳子细若薯条,能随需要延长,但最长只有五百米,可这并不妨碍绳子叫‘无限长绳’),只用力一甩,飞爪就已经挂在城堡的城墙上。4s3ij

  虽然科特还带着个人,但无限长绳能自动缩短,让他免于攀爬。4s3ij

  整个过程不长不短,半分钟左右。但这半分钟,城堡内外的双方都没什么动静,好像休战了一般。4s3ij

  等科特上到城墙上,索林才问科特:“提莫沙怎么了?”原来这个内鬼叫提莫沙。4s3ij

  科特小声向索林交代了提莫沙的情况。4s3ij

  索林的脸肉眼可见的难看下来,他的悲伤溢于言表。4s3ij

  “也许人与人之间真的不能相互理解吧。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吸血鬼会分裂到这等地步,明明大家都在慢慢变好……”索林难过的摇摇头,但很快,他就叫来卫兵,把提莫沙关进了地牢。4s3ij1

  “情况怎么样?”科特一边观察情况一边询问。4s3ij

  巫师们已经很久没有爆发大规模战争了,久到这座要塞式城堡已经在这场战争中突兀起来。出来开过一炮的火炮外,那些原本堆放整齐的物资还是整齐的堆着。4s3ij1

  原本顶在城墙最前面的卫兵也已经后撤,因为敌人都在天上,墙脚的视野根本不重要。4s3ij

  如果不是每隔三米都有一把悬浮在半空中,发着柔光的火把,科特甚至觉得这和一次巫师聚会并没有什么两样。4s3ij

  “还不错。”索林甚至有些轻松的说道,“刚才他们用火龙为掩护冲击了一次。但我们用两个巫师小队痛击火龙,随后火炮齐射击杀。那些巫师没有占到便宜,基本上全都交代了。外面死了七个,还有三个冲到了中心塔楼,但被第二层防御击杀了。”4s3ij

  他看了看手里的怀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四十五。4s3ij

  “以先在的局面来看,他们最多只会在仪式开始前再进攻一次。”4s3ij

  “他们的目的是破坏仪式,阻止仪式开始并没有那么重要。”4s3ij

  索林仰头盯了天上飘来飘去的巫师一会,退回了塔楼中。4s3ij

  碧昂丝也在塔楼里,她甚至一手端着奶茶,一手捏着吃了汉堡。4s3ij

  “嘿索林,我听说,其实并不需要严格遵照秋分日的零点开始举行仪式,对吗?”碧昂丝好奇道。4s3ij

  “确实如此,秋分日虽然在古代象征地位很高,但现代天文学认为,并没有绝对的秋分日时点。地球自转太阳公转,也许我们该用极坐标或者别的什么数学工具来描述秋分日这个概念。天哪,为什么炼金要使用数学,还好我们只需要借用一部分现代数学的概念,不用真的把数学体系自洽起来。自洽,是这个词吗?”4s3ij

  这真的是一场战争吗?为什么索林和碧昂丝能如此投入的讨论秋分日?4s3ij

  “在地理上我们也很难给出一个绝对的点,可能布朗城堡有一定意义,但布朗城堡的中央塔楼正中心一点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没有绝对的地理坐标,也就没有绝对的秋分时点。”4s3ij

  “所以秋分日早一点晚一点都可以。我看发下来的宣传册是这么介绍的,我可能记不大清了,你们有空可以仔细看看。”4s3ij

  讨论没有结束,反倒有新的巫师加入,看装束似乎是之前城墙上的卫兵换岗下来的。4s3ij

  科特耐不住这些巫言巫语,往里穿过走廊转了几个弯,来到中心塔楼。4s3ij

  这里原本有一顶尖顶,但现在已经没了,只在塔楼墙角看到些许砖石残留。4s3ij

  余下来的露台被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明显是整座城堡包围最严密的地方。4s3ij

  最里面自然是采佩什先生和安娜,采佩什手上还紧紧捏着一个火炬一样的东西,被他牢牢护在胸前。4s3ij

  “情况怎么样?”科特没有贸然进去,他知道巫师界有一种东西叫复方汤剂,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魔药的名字和效果这么的不搭。4s3ij

  “还成,如果不算内鬼的话,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安娜耸了耸肩,扒开人群把科特拉了进来。4s3ij

  安娜曾笑着说,如果用复方汤剂变科特的话,需要两倍的量才能变完全,不然就会像气球一样一戳就陷下去。4s3ij

  当然,真相如何还没有人验证过。4s3ij

  科特像采佩什先生打了招呼后,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您手里的,就是……”4s3ij

  “就是仪式本身。”安娜抢答。4s3ij

  “一场仪式从结构上来说只有三个部分,主持仪式的人,我或者我爸爸;仪式的媒介,在古代就是法阵、药石、祭品之类的,现在被浓缩成了一根法杖,高集成度的方便玩意儿;第三个则是举行仪式的方式,放在这里,就是我们只需要在零点启动这根法杖,在正午十二点再把法杖取下来就行了。”4s3ij

  科特听得目瞪口呆,这样的仪式,甚至感觉比科特在被介绍给特里劳妮时,那位神叨叨的占卜学教授给科特看手相还要简单。4s3ij

  顺带一提,特里劳妮说科特女人缘很好,但都是孽缘。4s3ij

  但不管怎么样,仪式简单,科特防守起来也简单。4s3ij

  中途那些在外面游荡的巫师确实又袭击了一次,用的是厉火咒,从暗无天日的高空滑落,黑色的火焰自魔杖射出,就好像在高天的月亮中点上了一个黑点一般。4s3ij

  这样的魔咒科特无能为力,而一旁的护卫们早已掏出魔杖,集体释放‘咒立停’抵消了厉火咒。4s3ij

  “咒立停虽然是家用级魔法终止咒,但联合施法能提升不少威力,达到类似万咒皆终的效果,还能减轻施咒人的魔力负担。”安娜在一旁解释。4s3ij

  她见科特只是傻傻的听着,催促道:“你该用狙击枪反击了!”4s3ij

  “可是……”科特有些犹豫,如果巫师没有提前防备,被狙击枪打中只有死路一条。4s3ij

  “好哇科特!”安娜一脚踢在了科特的小腿上,以她的力道,对科特来说比恩沃洛普蹭他的腿要吃的还轻。4s3ij

  “你又开始当好人了是不是!关爱神奇动物就算了,现在连巫师也关爱,你这么好那些在天上飞的家伙知道吗?!”4s3ij

  科特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他来时,以为自己面对的将是一场血与血的战争,但眼下的氛围实在不像。4s3ij

  “滚回你的城墙上去,你个蠢货,难道你不知道这样消耗下去我们的损失更大吗!”安娜赶苍蝇一般把科特赶出了中心塔楼。4s3ij1

  等科特重新回到城堡边缘的城墙上,他看见黑色的雨从天而降,城堡上空则支撑起了湛蓝的半透明防护罩。4s3ij

  每一滴黑雨落在防护罩上,都会绽开一朵烟与火的花。4s3ij

  “防护罩不能停!这些变种厉火雨必须挡住!他们人没我们多,撑不了多久!”4s3ij

  科特看到几乎所有巫师都掏出自己的法杖,丝丝魔力如烟汇聚成云一般,源源不断的修补半空中的防护罩。4s3ij

  只有他一个人无事可做,他往城墙边上走了两步,墙下空无一人,只有一截长长的龙尾伸出防护罩的范围,被细如雨丝的厉火灼穿,像墨点画一般,散发着皮肉碳化的焦臭味。4s3ij

  此刻的科特无意计较自己是否真的爱神奇动物胜过爱人,或者自己是个同情心泛滥的家伙。但他终于掏出了那把安娜特意准备的只有一颗子弹的狙击枪。4s3ij

  枪响,一个巫师应声而落,带着落下时淋上的厉火,嘭的一声砸在火龙的尸体上。4s3ij

  很快,厉火雨停止,防护罩也消失。4s3ij

  科特隐约听到高空中传来几声咒骂,随后这些巫师纷纷施展了一个咒语,光晕自每个人身上散开。应该是安娜告诉他的麻瓜物品干扰咒,所有麻瓜造物都会在咒语下失效,所以这把狙击枪只能开一枪。4s3ij

  但碧昂丝还是很兴奋的看着科特手里已经没了子弹的狙击枪道:“哇哦,是巴雷特吗?我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轻易征服这把凶器的人。”4s3ij

  索林匆匆赶来,科特问道:“损失怎么样?”4s3ij

  “只有几个兄弟被刚开始的厉火雨淋到,受了些伤,但好在有兜帽挡了一下,问题不是很严重。”4s3ij

  眼下的索林可比刚才认真多了。4s3ij

  “你刚才那一枪打断了他们的施法,他们大概率在仪式前不会动手了。即便动手,再用枪也不行。”索林道。4s3ij

  “不用枪,我自然还要别的办法。”科特把枪收好,掏出此前曾狩猎火龙的大弓。4s3ij



  今天加班,更新晚了2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