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九章 我是要成为炼金王

  长生不老,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终极追求。OQMnc

  就连伏地魔,所追求的也不过是征服死亡而已。OQMnc

  对炼金术士来说,长生不老并没有那么难。通过等价交换,他们完全可以永葆青春的活下去。OQMnc

  只是当长生不老就这么摆在他们面前时,这巨大反差带来的不真实感还是让他们觉得这是一场骗局。OQMnc

  “我怎么知道……”其中一位才刚开口,嘴就像被安娜拉上拉链一样说不出话了。OQMnc

  “我所说的一切,只要你们用心感受,自然能明白我说的是真是假。”面对其他人,安娜可没什么耐心。OQMnc

  很快,这些人类巫师的双眼变得赤红,无一例外。他们通红的眼瞳在望着眼前的空出发呆,脑中接收到的那神秘的香甜让他们垂涎三尺。OQMnc

  才几秒钟,第一位人类巫师就站了出来。OQMnc

  如同信号一般,下一刻立马就有好几位巫师站出来。OQMnc

  最后,碧昂丝在苦苦挣扎一番后也放弃了。OQMnc

  她不知道自己如果抗拒这选择,是否真的还有命回去。OQMnc

  至于变成吸血鬼,管他呢,反正她感知到的信息就是,吸血鬼不论生儿育女还是吃饭睡觉都和正常人类一样,还能选择性遗传生出健康的人类小孩。OQMnc

  至于是真是假,她已经没办法计较了。OQMnc

  见此,安娜满意的点了点头。OQMnc

  “既然如此,我庄严宣告,双方本着平等、自愿的原则……”OQMnc

  在一长串再计较的商人也挑不出毛病的宣言后,安娜说出了最关键的那句话。OQMnc

  “我册封碧昂丝等十三位为我的‘使者’。完毕。”OQMnc

  就好像说出了某种口令一般,这十三位人类立刻嚎叫着扭曲着长出了尖牙和支架,肤色也难以抑制的变得暗淡下来。虽然不是死人白,但还是无比的病态。OQMnc

  “你们的疑惑之后我会解答,现在先休息去吧。”安娜摆了摆手,这些人就好像摸了电门一样跳起来,争先恐后的飞离了露台。OQMnc

  随后安娜转向科特,无奈道:“请吧。”OQMnc

  长久的忍耐让科特捏紧了拳头,他只能用猎人守则告诫自己,能不动手就不动手。OQMnc

  “在仪式开始之前,你就知道会变成这样?”科特十分怀疑,安娜不仅知道仪式不会正常结束,就连最后加入科特的血样也是她有意为之。OQMnc

  “你认真的?”这是安娜苏醒后最具人性的一刻,她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科特,“我圣诞节才到十三岁好不好!”OQMnc

  “你,或者尼可勒梅,或者采佩什家,又或者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真的愿意看到吸血鬼因为仪式别的更像人吗?”OQMnc

  “你刚才对他们许诺长生不老和更强大的力量,怎么这都比成为正常的人类更有诱惑力。”OQMnc

  “那叫语言的艺术你个蠢货!”安娜甚至气得开口骂人。OQMnc

  “仪式意外后的吸血鬼确实可以通过吸食更多更具魔力更有价值的鲜血增长实力,也确实能因此延长生命。但那只会让他们变成嗜血的怪物而已。”OQMnc

  “而吸血鬼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渴血症现在像狼人变身一样无法抑制,白魔法开始排斥吸血鬼,白天会让吸血鬼变得烦躁,过量混杂的血液需要吸血鬼通过上时间的休眠来维持自己脆弱的理性。”OQMnc1

  “如果让我选,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成为一名正常人。这该死的吸血鬼之力已经开始影响我的炼金之路了!”OQMnc

  “如果未来我没有成为法老王和哲人王之后的第三位炼金王,而是变成了什么狗屎血亲王之类的操蛋玩意儿,全赖TM的尼可勒梅!”OQMnc

  这还是科特第一次看到安娜气急败坏的连爆粗口。他可是深知安娜那种明明没什么涵养却非要摆出一副贵族派头的癖好。OQMnc

  “再说了,我又没说他们不成为我的使者就把他们怎么样,是他们自己被贪婪蒙蔽的双眼。”OQMnc

  现在再说什么都完了。OQMnc

  “但这和尼可勒梅又有什么关系?”虽然觉得安娜在转移话题,但科特的注意力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引导了。OQMnc

  他可太喜欢听故事了。OQMnc

  “我跟你说过,尼可勒梅就要死了。”安娜摊了摊手,“他这人没什么炼金天赋,却偏偏因为采佩什家弄出了唯一一块伪哲人石。”OQMnc

  “他距离死亡越近,就越不可避免的回归原初魔力,就像哲人王一样。”OQMnc

  “所以说如果真有人在仪式开始前就预知了这一切,这个人就只有可能是尼可勒梅。”OQMnc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在我看来也很正常。”安娜极为明显的啐了一口,“我跟他的关系真的很不好。”OQMnc

  “他看中了我的炼金天赋和采佩什家长女的身份收我为徒。而我从知道炼金的那一刻起,就觉得他是个没天赋没人品的垃圾。”OQMnc

  “我要成为法老王和哲人王之后第三位,甚至是唯一一位炼金王。也许尼可勒梅嫉妒我,就把仪式变成了这个样子。”OQMnc

  科特目瞪口呆:“这话未免也太失礼了,以我对尼可勒梅的了解,他并非那样狭隘的人。”OQMnc

  “你才见过他一次好不好。我吐槽尼可勒梅的话多过你的头发丝。”OQMnc

  “你当然可以觉得尼可勒梅是在为我好,比如他预见到如果我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去追求炼金王的理想,就会发生比现在可怕得多的在那,比如毁灭巫师界或者全人类什么的。”OQMnc

  “所以他为了拯救我也为了拯救全人类,就把我变成这样。”OQMnc

  “我现在十分怀疑,他在埃及给我那颗福灵药被动了手脚,让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OQMnc

  “那滴血对你的影响很大?”科特觉得自己这具关心似乎来的有些迟。OQMnc

  “当然,那滴血就相当于把仪式衍生的结果推到极致。”OQMnc

  “大致相当于两百年后,吸血鬼一族又出了一个像我这样的天才,她年纪轻轻就凝聚真血,获得了原初魔力的垂青。而她也在真血之路上一路狂奔,直到成为整个世界最顶尖的人。”OQMnc

  “大致就这样。”安娜对此颇为无奈。OQMnc

  “什么意思?你已经是整个世界最顶尖的人了?”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