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

  “嗷~”狼人的嚎叫回荡在储物箱内,狼人剧烈的挣扎即便安娜远远的看着,都被吓了一跳。OQxM7

  她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出来。OQxM7

  惨烈的吸血鬼内战中,别说哭,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OQxM7

  炼金王的大道被真血所阻,她暴跳如雷,却依旧心硬如铁。OQxM7

  但在这狭小的储物箱里,她像是一瞬间就失去了所有力气,双手掩面跪坐在地上,望着铁床上的西娅,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OQxM7

  不一会,他又想是从梦中惊醒一般,慌忙从口袋里掏出精心准备好的幻语尘。OQxM7

  “这次,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与原初魔力的近距离接触能极大提升炼金造物的能力。她相信这次她一定可以唤醒西娅的理智。OQxM7

  狼人因为安娜的靠近,愈发激烈的挣扎起来,安娜用手捂着嘴,噙着泪花将幻语尘洒在狼人身上。OQxM7

  晶莹剔透的幻语尘如梦似幻,像一场梦里的雪降落在现实世界。OQxM7

  狼人似乎也被这场面也惊呆了,挣扎逐渐停歇。OQxM7

  “西娅,听得到吗?”安娜小心翼翼问道。OQxM7

  狼人扭头看了安娜一眼,呆了一会,却又将头扭了回去。OQxM7

  安娜小心翼翼上前两步,狼人发出微微低吼,却没有什么过激举动。OQxM7

  这给了安娜极大的鼓舞。OQxM7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安娜呀!”OQxM7

  “你还记得小时候总是跟在你身后的跟屁虫吗?记得那个不小心把你送的蝴蝶捏死了,坐在地上大哭的我吗?”OQxM7

  狼人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但狼人此刻正被绳索绑在铁床上,动弹不得。OQxM7

  但狼人依旧没有做出什么过激举动。OQxM7

  终于,安娜的手缓缓落在了狼人松软的皮毛上。OQxM7

  狼人一个激灵,扭头就要咬过来,但绳索紧紧束缚着狼人,狼人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OQxM7

  安娜没有退让,紧紧抱住狼人比她大上好几圈的身躯,嘴里念个不停。OQxM7

  “你还记得你一岁的时候,我妈妈刚生了我,柯文纳斯阿姨带着你来病房看我。我妈妈可惜我不是一个男孩,不然我就可以娶你了。”OQxM7

  “我觉得那样也挺好。”OQxM7

  “两岁的时候……”OQxM7

  “三岁……”OQxM7

  ……OQxM7

  在安娜持续不断的讲述下,狼人终于不再挣扎,只是好奇的望着安娜,完全无法理解安娜在做什么。OQxM7

  但这就足够让安娜喜出望外了,她想也许要不了多久,西娅就能在变身时保持理智了。OQxM7

  ……OQxM7

  次日,当西娅恢复人形,被冰冷的铁床冻醒时,惊讶的发现安娜竟然在储物箱里。OQxM7

  更关键的是……OQxM7

  “你的衣服呢!!!”OQxM7

  魔法绳索的束缚已经解开,西娅翻身下床,见四周衣裳虽然凌乱,但并未破损,才如释重负。OQxM7

  她赶忙摇醒安娜,把衣服盖在她身上。OQxM7

  狼人变身会撑爆衣服,铁床背面就被加装了一个小衣柜。OQxM7

  等西娅穿戴整齐,安娜才恍恍惚惚的坐起身来。衣裳滑落,露出大片透着血色的白。OQxM7

  即便安娜再有炼金天赋,也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连续三十多个小时不眠不休,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OQxM7

  “早呀。”安娜打了个哈欠,将勉强搭在身上的衣服甩开,侧身下床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血红长裙。OQxM7

  “你,你怎么会在这?”西娅闭着眼睛不敢看,这太少儿不宜了。OQxM7

  “你把眼睛睁开。你什么样我没见过,有什么好害羞的。”这懒散的样子,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OQxM7

  西娅微微睁开眼睛,确认安娜已经换好衣服才松了一口气。OQxM7

  “现在不应该是早上吗?”她又想起时间转换器的事,改口道,“罗马尼亚的仪式顺利吗?”OQxM7

  “顺利,怎么不顺利,也不看看我是谁。”OQxM7

  “我可是要成为炼金王的人。”安娜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短短数小时的休眠不足以让她恢复精力,还让她犯困。OQxM71

  “走吧,我们先去吃早餐,等过了中午,你再和我一块回罗马尼亚。”OQxM7

  “可是,今天的魔咒课……”OQxM7

  “那些二年级魔咒有什么好学的。”OQxM7

  明明西娅已经把课本上的每一个魔咒都学会了,但她还是每堂课都聚精会神的听那些她早已烂熟于心的知识。OQxM7

  储物箱外,塞西莉亚已经备好了早餐。OQxM7

  “昨天晚上总共有两拨袭击者,都已经处理干净。”塞西莉亚在一旁汇报,恩沃洛普不合时宜的打了个饱嗝。OQxM7

  早餐吃到一半,西娅才想起来自己还有问题没问。OQxM7

  等塞西莉亚领着恩沃洛普去准备马车,西娅才小声凑到安娜耳边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昨晚出现在储物箱里呢。而且,而且还……”OQxM7

  西娅没好意思问下去。OQxM7

  “狼人对织物很敏感,尤其是贴身的时候。”安娜一本正经道,“至于我出现在储物箱里,自然是因为幻语尘有了新的进展。”OQxM7

  “进展如何?成功了吗?!”西娅兴奋道。OQxM7

  “你说呢?”安娜没好气的反问,要是成功了,西娅会什么都不记得吗。OQxM7

  西娅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嘿笑了两声。OQxM7

  “没关系,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她随即拍了拍安娜的肩膀,鼓励道。OQxM7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这次你有什么新感觉吗?”OQxM7

  西娅变身狼人的后遗症尤为严重,她不仅排斥狼毒药剂,变身完后还会陷入长达好几天的虚弱,甚至直接病倒。OQxM7

  在科特身边时,西娅形容那种感觉是恐惧中夹杂着安全感。就像捡猛虎吃剩下的小兽一样。OQxM7

  “好像没什么感觉,就像睡了个好觉一样。”西娅挠了挠头,笑嘻嘻道。这次似乎确实没啥感觉。OQxM7

  安娜白了西娅一眼,扭头出门。OQxM7

  恩沃洛普显出原形,拉着巨大的白色厢车腾空而起,在学生们远远的注视下与惊呼声中飞出霍格沃茨。OQxM7

  下一个瞬间,恩沃洛普拉着厢车稳稳停在罗马尼亚布朗城堡的中央露台上。OQxM7

  “不得不说,这个巨大门钥匙还挺有意思的。”恩沃洛普缩小身形,扭头对车内说道。OQxM7

  通常一件物品被制成门钥匙后,就不能再附加其他魔法效果。OQxM7

  但这辆白色厢车有些例外,最起码很少有人想到把门钥匙弄这么大。OQxM7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