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四章 谈话

  和邓布利多聊了一会后,科特疲累的精神状态得到了极大的缓解。OQMnc

  邓布利多就像那些真正明白了什么是智慧的老人一样,他未必明白罗马尼亚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如何做出选择。OQMnc

  “明天我打算分别和安娜与西娅谈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邓布利多询问道,毕竟科特是她们俩在英国的监护人。OQMnc

  科特明白这是避免不了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吸血鬼内部出了大问题,如果稍稍深入了解一下,就会发现问题简直大到天上去了。OQMnc

  尤其是采佩什家已经觉得部分公开吸血鬼的变化,这事根本瞒不住。OQMnc

  “我需要在场。”科特的要求也很简单,为了避免安娜和邓布利多闹矛盾,为了给西娅一点依靠,他必须在场。OQMnc

  邓布利多对此没有意见。OQMnc

  第二天一早,西娅赶在上课前拉着科特敲了敲校长办公室外的滴水嘴石兽。OQMnc

  “口令。”石兽冷冰冰的问道。OQMnc

  但邓布利多已经察觉到西娅的拜访,主动打开了大门。OQMnc

  “抱歉校长,今天早上第一节课是洛哈特先生的黑魔法防御术,我必须得盯着点。”OQMnc

  “多亏了你,一年级的学生们没有对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大失所望。”邓布利多对此倒是很乐观。OQMnc

  虽然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年年换,而且很难招到什么良师。OQMnc

  他给两人摆上早餐,边吃边聊。校长的小灶肯定比礼堂的更丰富,还支持24小时自助点餐。OQMnc

  “我正要和您说这事呢,我认为斯内普教授在编写出教材的大纲草稿后,已经可以兼任黑魔法防御课的指导老师了。”OQMnc

  “我想西弗勒斯会很乐意听到这个消息。不过是否请老师协助洛哈特授课,还是以教授本人为主。”OQMnc

  除了黑魔法防御课方面的话题外,邓布利多大多只是和西娅聊聊日常话题,比如在霍格沃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因为黑魔法防御课分散精力之类的。OQMnc

  距离上课还有一点时间,邓布利多就让西娅回去了。OQMnc

  在西娅向两人道别后,科特明白过来,邓布利多并不需要从西娅那里知道什么。他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而已。OQMnc

  “我在霍格沃茨这么些年,见过许多小巫师。西娅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最勇敢的。但她的坚韧与乐观,却让我印象深刻。”OQMnc

  邓布利多轻叹道:“甚至有时候我都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遇,才会把她塑造成现在的样子。”OQMnc

  邓布利多见科特有些疑惑,笑道:“尽管她现在只是一个孩子,但对我这样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她已经足够让我惊讶了。”OQMnc

  邓布利多才刚说两句,安娜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OQMnc

  “邓布利多先生,我认为不论对孩子还是女士来说,清晨都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时间。”安娜挥动魔杖搬来椅子,坦然做到邓布利多对面。OQMnc

  “科特,我就不奢求你坐在我这边了。如果等会那些魔画吵到我,你就把它们砸了。”OQMnc

  魔画们刚要动怒,安娜就继续道:“或者用那块布帘把它们盖上也行。”OQMnc

  邓布利多挥了挥魔杖,把魔画们盖好。OQMnc

  和刚才早茶一般的场景相比,现在的情况更像是两方对垒谈判。OQMnc

  “非常感谢您,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上课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看那些拉文克劳的学生用各种自作聪明的技巧练习魔咒了。”安娜继续道。OQMnc

  她上次去上课,好像还是在上次。OQMnc1

  “说到上课,安娜小姐在刚开学的大半个月里,似乎缺席了不少课程。”OQMnc

  主要是黑魔法防御课、魔咒课、魔法史、变形课、天文课和魔药学。OQMnc

  没错,除了草药学安娜没有一门必修课全勤。OQMnc

  “对,我认为您可以开具一份证明,说我不适合在霍格沃茨就读,把我直接开除。”安娜毫不在意。OQMnc

  但邓布利多当然不会开除她,邓布利多不是那种胆小怕事,不满直面变故的人。OQMnc

  “安娜小姐,我认为即便你在许多方面拥有远超一名普通小巫师的学识,但这并不代表你不需要上课。炼金术并非魔法的全部。”OQMnc

  “你说得对,所以我没有把所有的课都翘掉。”OQMnc

  邓布利多还要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但安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OQMnc

  “这么说吧校长先生,霍格沃茨的十二位董事,我打算占三位,您意下如何?”OQMnc

  这个话题倒是让科特有些意外,他记得昨天采佩什家的会议上,安娜明明是让采佩什家收缩海外势力的。OQMnc

  霍格沃茨的董事席位,可不是什么便宜货。董事在教师任免和福利待遇上有决定权,这会直接决定英国的小巫师接受怎样的教育,间接决定英国魔法界的未来。OQMnc

  “虽然我无权决定董事们对自身权益的处理,但我想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会慎重些。”OQMnc

  固然有些董事已经只剩下董事这么个值钱货了,但贸然引入外来者,很容易引起整个英国魔法界抵制。OQMnc

  尤其是在罗马尼亚剧变之后,他们恐怕更加不欢迎采佩什家了。OQMnc

  “这就各凭本事了。”她又没真想一下子就获得董事席位,这事本就可以慢慢来。她只是不想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和邓布利多进行对话而已。OQMnc

  安娜的不配合,让邓布利多也很无奈。尽管他已经察觉到安娜身上的某种变化,但他没有立场开口,科特在这件事上并不会帮他。OQMnc

  “你我本就是一样的人,何必相互为难呢。我答应你在霍格沃茨尽可能安生七年,你也别总提防着我,这样总行了吧。”安娜自认为做出了慷慨的让步。OQMnc

  邓布利多却很无奈,安娜这样的性子,是怎么和西娅成为朋友的?OQMnc

  “实际上,你的导师很关心你的状况。”最终,邓布利多掏出一封信。OQMnc

  安娜听到这话立刻跳起来骂道:“我就知道是那个老家伙搞的鬼!”OQMnc

  邓布利多更加头疼了,他把信交给科特,坐回椅子上深呼吸。OQMnc

  科特只在信上看到了尼可勒梅对安娜的拳拳爱护,更别说关系恶劣了。OQMnc

  不过尼可勒梅确实表示对真血知情,并提到‘圣血’可以解决吸血鬼当下的困境。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