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章 希望你能过上人如其名的生活

  “咳,咳咳。”4s3ij

  鲜红的血液滴落在白色雪地上,染出斑斑红梅。4s3ij

  安乐跪在地上,表情痛苦而狰狞。4s3ij

  痛,好痛!完全不能呼吸!肺部快要炸了!4s3ij

  咬咬牙,安乐硬撑着站起来,随后眼前一黑。4s3ij

  “停下,我们回屋!”养父星野平惊慌地把安乐抱回屋。4s3ij

  “安乐!”星野雪樱赶忙跑到安乐身前,焦急问爸爸,“弟弟这是怎么了?”4s3ij

  星野平没有言语,而是迅速探了探安乐的鼻息,随后握住其手腕诊脉。4s3ij

  姐姐星野雪樱屏息以待,担忧地望着弟弟惨白的脸。4s3ij

  感受着安乐的脉象,星野平眉头越皱越深。4s3ij

  “父亲?”姐姐望向爸爸,眸子里满是不安。4s3ij

  “不应该,我教授他的水之呼吸本就经过家族世代改良,几乎完全舍弃了对身体的侵略性,已经成为养生法门了……”星野平喃喃自语,“安乐的悟性很高,气息运行也完全照着我所说的来,问题出在哪里?”4s3ij

  正当星野平思索时,养母星野缘美也察觉情况,赶到屋内。她看到丈夫眉头紧锁的模样,静悄悄地来到床边,望着安乐痛苦的小脸,面露担忧。4s3ij

  “嘶!”星野平忽地倒吸一口凉气。4s3ij

  “怎么样?”星野雪樱连忙问。4s3ij

  “身体无大恙,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但……”星野平额头皱纹堆成了川字,“安乐这孩子是先天性的肺弱体质。”4s3ij

  “有办法调养吗?”养母问。4s3ij

  “没有办法,要解决先天性身体缺陷,普通药材和普通配方无用。”星野平说。4s3ij

  “所以只要找到……”4s3ij

  “不,不说那些可能的配方已经被祖辈销毁,就连一些珍贵药材在如今的年代也几乎消失殆尽,不可能找到。”4s3ij

  “就没有解决办法了吗?”4s3ij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安乐不再修炼呼吸法了,好好养肺,不进行过度的身体运动。”星野平叹息。4s3ij1

  “但这孩子不久前才下定了那么大的决心。”养母星野缘美怜惜地抚摸安乐冰凉的脸颊,“恐怕会对他造成很大的打击吧?”4s3ij

  “没办法,灭鬼之事本就是非常人所为的大恐怖。”星野平起身,准备去抓药煎熬,为安乐调养身子,“这孩子能远离恶鬼,不在生死之间挣扎,平安康乐地度过一生,不失为幸事。”4s3ij

  养母星野缘美点点头,默然接受了这个事实。4s3ij

  只是……4s3ij

  她扭头向昏迷中的安乐望去。4s3ij

  辜负了这孩子的一片孝心和苦心啊。4s3ij

  …………4s3ij

  一周后。4s3ij

  安乐修养好身子,下床走到庭院内。4s3ij

  “呼……”4s3ij

  他深深地吸了口冰凉的空气。4s3ij

  “咳咳。”4s3ij

  这该死的肺弱!4s3ij

  早该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前世安乐也是因为先天性肺弱的体质问题难以解决,无法锻炼身体,只得在虚拟世界中挥霍那可怕的天赋。4s3ij

  他侥幸以为呼吸法说不定能解决自己的体质问题,但现在看来反倒会成为炸掉身体的火药桶。4s3ij

  但安乐不甘心。4s3ij

  不是因为一周前夸下的豪言无法实现,而是他无法提前打破星野家的诅咒!4s3ij

  八年后养父和养母就会因为诅咒死去!4s3ij

  安乐还记得姐姐当时落寞的神色,那冷媚的眸子满是悲伤。4s3ij

  好不容易这一世能有父母,他不想失去家人,也不想姐姐难过!4s3ij

  “父亲母亲虽然豁达,但我心眼很小呐。”安乐仰头望天,“我是个不容易满足的人,没得到的总想得到,得到后又想拥有更好的……”4s3ij

  “我还想试试,能不能拥有从老天爷手里抢人的资格。”4s3ij

  安乐随手拿起雪地上一根还算笔直的木枝,不能呼吸的话,那便屏息,记忆中几至臻境的剑技如流水带动这瘦小的身躯。4s3ij

  全部是最基础的剑式,偏偏他手里拿根木棍,却也仿若舞蹈一般赏心悦目。4s3ij

  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4s3ij

  忽然,安乐身形一乱。4s3ij

  “咳咳。”4s3ij

  他栽倒在雪地中,嘴角溢出鲜血,闭目彻底昏迷过去。4s3ij

  …………4s3ij

  再醒来时,安乐仰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木色天花板,双目无神。4s3ij

  父亲来劝过他了。4s3ij

  “不要再妄想杀鬼了,你的体质就连普通人也比不上。安安心心过平凡的生活,灭鬼的事就交给鬼杀队那帮人吧。”4s3ij

  母亲也安慰他。4s3ij

  “爸爸妈妈知道你的心意,但爸爸妈妈不希望你为了解决诅咒而让自己遭受生命的危险。爸爸妈妈都看得很开,你不必担心。”4s3ij

  至于姐姐……4s3ij

  姐姐沉默地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4s3ij

  “安乐……”许久,星野雪樱启唇想要说些什么。4s3ij

  “姐姐,你也是来劝我放弃的么?”安乐声音虚弱消沉,像只受伤的小狗。4s3ij

  “嗯。”星野雪樱点点头。4s3ij

  听到不出所料的答案后,安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头侧向另一边,不言不语。4s3ij

  倒头来,你还是没有保护家人,保护姐姐的能力和资格啊!4s3ij

  安乐暗暗咬紧牙关,眼泪不争气地流下。4s3ij

  赶忙擦擦泪水,他不想让姐姐看见自己懦弱不甘的模样。4s3ij

  心情平复下来后,他翻回身子。4s3ij

  “姐姐?”4s3ij

  房间里空无一人,星野雪樱不知何时离开了。4s3ij

  轻轻叹息一声,安乐依靠着床背,望着寂静空气中五彩斑斓跳动着的光粒子发呆。4s3ij

  过了许久,门被猛地推开,露出养母星野缘美焦急的脸庞。4s3ij

  “雪樱不在你这儿吗?”4s3ij

  安乐摇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了?”4s3ij

  “雪樱她不见了!”养母语气慌乱,“本来该吃晚饭的,可我和平怎么都没找到她!”4s3ij

  “什么!?”安乐震惊起身,他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去找她!”4s3ij

  “你现在身子骨弱,就待在床上。”养母恳求道,“安心待在家好么?不要添麻烦了。”4s3ij

  或许是因为心情极度焦躁的缘故,养母的语气也不像往常一般温柔。4s3ij

  “嗯。”安乐闻言安静下来,神色微微僵硬,“抱歉。”4s3ij

  养母察觉到自己刚才言语的不妥,但实在没时间了,抛下一句对不起便匆匆离去,一路带着“雪樱——雪樱——”的呼唤声。4s3ij

  直到半夜凌晨,养父母寻遍宽广的宅子和庭院,仍未找到星野雪樱,最后他们甚至不顾食人鬼的危险,披上冬衣打算冒着风雪准备外出。4s3ij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嗤嗤的声响,声音沉闷连续,像是有什么重物被拖动。4s3ij

  “雪樱!”养母星野缘美手中提着的油灯砸落在雪地中。她慌忙跑过去抱住浑身满是冰雪的女儿,将裹着的厚厚冬衣披在雪樱身上。4s3ij

  星野雪樱将冬衣还给母亲:“我不冷。”4s3ij

  说完,她用力向前。4s3ij

  这时,星野缘美才发现女儿手中紧紧攥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是等人高的大冰块。4s3ij

  在油灯的模糊照射下,母亲从反光中隐隐看见冰块内似乎封有一只人形的怪物。4s3ij

  “那,那是……鬼,鬼?”父亲星野平也赶到,看到眼前一幕,震惊得语无伦次。4s3ij

  星野雪樱没有回应,沉默着用绳子将封有恶鬼的冰块一步步使劲拖进庭院内,冰块在雪地上拖出深深的痕迹。4s3ij

  “姐姐?”安乐听到养母的惊呼后,下意识蹬掉被子光着脚跑到走廊上,鞋子也没穿。4s3ij

  看着姐姐幼小的躯体将成人高的冰块拖进院内,安乐呆若木鸡,抽了抽鼻涕。4s3ij

  “安乐。”星野雪樱望见弟弟在等候她,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她松开绳子,跑过去伸手想要抱住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安乐,可想到身上的积雪,又赶忙停步。4s3ij

  “那是?”安乐指了指庭院正中的大冰块,很想问姐姐你花大半夜拖回来个什么东西?4s3ij

  星野雪樱还未解释,东方便已泛起鱼肚白,朝阳即将照临这片土地。4s3ij

  在黎明的微光中,安乐看清了冰块里的生物。4s3ij

  “鬼!?”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4s3ij

  “嗯!”姐姐星野雪樱点点头,冷淡的小脸上浮现出难掩的自傲。4s3ij

  “这是姐姐捉来的鬼。”她望向安乐,语气坚定,“姐姐想让安乐知道……”4s3ij

  “你有姐姐。”星野雪樱漂亮的冰蓝眸子里映射晨光,这一刻美得恍若天使,“所以安乐只要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活着就好,不要去想杀鬼的事情,姐姐能够保护你的!”4s3ij

  “哈,哈。”安乐张着嘴说不出话,喉咙像是被堵住,眼里泪水盈聚,视野逐渐模糊。4s3ij

  雪真大啊。4s3ij

  “对,对不起!”他低头哽咽。4s3ij

  “没事儿的!”星野雪樱笑笑,想要伸手摸摸弟弟的头,又赶忙缩回来。4s3ij

  她白嫩干净的手上全是攥实绳子拖出的血痕。4s3ij

  安乐扑上去,不顾姐姐身上的冰雪,紧紧抱住,滚烫的泪水沥沥而下。4s3ij

  “对不起……”4s3ij

  星野雪樱连忙擦掉身上的积雪,随后伸手拥抱安乐,脸颊相贴。4s3ij

  “姐姐希望安乐能像名字一样,平安快乐地活着,这样就好了。”她在安乐耳边轻声说。4s3ij

  此时清晨的阳光已照进庭院,被冰封住的恶鬼悄无声息间化作灰烟。4s3ij2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