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六章 离别,绝对不能打开的盒子

  八年后。OQxM7

  庭院外,早春时节的紫藤萝花开得格外繁盛,垂幕般飘动。微风拂过,浅紫色的细小花瓣随着清脆的风铃声洒洒而落。OQxM7

  今天,是养父四十岁出生日。OQxM7

  也即养父母因血脉诅咒而不得不离开人世的日子。OQxM7

  宽大的床上,星野平和妻子星野缘美十指相握,并肩躺着,与床边的儿女絮絮叨叨。OQxM7

  “安乐呀,你是喜欢雪樱的,对吗?”养母星野缘美笑着问。OQxM7

  一旁的星野雪樱羞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OQxM7

  八年的时光让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出落成了倾城的美人,冰肌玉骨,眉目如画。OQxM7

  “嗯。”安乐神色坚定,“我喜欢姐姐。”OQxM7

  “那……”养母眉梢间跳动着少女般狡黠的笑意,“你愿意娶雪樱为妻么?”OQxM7

  “我愿意。”安乐郑重地点点头,末了还添一句,“我一定会让雪樱幸福的!”OQxM7

  嘶!OQxM7

  腰间软肉被一只冰凉的素手悄悄掐住,疼得安乐呲牙咧嘴。OQxM7

  “要叫姐姐。”蚊呐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OQxM7

  “安乐,”养父星野平一脸严肃,“哪怕会沾染上星野家的诅咒你也确定不会后悔吗?”OQxM7

  “我不早就是星野家的人了么?”安乐不在意地笑笑,“我已经习惯被当作女婿的生活啦,如果不和姐姐一起生活的话,我才会后悔。”OQxM7

  “看来你早就察觉了。”养母笑眯眯的。OQxM7

  “我一直觉得虽然名义上是义子,但实则是被当作童养夫来养的。”安乐挠挠头。OQxM7

  “那还不是因为当初雪樱……”不知道回想起了什么,星野平忽地吹胡子瞪眼。OQxM7

  “好啦好啦。”星野缘美打断,“你一说就说个不停,我还有事儿没交待呢!”OQxM7

  在老婆的威势下,星野平顿时蔫了下去,瘪瘪嘴头扭到一边。OQxM7

  “雪樱,过来。”星野缘美招招手,示意女儿靠过来,顺便瞪了安乐一眼,示意他走开点儿,别偷听了母女俩的私密话。OQxM7

  安乐苦笑起身,走到门旁等候,看着母女俩在哪儿窃窃私语。OQxM7

  他不知道母亲对姐姐说了什么,但姐姐白净的脸颊上蓦地飞上羞涩的酡红,还时不时地回头望他。OQxM7

  接着星野平也絮絮叨叨交待安乐说,一定要让雪樱幸福,不然做鬼也要让他好看。OQxM7

  “对了。”星野平一拍脑袋,“走廊尽头的杂物间内,有用麻布包裹着的铁盒子,你们一定要好好看守。”OQxM7

  “而且绝对不能打开。”星野缘美补充道。OQxM7

  “也不是绝对不能……”星野平喃喃道,“祖训里说当星野家的诅咒解除后,那盒子如何处置就随意了……”OQxM7

  “里面是什么东西?”安乐好奇问。OQxM7

  “不知道。”星野平摇摇头,“或许是什么类似封印的东西吧,据说如果贸然将里面的东西显露于世界,会有灾难降临。”OQxM7

  “千万不能打开哦!”星野缘美认真叮嘱道。OQxM7

  “嗯嗯!”安乐和姐姐连连点头。OQxM7

  “还有什么忘了交待的……”星野平抬头望着天花板一角思索。OQxM7

  “哦,我想起来了,我们俩的墓地要……”OQxM7

  ……OQxM7

  最后安乐和雪樱被赶出房间,给养父母空出弥留的二人世界。OQxM7

  当他们再度开门时,父亲和母亲已然闭目相拥,嘴角带着甜蜜的微笑,像是平常的恩爱夫妻熟睡过去了似的。OQxM7

  明明这些年来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也一直被养父母教导说,能共同享受完几十年相濡以沫的美好岁月,黄泉路上也执手共赴,是很美好的事。但安乐眼睛总是不受控制地盈满泪水,模糊了视线。OQxM7

  突然他被姐姐星野雪樱拥入怀抱。OQxM7

  安乐感受到姐姐柔软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OQxM7

  窗外紫藤萝的花香随着温暖的春风散入房间内,在身旁萦绕。OQxM7

  安乐抬头,看见房檐下两只燕子成双展翅,比翼飞远。OQxM7

  偌大的庭院里,春天在安静地生长着。OQxM7

  未来的日子……OQxM7

  安乐的眼眸里,流动着蓝天、白云、紫藤萝花和静谧的春光。OQxM7

  只有姐姐,和他,相依为命了。OQxM7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