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七章 下弦来袭

  “雪樱,我出门了。”OQxM7

  安乐把医药箱放在脚边,站在玄关处穿鞋。OQxM7

  “记得早点回来~”星野雪樱在阁楼上远远地回应,她已经放弃纠正安乐对她的称呼了。OQxM7

  笑着挥挥手,安乐背上医药箱出门了。OQxM7

  他要外出为镇上的人家寻诊。OQxM7

  养父母死后,治病医人的职责就落在他身上了,毕竟附近的乡镇里,只有星野家一户医师。OQxM7

  八年来,安乐试过很多方法,终究无法解决先天性肺弱的体质问题,最后只得乖乖跟随养父学习医术。OQxM7

  毕竟姐姐星野雪樱虽然身体素质超常,自创冰之呼吸,但在医术的学习上并没有兴趣和天分,悟性极佳的安乐自然就成了星野家家传医术的继承人。OQxM7

  八年的不断碰壁和养父母每天念叨似的劝导,让安乐不得不放弃灭鬼的心思,选择安心学习,继承家业。OQxM7

  如今是明治四十二年,公元1909年,记忆中鬼灭之刃动漫的正篇剧情还未开始,距离鬼的彻底覆灭还有七年时间。OQxM7

  现在正是鬼猖狂横行的时期。OQxM7

  不过宅邸周围种满了对于鬼来说剧毒的紫藤萝花,那些横行的恶鬼们下意识总会避开星野家。如果就这样牢牢遵守夜不出门的原则,或许能安稳度日,直到鬼杀队将鬼舞辻无惨彻底灭杀。之后姐姐的诅咒应该也会自然而然地解掉。OQxM7

  回想起八年前自己立下杀死鬼王的豪言,安乐不由得哑然失笑。OQxM7

  所谓壮志,总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在认识到自身才器的局限后慢慢消磨为笑话。OQxM7

  安乐选择当一条咸鱼,鬼与灭鬼的事儿还是离得远远的好。OQxM7

  毕竟他还想未来跟雪樱结婚,生下白白胖胖的宝宝,最好是一儿一女,名字他都想好了,男孩叫星野新一,女孩叫星野初雪,合起来意蕴为纯白的起始,象征着星野家摆脱诅咒开启新的生活。OQxM7

  明治维新后,日本法律规定男18岁,女16岁结婚,姐姐倒是刚好满足结婚年龄,但安乐他还得等几年。不过在这种偏远小乡镇,规定的执行并不严格,养母星野缘美说再等三年,等安乐十六岁时,就可以和雪樱结婚了。OQxM7

  想到养母,安乐表示很想知道她究竟和姐姐悄悄说了些什么。最近雪樱几乎每天都往阁楼跑,一呆就是很长的时间,还不准安乐上去看。但每次下楼时,姐姐脸颊上总带着羞涩的嫣红,不敢抬头多望安乐一眼。这在时常一副优雅冷艳姿态的姐姐身上是极其少见的。OQxM7

  “嘶!”OQxM7

  安乐猛地皱眉。OQxM7

  他看向手背,上面多了道一寸长的血痕,鲜红的血正沥沥而出。OQxM7

  刚才一直在想事情,不想没注意被树丛支出来的树叶给划到了。春天的树木总是生长得极快,枝桠常常伸到林径小道上,坚硬的树叶边缘又十分锋利,很容易划伤过路人。OQxM7

  安乐折断突出来的树枝,避免其再伤到后来人,之后随意找了点儿路边的草药,咀嚼成泥涂在手背,减少感染的风险,加快伤口愈合。OQxM7

  做完这一切,他便继续前进。镇上有户人家似乎感染了风寒,通常是俗称的感冒,需要他去诊治。OQxM7

  在他离去后,躺在草地被折断的树枝上,树叶边缘的血慢慢凝成血珠,忽地又被一阵风吹散在空气中。OQxM7

  …………OQxM7

  差不多有十里距离的山林里,有一处废弃的寺庙。OQxM7

  断头佛像上的金箔凋零得七七八八,已无人修缮。OQxM7

  宽大的底座后,是一片阳光无法照射到的阴影。阴影内,一名面容灰白,额头与两腮各自刻着十字疤痕的男人抽了抽鼻子,随后眼眸猛地变为可怖的血色!OQxM71

  “好香啊~”OQxM7

  口水止不住从嘴角的尖牙下滴落。OQxM7

  “仅仅是远远飘来的一缕味道就让我感觉醉了一样。”OQxM7

  “是比稀血还要稀有的血液吗?”男人舔了舔嘴唇,咧出可怕的笑容,“吃掉的话,说不定我就能干掉魇梦那家伙成为下壹了。”OQxM7

  男人探头看向寺庙外,天色还早。OQxM7

  “有些等不及了啊!”它感觉肚子正咕咕叫着抗议,身体里所有的细胞都在呐喊着去吃掉那个拥有超级稀血的人类。OQxM7

  “这该死的太阳。”男人不甘心地望了望明媚的春光,咬牙切齿,不得不蛰伏回佛像背后的阴影中。OQxM7

  在它探头的那一刻,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左眼上诡异地刻着两个汉字。OQxM7

  下叁。OQxM7

  …………OQxM7

  “雪樱,我回来了!”OQxM7

  安乐将医药箱放在台阶上,换下木屐。OQxM7

  姐姐没有回应。OQxM7

  安乐忽然闻到一阵焦糊的味道。OQxM7

  不好!OQxM7

  他医药箱也来不及放回原处,赶忙踩着木屐哒哒哒地快步走到厨房。OQxM7

  “雪樱我不是说让我来做饭么?”望着锅中辟咔作响的黑色炭状物,安乐欲哭无泪。OQxM7

  星野雪樱套着围裙,精致绝美的脸上沾染着黑黑的烟灰,她扭头望向安乐,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但还是拉不下面子,于是抱胸冷哼:“为归家的丈夫准备饭菜,这是妻子该做的。”OQxM7

  “可我们三年后才结婚呐!”安乐蹲下抽出多余的柴火打灭,“雪樱你不用这么急着学的。”OQxM7

  “谁,谁急着学了?”星野雪樱恼羞成怒,狠狠地捏安乐的腰间软肉,“我才不是为你学的,我只是突然想做饭试试!”OQxM7

  “是是是!”安乐举手投降,“学得不错,以后不用再学了。”OQxM7

  星野雪樱气得柳眉倒竖,正要收拾随着长大越发不听话的弟弟。OQxM7

  就在这时,她突然眼神一凛,气质霎时冰冷。OQxM7

  “怎么了?”安乐打了个寒颤,“我开个玩笑而已……晚饭我给你做最爱的鱼香肉丝赔罪,别生气啦,笑一笑好不好?”OQxM7

  “嘘!”星野雪樱打断安乐的喋喋不休,神色凝重,“有鬼的气息。”OQxM7

  “鬼?”安乐瞳孔骤缩。OQxM7

  宅邸周围不全是盛开着的紫藤萝花吗?OQxM7

  怎么可能有鬼来袭?这相当于人主动走向遍布毒刺的树丛!OQxM7

  但……如果树丛中生长有近乎灵药的话,别说区区毒刺,就是蛇虫遍布,也会有贪婪的人扑进去。OQxM7

  门口忽然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和男人轻蔑的笑:“真是敏锐的感知!如果不是你身上没有太阳的味道,我还以为你是鬼杀队的成员呢。”OQxM7

  闻声,安乐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清说话的人后,忍不住拳头紧握着颤抖。OQxM7

  那是一名在额头和脸两侧攀附着十字疤痕的青年男子,肤色是死人般的灰白色,双眼血红遍布,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OQxM7

  安乐上一次见到鬼,还是在八年前,姐姐半夜外出,冰封住一只带回来用以劝导他不要再逞强锻炼。OQxM7

  当时那只鬼被冻僵在坚冰中,就像是标本一样,没有实感。OQxM7

  如今直面活生生的恶鬼,安乐才终于感受到那好似食物链上位者的压迫与威势。OQxM7



  PS:今天的更新就断在这里啦~明天会一口气更到三万字,以便签约。最后新书求加入书架!求各种票票!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