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八章 超级大C与躺赢混子

  “很困惑是吗?为什么我不怕周围的紫藤萝花?”恶鬼很满意安乐眼中那难以抑制的一抹恐惧,逗弄之心大起,“因为……”OQMnc

  它突然探身,手指着左眼。OQMnc

  “我可是下弦之叁,病叶啊!”恶鬼猖狂地笑着,“我拥有着控制植物的能力,这宅邸四周的紫藤萝花,已经在我的能力下枯萎大半了!”OQMnc1

  闻言,安乐朝门外望去,果然那大片大片美丽的紫幕已然枯黄零落。OQMnc

  “哟,小姑娘你的眼神很可怕哦~”名为病叶的下弦之鬼话语间满是戏谑,“区区人类也想杀我?你可是连日轮刀都没有,拿什么杀?难不成要用指甲抓?说不定还要扯头发?”OQMnc

  它仰头大笑:“我最喜欢看女人打架了!”OQMnc

  星野雪樱的眼神越发冰冷。OQMnc

  “安乐,退后。”她头也不回地对安乐说。OQMnc

  “怎么?餐后甜点想要代替我的正餐主菜先上饭桌?”病叶咧嘴大笑,“那好看的小子是你弟弟吧?他身上的超级稀血可是让我忍了整整一天,口水把衣服都打湿了,我可没心情先吃掉你呢。”OQMnc

  “你说,我要是当面吃掉弟弟,作为姐姐的你,表情会有多精彩呢?”恶鬼说话间,坚韧的小草突然刺破星野雪樱脚下的木地板,化作藤蔓死死缠住她的脚,“到时的餐后甜点会更加美味吧?”OQMnc

  “呵。”星野雪樱忽地微笑,可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反而愈发森寒,就连周边的空气温度也下降许多。OQMnc

  听见姐姐的笑声,安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OQMnc

  姐姐一般露出这种笑容时,表示她很生气,或者说被触碰了逆鳞。上次姐姐这样生气还是因为一条毒蛇咬到安乐,她直接动用冰之呼吸将其寸寸冻碎。OQMnc

  “让弟弟退后的意思很简单。”星野雪樱微笑,“只是不想让你肮脏的血溅到他身上而已!”OQMnc

  话音刚落,病叶脑袋旁忽地凭空生出一枚不规则的冰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斩向他的脖子。OQMnc

  “当!”OQMnc

  冰刃与血肉碰撞竟然发出金属相击似的铿锵之音!OQMnc

  病叶的脖子上仅仅留下一道白痕!OQMnc

  “哦?小看你了。”病叶扭了扭脖子,被砍出的白痕迅速消失,“看来还是得先把你给解决了,不然吃大餐时旁边有一只苍蝇可是很讨厌的。”OQMnc

  “哼。”一击未果,星野雪樱倒也毫不丧气恐慌。OQMnc

  刹那间,又一枚冰刃浮现,斩向恶鬼的脖颈。OQMnc

  “还不死心?”病叶张狂大笑,面对攻击丝毫不闪避,“那就让你挣扎到绝望吧!”OQMnc

  哗!OQMnc

  病叶的脖子如同热刀切过冷油一般被冰刃划开。OQMnc

  什么?OQMnc

  不是日轮刀,也能斩断我的脖子?OQMnc

  脑袋掉在地上时,它眼里满是不可思议。OQMnc

  不过……OQMnc

  病叶的头颅在地上蹦跶着叫嚣:“哎呀呀,真是可惜,鬼可是杀不死的呢!”OQMnc

  无头身躯俯下身正准备捡起脑袋重新安回去,但下一刻,周边忽地浮现出无数的冰刃,在黑夜中反射着皎洁的月光。OQMnc

  “杀不死正好。”星野雪樱嘴角露出病态的笑容,“毕竟你可是说了很过分的话呢。”OQMnc

  安乐躲在楼梯后面瑟瑟发抖。OQMnc

  姐姐奇怪的属性又觉醒了。OQMnc

  病叶望向身周冒着寒光数不清的冰刃,大惊!OQMnc

  “找死!”它大喊着发动血鬼术。OQMnc

  植物操控!OQMnc

  刚刚从化雪的泥土中抽头的小草疯狂生长,此时不再转变为藤蔓的模样,而是边缘锐利的巨大刀锋!OQMnc

  草刀组成的笼子朝着被藤蔓禁锢在原地的星野雪樱猛地压下去!OQMnc

  “姐姐!”安乐握紧拳头,心神巨震。OQMnc

  这一刻他忽然好后悔当初没有坚持把呼吸法和剑技锻炼下去!OQMnc

  “冻。”OQMnc

  清冷的声音仿若谕令,一言既定,所有疯长的植物、下压的刀笼,全部被坚冰凝结,不得寸发!OQMnc

  什么?病叶大惊失色。OQMnc

  星野雪樱歪头微笑:“挣扎到绝望了吗?”OQMnc

  她把病叶先前说的话送还了回去。OQMnc

  “可恶!”病叶发觉自己现在可能打不过面前这个少女,虽然它不会死,但被冰刃割到身上还是很痛的。OQMnc

  不妨先离开,之后再寻时机吃掉那躲在一旁,拥有超级稀血的小子!OQMnc

  但体内细胞贪婪的呐喊让它相当不舍明明应该到嘴的大餐。OQMnc

  它在犹豫。OQMnc

  “不想逃?”星野雪樱举起右手,“你不继续挣扎的话,我可就上正餐了哦~”OQMnc

  该死!这女人在用它的话羞辱它!OQMnc

  病叶暴怒,眼中的血色更加浓郁,仿佛下一刻就要滴出来,左眼刻着的下叁越发明显。OQMnc

  然而它再也没有暴怒的机会了。OQMnc

  意识无法反应过来的瞬间,无数的冰刃从四面八方向着它的身体斩下,将其切割成片片碎肉!OQMnc

  鲜红的血液爆炸似的在空中挥洒!OQMnc

  这么血腥,是小孩子能看的么?安乐用手掌捂眼睛,悄悄地从手指缝隙间偷看。OQMnc

  所有的血肉都没有溅到墙或地板上一丝一毫,在凌迟般分离的刹那间便已被冰晶凝结。OQMnc

  “叮叮当当……”OQMnc

  无数包裹着血肉碎块的细小冰块洒落在地上,辉映着洁白的斑斑月光。OQMnc

  安乐站在墙后看呆了。OQMnc

  他头一次发现躯体的崩解,血肉的分离能这么美,简直是惊世的艺术!OQMnc

  某种奇怪的种子正在他心底发芽,前世所受的正能量教育和三观破裂出一丝缝隙。OQMnc

  “姐姐,这鬼还没死。”安乐探头出声道。OQMnc

  依前世所看动漫的记忆,鬼这东西,只有日轮刀、太阳和特制紫藤花剧毒能杀掉,那怕变成碎肉也能恢复,只是变得无比虚弱,或是恢复成没有理智的怪物。OQMnc

  “就由你亲自杀掉吧。”星野雪樱踢了踢地上的碎冰,“人头让给你了。”OQMnc

  “啊?”安乐傻眼,“这怎么彻底杀死?”OQMnc

  “傻呀!”星野雪樱敲了敲安乐的额头,“用扫帚扫到庭院去就好啦,太阳出来它就死了。”OQMnc

  “哦哦。”安乐赶忙转身去拿扫帚。OQMnc

  星野雪樱蹲身,捡起其中一块碎冰。OQMnc

  冰块内是一颗血色眼珠子,眸子上刻着下叁二字。OQMnc

  “下弦之叁么?”星野雪樱起身,将封着眼珠子的冰块随手朝门外扔去。OQMnc

  球状的冰块咕噜咕噜滚到庭院中央,眸子正对着皎白的满月,映出被冰封住的莫大恐惧。OQMnc

  “姐姐,我来扫了。”安乐的声音传来。OQMnc

  “这时候知道叫姐姐了?”星野雪樱转身,似笑非笑地望着弟弟。OQMnc

  “那还是叫雪樱?”安乐眨眨眼。OQMnc

  星野雪樱挑眉,向安乐伸出手。OQMnc

  姐姐身上还带着未散的杀气,安乐忍不住一缩脑袋。OQMnc

  一双冰凉柔软的手抚在头上。OQMnc

  安乐捂头。OQMnc

  姐姐不就是发育得比他快,所以现在比他高嘛,至于这么喜欢摸头吗?OQMnc

  以后我长高了要全部摸回来!安乐心底暗暗发誓。OQMnc

  “真好啊!”星野雪樱忽然轻声说,“你还在我身边。”OQMnc

  安乐愣了愣。OQMnc

  “扫完就去做饭。”星野雪樱伸了个懒腰,优美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我要吃鱼香肉丝!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OQMnc

  安乐嘴角一咧:“好啊。”OQMnc



  PS:想了想,还是再更一章,保持小情节的连贯,不断在十分可恶想骂人的地方。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