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九章 鬼舞辻无惨

  两天后。4s3ij

  春季的太阳落山得很快,虽然才吃过晚饭,但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4s3ij

  安乐正在重新种植被倒霉鬼给清掉的紫藤萝花。4s3ij

  养父留下的医书里记载有紫藤萝花的特殊培育方式,但若要恢复到重新开花的程度,恐怕还得等一个周。4s3ij

  这一周时间就是可能被鬼袭击的真空期。4s3ij

  不过倒也不怕,以上次姐姐展现出来的,对下弦碾压级别的战力,只要不对上鬼舞辻无惨,哪怕是上弦,应该也有一战之力。4s3ij

  想到这里,安乐忽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姐姐很强,但没想能强到这种地步。4s3ij

  所以,这恶鬼横行的年代,有姐姐在,不怕,能苟!4s3ij

  苟到无惨被鬼杀队搞定,就万事大吉了。4s3ij

  只是……4s3ij

  安乐回头望向姐姐待着的阁楼,表情有些许复杂。4s3ij

  有种恰软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4s3ij

  他叹口气。4s3ij

  算了算了,反正上辈子不也是这样被姐姐保护过来的吗?4s3ij

  习惯了。4s3ij

  就在安乐挖掉枯死的紫藤萝花的根时,庭院外忽然传来皮鞋踏在石板上的脚步声。4s3ij

  “是来看病的吗?”安乐低头用铁锹把土填严实,“还请客人到走廊上稍等片刻,我这里马上弄好,洗完手就过来。”4s3ij

  客人没有前往走廊,而是走近安乐,声音温雅地问道:“是在栽种紫藤萝花吗?”4s3ij

  “是啊,据说紫藤萝花有驱邪防鬼的寓意呢!”安乐抹了把汗,笑着抬头,“客人需要种子的话,我可以送给客人一些。紫藤萝花泡茶的话也很好喝……”4s3ij

  话音戛然而止。4s3ij

  安乐的笑容僵在脸上。4s3ij

  面前的男人穿着华贵的西装,头戴毛呢黑色礼帽,眉细如画,眼睛狭长优美,是走在街上绝对会让小姐姐们一步三回头的绅士类型。4s3ij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眼熟?4s3ij

  眼熟到和记忆中某个屑老板一模一样。4s3ij

  妈的,是鬼舞辻无惨!4s3ij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4s3ij

  “哦?”英俊男人眉毛微挑,居高临下地俯视道,“你认识我?”4s3ij

  没有杀意,但……极度可怕的压迫感,就像是幼弱的兔子面对已经饱肚的老虎。那是一种食物链上被天敌盯上的天然恐惧。4s3ij

  血液正飞速涌向小腿,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原始的求生本能疯狂教唆着自己逃跑。4s3ij

  但理智让安乐硬着头皮咬牙坚持。4s3ij

  逃跑无用,相反只会激起上位者戏耍的欲望。4s3ij

  “不。”安乐勉强笑着抹把冷汗,幸好之前栽种紫藤萝花时出了些许细汗,掩饰住他内心的恐慌,“只是看客人面相觉得有些震惊。”4s3ij

  “面相?”鬼舞辻无惨饶有兴趣地望着安乐,“说来听听。”4s3ij

  “客人您的面相不是凡人能有的。”安乐决定忍辱负重,花言巧语,精准拍马匹,“是长生之相啊,这可是传说中的神仙才有的!”4s3ij

  “呵~”鬼舞辻无惨嘴角微微翘起,眼中泛起戏谑之色,“看来你真的认识我呢!撒谎可不是好孩子。”4s3ij

  妈蛋,被耍了!4s3ij

  他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4s3ij

  安乐强颜欢笑:“抱,抱歉。”4s3ij

  鬼舞辻无惨突然俯身,勾起安乐的下巴。4s3ij

  这是要干什么?4s3ij

  安乐心底翻起汹涌波涛,打在崆峒山壁上。4s3ij

  面前这个英俊得可怕的男人在他身上细细嗅闻着,眼中闪过一丝难掩的沉醉之色。4s3ij

  安乐瑟瑟发抖,像只无力的小鹌鹑。4s3ij

  “超级稀血?不,简直是绝世稀血!”鬼舞辻无惨眼神迷醉,“吃你一人便抵得上万人!世上竟有如此可口的佳肴!”4s3ij

  唰!4s3ij

  坚冷的薄薄冰幕突然从地上升起,隔在鬼舞辻无惨和安乐之间。4s3ij

  鬼舞辻无惨沉浸于安乐极致诱人的血香之中,面对陡然出现的冰幕,反应过来急速退步时,手掌已被薄冰坚韧锋利的边缘切下,掉在地上。4s3ij

  “安乐!”星野雪樱飞速赶到弟弟面前,将他护在身后。4s3ij

  “感人的姐弟情深。”切口处眨眼间新生出断掉的手掌,鬼舞辻无惨甚至还用西服上的白手帕擦掉手腕处溅上的血污。4s3ij

  “姐姐,小心,他是鬼王鬼舞辻无惨。”安乐小声告诫。4s3ij

  听到这个刻印在家族血脉诅咒中的名字,星野雪樱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4s3ij

  “几天前,就是你杀掉了我的手下吧?”鬼舞辻无惨微微皱眉,一股可怕的压迫力从他身上散逸出来,让姐弟二人好似面对着尸山血海。4s3ij

  “你是来为手下报仇的么?”星野雪樱冷声道。4s3ij

  “不。”鬼舞辻无惨笑了笑,“区区下弦之叁,这种废物死了也好。”4s3ij

  话音一转,他向星野雪樱伸出手:“我是来邀请你成为鬼的。”4s3ij

  寂静。4s3ij

  死一般的寂静。4s3ij

  安乐惊愕地瞪大眼睛。4s3ij

  星野雪樱眼里愤怒的火焰开始冰冷地燃烧。4s3ij

  邀请她成为鬼?4s3ij

  我们星野家的血脉诅咒就是因为你这个恶鬼而起的!4s3ij

  “拒绝吗?”鬼舞辻无惨看到了星野雪樱眼底的怒火,“甚至还想杀了我?”4s3ij

  鬼王的微笑逐渐变得冰冷。4s3ij

  “你们可能祖上和鬼杀队有过交集,甚至还传承有呼吸法,但却没有鬼杀队那种讨厌的太阳的味道。”他冷冷道,“你能不借助日轮刀杀死一位下弦,掌握冰的异法,我很看好你,甚至希望你能替代掉童磨的位置成为新的上弦之贰,毕竟我最近越来越不喜欢那家伙……”4s3ij

  “可中国有句古话,曾在日本风靡一时。”鬼舞辻无惨眼神森寒,“叫敬酒不吃吃罚酒。”4s3ij

  话音刚落,眼前鬼王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4s3ij

  星野雪樱睁大眼。4s3ij

  怎么消失的?她完全察觉不到!4s3ij

  “如果不想你弟弟成为我食物的话,就选择成为鬼。”鬼王的声音从身后幽幽传来。4s3ij

  星野雪樱猛地转身,虚空中冰刃浮现,集中向话声处斩去。4s3ij

  然而空无一人。4s3ij

  “我可不是下叁那种弱小的货色。”鬼舞辻无惨不知何时立于墙上,手里抓着安乐。4s3ij

  好快!4s3ij

  星野雪樱头一次在面对敌人时额间冒出冷汗。4s3ij

  “姐姐!别管我!快跑!”安乐奋力大吼,“去找鬼杀队,你一个人打不过……”4s3ij

  “聒噪。”鬼舞辻无惨眉峰一冷,右手突然变化成尖利的爪,朝安乐的右臂一挥。4s3ij

  血洒长空。4s3ij

  断臂坠落在地上,鲜血缓缓浸染到泥土中。4s3ij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