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章 我们都会在一起的

  一切都变慢了。OQMnc

  视野中,那鲜艳的血色如喷泉溅射,如大雨洒落。OQMnc

  十三岁男孩细弱的手臂从身体上断裂,缓缓扬至半空,坠落。OQMnc

  “啪。”OQMnc

  断臂砸在星野雪樱身前的地上,碎裂的衣衫边缘鲜红的血液浸染,慢慢渗入污脏的泥地。OQMnc

  她猛地睁大眼睛,呼吸瞬间紊乱。OQMnc

  完全无法思考,脑海中的思绪刹那间全部清空,恐怖的杀意铺天盖地。OQMnc

  星野雪樱眼底的寒冰碎裂,血色的冷火熊熊燃烧。OQMnc

  她高高地扬起手臂。OQMnc

  “凝。”声音森寒如狱。OQMnc

  可怖的低温瞬间包裹鬼舞辻无惨,硬若钢铁的坚冰陡然浮现,将鬼王彻底冰封。OQMnc

  而一旁被挟持的安乐则毫发无伤。OQMnc

  精准到可怕的控制力。OQMnc

  忍受着断臂的剧痛,安乐回头望向鬼舞辻无惨。OQMnc

  他彻底冻僵在冰块之中,甚至脸上那戏谑的神情都没来得及转变。OQMnc

  “还是姐姐厉害啊。”安乐冲星野雪樱勉强笑笑,示意其不要担心。OQMnc

  他从墙上跌落,细软的草丛缓冲了下坠的势能,接住了他。OQMnc

  好痛!安乐呲牙咧嘴,挣扎着起身。他还未适应失去右臂后的身体平衡,差点又摔一跤。OQMnc

  “姐姐你别担心,弟弟我可是医师呐,为人处理断臂的事也做过的。”他靠着墙看向跑来的星野雪樱,笑着安慰道,“这种伤,没有……”OQMnc

  唰!OQMnc

  身体突然一轻,像是被什么东西提了起来。OQMnc

  安乐低头望过去。OQMnc

  一根血色的肉荆棘贯穿了腹部。OQMnc

  迟来的剧痛霎时模糊了视野。OQMnc

  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冰块中鬼舞辻无惨那戏谑的眼神。OQMnc

  或许那不是被冻住的神情,而是他本来的嘲讽。OQMnc

  “我他妈……”安乐喃喃着爆出粗口,“就像是个玩具呐。”OQMnc

  而此刻血液正大量从断臂处涌出,如果再不及时处理,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OQMnc

  血液的流失正逐渐带走安乐的意识,他缓缓闭上眼睛。OQMnc

  ……OQMnc

  脑海中隐约传来外界断断续续的话语。OQMnc

  “我的血液燃烧起来后,你的控冰异法对我无效……”OQMnc

  ……OQMnc

  “再不选择变成鬼的话,你弟弟就会死了……”OQMnc

  ……OQMnc

  “他的血液真是香甜,恐怕百里内的鬼都会闻到,正疯狂赶来吧?到时你能面对如此众多的鬼吗?”OQMnc

  ……OQMnc

  “如果你早作出这种选择,你弟弟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折磨。”OQMnc

  ……OQMnc

  “作为惩罚,我给你的血会加大喰食的欲望,如果不吃人的话只会越来越虚弱。”OQMnc

  ……OQMnc

  “暂且赐予你下叁之位,替补那个废物。等你吃掉弟弟后就来找我,我将赐予你更多血,换掉童磨那家伙……”OQMnc1

  ……OQMnc

  “不愿吃掉他?永远在一次的执念么……把你弟弟吃下去的话,你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OQMnc

  ……OQMnc

  “还保持着些许理智?呵呵,面对你弟弟这样的绝世稀血,迟早会忍受不住诱惑吧?”OQMnc

  ……OQMnc

  话好多啊,真是啰嗦。OQMnc

  安乐下意识想。OQMnc

  就像即将入睡之人周边的谈话声,隐隐约约听不真切,却仿佛死死拉住风筝的线,让风筝无法融入那迷软的云端。OQMnc

  然而下一刻,声音陡然消失,线断了。OQMnc

  安乐彻底昏迷过去。OQMnc

  …………OQMnc

  缓缓睁眼。OQMnc

  熟悉的木色天花板。OQMnc

  安乐迷迷糊糊醒来,伸手想要撑着床沿起身,可右手空荡荡的,怎么也动不了。OQMnc

  他奇怪地扭头看去,神色陡然变得复杂。OQMnc

  右臂的位置空无一物,被白色的绷带裹上药膏胡乱缠着,看得出来包扎的手法相当不专业。OQMnc

  医师的习惯性思维方式第一时间蹦出脑海。OQMnc

  安乐甩甩头,望着自己的断臂,眼神有些呆愣。OQMnc

  昏迷前的记忆画面如潮水般涌来。OQMnc

  “好乱。”他想用右手撑着额头,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右臂已经没了。OQMnc

  “该死,真不习惯。”他努力保持身体平衡,用左手支撑着自己下床。OQMnc

  踩上木屐后,安乐扶着墙走出房间。OQMnc

  厨房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OQMnc

  “别呀!又来!”听见声音后,安乐条件反射似的蹦起来,快步朝着厨房走去。OQMnc

  果然。OQMnc

  少女背对着她站在灶台前,围裙的绳子系在她盈盈细腰上。OQMnc

  “不是说做饭都让我来么?”安乐走上前,却发现姐姐身体颤抖,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OQMnc

  他忽然被少女转身拥入怀中。OQMnc

  “你醒啦。”星野雪樱声音微颤,“我好怕失去你,好怕你就这样离开我……”OQMnc

  “我这不在么?”安乐叹口气,“抱歉……不,谢谢你又救了我。”OQMnc

  “可你还是失去了……”OQMnc

  “不碍事儿,马上就让你见识一下……”安乐笑笑,“就算我只用左手,也能做出你爱吃的鱼香肉丝。”OQMnc

  星野雪樱一怔,眼泪忽然滚滚而落。OQMnc

  她抱紧安乐,啜泣道:“对不起,姐姐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OQMnc

  “呜,说什么对不起啊。”因为身高原因,安乐被紧紧挤在两团柔软之中,“明明我该道谢的。呜呜,雪樱你快放开我,喘不过气了!呜呜。”OQMnc

  …………OQMnc

  安乐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OQMnc

  一方面是自己昏迷一整天饿坏了,一方面是庆祝他们姐弟二人直面过鬼舞辻无惨后居然还活了下来。OQMnc

  如果不是姐姐左眼里刻着“下叁”二字,那就更好了。OQMnc

  安乐像往常般把一大盘鱼香肉丝摆放在星野雪樱面前。OQMnc

  可奇怪的是,这是姐姐最爱的菜,通常没几分钟就会连盘子都干净得跟洗过一样,但现在过去十几分钟了,姐姐才吃不到三分之一。OQMnc

  怎么回事儿?难不成因为我还没习惯用左手做菜,不小心把盐抖多了?OQMnc

  安乐困惑地夹条肉丝放入口中。OQMnc

  对味儿啊!他就着肉丝刨了一大口饭。OQMnc

  甚至还超常发挥了!OQMnc

  但看着星野雪樱都没咀嚼几口便微微皱眉咽下去的模样,安乐叹口气,直接挪开装有鱼香肉丝的餐盘,把左手伸过去。OQMnc

  星野雪樱一怔,迷茫地望着安乐。OQMnc

  “你这么看着我干啥?吃饭呀。”安乐笑着说,“变成鬼后吃不下正常的饭菜,不妨就吸我的血呗。我以后就做你的移动血库了。”OQMnc

  星野雪樱呆住,低头看向面前散发着诱人血香的白嫩手臂,咽了咽口水,神色变幻。OQMnc

  最后她头一扭,拍掉安乐伸来的手:“不吃!”OQMnc

  “我不想看到你因为饥饿难受的样子。”安乐说,“但也不希望你去吃人,所以不妨吸食我的血。”OQMnc

  说完安乐又小声自语道:“熟地黄、当归、红枣、黑芝麻、阿胶……以后得天天吃补血的东西了。”OQMnc

  “我绝不会吃人的。”星野雪樱深呼吸,强行压下心底那狂躁的食欲,“安乐你是医师,治病救人,将来一定会登上天国的。”OQMnc

  “我可没有那么神圣。”安乐挠挠头。OQMnc

  “哪怕是鬼,只要不吃人的话,天国也会允许我进入的吧?”星野雪樱轻声道,眼里满是期许,“这样哪怕死后,我也能和安乐在一起了。”OQMnc

  安乐微微张嘴,呆了呆,说:“原来姐姐是这么想的啊。”OQMnc

  他并没有抽回手臂,反而伸得更前,将星野雪樱拥入怀中。OQMnc

  “不管姐姐变成什么样子,又去了什么地方。”安乐声音坚定而温柔,“我们都会在一起的。”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