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一章 都是无惨的错!

  安乐失去右臂的事情在小镇传开了,毕竟他还要外出给人治病,瞒也瞒不住。OQMnc

  镇民们关心他问原因,安乐笑着说勉强从熊的口中逃了一命。大家纷纷感慨老天爷无情,星野这么好的人家,家主和家主夫人离世早,现在孩子还被熊给啃掉一条手臂。OQMnc

  有猎户义愤填膺,纠集了一伙壮丁,拿上镰刀锄头想要上山杀熊,给安乐报仇。OQMnc

  “那个,熊已经死了,不用麻烦大家。”安乐笑着鞠躬,“谢谢大家的心意。”OQMnc

  毕竟如果真有人上山的话,说不定会被鬼给吃掉。OQMnc

  之前安乐被鬼舞辻无惨切掉右臂,鲜血大量涌出,稀血的味道勾引来了方圆百里的恶鬼。虽说由于姐姐的存在,这里已经被当作下叁之鬼的狩猎场,其他鬼不敢轻易进入,但保不准有贪婪的鬼偷偷在边缘狩猎。OQMnc

  说来有些黑色幽默。现在附近小镇上的居民竟然因为一只鬼的存在,而免受其他恶鬼的侵扰和袭击。OQMnc

  然而这些时日,保护大家的鬼却越来越虚弱。OQMnc

  或许是久久没有进食人类的缘故,星野雪樱已经离不开床了。OQMnc

  并非如同动漫中祢豆子那样为了恢复元气而嗜睡,只是单纯的躯体无力,虚弱到了没有力气支撑自己下床的地步。OQMnc

  安乐看着十分心疼,多次说要把自己的血喂给姐姐喝,但都被星野雪樱拒绝了。OQMnc

  有一次他实在不忍心,私底下在饭菜里加了自己的血,打算偷偷喂到姐姐嘴里,结果姐姐抽抽鼻子就发现了,紧闭着嘴不肯张口。安乐几次打算强行喂进去,姐姐却罕见地流下泪来,吓得安乐赶忙扔掉饭菜道歉。OQMnc

  事后安乐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也再没谈过用自己的血给姐姐喝的事了。OQMnc

  就这样过了半年,春夏的时光匆匆而过,秋收的时节到来。OQMnc

  星野雪樱在床上也躺了半年,哪怕安乐每天按摩,她的肌肉出现了些许萎缩的迹象,对于拥有超强恢复力的鬼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OQMnc

  安乐对宅邸做了改造,几乎将所有可能透光的地方都严实地遮住,庭院四周庇护了星野家几百年的紫藤萝花也全部被砍去。OQMnc

  远远望向星野家的住宅,配上周围的秃树枯枝,给人一种阴森鬼宅的感觉。OQMnc

  加上星野家的女儿星野雪樱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当地已经开始传言说星野雪樱为保护弟弟安乐死在了和熊的搏斗中,她的鬼魂久久没有离去,如今依旧缠绕在星野家的宅府中。OQMnc

  偏远小镇上本就有着迷信的风气,或许最开始信的人不多,但大家见过现在星野家的宅府后都觉得鬼气森森,一传十,十传百,已然传成大家都笃定的小镇传说了。OQMnc

  不管安乐怎么解释说姐姐因为生病,一直躺在床上修养,大家看在安乐的面子上点头称是,背后转身就又开始指指点点,感慨星野家的不幸。OQMnc

  算了。安乐也懒得多管,不论镇民们怎么说,日子还得过不是?OQMnc

  但其实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摆在面前。OQMnc

  那就是未来鬼舞辻无惨被鬼杀队消灭后,除去摆脱他血影响的,其余鬼全部都会随他一同死亡,不论身处何处。OQMnc

  秋收后抽时间去浅草公园附近找珠世吧,她培养出了不受鬼舞辻无惨控制的鬼,应该也有办法帮助姐姐。OQMnc

  就在安乐思索时,老人的声音打断了他。OQMnc

  “老爷,您是来收田租的吗?”一位老大爷拄着拐杖笑眯眯地问。OQMnc

  “是啊。”安乐回以微笑,“今年收成如何?”OQMnc

  “托老爷的福,装粮食的小屋都不够用了!”老大爷眉开眼笑,看来的确是大丰收。OQMnc

  “真好,这年想来能过得舒心了!”OQMnc

  “那是!”老大爷忽然拍拍脑袋,“哎呦,瞧我这记性,忘给老爷说了。”OQMnc

  “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吗?”OQMnc

  “不敢劳烦老爷,是田租的事情。想着老爷只手不方便,今年的田租我让孙子给您送到宅府里了。”OQMnc

  安乐闻言,面色一僵。OQMnc

  “您孙子什么时候走的?”OQMnc

  “离开好一会儿了,这时候估摸着应该到老爷府邸门口了。”OQMnc

  来不及再多寒暄,安乐转身就跑。OQMnc

  坏了,绝对不能让人发现姐姐的现状!OQMnc

  他咬牙向家飞奔而去,田垄上的杂草被他急迫的脚步踩踏,陷进了泥土中。OQMnc

  “呼——呼——”OQMnc

  不到十分钟,安乐一路狂奔到了宅邸门口,剧烈的跑动给他的肺部带来极大的负担,难以忍受的疼痛在他的胸腔内绞动。OQMnc

  “咳咳。”他抹了抹嘴角,混着白沫的鲜血沾上手背。OQMnc

  “神啊,一定保佑不要出事!”安乐看到装满稻米的大背篓放在庭院内,房门半开。OQMnc

  忍着肺部传来的剧痛,他不停咳嗽,快步走入庭院。OQMnc

  然而还未进屋,便被人冲出来撞倒在地。OQMnc

  那是一名还算健硕的年轻男子,此刻却脸上毫无血色,丢了魂一般恐惧。OQMnc

  “鬼!有鬼!有吃人的鬼啊!”他尖叫着跑掉。OQMnc

  跑得很快,被撞到在地的安乐根本无法阻止。OQMnc

  “该死!”安乐狠狠骂了一声,随后赶紧爬起来进屋。OQMnc

  屋内没有通窗,全靠蜡烛和油灯提供昏暗的光线。OQMnc

  安乐早已习惯,他闭着眼都能径直走到任何想要去的房间。OQMnc

  而在他面前,姐姐房间的门倒在地上,似乎是被人给撞飞的。OQMnc

  安乐心头一颤,赶忙走进房间。OQMnc

  只见地板上亮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OQMnc

  但他没有害怕,反而急急忙忙走过去,把倒在地上的姐姐抱起。OQMnc

  “对不起。”耳边响起星野雪樱虚弱的哭声,“我控制不了身体,就像是有恶鬼在操控,明明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OQMnc

  “没事儿没事儿。”安乐把姐姐放在床上,盖上被子。OQMnc

  “可我,可我差点儿吃了那个人!”星野雪樱呜咽着。OQMnc

  “不怪你不怪你,你看你弟弟我在身边,你不也没一个暴起把我啃了?”安乐安慰道,“都是无惨的血在作怪,都是无惨的错!”OQMnc

  星野雪樱啜泣一会儿后,哭声渐弱。OQMnc

  “安乐,你能陪我一会儿吗?”她虚弱地问。OQMnc

  安乐握紧姐姐冰凉的手,“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OQMnc

  “嗯。”黑暗中,星野雪樱嘴角勉强牵起微笑。OQMnc

  没有谁开口说话,就这样彼此安静沉默着。OQMnc

  安乐却难受得想哭。OQMnc

  姐姐之前不是这样的,她从来都不会哭的。不管前世还是现在,安乐在她面前也不敢随便掉眼泪,毕竟姐姐最讨厌哭泣的人。OQMnc

  “哭有用的话,那遇到苦难什么都不用做,只管哀嚎就行了。”很多年前,她曾捧着安乐哭花的小脸说,“有什么问题就想办法解决,哭泣是软弱的表现,安乐你是要成为男子汉的,不能随随便便就掉眼泪。”OQMnc

  “可我解决不了问题啊。”那时安乐这么哭着说。OQMnc

  “那就找姐姐!”雪樱认真道,“姐姐帮你解决!”OQMnc

  是啊,眼泪是软弱的,无用的,因为眼泪不能解决问题。OQMnc

  可当你无能为力时,除了哭泣,你还能做什么呢?OQMnc

  以前安乐有姐姐顶在前面,不管遇到什么挫折和苦难,姐姐都能想办法帮他解决掉。OQMnc

  因为有姐姐在,所以他再也没有哭过。OQMnc

  可现在姐姐在他面前哭了,他没有守护好姐姐。OQMnc

  真是废物啊!OQMnc

  安乐握紧拳头,狠狠咬牙。OQMnc

  紧闭眼睛,努力不让自己流出悔恨的泪水,安乐抚摸星野雪樱的柔发,声音嘶哑道:“姐姐,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