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七章 化魔

  “哈哈哈哈,下叁果然不在!”夜幕中,脸上长着一颗巨大眼睛,浑身肌肉盘结的恶鬼沿着田垄狂奔,“大爷我都吃几户人家了,居然还没有出现!”4s3ij

  “该不会被鬼杀队杀死了吧?”独眼恶鬼恶毒地揣测。4s3ij

  田垄上铺垫好,方便农民行走的石板在他脚下块块崩碎,沿着山丘顶的宽广宅邸一路蔓延。4s3ij

  它正朝着安乐的家急行而去。4s3ij

  “真没想到半年过去,稀血居然还活着!”独眼恶鬼嘴角咧到耳根,露出排排尖利的牙齿,“下叁你不吃的话,本大爷就笑纳了哇哈哈哈哈哈!”4s3ij

  安静血腥的黑暗中,猖狂的笑声如鸦叫般回荡。4s3ij

  然而独眼恶鬼的激动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4s3ij

  它终于跑到安乐的家门口后,闻到了同类的气息。4s3ij

  “八嘎!”独眼恶鬼气急败坏,“被哪个混球偷抢了!?”4s3ij

  怒气磅礴地走进庭院,见到眼前一幕,独眼恶鬼惊喜得心脏几乎都漏跳一拍。4s3ij

  抢先的同类死了,四肢零落,只留个独躯躺在地上,拼起来像是只丑陋的青蛙。4s3ij

  而这只青蛙已经失去了气息。4s3ij

  在它旁边,是一个模样古怪浑身被蓝色铠甲紧紧包裹没有丝毫裸露的人。尽管他的气息相当怪异,甚至可以说是可怕,但那令人迷醉的稀血味道不会错。4s3ij

  “同归于尽了?”独眼恶魔没有在意同类空荡荡的左胸,以及其没有被斩断的脖颈。变成鬼后有限的脑容量让它忽略了那些或许能够救命的细节。4s3ij

  “活该本大爷捡漏!”独眼恶魔围着倒在地上的铠甲人绕了几圈,“他妈的这乌龟壳该从哪儿下嘴?”4s3ij

  铠甲仿佛从那人身上长出来的一样,将其覆盖得严严实实,密不留缝。4s3ij

  独眼恶鬼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蹲下身选择用自己的怪力先把这人手臂给扯下来。4s3ij

  就像吃螃蟹一样,先把腿给扳开,就能从厚实的甲壳内把鲜嫩的肉剔出来。4s3ij

  可是它那青筋如树根般交错的手臂才刚刚碰到铠甲表面,就被莫名的力量死死吸住,动弹不得。4s3ij

  “八嘎!”独眼恶鬼想甩动手臂挣脱那股吸力,“这人咋这么重?”4s3ij

  不对!4s3ij

  它忽然意识到一个正在发生的极其可怕的事实。4s3ij

  并非铠甲人重得它无法挪动分毫,而是它的力气在逐渐消失。4s3ij

  浑身的血液此时都顺着手臂飞速流向铠甲人的体内。4s3ij

  “不,不!”死亡的恐惧切实地降临。4s3ij

  这是什么怪物!?4s3ij

  根本来不及嘶吼出声,独眼恶鬼悄无声息间化作干尸。4s3ij

  …………4s3ij

  唔。4s3ij

  安乐右手撑着额头起身。4s3ij

  他抬头望向夜空,一轮皓月高悬。4s3ij

  “我昏过去多长时间了?”他四下张望,旋即看到一条干尸和青蛙鬼散落的肢体,“看来没过多久。”4s3ij

  青蛙鬼的尸体还在,没有变为灰烟消散,说明太阳并未升起,时间仍是当夜。4s3ij

  但……那具干尸是怎么回事儿?4s3ij

  整具干尸看着就像张砂纸,干瘪的青色血管纵横在皮肤下,一只大大的眼睛几乎填满了整张脸。这种奇葩的外貌只有鬼才能长出来。4s3ij

  头疼。4s3ij

  安乐揉揉太阳穴,隐约记起来他在调整体内能量的期间,无意识吸干了这只倒霉鬼的血。4s3ij

  “身体居然能够自发地吸食鬼血……”他低声喃喃,“我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东西?”4s3ij

  先前体内的三方能量混战中,不灭魔躯与鬼血融合,彻底压服了圣光之力。4s3ij

  如今圣光被迫化作一颗小小的种子,生长出的能源如同食粮一般源源不断地供给魔道的力量。4s3ij

  【圣光守护】的被动效果暂时关闭,但鬼血的恢复力并不亚于【圣光守护】,甚至在和不灭魔躯融合后将其稳稳压过一头。4s3ij

  安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4s3ij

  身体素质似乎提升不少,突然拔高的力量让他一时没有掌控好平衡。4s3ij

  安乐低头,伸出双手握了握拳,感受着其中迸发的力道,不由得咧开嘴无声地笑笑。4s3ij

  由于先天性肺弱的缺陷,他始终无法通过魔鬼训练以及呼吸法的锤炼,来将自己的身体素质向着人类极限提升。4s3ij

  现在,似乎可以通过吸食鬼血,使自己的身体素质不断缓缓拔高,甚至突破所谓的人类极限。4s3ij

  “终于拥有一幅可以同剑道境界相匹配的身躯了。”安乐自语道。4s3ij

  他慢慢向前踏步,老人似的蹒跚身形在行走的几步中迅速变得坚稳如磐石。他在极速适应着身体强度的提升。4s3ij

  安乐走到阁楼。4s3ij

  阁楼的尽头摆放着一面光滑的铜镜,如玻璃般清晰映人。4s3ij

  “还好,只有瞳色变了。”安乐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4s3ij

  铜镜照映出的人拥有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皮肤白皙光滑得就连女人也得啧啧称羡。4s3ij

  原本棕褐色的双眸如今变成了暮霭般的紫,让人想起黄昏已逝夜幕将临的天际。4s3ij

  安乐本就秀美如玉的五官在紫眸的映托下多了一分高贵与妖异。4s3ij

  “顶着这幅模样杀鬼,”安乐自嘲地笑笑,“根本没有威慑力啊。”4s3ij

  不过也好,让鬼掉易轻心,宰杀的时候想必能轻松不少。4s3ij

  安乐转身,准备收拾行李离开。4s3ij

  “砰。”4s3ij

  他踢到了一个厚重的木箱。4s3ij

  仿若天意般,以他目前的反应速度和观察能力,根本不可能犯这种不小心踢到什么东西的低级错误。4s3ij

  木箱的盖子被脚踢的力道震开小半。4s3ij

  一抹纯白显露。4s3ij

  鬼使神差的,安乐弯腰将木箱盖子彻底掀开。4s3ij

  “这是……”安乐眉头一挑,将箱内的白色物品拿出来展开。4s3ij

  婚纱?4s3ij

  仿佛闪电劈过,安乐一下子猜到了养母临终前对姐姐说了什么,想通了为什么姐姐每天都会在阁楼待很久,会羞红着脸不准安乐打听。4s3ij

  安乐回忆起那晚姐姐化作飞灰前,对他说的话。4s3ij

  “妈妈留了……本来想穿给你看的……”4s3ij

  原来是这样啊……4s3ij

  安乐闭上眼摸索着婚纱丝绸般顺滑的触感,想象着姐姐雪樱每天站在铜镜前穿上婚纱孤芳自赏的模样。4s3ij

  如今日本的年号为明治四十二年,即1909年。4s3ij

  尽管西方文化已传到日本几十年了,但在这个僻远的小镇,大家结婚几乎没有穿白婚纱,举行西式婚礼的。4s3ij

  “还真是潮呐。”安乐轻声道。4s3ij

  随后他将婚纱整整齐齐叠好,放回木箱。4s3ij

  “雪樱,我已经找到变强的方法了。”安乐眼神温柔而坚定。4s3ij

  “如果你步入轮回,那我等候你直到太阳的熄灭;”4s3ij

  “如果你去了其他位面,那我便穿越万千世界去寻找你的身影;”4s3ij

  “如果你再也不出现于未来,那我就逆转时空颠覆既定的过去;”4s3ij1

  终有一天,我会亲手为你披上婚纱,笑着说雪樱你最美了。4s3ij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