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十八章 斩杀女鬼

  还未抵达村子,安乐便闻到一股令人头晕目眩的恶臭。OQMnc

  他抽了抽鼻子,没有选择用手捂住,而是握住了刀柄。OQMnc

  这股恶臭是毒的味道。OQMnc

  谨慎地走进村落,能看见大滩大滩人形的黏稠紫绿色液体,轮廓边缘不断泛出白色的泡沫。OQMnc

  安乐看到树枝上挂着一个本应在襁褓中的婴儿。OQMnc

  婴儿早已死去,浑身浮肿像是充满了水,皮肤呈现出艳丽到让人恶心的青紫。OQMnc

  忽然,安乐的脚踝被抓住。OQMnc

  他下意识地挥刀。OQMnc

  一条同样浮肿的断臂飞空,强大的液压喷出粘稠的毒性体液,溅得满地都是。OQMnc

  “救,救……”那是一名身形矮小的男孩,口中发出僵硬的声音。OQMnc

  安乐微微皱眉,本以为是敌人的袭击,没想到是被袭击的村民。OQMnc

  突然,他瞳孔一缩。OQMnc

  男孩其实已经死了!OQMnc

  毒素似乎在破坏他神经系统的同时,又为其保存了固定的反射,等到刺激出现时,仅存的生物电流会驱使死去的躯体作出最后的挣扎。OQMnc

  “你已经死了。”安乐将握住自己脚踝的断臂蹬掉,“我救不了你,早点儿去超生吧。”OQMnc

  “救,救……”尸体固执地发出僵硬的声音,“救姐姐……”OQMnc

  安乐浑身一震。OQMnc

  他顺着尸体另一只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滩人形液体正在滋滋冒泡,漂亮的女式发饰静静躺在液体中腐蚀。OQMnc

  “抱歉。”安乐轻声道,“你姐姐也死了。”OQMnc

  尸体没有声音再发出来,只是嘴巴仍在无力的开合。OQMnc

  一团无名的怒火猛地从安乐心头燃起。OQMnc

  他想起了那晚,看着不死川实弥砍向姐姐的日轮刀,他也是这样的绝望,也是这样的无能为力。OQMnc

  “真让人生气啊。”安乐嘴角泛起冰冷的微笑。OQMnc

  他向着鬼气息最为浓郁的地方走去,握刀的手上青筋紧绷。OQMnc

  然而不知何时,周边弥漫起了绿色的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就连太阳光都无法折射进来,变得阴暗漆黑。OQMnc

  这是血鬼术!OQMnc

  安乐早早便发觉并屏住了呼吸,但雾气中的剧毒能够直接侵蚀他的皮肤,甚至通过细小的毛孔钻进他的体内。OQMnc

  “闯进别人的领地却不大声招呼是很没礼貌的行为。”柔媚尖锐的女声从雾中响起,语气很不高兴,“万一主人家正在做什么私密又有趣的事,被打搅了会很不爽的。”OQMnc

  安乐没有说话,右手握住刀柄,微微矮身。OQMnc

  他的身体表面开始溢出黏稠的紫绿色液体,这些都是被毒雾侵蚀的细胞和组织。OQMnc

  强大的恢复能力只能修复被毒素破坏的身体,不能立刻将毒素分解排出。OQMnc

  必须速战速决!OQMnc

  “哟~居然没有立刻就化作脓水?看来你的毒抗和那个蝴蝶一样的女孩差不多强呢。”尖锐的女声再次响起,“那我就再加点儿料吧。”OQMnc

  下一刻,毒雾深处突然射出一根甲壳包裹的尾巴,尖端弯着长长的毒刺,从背后朝着安乐的脖子扎下来。OQMnc

  “难怪小忍差点栽在这里。”安乐低声自语。OQMnc

  用毒的鬼很可能对紫藤花毒有着很强的抗性,同时她那看着就很硬的尾巴凭蝴蝶忍的力气想来也斩不断。OQMnc

  很强的鬼,如果再给她一些时间,说不定能向下弦发起换位血战。OQMnc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OQMnc

  秘剑胧刀!OQMnc

  从进入村庄开始安乐便在蓄势,此刻拔刀,恍若惊鸿一闪,刺目的弧光划过。OQMnc

  坚硬的甲质毒尾断裂,带刺的尾巴末端还未砸落在地上,安乐继续发动剑式。OQMnc

  燕返!OQMnc

  长尾再次断裂。OQMnc

  女鬼发出极度尖锐的痛苦嚎叫。OQMnc

  二次燕返!OQMnc

  女鬼的蝎尾彻底从根部断开!OQMnc

  她完全来不及反应,只看到安乐似乎以后撤步的方式突进到她面前。OQMnc

  用后撤步突进?OQMnc

  这是什么妖怪!?OQMnc

  而且,他是怎么在漆黑的毒雾中锁定自己位置的?OQMnc

  女鬼此刻后悔万分。OQMnc

  她还以为鬼杀队的队士差不多都像那个用毒的女孩一样弱小。OQMnc

  这次是轻敌了,只要给她时间,再多消化几个人,准备充分,一定能杀掉面前斩断她心爱尾巴的少年!OQMnc

  可惜没机会了。OQMnc

  安乐借着后退的冲力,左脚狠狠在地上踩踏出裂坑,腰部带动整个上半身回旋。OQMnc

  居合!OQMnc

  再次拔刀!OQMnc

  漆黑的毒雾被刀光劈开!OQMnc

  同时被劈开的还有女鬼的身体。OQMnc

  这一刀直接将她的身体斩成两半,剩下的躯体几乎瞬间失去活力,只剩下带着左手的上半身。OQMnc

  太,太强了!不跑的话,会死!OQMnc

  女鬼颤栗着,想要立刻再生躯体逃跑,却发现被切开的伤口处根本无法修复。OQMnc

  “这不可能!”它惊恐地大喊。OQMnc

  一柄日轮刀忽地飞来,贯穿女鬼的口腔,插进地面。OQMnc

  “聒噪。”安乐淡淡道,随后不再管女鬼,朝着毒雾最深处走去。OQMnc

  女鬼见安乐离开,太阳穴部位立刻生长出辅助肢体,想要拔出日轮刀,然后逃之夭夭。OQMnc

  “混蛋!”OQMnc

  刀插得相当深,如果用全力的话,会被刀刃伤到。OQMnc

  而因为用力被刀刃切开的口子无法恢复,更用不上力气。OQMnc

  “不,不,不!”女鬼拼尽全力,不顾辅助肢体上越来越多的划伤,绝望地挣扎着,最后动静越来越小。OQMnc

  浓厚的毒雾也在迅速消散。OQMnc

  …………OQMnc

  阴暗潮湿的木屋内,蝴蝶忍被绑在墙上,双脚离地,根本无处借力挣脱。OQMnc

  被绑住的她面色惨白,一副僵硬的愤怒表情,眼里充斥着不甘和绝望。OQMnc

  普通的鬼杀队成员千万别来啊!去叫柱,这是柱才能杀掉的接近下弦战力的恶鬼!OQMnc

  推门声响起。OQMnc

  那恶鬼已经杀掉了前来救援的鬼杀队剑士吗?OQMnc

  愤怒和悲伤在蝴蝶忍眼中汇聚。OQMnc

  然而门开后,阳光照了进来。OQMnc

  太阳的光?OQMnc

  鬼已经死了吗?OQMnc

  是谁?是哪位柱赶来杀掉了鬼?OQMnc

  忽然的强光让长时间处于昏暗中的蝴蝶忍眯上眼睛,视野中模模糊糊有人向她走来。OQMnc

  “坚持住。”熟悉的声音。OQMnc

  蝴蝶忍心底猛地一颤,拼了命睁大眼睛。OQMnc

  一张朝思暮想的俊美脸庞在眼前慢慢清晰。OQMnc

  “对不起,来晚了。”他说。OQMnc

  蝴蝶忍忽然觉得这些天来受的苦都不算什么了。OQMnc

  最冰冷黑暗的时候,那人就像光一样照了进来,温暖明亮得让人想哭。OQMnc

  “我们回蝴蝶屋。”安乐斩断捆绑蝴蝶忍的绳索,擦掉她眼角的泪水,将她背起来,“你一定会没事儿的,相信我!”OQMnc



  …………………………

  PS:没有票票的一天,是要凉凉的征兆吗?3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