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十九章 主公召见

  安乐背着松懈后昏迷过去的蝴蝶忍走出了村子。OQxM7

  一缕清雅的花香飘过。OQxM7

  “小忍!安乐!”华美的蝴蝶羽织飘来,花柱蝴蝶香奈惠跃下,担忧地问,“你们怎么样?小忍这是中毒了?”OQxM7

  “香奈惠姐姐?”安乐一愣。OQxM7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OQxM7

  “我执行完任务后回蝴蝶屋,负责护理的桂子告诉了我你回来后的情况。”香奈惠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解毒剂,“听到你询问小忍在不在,随后又急急忙忙跑出去。我感觉有些不对,就顺着你奔跑的痕迹赶来了。”OQxM7

  只是感觉有些不对,便匆忙赶来。OQxM7

  安乐沉默。OQxM7

  恐怕就算没有他,蝴蝶忍也能因为姐姐的直觉而得救。OQxM7

  然后未来就会像动漫中的剧情那样演绎下去吧?OQxM7

  这就是……世界线的固定吗?OQxM7

  不论有没有他的参与,重要的结果都不会改变。OQxM7

  他忽然有些担心锖兔和真菰的状况。他怕这个世界会给予这对师兄妹新的死劫。OQxM7

  “虽然是最优良的解毒剂,但要化解小忍身上的毒素还得回蝴蝶屋进行专门调配。”香奈惠将解毒剂注射进蝴蝶忍的体内。OQxM7

  蝴蝶忍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红润许多,时断时续的呼吸也逐渐正常,但仔细观察还能看到她表皮的血管呈现出紫绿色。OQxM7

  “安乐,怎么了?”香奈惠注意到了安乐的沉默,伸手轻轻抚在他的额头上,“你也中毒了么?”OQxM7

  说着她又拿出一支解毒剂,抖了抖针管:“姐姐这里还有一支。”OQxM7

  望着泛着冷光的金属针尖,安乐下意识心头一紧,摇摇头:“我没事儿我没事儿。”OQxM7

  “呀,原来我们勇敢的安乐弟弟害怕打针呐。”香奈惠像是发现了大秘密一般,掩嘴轻笑,眉目如月。OQxM7

  她将解毒剂放回腰间的袋子里:“我们赶快回去吧,我担心鬼的毒素有副作用。”OQxM7

  正在这时,一只乌黑的鎹鸦飞来,在安乐和香奈惠的头顶上盘旋:“星野安乐队士,星野安乐队士,主公召见!主公召见!”OQxM7

  “呀,主公找你呢。”香奈惠将手搭在额间仰头望着鎹鸦,柔和地笑笑,“安乐,去吧,有姐姐在,小忍不会有事的。”OQxM7

  “嗯。”安乐点点头,抬头对鎹鸦道,“告诉我路线。”OQxM7

  鎹鸦嘶哑道:“沿东北方向的小路行进一里,那里有隐的成员接应,他们会将你带到主公面前!”OQxM7

  “谢谢,我明白了。”安乐说。OQxM7

  闻言,鎹鸦扑扇着翅膀飞走。OQxM7

  “安乐,我先走啦。”香奈惠抱起安乐背上的蝴蝶忍,挥手,“记得早点儿回来做晚饭。”OQxM7

  “好。”安乐答应道。OQxM7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香奈惠嘴角微翘,背着妹妹朝蝴蝶屋的方向飞驰。OQxM7

  见蝴蝶姐妹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后,安乐转身回到村子里。OQxM7

  一处棚子所遮盖的阴影中,仅剩上半身的女鬼机械地用辅助肢体,撸动穿过她口腔紧紧插进地面的日轮刀。OQxM7

  辅助肢体上全是深深浅浅无法愈合的刀痕。OQxM7

  “还在挣扎吗?”一道更加漆黑的影子笼罩了它。OQxM7

  女鬼目光上移,呆愣的眼眸里忽地闪过难以压抑的惊恐。OQxM7

  “别那么害怕。”安乐蹲身,轻声说道,“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怪物。”OQxM7

  尽管说话的声音十分轻柔,可他的眼神却那么冰冷。OQxM7

  “我只是吃鬼而已。”OQxM7

  通过纵贯半身的切裂伤,他将手伸进女鬼的胸腔内,握住了突然激烈跳动起来的心脏。OQxM7

  感受着女鬼那快要爆炸的恐惧,安乐笑意森寒:“绝望而无能为力的滋味,好好享受吧。”OQxM7

  他摘掉了女鬼的心脏,喝下其中最为精华的血液。OQxM7

  “咕咚咕咚。”安乐喉结涌动。OQxM7

  鬼血顺着食道流进胃部,迅速被消化分解为养分,供给身体。OQxM7

  感受着躯体在不断变强,安乐舔了舔嘴角。OQxM7

  可怕的食欲火焰似的从心底窜起来。OQxM7

  “真想知道下弦的滋味呢。”他双眸的紫意更甚,像是闯入人间的魔鬼。OQxM7

  几个呼吸之后,安乐的眼神逐渐恢复平静。OQxM7

  他看向东北方向,接下来他将通过那里的隐组织成员前往鬼杀队当主的居宅。OQxM7

  “产屋敷耀哉想要召见我?”安乐想起鎹鸦的传话,低声笑笑,“召见?”OQxM7

  他抽出插在地上的日轮刀,随后一脚把女鬼的残躯踢到阳光下,任其化作灰烟。OQxM7

  “总有一天……”安乐收刀,向着东北方向走去,眼里闪过毫不掩饰的野心,“彼可取而代之。”OQxM71

  …………OQxM7

  双眼蒙上密不透风的黑布,安乐被隐组织成员背着。OQxM7

  每行进一段路程,背他的隐成员就就会更换。OQxM7

  隐成员只知晓自己所负责的路线,并且每隔一段时日负责专门路线的隐成员就会更替,这样便能最大限度地保障产屋敷宅邸的隐蔽性,避免被鬼知晓。OQxM7

  不过说实话,以安乐的方向感,他完全能感知到背着他的隐成员向着哪个方向走了多少距离,如此大致能在脑海中绘制出一副路线图。OQxM7

  这种能力并不属于极度稀有的一类,安乐相信掌握全集中·常中而让身体素质大幅拔高的柱们,也至少能借此判断出产屋敷宅邸的方位所在。不过以他们的忠心,想来是绝不会试图去将其记住的。OQxM7

  安乐不一样,他默默地记下了隐组织成员行进时的所有路线。OQxM7

  看得出来产屋敷对隐蔽性看得很重,安乐已经感知到隐成员们在不断地绕路,甚至有一段路是之前走过的!OQxM7

  过了不知多久,安乐察觉到身边多出疲累的喘息声。OQxM7

  有新的隐组织成员在与他同行。OQxM7

  还有谁要去见产屋敷耀哉吗?OQxM7

  安乐思索着。OQxM7

  他起初本以为主公见他是打算详细询问他吃鬼的事情,并测试他杀鬼的决心以及有没有额外的隐患。OQxM7

  这些事情必定是两人单独交谈,但身边忽然多出一位同行者……OQxM7

  难道是因为藤袭山灭鬼的事情?OQxM7

  安乐眉峰一抬,他大概猜到与他同见主公的人是谁了。OQxM7

  “锖兔?”OQxM7

  “安乐?”OQxM7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声。OQxM7

  锖兔爽朗地笑:“我就知道是你!”OQxM7

  安乐也笑笑:“真菰和义勇的情况还好么?”OQxM7

  “真菰她看了你的水之呼吸秘籍后,潜心修行去了。”锖兔笑着说,“义勇回去后倒是被师父给骂得够呛,低着头话都不敢说,明明已经出师了……”OQxM7

  “二位,主公居所到了。”身下的两名隐成员脚步一顿,将锖兔和安乐放下来。OQxM7

  安乐眼前的黑布被扯掉。OQxM7

  微微眯眼,适应了光线后,安乐看见一名瘦弱的青年望着他,额头上些许突起的纹路蔓延,嘴角的笑意平静而温柔。OQxM7

  产屋敷耀哉。OQxM7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