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章 与产屋敷耀哉的初次交锋

  “很高兴见到鬼杀队的未来。”产屋敷耀哉的声音有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听到之时仿佛沐浴春风,轻飘飘让人放下心底的紧张、戒备等负面情绪,“安乐剑士,锖兔剑士。”OQxM7

  糟糕!OQxM7

  安乐本以为产屋敷耀哉的声音魔力只是某种说话技巧,但亲自体验之后他明显能感受到这是一种天赋的超高魅力。OQxM7

  如果将鬼灭之刃的世界数据化,一般人的魅力属性是5,那么产屋敷的魅力属性至少是50!OQxM7

  安乐当机立断,单膝下跪的同时,按住锖兔的头,将其摁着向产屋敷耀哉俯首。OQxM7

  锖兔有些懵,并非因为安乐的强制,而是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抗拒,似乎本就下意识想要这样做,亦或是因为对安乐没有丝毫的不信任?OQxM7

  “拜见主公!”安乐恭敬说道。OQxM7

  “拜见主公!”锖兔紧随其后。OQxM7

  安乐这么做的目的是尽量阻断产屋敷耀哉对锖兔的影响。OQxM7

  察觉到产屋敷耀哉的超绝魅力后,安乐认为锖兔必定对其生出不低的好感,一旦锖兔自然而然地俯首行礼,那么他对产屋敷耀哉下意识的尊敬和顺从便会加深,形成一种心悦诚服的态度。OQxM7

  换句话说,安乐在藤袭山上对锖兔好不容易刷出的好感,在面对产屋敷耀哉时会被稀释大半。OQxM7

  这是相当要命的后果。毕竟安乐不确定未来试图夺取鬼杀队最高权力时,会不会和产屋敷耀哉对上,而蝴蝶家族和水之呼吸一派是他必须抓住的基本盘,不容有失。OQxM7

  安乐必须维持他们的高好感度,或者说……忠诚。OQxM7

  而他强迫锖兔单膝下跪行礼,能让锖兔将自己对产屋敷耀哉的尊敬,或多或少理解为对他的顺从与信任。OQxM7

  在不能凭借武力直接翻脸的场合,面对鬼杀队现任当主堪称天生领袖的魅力,哪怕此时其不过是下意识亦或习惯性的行为,安乐亦不得不集中全部精力和才智进行对抗。OQxM7

  “当听闻这一届入队选拔没有一人死亡时,我很高兴。”产屋敷耀哉并未让他们起身,而是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历届入队选拔都有着相当可怕的死亡率,你们清除了藤袭山中所有的鬼,守护了全部队士的生命,是令人为之惊叹与崇敬的壮举。”OQxM7

  鬼杀队现任当主居然向安乐和锖兔深深地鞠躬:“我代表此届所有的新晋队士向你们表达谢意。”OQxM7

  淦!OQxM7

  安乐额间冒出冷汗。OQxM7

  哪怕他不会读心术,也能通过旁边锖兔身体的颤抖感受到其激动的心情。OQxM7

  鬼杀队的最高领导因为自己的功绩,而亲自向自己鞠躬行礼表示感激,如果不是早就做好了敌对的心理准备,安乐觉得自己也会臣服于产屋敷耀哉的真诚与谦恭之下。OQxM7

  简直棘手!OQxM7

  “面对足以威胁生命的危机,有能力者自当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安乐埋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若是主公在场,想来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OQxM7

  产屋敷耀哉笑着摇摇头:“不,让你失望了,我没有那样的能力。我是一个没有才能的人,只是挥剑十数下便会累得气喘吁吁,我也很想握住剑和你们一起诛杀恶鬼,但血脉的诅咒却让产屋敷一族无能为力。”OQxM7

  “让你们独自顶在前面,我很抱歉。”OQxM7

  他的声音真挚极了,没有人会怀疑他言语的真假,更何况他所叙说的本就是事实。OQxM7

  锖兔微微张口,忍不住想要安慰产屋敷耀哉。OQxM7

  可话未出口,安乐猛地抬头,目光熠熠。OQxM7

  “主公您有改变延续数百年悲剧的能力!”他斩钉截铁道,声音里蕴含着磐石般的力量,让人难以生出反驳之心,“我们需要改革鬼杀队的入队选拔制度!让死亡率降到最低甚至为零!”OQxM7

  说完,安乐扭头给锖兔眼神示意。OQxM7

  想起藤袭山那天清晨,他和安乐许下的誓言,锖兔心神一震,旋即意识到此刻是劝谏主公推动入队选拔改革的最佳时机。OQxM7

  锖兔眼里的尊敬随即被坚定掩盖。OQxM7

  “恳请主公改革入队选拔!”他铿锵道。OQxM7

  “如何改革?”产屋敷耀哉没有被两人声音里的气势所摄,只是平淡地笑笑。OQxM7

  “首先,在进入藤袭山前,对选拔者进行同鬼一对一战斗的测试,届时由正式剑士在旁监督,及时救下会被鬼杀死的选拔者,同时宣布其测试失败,无法参与当届选拔。成功者则进入藤袭山开始生存选拔。”安乐心中早有规划,此刻娓娓道来。OQxM7

  “其次,选拔期间,安排十名左右庚级或以上成员暗中对藤袭山内的选拔者们进行评估测试,同时进行保护,尽量避免死亡发生;最后,安排铁匠根据各派呼吸法的性质,对猩猩绯矿石进行分类后再供新晋剑士们挑选,当然若有人执意跨呼吸法特质选择矿石,也不必阻止,毕竟依靠心声和缘分挑选出相性最佳的矿石,本就是施行当前分派矿石方法的用意之一。”OQxM7

  “以上只是我大致的想法,若主公有意,我可将详细计划写出,供您指正。”安乐直视着产屋敷耀哉的眼睛。OQxM7

  锖兔眨眨眼,离开藤袭山后他也曾思考过入队选拔改革的诸多事项。安乐所提方案他也想到过类似的内容,但最后被他否决了,毕竟其中有着因为鬼杀队现状而无法解决的问题。OQxM7

  “我向您对同伴生命的忧心关切表示敬意。”产屋敷耀哉点头致意,随后道,“鬼杀队的剑士现今只有几百人,仅仅是诛杀已发现的恶鬼便已捉襟见肘,若是要实现你所言的改革,除非放任一半的恶鬼在各地肆虐,否则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OQxM7

  “此为其一。”产屋敷语调不急不缓,平淡中带着沁人心脾的力量,让人潜意识想要接受他的观点,“若要以人类羸弱之躯杀永生之鬼,必须抱着必死的觉悟,对队士们的保护过度,只会让他们在之后的任务中成为鬼变强大的食粮。此为其二。”OQxM7

  “不过,关于猩猩绯矿石挑选方式的提议,我会再考虑。”他微微点头。OQxM7

  锖兔也点头。OQxM7

  主公说出了他心中对安乐提议方案的困惑之处。OQxM7

  但更让他困惑的是,面对主公有理有据的反驳,安乐却在笑。OQxM7

  笑得很开心。OQxM7

  “若主公愿意将入队选拔改革一事全部交由我来负责。”锖兔听见安乐说,“我可以保证解决您所言的两大问题。”OQxM7

  闻言,产屋敷耀哉一直保持着平静的眼神,微不可察地闪过异光。OQxM7

  沉吟片刻,他没有直接回应安乐,而是微笑道:“安乐,锖兔……”OQxM7

  很自然地,他省去了剑士的称呼,变得更加亲近。OQxM7

  “你知道我希望你们来的原因吗?”他说。OQxM7

  锖兔摇头。OQxM7

  安乐微微皱眉,没有纠结产屋敷耀哉的回避,选择将话语权交还回去:“还望主公告知。”OQxM7

  “由于你们在藤袭山选拔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品质,我决定将你们破格提拔为甲级剑士。”产屋敷耀哉道。OQxM7

  甲级剑士?OQxM7

  锖兔睁大眼睛,要知道作为新晋队员,是必须从癸级剑士做起的,距离甲级剑士还差了乙、丙、丁、戊、己、庚、辛、壬,整整八个等级!OQxM7

  可谓一步登天!OQxM7

  “多谢主公厚爱!”他低头行礼,声音里透着掩不住的激动。OQxM7

  “多谢主公厚爱!”安乐也低头行礼。OQxM7

  他心底暗暗叹口气。OQxM7

  面对鬼杀队当主巨大的权力,他可谓毫无争锋之力。OQxM7

  “你们都是有着成为柱的潜力的天才。”产屋敷耀哉微笑着说,“因此我不得不说清楚:你们若要成为柱,哪怕起始便是甲级剑士,也依旧需要杀死一名下弦之鬼,或是累计杀死五十只鬼,才能得到晋升。”OQxM7

  “这是鬼杀队延续数百年的古老传统,哪怕是历届当主也无法改变。”他轻声说,“毕竟柱有支柱之意,要成为鬼杀队的支柱,必须拥有足够的功绩和能力。”OQxM7

  “明白。”安乐和锖兔同时道。OQxM7

  安乐知道这是产屋敷耀哉特地说给他听的。OQxM7

  “会面到此为止吧。”产屋敷耀哉招手,远远站在庭院外的隐成员立刻跑过来,“期望你们这样的新鲜血液,能为鬼杀队打开新的局面。”OQxM7

  “定不负主公厚望!”锖兔坚定点头。OQxM7

  “安乐能否暂且留下?我有话需要单独和你交谈。”产屋敷耀哉歉意道,“实在是麻烦了。”OQxM7

  “能与主公共处,是我的荣幸。”OQxM7

  …………OQxM7

  待到锖兔被隐组织成员背离宅邸后,庭院内便只剩下安乐和产屋敷耀哉。OQxM7

  “安乐,你的身体如何?”产屋敷耀哉仰头望着下午的太阳,微微眯眼。OQxM7

  安乐明白这不是简单的寒暄。OQxM7

  “除去肺部的先天性缺陷依旧存在外,身体素质应该略逊于柱的平均水平。”他说,“不过再生力同鬼相当……”OQxM7

  “并且还不惧阳光。”产屋敷耀哉幽幽道。OQxM7

  安乐顿住,眼帘低垂,隐隐有紫光闪过。OQxM7

  “你预估自己的正常寿命是多久?”产屋敷耀哉问。OQxM7

  安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至少这半个月来我感觉自己在自然长高。”OQxM7

  他这是在否认自己拥有等同于永生的寿命。OQxM7

  毕竟如果是鬼的话,不管时间过去多久,除非特意变化或变异,否则会一直保持着刚成为鬼时,人类年纪所呈现出来的特征。OQxM7

  产屋敷耀哉自然听懂了安乐的意思,但并未表自己是否相信。OQxM7

  他凝望着庭院池水表面荡漾的粼粼波光,轻声道:“若非你不惧阳光,并且只吃鬼不吃人,或许我会把你当作已经完成进化的鬼类。”OQxM7

  “我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究竟是什么物种。”安乐说,“不过至少同人类不是敌人。”OQxM7

  “看来你已经不再把自己当作人类了。”产屋敷耀哉微微叹息。OQxM7

  安乐没有否认。OQxM7

  “如果把人类当作草,那么鬼就是食草的兔子,而我则是猎食兔子的虎狼。”他淡淡道,“虎狼与草并没有冲突。”OQxM7

  “是啊,我们将鬼当作天敌,而你将鬼当作猎物。”产屋敷耀哉说,“换言之,我们甚至有共同的目标。但……”OQxM7

  鬼杀队现任当主扭头看向安乐,向来平和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冷厉:“你会为了圈养兔子而栽种草吗?”OQxM7

  “人的血肉并不能让鬼血成长,只是弥补其缺陷。”安乐道,“对我来说同样如此,我只需鬼舞辻无惨的血,便足够将我的先天性缺陷补完,从这个意义上讲,鬼血是药,而非食物。况且……”OQxM7

  他轻声说:“哪怕没有吃鬼的能力,我也很想鬼舞辻无惨去死啊!”OQxM7

  “为何?”OQxM7

  “我姐姐被他变成了鬼,之后死了。”OQxM7

  产屋敷耀哉没有多问,他能听出安乐话语中那刻骨铭心的恨意。OQxM7

  鬼杀队里几乎每个人都有悲惨的过去深埋在心,化作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OQxM7

  某种程度上,茂盛的憎恨,才是鬼杀队的特质。OQxM7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的话,那我的姓氏应该可以证明我们在同一阵营。”安乐盯着产屋敷耀哉的眼睛,一字一顿,“星野,当年医治鬼舞辻无惨,却将其变作鬼王的家族。”OQxM7

  产屋敷耀哉沉默。OQxM7

  的确,家族流传下的典籍有记载,星野家也因为鬼舞辻无惨而遭受诅咒。而鬼杀队数百年前还曾与星野家有过接触,赠予了其水之呼吸的秘籍。OQxM7

  产屋敷耀哉还记得花柱的信件里提到过安乐拥有高超的医术,佐证了他是那医术世家的成员。OQxM7

  最重要的是,产屋敷一族近乎预言的直觉告诉他,安乐没有撒谎。OQxM7

  “我明白了。”产屋敷耀哉点点头,“从现在起,我愿意给予你毫无保留的信任。”OQxM7

  “多谢。”安乐笑笑,“那入队选拔的改革……”OQxM7

  “现在不行。”产屋敷耀哉摇头。OQxM7

  “我知道,想要对延续数百年不变的入队选拔进行改革的话,需要拿出能够对其负责的功绩和能力。”安乐说,“你已经说过了。”OQxM7

  产屋敷耀哉默然点头。OQxM7

  安乐相当聪明,他之前话语中所有的言外之意都被他察觉了出来,甚至还可能推断出了一些他没想过透露的东西。OQxM7

  “我会期待你即将为鬼杀队带来的惊喜。”产屋敷耀哉说道,“时候不早,不妨吃过饭再离开。”OQxM7

  “多谢好意。不过我现在回蝴蝶屋的话,还来得及做晚饭。”安乐笑笑,“家里有两个吃货嗷嗷待哺呢。”OQxM7

  “那不便多留了。”产屋敷耀哉点头,随后向庭院外的隐成员招手示意。OQxM73

  …………OQxM7

  望着安乐被隐成员背着远去,产屋敷耀哉低声喃喃:“向我表明他在鬼杀队内有新的羁绊了吗?”OQxM7

  但这并不意味着安乐绝对无害。OQxM7

  他能从之前与安乐的交谈中察觉到其中若隐若现的野心,像是狮子漆黑的獠牙巨口。OQxM7

  站在原地思索一番后,产屋敷耀哉回屋,抚摸着盘在鸟窝中闭目养神的鎹鸦:“告知悲鸣屿行冥和宇髓天元,完成任务后来见我。”OQxM7

  鎹鸦睁开眼,点头后展翅飞起,消失在天际。OQxM7



  ………………………………

  PS:这章出来肯定会有相当部分人弃书,但作者实在是没办法将这个重要情节简化,就这样吧,佛了已经。3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