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三章 安乐的日轮刀

  蝴蝶香奈惠最开始想要将小女孩送出去给他人收作养女,可是在发现小女孩的性格缺陷后,不得已作罢,只好将其收留于蝴蝶屋。OQMnc

  想到以后会一起生活,香奈惠和蝴蝶忍绞尽脑汁给小女孩取了个名字——香奈乎。OQMnc

  对蝴蝶姐妹这两个起名废来说,能想出这么好的名字已经是参考姐姐香奈惠的结果了,要是再去思考取什么姓氏的话,恐怕晚上就不用睡觉了。OQMnc

  “哎呀呀,香奈乎的姓氏果然还是以后再说吧。”香奈惠揉了揉用脑过度发昏的头,“等香奈乎长大后抽签决定!”OQMnc

  “姐姐说得对。”蝴蝶忍也头疼,深以为然地点点头。OQMnc

  “喂,关于这孩子的性格,你们打算怎么办?”安乐端着饭碗,蹲在香奈乎面前,一勺一勺地喂她,“张嘴,乖,啊——”OQMnc

  香奈乎呆呆地望了安乐一眼,随后张开小口,小心翼翼地吃掉勺子里的饭菜。OQMnc

  “这孩子不和她说的话,她就什么都不会去做。”蝴蝶忍看着安乐温柔喂饭,吃味地抱怨道,“不叫她吃饭的话,她就什么都不会吃,明明肚子一直饿得咕咕叫!这个孩子以后到底要怎么办啊?”OQMnc

  “小忍怎么还吃小孩子的醋呐?”香奈惠笑笑,随后跪坐在香奈乎身边。OQMnc

  她从怀中取出一枚硬币,握住香奈乎的手,将硬币放于其手心,温柔地笑:“独自一人的时候,就扔这个硬币决定吧。知道了吗,香奈乎?”OQMnc

  “姐姐!我没有吃醋!”蝴蝶忍红着脸说,“况且,扔硬币什么的,这根本没道理吧?”OQMnc

  安乐吹了吹汤勺的热气,说:“小忍,香奈惠姐这么做没关系的。只要有契机的种子,人的内心迟早会开花结果。”OQMnc

  “嗯,安乐说得对。”蝴蝶香奈惠摸了摸香奈乎的头发,“如果有一天香奈乎遇见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一定会改变的,就像小忍一样。”OQMnc

  “根本不是一回事!”蝴蝶忍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像是在发烧。OQMnc

  正在这时,一名蝴蝶屋的护理人员跑来:“刀匠村的人来了,似乎是给安乐大人送日轮刀的。”OQMnc

  “麻烦香奈惠姐了。”安乐将碗和勺子递给香奈惠,委托她帮忙喂食香奈乎这孩子,随后起身,去接收自己的日轮刀。OQMnc

  “我也去!”蝴蝶忍也跟着出门。OQMnc

  一般来说,鬼杀队士领取到日轮刀后不久,鎹鸦就会传来第一次任务。她和安乐很快就会分开了。OQMnc

  送刀的刀匠是位沉默寡言的人,带着火神面具的他将刀送到安乐手中后,只低低说了句:“刀有魔性。”OQMnc

  随后他便立刻转身离开,连一般刀匠最感兴趣的日轮刀开刃变色的环节也没看。OQMnc

  “真是个怪人。”一旁的蝴蝶忍注视着刀匠远去的背影道。OQMnc

  安乐将连着刀鞘的日轮刀放在手上,仔细端详。OQMnc

  这把刀内蕴含他的血,手抚过刀柄时,他能感受到刀身内仿若有心脏跳动,和他的心跳频率一致。OQMnc

  “安乐,快把刀抽出来。”蝴蝶忍好奇地催促,“我想知道不会呼吸法的剑士,拥有的日轮刀是什么颜色!”OQMnc

  安乐笑了笑,在蝴蝶忍面前缓缓将日轮刀抽出。OQMnc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OQMnc

  “红色的刀刃?炎之呼吸?”蝴蝶忍一愣,“不,不对,刀刃在变色。”OQMnc

  红色,或者说血色,本就是这把日轮刀的本色,而当安乐握住刀柄时,空气中刀刃正由下而上逐渐变幻。OQMnc

  那是一抹暗沉的紫,像是夕阳坠落于地平线下,黑暗从天际缓缓袭来之时的色彩。OQMnc

  望着这把日轮刀,蝴蝶忍不由得打了个寒颤。OQMnc

  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能从这把刀上听到贪婪暴虐的欲望,像是封印着一头可怖的魔兽。OQMnc

  然而眨眼间,再看向刀时,那股诡异的感觉倏忽消失不见,仿佛先前只是错觉。OQMnc

  “挺不错的刀。”安乐将日轮刀收进刀鞘,“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OQMnc

  蝴蝶忍微微皱眉,想着要不要把自己刚刚的感受说出来。OQMnc

  “星野安乐队士听令!”乌黑的鎹鸦忽地飞来,站在围墙瓦沿上,声音嘶哑,“西北五十里处的赤川村,有小孩接连失踪,派过去的队士也杳无音讯……”OQMnc

  “等等!”蝴蝶忍打断道,“安乐不过是最初级的队士,为什么要给他派这么危险的任务!这种有其他队士失踪的情况,不应该由甲级以上的队士去处理吗?”OQMnc

  “小忍,忘了和你说。”安乐无奈地拍拍蝴蝶忍的头,“我已经是甲级队士了,主公特别提拔的。”OQMnc

  “什么?!”蝴蝶忍樱唇微张,眼里满是不可思议,“怎么会……”OQMnc

  “我都才丙级呢……”她低头嘟嘴,颇有些怨念。OQMnc

  “哈哈!”安乐拍了拍蝴蝶忍的肩膀,鼓励说,“我相信小忍一定能成为柱的!你可是自创了呼吸法呀!”OQMnc

  说着,安乐接过一同送来的鬼杀队队服,回屋换上。OQMnc

  等到出来时,蝴蝶姐妹和香奈乎都已站在门口。OQMnc

  “这次任务一定要谨慎呀,能让其他队士遇害的,很有可能是接近下弦级别的鬼。”香奈惠罕见地认真叮嘱,“千万不要掉以轻心。”OQMnc

  “放心吧,就算是下弦鬼我也没问题。”安乐嘴角微翘,“或许可以直接一步到位成为柱呢。”OQMnc

  “你这样子怎么让人放心?”香奈惠幽幽叹息。OQMnc

  “安乐!”蝴蝶忍手里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妖魔面具,递给安乐,“执行任务时戴上,你长得太柔美了,对鬼没有威慑力。”OQMnc

  “柔美是用来夸男人的词吗?”安乐笑着接过面具,随后蹲下身,揉了揉香奈乎的头发,“在家要好好听姐姐们的话哦~”OQMnc

  香奈乎迷茫地望着安乐。OQMnc

  习惯了香奈乎的性格缺陷,安乐不在意地笑笑。OQMnc

  “我走了。”他起身向蝴蝶屋外走去。OQMnc

  “一定要平安归来!”香奈惠担忧地望着安乐。OQMnc

  “早点儿回来做饭!”蝴蝶忍挥挥手,大声喊道。OQMnc1

  香奈乎呆呆地伸手摸自己的头发,那里残留着安乐手掌的余温。她远远望着,眸子的倒影里,安乐正逐渐远去,他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