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四章 诡异的宅邸

  傍晚,太阳就要落山,天边燃烧着火红的晚霞。夕阳浓郁的金光洒在大地上,缓缓流淌。OQMnc

  安乐拖着长长的影子,走到一座木桥旁。OQMnc

  木桥下是一条奔流的小河,本就赤红的河水在落日余晖下仿若鲜血汇聚成川。OQMnc

  这里是赤川村,此次任务的地点。OQMnc

  安乐走过木桥,望向赤河对岸,那里坐落着占地宽广的一座宅邸,从外面看去精致得仿佛旧时代将军的住所。住所四周和庭院内长满了树木,荒草丛生,有些阴冷。OQMnc

  明治维新后,大量日本人依靠国家和西方的通商,成为了富人,在幕府腐朽被推翻的新时代,许多骤然暴富的人,会选择修筑这种和往日将军府一般气派的房屋。OQMnc

  凭借修罗皮肤的特性,安乐能明显地察觉到这座豪华宅邸里若隐若现的鬼的气息。OQMnc

  “喂,你干什么呢?”身后忽然传来警惕的苍老声音。OQMnc

  安乐取下脸上的妖魔面具,转身笑道:“我在想为什么村庄里会有这么豪华的宅邸?”OQMnc

  老人白发苍苍,皱纹堆满了脸,他看到安乐秀美柔弱的脸后呆了呆。OQMnc

  他本以为是什么想要抢占旧宅的流氓,但面前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那些凶神恶煞的混小子。OQMnc

  老人回过神来,注意到安乐身上材质细腻的全黑队服,问道:“你是警察吗?”OQMnc

  “算是吧。”安乐点头,“不过不负责抓小混混,是专门对付穷凶极恶坏蛋的。”OQMnc

  说完,安乐请求道:“老人家,能和我说说那座宅邸的事情吗?屋子明明很气派,看起来却似乎荒废很久了。”OQMnc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老人问。OQMnc

  “我怀疑某个绑架小孩的通缉犯藏进了这座屋宅内。”安乐严肃道,“我想尽可能知晓关于这危险屋宅的信息。”OQMnc

  “好吧。”老人点头,“有些久远了,容老夫想想。”OQMnc

  他仰头望着黄昏的天空,几只归鸟匆忙飞过。OQMnc

  “在我小的时候,这里住着一位叫弥荣的女孩。她是位美丽善良的姑娘,大家也都很喜欢她。”老人慢悠悠地回忆,“她父母是商人,很有钱,但却早早地逝世了。”OQMnc

  “继承了双亲遗产的弥荣,独自生活在宽大的宅邸里,空旷孤独得叫人想想就觉得难以忍受。或许是寂寞的缘故,她年纪轻轻就结了婚。”说到这里老人语气微微有些懊恼,“当时村子里的小伙子们都爱慕着她,一听说她结婚,全都失落得不行。那几天村里的酒都卖光了。”OQMnc

  看得出来,老人当年也是弥荣的追求者之一。OQMnc

  “弥荣小姐刚成婚时的生活在我们看来十分幸福,但……”老人叹了口气,“可惜啊!在独生女纱江出生后,她那英挺沉稳的丈夫慢慢露出了本性。”OQMnc

  “那暴力男真的是过分啊!常常有人看到弥荣母女俩浑身带伤。”老人摇摇头,“真可怜啊,也不是没有人去劝过弥荣的丈夫,可每次都被不客气地喝斥除去。也罢,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OQMnc

  “后来,又听说那男人因为沾上赌博,变卖了弥荣父母留下的古董。整天醉醺醺的,不是混在酒肆就是混在赌场,人已经废了。弥荣也说过他,可一旦有所怨言,便被打到不省人事。唉——”OQMnc

  “想来那男的最后死得很惨吧?”安乐说。OQMnc

  “是啊,那男人后来遭了天谴。”老人点点头,“某夜大雨后的早上,村民发现他溺死在了赤川河里,肯定是喝完酒醉醺醺地滑倒,栽进河里了。”OQMnc

  “那弥荣母女俩呢?”安乐饶有兴趣地问道。他感觉鬼的线索就在其中。OQMnc

  “唉——”老人叹息,“也不知道弥荣遭了什么孽,才刚刚摆脱家暴的丈夫,女儿纱江就又病倒了。村民们可怜她们母女俩,想尽办法帮助她们。可尽管弥荣全心全意地照顾女儿,纱江的身体却一直在恶化,最后甚至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还不到十岁就早早逝世了。”OQMnc

  “弥荣呢?”安乐问。OQMnc

  “不知道。”老人难过地摇摇头,“或许是受不了打击疯了吧,某天外出离开,再也没有人见过她。”OQMnc

  说到这里,老人看了眼安乐:“后来村里都传那是一座受了诅咒的宅邸,听说之前有强盗小偷闯进屋宅里,却再没有出来过。年轻人,不要去冒险啊!”OQMnc

  叹了口气,老人摇摇头,背着手离开了。OQMnc

  目送着老人走远,安乐转身望向面前的气派豪宅,微微一笑:“看来鬼就在里面了。”OQMnc

  他大步向前,踏进庭院内。OQMnc

  院子里杂草丛生,花台上开满了血红的曼珠陀罗,随着刺骨的寒风微微摇曳,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柑橘。OQMnc

  太阳已经落山,远处黑暗正在缓缓浸染天际。OQMnc

  安乐推开屋子正门,走了进去。OQMnc

  一股甜得发腻的奇怪香味不知从何飘来。OQMnc

  安乐皱了皱鼻尖。OQMnc

  明明是香气,却莫名让他想起生物尸骸腐烂时的味道,让人头脑发胀,难以言喻。OQMnc

  他小心翼翼地慢步走着。OQMnc

  地板上散落着精致的青纹风铃、华美的檀木梳子、洁白的象牙雕塑……每一样称得上需要花大价钱的珍品,但却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OQMnc

  安乐走到厅室左侧,一个镜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OQMnc

  他从中隐隐感觉到了怨恨。OQMnc

  镜子是驱魔镜的样式,上面蒙着一块发黄的轻纱,看起来年代已经有些久远了。OQMnc

  镜台的整体材质,似乎和日轮刀的刀柄一模一样。OQMnc

  安乐抚过镜台,下面有一个抽屉的把手。OQMnc

  他挑挑眉,拉开抽屉。OQMnc

  空空如也。OQMnc

  但怨恨的味道却更浓了。OQMnc

  安乐伸手摸索。OQMnc

  抽屉很深,他从最里面摸到一张粗糙的纸,似乎被浆糊之类的东西黏在了抽贴顶部。OQMnc

  安乐小心翼翼地将其撕下,发现这是一张被折得歪七八扭的草纸,表面干枯发黄,稍稍一用力就能拈碎。OQMnc

  他动作轻柔地展开草纸。OQMnc

  浓郁的怨恨扑面而来!OQMnc

  安乐瞳孔一缩。OQMnc

  草纸上面铺满了漆黑的血字:OQMnc

  母亲大人喂我服毒。OQMnc

  母亲大人把我嗓子弄哑。OQMnc

  母亲大人拔光我的头发。OQMnc

  母亲大人剥掉我的指甲。OQMnc

  母亲大人打断我的骨头。OQMnc

  母亲大人不再抱我!OQMnc

  母亲大人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OQMnc

  母亲大人说很重视我!OQMnc

  母亲大人……OQMnc

  ……OQMnc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OQMnc

  字迹逐渐模糊,最后几个字已无法辨识。OQMnc

  安乐深深皱眉,将草纸放进怀中。OQMnc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盖在驱魔镜上遮掩的轻纱被掀掉。OQMnc

  安乐陡然发现,镜子里没有自己的身影!OQMnc



  …………………………

  PS:本章及接下来几章的情节,改自鬼灭之刃的官方外传小说《风之道标》,原著为不死川实弥和好基友夈野匡近共同对决前下壹姑获鸟的故事。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