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五章 我一直在你身边

  甜腻的香气再度飘来,萦绕鼻端,让人头脑发胀。OQMnc

  安乐摇摇头,眼前的驱魔境变得模糊。OQMnc

  他用力眨眼,视野变幻间,昏暗的房间突然明亮起来。OQMnc

  安乐愣住。OQMnc

  这是……阳光?OQMnc

  为什么会有阳光?OQMnc

  他困惑地望着因为光亮而清晰明了的墙壁纹理。OQMnc

  这是哪儿?我不是来杀鬼的吗?OQMnc

  安乐眼角紧皱,太阳穴跳动,头胀痛得厉害。OQMnc

  眼前的物品忽然给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仿佛他在这里待了很多年。OQMnc

  “安乐?你在干什么?”动听到令人想哭的声音从身后响起。OQMnc

  对呀,我在干什么?OQMnc

  安乐敲敲额角,苦笑着转身:“姐姐,我刚才好像做了个梦。”OQMnc

  “哪有人站着做梦的?”星野雪樱吐槽道,随后她疑惑地望着安乐,“你怎么哭了?”OQMnc

  哭了?OQMnc

  安乐伸手抚上脸庞,湿漉漉的感觉传来,才发觉泪水不知何时从眼里滑落。OQMnc

  “按道理不该我这位新娘哭的吗?”星野雪樱歪头,嘴角微翘,“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是被嫁出去的那方?”OQMnc

  新娘?OQMnc

  安乐一怔。OQMnc

  他才发现姐姐身上穿着纯白如雪的婚纱,而他低头则看见自己身上套着笔挺的酒红色西装。OQMnc

  安乐想起来了。今天是他满十六岁的生日,而按照约定,也是他和姐姐星野雪樱结婚的日子。OQMnc

  “安乐,你看姐姐漂亮吗?”星野雪樱站在拉门外的木质地台上踮脚转圈,原本落到脚踝处的白纱裙褶如白色樱花盛放。OQMnc

  庭院灿烂的阳光洒落,随着星野雪樱的旋舞流动着粼粼金光,优美得让人想起春日的午后,晴朗蓝天上的悠悠白云。OQMnc

  温煦的风吹过,风铃摇晃,飘带飞舞,清脆的叮当声拂过耳畔。OQMnc

  记忆忽然如飘零的落叶,在水面荡起微微的涟漪。OQMnc

  已然忘却是何时的下午,庭院外麻雀叽叽喳喳地蹦跳,阳光灿烂得盛大。OQMnc

  安乐席地而坐,跪在几案旁,安静读着医书,素雅的花瓶上悬着紫藤萝花。OQMnc

  养父出门前特意交代,傍晚回来要检查背诵结果。OQMnc

  房间外的走廊上,星野雪樱捧着小脸,望着树丫上成双的麻雀吵架。她伸出白腻光滑的玉足,勾着木屐百无聊赖地晃悠。OQMnc

  “安乐,听说镇上今天有人结婚。新娘子很美。”星野雪樱忽地回头,向安乐伸手,冰蓝的眸子里满是期待,“我们去看看吧。”OQMnc

  安乐本想拒绝的,因为医书没有背完,父亲回来发现后会骂的。OQMnc

  可看着姐姐眼睛里罕见的向往之色,他稍稍犹豫了一番,点点头。OQMnc

  “好吧。”OQMnc

  他向姐姐伸出了手。OQMnc

  星野雪樱眼里盈着开心的笑意。OQMnc

  可触碰到姐姐素玉白皙的手掌时,安乐忽然听到咔嚓的声音,连绵不断。OQMnc

  “不。”他猛地睁大眼睛。OQMnc

  姐姐的身体突然变作了寒冰,寸寸碎裂开来。OQMnc

  大小不一的冰块落在木地板上,啪啪作响。OQMnc

  “才几个月,就连是不是真的姐姐都认不出来了吗?”OQMnc

  安乐还未来得及悲伤,背后忽地传来姐姐的声音。OQMnc

  他震惊地回头。OQMnc

  星野雪樱双手抱胸,雪女一般冷媚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OQMnc

  “姐姐?”安乐不敢相信地喃喃。OQMnc

  他想起来了。OQMnc

  他是来杀鬼的!这是鬼藏身的屋子,而非星野家的旧宅。OQMnc

  “刚才是鬼所制造的幻象。”星野雪樱柳眉轻蹙,“快醒过来,不然你就要被鬼吃掉了。”OQMnc

  安乐没有反应,他神色呆滞,一步一步慢慢走近。OQMnc

  他一把将星野雪樱拥入怀中。OQMnc

  “姐姐,不要离开我,好么?”安乐紧紧贴住姐姐细腻光滑的脸颊,泪水止不住地滑落。OQMnc

  “笨蛋弟弟。”星野雪樱叹了口气,轻声道,“我的灵魂一直都在你身边的呀。”OQMnc

  “灵魂?”安乐闻言,记起鬼灭之刃的世界里,人死后灵魂的确可以滞留世间,但等到一定时候便必须前往黄泉之国,否则会化作只剩下执念的孤魂野鬼。OQMnc

  “没时间解释了。”星野雪樱在安乐耳边道,“你现在处于鬼肚子里的异空间,赶快离开幻境,否则你会被鬼消化吸收。”OQMnc

  潜意识已经察觉这是虚幻的世界,刚才还阳光明媚的房间开始如镜面破碎,显露出背后崩坏的黑暗。OQMnc

  “姐姐……”安乐抱紧星野雪樱,不愿回头。OQMnc

  “就这么死了的话。”星野雪樱忽然说出让安乐毛骨悚然的话,“香奈惠和小忍可是会很伤心的哦~”OQMnc

  安乐心跳骤停,身子颤抖着,仿佛有电流在身体里乱窜。OQMnc

  他僵硬着脸抬头,发现姐姐似笑非笑地望着他。OQMnc

  “那个……”他想要解释。OQMnc

  “我理解,我不会在意的。”星野雪樱嘴上这么说着,双手却一把推开安乐。OQMnc

  强烈的失重感传来,安乐在黑暗中坠落,他仰着头,努力想要看清姐姐的表情。OQMnc

  可下一瞬,他彻底脱离了幻境。OQMnc

  茫茫的黑暗中,星野雪樱轻声呢喃:“如果穿上婚纱的人真的是我就好了。”OQMnc

  …………OQMnc

  安乐睁眼。OQMnc

  脚底传来软实的触感,四周全是不断蠕动的褶皱肉壁,腥酸的液体从前方的黑暗处漫过来。OQMnc

  他的鬼杀队服已经被腐蚀出了大大小小的破洞。OQMnc

  这里就是姐姐所说,鬼肚子里的异空间吗?OQMnc

  安乐屏息,右手握住腰间的刀柄,集中精神。OQMnc

  秘剑胧刀!OQMnc

  居合!OQMnc

  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二次瞬发拔刀!OQMnc

  极致的锋锐顿在虚空的一点。OQMnc

  连时间都静止了一瞬。OQMnc

  咔嚓。OQMnc

  恶心的肉壁空间轰然破碎!OQMnc

  眼前景色陡然变换。OQMnc

  陈旧的镜台再度出现在眼前,这一次驱魔镜中映出了安乐的影子。OQMnc

  与之一同映出的,还有捂着肚子嘴角溢血的恶鬼。OQMnc

  “回到了原本的房间中吗?”安乐从怀中掏出蝴蝶忍给的妖魔面具戴上,转过身来。OQMnc

  恶鬼微微俯身,漆黑柔直的长发散落,血红的彼岸花别在发梢间。OQMnc

  黄色的腰带紧紧束在暗紫的和服上,将鬼白皙饱满的胸脯勾勒得沟壑深邃,粉嫩的红晕在下坠的领口中若隐若现。OQMnc

  安乐咽咽口水。OQMnc

  他的食欲被勾了起来。OQMnc

  和人如此相像的鬼,至少有着下弦的实力。OQMnc

  能成为下弦,身上肯定有很多无惨的鬼血吧?OQMnc

  安乐感觉到手中的日轮刀在贪婪地呼唤,迫不及待地想要痛饮鬼血。OQMnc

  “没想到你居然能从内部打破妾身的肚子呢。”恶鬼抬头,露出妖媚倾城的脸庞,“你是鬼杀队的柱吧?”OQMnc

  安乐盯着女鬼的眼睛,开心地笑笑:“马上就是了。”OQMnc

  女鬼妖艳的血色红瞳里刻着两个汉字。OQMnc

  下壹。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