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六章 吸血的魔刀

  “你就是弥荣吗?”安乐紧紧握住腰间躁动不安的日轮刀,问道。4s3ij

  “弥荣?那名字妾身早就抛弃了。”恶鬼微微侧头,伸出猩红的舌尖舔掉嘴角的鲜血,“现在妾身叫做姑获鸟。除了这副美妙的鬼躯,那位大人还赐予了妾身如此宝贵的名字!”4s3ij

  姑获鸟白皙的脸上浮现潮红:“那位大人可是世界上唯一理解妾身的。”4s3ij

  “纱江,你的女儿,想来是你亲手杀死的。”安乐淡淡道,“但我想知道,你杀死她,是以人的身份还是鬼的身躯?”4s3ij

  “还是人的时候……”姑获鸟神色逐渐阴冷,“因为那孩子背叛妾身了呢。”4s3ij

  “背叛?”4s3ij

  “是呀,妾身那么努力地爱她,照顾她,她却爬着也要逃离我。纱江可是践踏了妾身珍贵的爱和贴心啊。所以妾身就杀了她。”说着,姑获鸟脸上忽然绽放出开心的笑意,艳丽得仿若黄泉便摇曳的彼岸花,“但是变成鬼后,妾身第一份食物就是纱江的尸体呢。她已经和爱她的妈妈融为一体了。”4s3ij

  安乐沉默片刻:“其他失踪的孩子呢?你吃掉了他们?”4s3ij

  “你说那些爹不疼娘不爱,饱受虐待的孩子呀?”姑获鸟神经质地笑,“他们可是自愿和妾身融为一体的哦~妾身给予他们爱,他们也愿意成为妾身的孩子,到死也依赖着妾身,爱着妾身,对妾身满怀感激,妾身真的好开心,好幸福……”4s3ij

  话未说话,姑获鸟脸上的笑意忽地微冷。4s3ij

  “感谢你陪妾身说了这么多话呢!让妾身的肚子完全恢复了。”她抚摸着纤细平坦的腰肢,“作为报答,就让你和妾身融为一体吧。”4s3ij

  “该说谢谢是我才对。”安乐微笑道。4s3ij

  先前同时使出秘剑胧刀和居合,虽然爆发伤害极高,直接击碎了姑获鸟的异空间,但安乐仅相当于普通鬼杀队士的身体,在强行使出这一招后出现了无法立刻恢复的僵直,手臂肌肉几乎全部绷断,仅能勉强维持握刀的动作。4s3ij

  和姑获鸟谈话的目的,一是凭借超越鬼的再生能力修复断裂的肌肉,二是为下一次拔刀斩蓄势。4s3ij

  “哦?”姑获鸟讥笑道,“先前你使出那一击,恐怕现在手臂肌肉还没有力气吧?握刀的手都是颤抖的呢。”4s3ij

  笨蛋,那是日轮刀忍不住想要喝你的血了。4s3ij

  安乐无奈一笑。4s3ij

  下一刻,他直接使出了拔刀斩——秘剑胧刀。4s3ij

  刀刃瞬间斩开姑获鸟的胸部,刺入了它的心脏。4s3ij

  姑获鸟被这完全无法反应的极速震撼,回过神来后低头望了望刀刃的位置,随即面露嘲讽:“不会还有人认为心脏是鬼的要害吧?你的培育师是死得太早了吗?妾身会好好疼爱你这可怜的孩子……”4s3ij

  啰嗦。4s3ij

  安乐嘴角泛出邪气凛然的笑意。4s3ij

  几乎是瞬息之间,姑获鸟光滑细腻的皮肤像是皮球漏气般迅速干瘪灰白。4s3ij

  “……”来不及哀嚎,它的血液和生命便被刺入心脏的魔刀吸收殆尽。4s3ij

  “这就是下弦之鬼的血吗?”安乐感受着日轮刀传输来的鬼血,凶恶恐怖的妖魔面具下,暗紫色的瞳孔更加深邃幽暗,鲜红的嘴角勾勒出邪异的笑意,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恶念修罗。4s3ij

  大量的鬼血化作养料,随着奔涌的血液流向全身。4s3ij

  安乐能听见肌肉和骨骼重新生长的声音,身体强度在以可怕的速度提升。4s3ij

  “噼咔噼咔。”脖子扭动,新生的骨头释放着高压。4s3ij1

  安乐低头,伸出右手握了握拳,随后拿起日轮刀,随意地向虚空一挥。4s3ij

  伴随着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响起,厅室内高架上摆放的木雕被风刃切开,上半部分落在地上,切口平滑无比。4s3ij

  “身体素质已经达到柱的程度了。”安乐喃喃。4s3ij

  因为蝴蝶舞内,花柱蝴蝶香奈惠曾经陪安乐练过几招,安乐能感知到香奈惠看似柔弱的身躯下蕴含的可怕力量。那是经过全集中·常中锤炼出来的坚韧躯体。4s3ij

  但现在,吸收了下壹之鬼的血液,安乐的身体强度也从普通队士拔升到了柱的级别。4s3ij

  或许现在能够和上弦之鬼碰一碰了。安乐愉悦地想到。4s3ij

  照着目前的进度,好好发育,争取吃掉一只上弦鬼,那么除去鬼舞辻无惨外,所有的鬼都将不是他的对手。换言之,皆为食粮。4s3ij

  “姐姐,你看到了吗?”安乐对着身前虚无的空气微笑,仿佛那里站着一个人,“我正在逐渐变强,迟早有一天,我会让鬼舞辻无惨和不死川实弥……”4s3ij

  “统统付出代价!”4s3ij

  安乐将饱饮鬼血后满足安稳下来的日轮刀收进刀鞘,随手把姑获鸟的干尸提起扔到庭院中。等到清晨来临太阳升起,姑获鸟的尸体就会化作飞烟。4s3ij

  “喂。”安乐抬头,盯着隐蔽在庭院高高树枝上的鎹鸦高声说,“告诉主公,我杀死了下壹。”4s3ij

  缩在树上的鎹鸦被安乐目光锁定后,身子仿若陷入冰窖中,瑟瑟发抖。望着那妖魔面具下的暗紫色眸光,鎹鸦忽然觉得这是比恶鬼还要可怕的生物。4s3ij

  它抖了抖僵硬的翅膀,赶紧离开树枝,连忙朝着产屋敷居宅飞去。4s3ij

  “我已经得到足够的力量,计划可以展开了。”安乐低沉地笑。4s3ij

  他背对着月亮,向蝴蝶屋的方向走去,脸上的妖魔面具没有摘去。4s3ij

  而他刚刚伫立的地方,站着一道虚幻的身影。4s3ij

  灵魂状态的星野雪樱凝望着安乐远去的背影,眸子里满是担忧。4s3ij

  她其实想和安乐说不用为她复仇,只要你平安快乐地活着就好。可惜人只有面临死亡时,才能接触到生与死的界限,从而看到遗留于世的灵魂,与之交流。4s3ij

  星野雪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飘回安乐身旁。4s3ij

  …………4s3ij

  不知何处。4s3ij

  产屋敷宅邸。4s3ij

  “杀掉了下壹之鬼吗?”产屋敷耀哉平静问道。4s3ij

  鎹鸦连连点头。4s3ij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鬼杀队当主温和地笑,随后扭头对自己的专属鎹鸦说道,“通知各柱,执行完任务后回归,召开柱合会议……”4s3ij

  “庆祝新柱的诞生。”4s3ij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