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七章 蝴蝶姐妹的心思

  得知主公要求召开柱合会议的命令后,刚刚执行完巡逻任务回到蝴蝶屋的香奈惠,不得不匆匆和妹妹蝴蝶忍道别。OQMnc

  “是要去参加柱合会议吗?”安乐迎面走来。OQMnc

  “安乐!”蝴蝶忍看见安乐平安回归后,开心地挥手。OQMnc

  但安乐只是远远地点头致意。OQMnc

  “是呀。”香奈惠发觉安乐变得很奇怪,“你怎么还带着面具?”OQMnc

  “这样显得很有气势嘛。”安乐取下面具晃晃,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随后又戴上,“你看,威慑力是不是一下子就出来了?”OQMnc

  香奈惠点点头。的确,戴上面具后,安乐的气质与之前判若两人,像是妖魔褪去了人的外皮。OQMnc

  “我也要去参加柱合会议。”安乐说,“一起走吧,我想知道关于现任柱们的一些事情。”OQMnc

  香奈惠晶莹的眼睛扑闪扑闪,反应过来,讶异道:“你杀了下弦之鬼?”OQMnc

  “嗯,下壹。”安乐淡淡道。OQMnc

  香奈惠不由得捂嘴,眼里流动着难以置信的光彩。OQMnc

  蝴蝶忍走近时听到了姐姐和安乐的对话,呆了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OQMnc

  成为鬼杀队剑士后,第一次任务就杀了下壹?OQMnc

  蝴蝶忍怀疑安乐已经打破了鬼杀队有史以来最快晋升柱的记录,前无古人,甚至后无来者。OQMnc

  “安乐……”蝴蝶忍跑过来,神色担忧地想要问安乐有没有受伤,毕竟那可是下壹,仅次于上弦的恐怖恶鬼啊!OQMnc

  然而还未等到她靠近,安乐便已转身离开。OQMnc

  见到这一幕,香奈惠愣了愣,赶忙安慰妹妹:“安乐杀鬼时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情,心里很难受,我去劝劝他,你不要放在心上。”OQMnc

  “哦。”蝴蝶忍失落地点头。OQMnc

  她不明白为什么安乐突然就和她疏远了起来。OQMnc

  香奈惠温柔地摸了摸蝴蝶忍的头,快步朝已走远的安乐追去。OQMnc

  蝴蝶忍伫立原地,目送着姐姐和安乐的身影渐渐模糊。OQMnc

  其实安乐还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为什么会一直戴着我送他的面具呢?蝴蝶忍在心底安慰自己。OQMnc

  就像姐姐说的那样,可能是杀鬼的时候遭遇了什么闹心的事情,这很常见,毕竟只要有鬼在,悲剧从来都无法避免。OQMnc

  可……万一他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呢?OQMnc

  情窦初开的少女低着头,寒风飞过,吹乱了她的头发。OQMnc

  …………OQMnc

  一路上,安乐从香奈惠那里获取了很多信息。OQMnc

  关于现任的柱,总共有五位,炎柱炼狱槙寿郎,岩柱悲鸣屿行冥,音柱宇髓天元,花柱蝴蝶香奈惠,风柱不死川实弥。OQMnc

  “自从妻子死后,炎柱槙寿郎前辈再没有执行过任务了,这次柱合会议想来也不会参加。他曾经明明是很热情很有干劲就像火焰一样的人,可现在却每天酗酒度日。”香奈惠轻轻叹息。OQMnc

  “岩柱屿行冥大哥的实力相当强,听说他曾经一个人用拳头将鬼捶打到天亮。而且他也相当温柔,以前把我和小忍从鬼的手里救下后,因为担忧我们的安全,一直在打消我两加入鬼杀队的念头,还出难题考验我们。”香奈惠笑笑,“幸好小忍聪敏,我们姐妹才通过考验,找到了各自的培育师。”OQMnc

  “音柱天元大哥,曾经是名忍者,也很厉害。他喜欢把‘华丽’挂在嘴边,还自诩为掌管华丽的祭典之神呢。”香奈惠掩嘴笑,“嗯……对啦,天元大哥有三位老婆,都是罕见的美人。虽然看似很花心,但他对自己的老婆真的很好很好!”OQMnc

  “还有风柱实弥。实弥弟弟是很可怜的人,他母亲变鬼后几乎吃光了他的兄弟姐妹,只剩下一个弟弟。他杀死变成鬼的母亲后,却被弟弟当作杀人犯。”香奈惠眼中流淌着温柔的怜悯,“实弥弟弟杀鬼时总是不顾自己的身体,他甚至会故意割伤自己,好让稀血醺醉鬼。每次来蝴蝶屋治疗,几乎都是昏迷着被他的朋友夈野匡近剑士背过来的。实弥弟弟其实也非常厉害呢,亲手杀掉了下叁之鬼,不像我,是杀满了五十只鬼才晋升的花柱。”OQMnc

  听到不死川实弥杀掉下叁成为柱的事迹,安乐眼底闪过浓郁如海的漆黑恨意。OQMnc

  “谢谢香奈惠姐。”安乐声音平静,“我心里大概有些底了。”OQMnc

  “啊啦,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客气?”香奈惠微笑道。OQMnc

  虽然她面带笑容,但语气听起来很不高兴。OQMnc

  “因为是很重要的信息。”安乐说,“所以要郑重地道谢。”OQMnc

  “这样么?”香奈惠半信半疑,想了想便不再纠结。OQMnc

  她其实更想问安乐出发前为什么对小忍那么冷漠,甚至就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说。OQMnc

  “安乐,你知道么?”香奈惠决定迂回提醒安乐要好好珍惜小忍,“先前我提到的实弥的朋友,夈野匡近,每次来都会去找小忍聊天的,我经常听到他们聊着聊着就笑起来,似乎很开心呢。”OQMnc

  “嗯,然后呢?”安乐心不在焉道。OQMnc

  “然后?”见安乐如此敷衍,一向脾气温柔的香奈惠终于忍不住生气了,“匡近是甲级剑士,脸上总是带着清秀阳光的笑,说话也很风趣。他,他……”OQMnc

  香奈惠想说匡近他喜欢小忍呢,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他每次来都会把实弥带到我身边,之后就好独自去找小忍,每次都这样!”OQMnc

  “你说他每次都会把实弥带到你身边?”安乐抬眉,“意思是每次都是由你单独为实弥治疗的?”OQMnc

  没记错的话,不死川实弥可是很喜欢香奈惠的。在他那么凄惨的人生里,好不容易出现喜欢的人,就像黑夜里烛光闪烁。如果把光遮住,趋光的蛾子又会怎样悲凉地在黑暗里碰壁?OQMnc

  呵。OQMnc

  面具下,安乐嘴角扬起冷冷的笑意。OQMnc

  香奈惠完全没想到,安乐的注意点居然放在了她为实弥治疗上。她困惑地眨眨眼:“是。”OQMnc

  “香奈惠姐,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么?”安乐取下面具,扭头看向香奈惠,神色认真诚恳,“以后让别的护理人员为不死川实弥进行治疗,你是花柱,我不希望你去做后勤人员的事务。”OQMnc

  “为,为什么?”香奈惠被安乐妖冶的紫眸盯着,心跳不自觉地加快。OQMnc

  “为什么?”安乐收回目光,重新戴上面具,看向远处,良久道,“你就当我吃醋了吧。”OQMnc

  “所以能满足吃醋的任性弟弟的恳求么?”他说。OQMnc

  香奈惠脑海一片空白。OQMnc

  先前暗示小忍被优秀的男孩子喜欢,安乐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而谈到她为实弥单独治疗时,他却反应这么明确……OQMnc

  所以,安乐其实是喜欢她的么?OQMnc

  香奈惠甩甩头。OQMnc

  不行!身为姐姐,不能抢走妹妹喜欢的人!OQMnc

  但是……她望向沉默下来的安乐,总觉得他是在害羞,害羞自己刚才说出了“吃醋”那么露骨的话。OQMnc

  我该怎么办?OQMnc

  向来大大方方的香奈惠,此时埋着头心乱如麻,柔美的脸上满是慌乱而娇羞的红晕。OQMnc



  ………………………………

  PS:我不是要写战斗要写权谋吗?怎么写成青日恋爱内味儿了焯!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