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八章 暗潮·柱合会议

  蝴蝶香奈惠和安乐并非最早抵达产屋敷宅邸的人。OQMnc

  在他们到来之前,岩柱悲鸣屿行冥和音柱宇髓天元早已等候在主公身后。OQMnc

  安乐并没有取下脸上的妖魔面具。OQMnc

  他向产屋敷耀哉行礼,挺拔地站立在冬日暖阳下,灿烂的阳光将其照得夺目逼人。OQMnc

  不知为何,安乐总觉得音柱看他的眼神带着不善的警惕,岩柱的气机总是若隐若现地锁定着他。OQMnc

  看来产屋敷耀哉把我的事情告知他们。安乐望了眼静静坐在木质地台上的鬼杀队当主。OQMnc

  岩柱悲鸣屿行冥在杀鬼后被当作杀人犯逮捕,是产屋敷耀哉为其洗清冤屈,将他从监狱里救出来。而音柱宇髓天元是在否认家族忍者的宿命出逃,对杀死兄弟姐妹愧疚,对未来人生迷茫之时,被产屋敷耀哉承认肯定,找到了前行的方向。OQMnc

  可以说,岩柱与音柱对现任鬼杀队当主拥有极高忠诚度,是绝对的心腹。OQMnc

  因此若要将其收服,以分化鬼杀队当主的权力,是难度相当大的事。安乐不打算费力不讨好。OQMnc

  况且,和这两位柱保持着隐隐的对抗关系,产屋敷耀哉才会对他更放心一些。OQMnc

  很快,风柱不死川实弥匆匆赶来。OQMnc

  产屋敷耀哉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便不再等待已经实质性放弃炎柱职责的炼狱槙寿郎,起身迎接。OQMnc

  后面岩柱悲鸣屿行冥和音柱宇髓天元也起身。OQMnc

  “抱歉,主公,我来晚了。”不死川实弥单膝跪地,低着头毕恭毕敬道。OQMnc

  安乐见到这一幕挑了挑眉。OQMnc

  很难想象,当初闯入星野家宅邸时浑身如飓风一般暴躁的家伙,此刻竟然温顺得好似家犬。OQMnc

  安乐心底对产屋敷耀哉的警惕程度再度飙升。OQMnc

  何等可怕的驭下能力!OQMnc

  “辛苦你了。”产屋敷耀哉温和道,“起身吧,这次槙寿郎先生应该也不会来了,我们这就去会议间。”OQMnc

  “主公,请容许我提议。”不死川实弥抬头,他想劝谏主公革去炼狱槙寿郎的炎柱之位。OQMnc

  “有什么想说的在柱合会议上大家一起商讨吧。”产屋敷耀哉微笑。OQMnc

  “是!”OQMnc

  …………OQMnc

  会议间在产屋敷宅居地下,经由密道才能到达。OQMnc

  房间墙上设有通风口,因而空气并不算差。不过没有窗户通光,只靠着油灯照明,显得略微昏暗。OQMnc

  “此次召开柱合会议的首要目的,是宣布新柱的诞生。”OQMnc

  大家目光齐齐望向戴着妖魔面具的安乐。OQMnc

  “切,装神弄鬼的家伙!”不死川实弥很不爽,他总觉得看安乐相当不顺眼。OQMnc

  “这是安乐剑士,各位或许听说过他。”产屋敷耀哉介绍道,“他和锖兔剑士一起,于此届鬼杀队选拔中将藤袭山之鬼尽数诛杀,使得此届选拔无一人身亡。”OQMnc

  大家都肃穆而安静,毕竟早已知晓安乐的事迹。OQMnc

  除了不死川实弥。OQMnc

  杀掉的不过是最末流的鬼罢了。OQMnc

  仅仅这样是成不了柱的。OQMnc

  虽如此想,不死川实弥其实心底清楚,入队选拔时还未成长起来的他,就算一对一不惧任何藤袭山之鬼,也绝无可能将山中恶鬼全部清理干净,并且保证同届的选拔者没有死亡发生。OQMnc

  这样想着,不死川实弥目光不由自主地朝着蝴蝶香奈惠瞟。OQMnc

  看到喜欢的人一副平静模样,他稍稍松口气。OQMnc

  的确,不过是杀光藤袭山的弱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OQMnc

  “由于安乐剑士的功绩和能力,我曾将他直接提拔至甲级剑士。”产屋敷耀哉接着道。OQMnc

  甲级剑士!?OQMnc

  不死川实弥吃惊地瞪大眼。OQMnc

  他并不认为因为起步就是甲级剑士,所以安乐才能那么快晋升为柱,毕竟成为柱需要实打实的杀够五十只鬼或是杀掉任一下弦鬼的功绩。OQMnc

  他没想到的是主公居然对安乐抱有如此的信任。OQMnc

  因为作为甲级剑士,所执行的任务自然也有着甲级的危险程度,其剑士死亡率仅次于最底端的癸级!OQMnc

  而安乐能坐在他们这些柱的身边,参加柱合会议,岂不是说明……OQMnc

  “安乐剑士在他的第一次任务中杀掉了下弦鬼。”产屋敷耀哉一字一顿,“下弦之壹,姑获鸟。”OQMnc

  这一刻,哪怕从主公那里提早得知了消息,岩柱悲鸣屿行冥和音柱宇髓天元再次听到安乐的战绩时,仍不由得感到震撼。OQMnc

  第一次出任务便击杀了下弦鬼,而且是仅次于上弦的下壹!OQMnc

  这恐怕是鬼杀队诞生以来的第一次吧?OQMnc

  而蝴蝶香奈惠虽然也觉得震撼,但她更担心安乐的身体和心理状态。OQMnc

  毕竟第一次任务就碰见下壹这种级别的恶鬼,哪怕将其成功斩杀,身心也会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痕吧?OQMnc

  香奈惠微抿朱唇,忍不住紧紧牵住安乐的手。OQMnc3

  不死川实弥听到主公所言,最开始虽然极其震惊,但回过神来后打从心底地感到兴奋和激动。OQMnc

  毕竟这意味着鬼杀队多出了一位极其强大的天才之柱!那些食人恶鬼必将受到鬼杀队更加猛烈残酷的制裁!OQMnc

  想到这儿,不死川实弥情不自禁咧开嘴笑,脸上难以愈合的疤痕蛇一般扭动。OQMnc

  他下意识地望向蝴蝶香奈惠,想要分享这份喜悦。OQMnc

  然后,他的笑脸僵住了。OQMnc

  桌案下,蝴蝶香奈惠紧紧握住了对面那家伙的手,眼里关心毫不掩饰地流露,就像是……OQMnc

  因为丈夫在外拼搏而满怀担忧的妻子。OQMnc

  不死川实弥忽地觉得大脑轰然一响,变得空白,主公还在说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OQMnc

  极端炙热的嫉妒、愤怒,如同富士山爆发喷涌,席卷全身。OQMnc

  他很喜欢蝴蝶香奈惠,真的很喜欢,喜欢她温柔的微笑,喜欢她晶莹的紫色眼睛,喜欢她轻声细语的叮嘱,喜欢为他包扎伤口时手指的温凉柔软……OQMnc

  蝴蝶香奈惠是他黑暗人生里温暖明亮的一抹光。OQMnc

  可现在……光飞走了,被别人紧紧攥在手心里!OQMnc

  “……有些头疼的是,安乐剑士并不会呼吸法。”产屋敷耀哉说着,“因此新柱的称呼……”OQMnc

  啪!OQMnc

  不死川实弥拍案而起,眼里可怖的血丝如同蛛网蔓延。OQMnc

  “不会呼吸法,那他凭什么成为柱!他为什么能成为柱!”他右手握住刀柄,身边回旋着狂躁的风,“主公,我曾经斩杀的下叁之鬼,拥有着操控人类并将其进行强化的血鬼术!”OQMnc

  产屋敷耀哉没有回话,更没有出言阻止眼前的一幕。他嘴角带着平淡的笑意。OQMnc

  奇怪的是,岩柱和音柱也未起身拦下暴起的不死川实弥。OQMnc

  只有花柱蝴蝶香奈惠惊讶得说不出话,想要劝阻。OQMnc

  而安乐平静地端坐着,脸隐在面具下看不到表情。OQMnc

  “喂,装神弄鬼的家伙!”不死川实弥狠狠瞪着安乐,“你其实是……”OQMnc

  “鬼的玩具吧?”OQMnc



  ………………………………

  PS1:我写这章时,代入实弥了,呜呜实弥真的好可怜,你们谁懂实弥的痛?

  PS2:没看初卷的可以返回去看初卷了,不然会把主角当作大反派的。2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