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九章 新设等级:栋

  “实弥你在干什么?”香奈惠慌忙起身,挡在安乐面前,“鬼杀队禁止自相残杀!”OQMnc

  见心爱的女人竟然将安乐护在身后,不死川实弥感觉浑身的血液一瞬间全部涌向大脑,就要将头颅挤爆,太阳穴突突跳动。OQMnc

  他完全放弃了思考,呼吸的淡白气息从嘴角溢出,手臂的肌肉力量骤然释放。腰间的刀鞘口一抹疾风流转的淡绿色亮出锋锐的光。OQMnc

  然而下一刻,不死川实弥的动作戛然而止。OQMnc

  历经数十次生死危机所锤炼出来的身体向他发出尖锐的警告。OQMnc

  不能动,会死。OQMnc

  暗紫色的刀刃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脖颈旁,再切入一点,血就会渗出来。OQMnc

  于黄泉的入口前走过一遭,不死川实弥额头上浮现密密麻麻的冷汗,被血丝染红的双眸里颤动着恐惧和震撼。OQMnc

  刚刚……发生了什么?OQMnc

  仿若时间被抽走了一般,安乐明明双手放在膝盖上端坐着,眨眼就将刀送到了他的脖子上,动作快得不仅没有看清,就连环绕周边的风也没有丝毫提示。OQMnc

  无声无息,犹如鬼魅。OQMnc

  不死川实弥不敢移动目光,他直直望着安乐面具下深邃平静的紫眸。OQMnc

  他能感受到那妖魔似的眼睛里彻骨冰寒的杀意,让人毫不怀疑这双眼睛的主人下一刻就会果断用刀刃斩断他的脖颈。OQMnc

  这家伙,居然真的想杀了他!OQMnc

  不死川实弥内心怒吼。OQMnc

  “是要华丽地大干一场吗?”音柱宇髓天元腾地起身,双手握住绷带缠绕在背后的特制日轮刀。OQMnc

  “南无阿弥陀佛,身为鬼杀队的剑士为何要刀刃相向?”岩柱悲鸣屿行冥双手合十,白朦的眼里不自禁流出两行泪水。OQMnc

  “够了,到此为止吧。”产屋敷耀哉平淡发话。OQMnc

  然而不死川实弥右手仍放在刀柄上。OQMnc

  他没有动,或者说他不敢动。对面安乐的气势将他彻底压得死死的,四肢仿若坠入冰窖般僵硬得动弹不得。OQMnc

  “呵。”安乐轻笑一声,将日轮刀收回刀鞘。OQMnc

  脖间寒冷的金属质感消失,停止发出死亡警鸣的身体倏然一松,不死川实弥坐在榻榻米上,两腿隐隐发软。OQMnc

  从前杀鬼时哪怕陷入再可怕的绝境,哪怕遭遇再危险的濒死危机,他也能握住刀柄,身体时刻紧绷随时准备着从容赴死。但安乐收刀时,他却前所未有地生出劫后余生的软弱的庆幸。OQMnc

  这个家伙,比他见到的所有人、所有鬼都还要可怕!OQMnc

  不仅仅是那连时间都反应不过来的一刀,更是因为不死川实弥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在生命层次上被碾压的凌然。OQMnc

  高高在上得仿佛人类俯身摁住蚂蚁的身子,随意而无可抵抗。OQMnc

  “你没受伤吧?”蝴蝶香奈惠担忧地问。OQMnc

  “没,没有。”不死川实弥脸一红,屈辱阴暗的心情忽然被照亮。OQMnc

  香奈惠还是那么温柔啊,而且第一个就关心他。OQMnc

  “啊啦,那就好。”香奈惠拍拍胸脯,松口气,随即转身叮嘱安乐,“不准对鬼杀队的成员动手,知道吗?还好没有让实弥受伤,不然你就会被主公惩罚了。”OQMnc

  很正常的一句话。OQMnc

  但在不死川实弥听到,却呆愣了一瞬,随后握紧双拳颤抖,低着头不想让大家看到眼里疯狂滋生的恨意。OQMnc

  原来刚刚香奈惠对他的关切,不过是担心安乐会被主公惩罚罢了。OQMnc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香奈惠要对那家伙这么好?OQMnc

  “好了,话题回归到到安乐剑士的柱名称呼上来吧。”产屋敷耀哉拍拍手,轻描淡写地将刚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冲突带过,“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OQMnc

  “主公大人,不必劳烦众位柱纠结于我柱名的小事了。”安乐说,“我认为风柱说得很对,我不会呼吸法,自然也就不能成为柱。毕竟柱都有着各自的呼吸法流派,而我只是不会呼吸法的普通人,忝列其中只会有辱柱的威名。”OQMnc

  众人齐齐一愣。OQMnc

  谁也没想到安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简直就像是因为风柱的挑衅而小孩子一般赌气。OQMnc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啊。”不死川实弥咧开嘴嘲讽。OQMnc

  “安乐。”蝴蝶香奈惠温柔地拍着安乐的手背,“不可以像小孩子一样任性。”OQMnc

  不死川实弥在一旁看得妒火中烧。OQMnc

  “安乐剑士若是对实弥刚才的举动心怀不满的话,我代表实弥向你表示歉意。”产屋敷耀哉起身,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向安乐鞠躬,“实在抱歉,还请原谅。”OQMnc

  “主公!”不死川实弥震撼地几乎说不出话,无与伦比的愧疚和感动在心底翻滚。此刻就算是鬼舞辻无惨突袭出现在面前,他也愿意为产屋敷耀哉战死当场。OQMnc

  “受之有愧。”安乐起身,同样还以鞠躬,避免自己被置于道义的高地之下,“实弥剑士心系鬼杀队,刚刚只不过想要测试一番我是否有同众位柱们平起的资格和能力,我实在没有放在心上。”OQMnc

  “那你这么做,究竟有何华丽的目的?”音柱宇髓天元问。OQMnc

  “我的意思很简单。”安乐说,“柱是代表各自呼吸之法顶端的柱,而我,不妨为规格外同柱们一起支撑鬼杀队的栋?”OQMnc

  栋,极也。架构在屋至高处之木是栋之范式。OQMnc

  “你想在柱之外单独成为一个等级?”音柱宇髓天元挑眉,“真是华丽的想法呢。”OQMnc

  “几百年来,鬼杀队的等级从未变过。”岩柱悲鸣屿行冥道。OQMnc

  “几百年来,鬼杀队也没出现过不会呼吸法的柱级战力吧?”安乐淡淡道,“不主动因时而变,只会像几十年前的幕府那样,被强大的外力击破,被新起的浪潮推翻。”OQMnc

  “我赞同安乐剑士的提议。”产屋敷耀哉一语定论,“就在柱之外设立新的等级栋吧。新设的等级与柱拥有相同的地位和责任,只是称呼不同而已,诸位不必挂怀。”OQMnc

  “是,谨遵主公吩咐。”各柱异口同声道。OQMnc

  安乐见状嘴角忍不住泛起笑意。OQMnc

  如果没猜错的话,接下来产屋敷耀哉会将栋这一等级严格限制。OQMnc

  “除非再度出现安乐一般不会呼吸法的柱级剑士,否则栋等级不再纳入新人。”产屋敷耀哉补充。OQMnc

  听到这里,安乐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OQMnc

  产屋敷耀哉话外的意思是从此之后他不会再有相同等级的伙伴。OQMnc

  他在柱级战力的剑士中被孤立了出来。OQMnc

  但这就是安乐想要的,不然他不会亲口提出这一建议。OQMnc

  单独成为栋,意味着栋是专属于安乐的等级,是归他一人所有的名号,能潜移默化地让鬼杀队成员把他与柱区分开来。这将对安乐在鬼杀队发展自己的势力起到极大的作用。OQMnc

  毕竟安乐想要,的从来不是和柱平起平坐,而是凌驾于其上。OQMnc

  高处不胜寒,栋的位置,也只容得下他一人。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