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章 想要权力?予你何妨!

  商定好安乐的等级事宜后,各柱们向产屋敷耀哉汇报了最近的任务执行成果,以及各自负责区域的近况。OQMnc

  会议尾声时,不死川实弥提议革除炼狱槙寿郎的炎柱之位,被产屋敷耀哉驳回。OQMnc

  “等到能够接替炼狱前辈的剑士出现再言之。”他这么说道。OQMnc

  自此,柱合会议结束,并未耗费很多时间,毕竟最近各地恶鬼吃人的传闻多了不少,各柱们的时间也很紧张。况且,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宣告安乐的晋升。OQMnc

  柱们匆匆离去,但安乐最后特地留了下来。OQMnc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会议上提出来?”产屋敷耀哉说,“大家都是值得彼此付出信任的同伴。”OQMnc

  “你知道我为什么单独找你。”安乐道。OQMnc

  “是为了鬼杀队入队选拔一事吧?”OQMnc

  “的确,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OQMnc

  “知无不言。”OQMnc

  “你有没有想过……”安乐紧紧盯着产屋敷耀哉的眼睛,“在我们这一代杀死鬼舞辻无惨,彻底终结恶鬼,解除产屋敷一族的诅咒?”OQMnc

  产屋敷耀哉平淡的笑意渐渐消失,眼眸里掠过微不可察的恨意。OQMnc

  “鬼杀队同鬼舞辻无惨已经对抗近千年了。”他神色罕见的严肃,“有几次甚至面临着全灭的危机,全赖剑士们拼尽性命才得以保存火种……”OQMnc

  “我有杀死鬼舞辻无惨的能力。”安乐打断道。OQMnc

  产屋敷耀哉顿住,沉默片刻后,平静道:“如何做到?”OQMnc

  “会议上你见到了我斩向实弥的那一刀。”安乐说。OQMnc

  产屋敷耀哉思索道:“确实相当惊艳,就连岩柱和音柱这般强大之人都没有立刻反应过来。”OQMnc

  “我如今的身体素质其实只和普通的柱相当。”安乐笑笑。OQMnc

  产屋敷耀哉眼里闪过一丝震惊。OQMnc

  仅是历届柱级剑士身体强度的平均水准,是绝无可能挥出那好似抽走了时间的一刀。OQMnc

  可如果安乐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OQMnc

  “我掌握着你们无法想象的剑道技艺与剑道境界。”安乐淡淡道,“只是普通柱级的身体限制了我的实力,那一刀远非我的极限。”OQMnc

  产屋敷耀哉听懂了安乐的意思。OQMnc

  安乐向他说明了暂时还望不顶的实力上限,而想要使得上限不断解锁的钥匙很简单,至少对于安乐来说。OQMnc

  只需要不断地吸食强大的鬼血就行了。OQMnc

  况且根据当初花柱蝴蝶香奈惠的传书,安乐似乎还拥有着能让鬼无法再生的能力。OQMnc

  或许……安乐真的能够对付鬼舞辻无惨,他真的有在这一代终结恶鬼的能力。OQMnc

  “我想你能从这些年的经历中,感受到宿命的交会吧?”安乐说,“就像是一双大手推动着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一切或微渺或重大的东西逐渐汇聚为一点。例如此届柱的个人战力几乎可以称得上历届最强;比如新晋的剑士中难得一见的天才如浪潮般滚滚而出……”OQMnc

  “我知晓产屋敷一族最大的心愿就是铲除鬼舞辻无惨,使得家族不再担负世世代代的可怕诅咒。这是你们刻在了血脉中的执念。”安乐向产屋敷耀哉伸出手,“如果你愿意信任我,我可以作为你的刀,斩断鬼舞辻无惨与产屋敷一族的因果罪孽。”OQMnc

  “真是无法拒绝的提议。”产屋敷耀哉温和地笑笑,凭直觉伸出手同安乐相握,“这是某种礼节仪式吗?”OQMnc

  “西方列国传过来的礼节,表示达成一致合作愉快。”安乐笑道,“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变革的速度超越了过去千年的总和。”OQMnc

  “是啊,东京府里有很多东西我们已经看不懂了,不用添油就能发亮的电灯、依靠蒸汽和煤炭就能前行的列车、瞬间就能将消息传递到千里之外的机器……”产屋敷耀哉轻声说,“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比如人类追求权力的本性。”OQMnc

  安乐脸上的笑意一僵。OQMnc

  “你说愿意成为我的刀,我是相信的。”产屋敷耀哉平静地看着安乐,“但你并非说成为鬼杀队的刀或是产屋敷一族的刀。等到我死后,恐怕你就会想尽办法将鬼杀队整改为效忠于你的组织吧?”OQMnc

  该死!怎么突然就把话给挑破说明了?这不是产屋敷的风格啊!OQMnc

  安乐心中翻滚着骇浪。OQMnc

  他被产屋敷耀哉的突脸打了个措手不及。OQMnc

  安乐沉默着,在脑海中快速思索着对策。OQMnc

  “鬼杀队是为了杀鬼而诞生的,如果有一天鬼被尽数诛绝,鬼杀队的使命完结,那么鬼杀队便到了解散的时候。”产屋敷耀哉没有在意安乐的沉默,望着悠远的天际平淡道。OQMnc2

  安乐抬头,慎重地看着产屋敷耀哉。OQMnc

  他开始把握不住这位鬼杀队当主的心思了。OQMnc

  “悲鸣屿行冥想要信任,于是我给予他信任;宇髓天元想要认同,于是我给予他认同……”产屋敷耀哉扭头看着安乐的眼睛,“只要你能将鬼舞辻无惨彻底终结,就算你想要权力,那我给予你权力又如何?”OQMnc

  安乐心头巨震。OQMnc

  他从面前这位鬼杀队当主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可怕的魄力与胸襟,太阳般耀眼的人格魅力几乎让他也忍不住想要俯首追随。OQMnc

  “其实在你向实弥挥出那一刀时,我便认为你日后或许能媲美那位将鬼舞辻无惨逼得近百年不出的继国缘一先辈。”产屋敷耀哉道,“因此你想要不同于柱的等级,我便给你。想来专属等级十分符合你的心意……”OQMnc

  原来他早已看透了我的心思。OQMnc

  安乐陡然发觉,眼底满是震惊。OQMnc

  “安乐,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杀死鬼舞辻无惨,我能看出你和我对他抱着同样的憎恨。”产屋敷耀哉认真道,“我们都是志同道合的复仇者,为了达到目的有时会不惜一切……”OQMnc

  顿了顿,产屋敷耀哉拂袖转身,背对着安乐:“鬼杀队入队选拔你尽管放手去做,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我有一个条件需要你答应。”OQMnc

  “什么条件?”OQMnc

  产屋敷耀哉回身看向安乐,平静有力的目光像是直接望穿了他的心底:“日后留不死川实弥一命。”OQMnc

  安乐沉默片刻:“争风吃醋而已,我不会放在心上。”OQMnc

  “不,这并非我所言的因果。”产屋敷耀哉道,“而是你为前下叁的复仇。”OQMnc1

  安乐瞳孔一缩。OQMnc2



  ………………………………

  PS:前下叁为主角的未婚妻星野雪樱,详见初卷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