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一章 无法传达的心意

  从产屋敷宅邸出来后,时间已逼近黄昏。4s3ij

  不过哪怕成为了和柱平级的栋,安乐依旧蒙眼被隐成员背着离开。4s3ij

  并非不信任,而是担忧遇见能读取记忆的鬼,被迫暴露产屋敷宅邸所在。鬼杀队历史上濒临全灭的数次危机中,其中之一便是因为如此。4s3ij

  安乐心底默默思索分析着和产屋敷耀哉的谈话。4s3ij

  不得不说,产屋敷一族那近乎预言的直觉的确可怕。产屋敷耀哉完全靠着第六感猜出安乐是前下叁之鬼的家人。而得到这么一个猜测后,他结合从观察到的线索,从结果进行逆推,最终确认了安乐的身份,也看出了安乐对风柱不死不休的仇恨。4s3ij

  “日后留不死川实弥一命,这是我的条件。”产屋敷耀哉语气平静却带着无可置疑的压迫感。4s3ij

  安乐本想蒙混过关,但伪装的外衣已被剥得干干净净,残酷的选择chi裸裸地摆在了他的眼前。4s3ij

  面对产屋敷耀哉天赐外挂般的直觉,他甚至无法撒谎。4s3ij

  如果选择杀掉不死川实弥为星野雪樱报仇,那么从现在起,他便会被鬼杀队视为敌人,清除出鬼杀队,之前依靠蝴蝶屋与前水柱一派建立的基本盘将毁于一旦。而且他对鬼舞辻无惨同样有着你死我活的仇恨,同时依靠吸食鬼血变强,所以也绝不可能放任恶鬼的存在,这和鬼杀队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产屋敷耀哉完全不必担心安乐会跑到鬼的阵营中去。4s3ij

  而如果选择留不死川实弥一命,那么他将被产屋敷耀哉赋予超越柱的权力,能放手在鬼杀队中扩大自己的声望,发展自己的势力。但是……星野雪樱的仇难道就这样放着不管了吗?4s3ij

  他可是亲眼看着姐姐的头颅被不死川实弥斩下,滚到自己面前的!4s3ij

  安乐真的很想先答应下来,等未来差不多掌控鬼杀队大半势力后再翻脸。4s3ij

  但他更清楚地明白,产屋敷耀哉是能够看穿他的心思的!他无法在这个妖孽的鬼杀队当主面前说谎!4s3ij

  该死,被将军了!4s3ij

  安乐低着头沉默,身体颤抖。4s3ij

  良久,他才恢复些许平静,声音落寞如夜雪:“我不会杀害不死川实弥,也不会让其他人去杀他。”4s3ij2

  产屋敷耀哉死死盯着安乐的眼睛,片刻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那鬼杀队入队选拔改革的事就拜托你了。”4s3ij

  “……”安乐默然。4s3ij

  “这次也要赶着回去做晚饭吧?”产屋敷耀哉淡淡一笑,“不留你了。”4s3ij

  “是。”安乐转身,背影好似被打断脊梁的丧家犬。4s3ij

  望着安乐被隐成员背着离开,产屋敷耀哉脸上的笑意消失,低声自语:“他为什么还没有取下面具?”4s3ij

  ……4s3ij

  在远远离开产屋敷宅居,被隐成员放下,自己行路后,安乐身上的气质陡然一变,妖魔面具下的嘴笑得几乎要裂开。4s3ij

  成功了!他瞒过了产屋敷耀哉外挂般的直觉!4s3ij

  他没有取下面具,使得面部可能的轻微表情无法暴露出他的真实心思;并且低头时他尽全力对自己做了心理暗示,把自己首先欺骗过去。4s3ij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撒谎。4s3ij

  “我不会杀害不死川实弥,也不会让其他人去杀他。”安乐重复着向产屋敷耀哉表态的话语,忍不住想要大笑,“但不死川实弥在绝望中自己放弃了性命,不算我违背了承诺吧?”4s3ij2

  杀人诛心,安乐要不死川实弥自己求死!4s3ij

  “姐姐,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安乐暗紫色的眼眸中邪意流转。4s3ij

  …………4s3ij

  “我回来了。”安乐推开蝴蝶屋的侧门。4s3ij

  深冬时节,天黑得很快,他回来时,蝴蝶屋已经四处挂上了油灯,屋子里的暖光透过纸门微微闪映。4s3ij

  纸门哗啦一声被推开。4s3ij

  “安乐!”蝴蝶忍兴奋地跑出来。4s3ij

  娇小的少女如蝴蝶翩翩来到安乐身前,踮起脚伸手。4s3ij

  安乐心领神会,微微弯腰,照顾蝴蝶忍的身高,让她能够碰到面具。4s3ij

  “我做的面具戴着怎样?”蝴蝶忍取下安乐脸上的妖魔面具。4s3ij

  “十分贴合我的脸型,戴着很舒服。”安乐笑笑,“小忍真是心灵手巧!”4s3ij

  “那我以后为你做一辈子的面具!”蝴蝶忍脱口而出。4s3ij

  安乐面色一僵。4s3ij

  若放在以前,他自然会笑着答应说好啊我会永远喜欢小忍做的面具。4s3ij

  但自从与下壹姑获鸟一战后,安乐发觉星野雪樱的灵魂原来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如果他现在就这样当着姐姐的面去撩其他的女孩子……4s3ij

  咕咚。4s3ij

  安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4s3ij

  未来复活星野雪樱,还能不能补上和姐姐没有完成的婚礼都成问题;就算真的结婚了,婚后生活恐怕也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4s3ij

  毕竟安乐从小就能体会到姐姐对他那接近病态的独占欲。任何把安乐从她身边夺走的事物都会被视作必须毁灭的东西。4s3ij

  抽了抽鼻子,安乐转移话题道:“你们自己做了饭?”4s3ij

  “嗯。”意识到自己又不经大脑思考就把心声说出来的蝴蝶忍,羞红着脸点头,“姐姐和我一起做的,庆祝安乐成为和柱同等地位的栋。”4s3ij

  “那走吧,我很期待你们做的饭菜呢!”安乐下意识想摸蝴蝶忍的头发,刚伸出手又顿住收了回去,“咳咳,闻着味道我就已经迫不及待了!”4s3ij

  他掩饰着什么似的甩甩袖子,快步向屋内走去。4s3ij

  蝴蝶忍本来满脸羞涩地低头,期待着安乐温柔的抚摸,可却什么也没等到。4s3ij

  她站在原地呆了呆。4s3ij

  为什么会这样?安乐不是很喜欢摸她的头吗?难道安乐喜欢上了其他的女孩?4s3ij

  敏锐的直觉让少女一时迷惘惊惶,她胡思乱想着跟在安乐后面,走近了屋子。4s3ij

  桌上的饭菜丰盛至极,蝴蝶香奈惠双手扶膝端坐在榻榻米上,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靠近,嫣然一笑。4s3ij

  可看见跟在安乐后面魂不守舍的妹妹后,她脸上的柔美笑意化作了迷惑与担忧,以及一丝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喜悦。4s3ij

  刚刚是她让小忍出门迎接安乐的,本来想让两人多一些接触的机会,可为什么小忍会是这副模样?4s3ij

  和蝴蝶香奈惠道好后,安乐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举动。4s3ij

  他竟然又拿来了一双碗筷,摆在自己身边。4s3ij

  “安乐,是还有客人要来么?”香奈惠忍不住问。4s3ij

  “不是。”安乐摇摇头,“香奈惠姐,你就当作这是我的怪癖吧。”4s3ij

  蝴蝶香奈惠一听更加担心,怀疑安乐和下壹鬼对战时是不是心理出了问题,好生一阵询问。4s3ij

  安乐苦笑着遮掩过去。4s3ij

  要他怎么办?难道说姐姐的灵魂就在身边,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姐姐星野雪樱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意她的感受?4s3ij

  见安乐不愿说明,香奈惠没有执意再问,只是看着妹妹蝴蝶忍低落的模样,有些不忍心。4s3ij

  这一顿庆祝的晚餐并没有像蝴蝶香奈惠预想的那样吃得很开心,更不用说推进小忍和安乐之间的关系了。吃饭时两人一直都心不在焉的。不论蝴蝶香奈惠如何想办法调动气氛都没用。4s3ij

  安乐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时,多要了一个枕头,并排放在自己枕头的旁边。4s3ij

  “雪樱,事先声明,我是绝对绝对,一直一直都爱着你的。”安乐侧身躺在床上,对着床铺左侧空无一人的枕头处轻声说,“接触蝴蝶姐妹,也只是为了帮助我更快掌控鬼杀队,杀死鬼舞辻无惨,逼死不死川实弥,为你复仇。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不愿看到雪樱你为此伤心难过。”4s3ij

  “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吗?”安乐对着虚空伸出小拇指,开心地微笑,眼里流淌着回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又去了什么地方。我们都会在一起的。”4s3ij

  “相信我,我会做到的。我还想看见雪樱穿上洁白如雪的婚纱。”安乐呢喃着,缓缓阖上眼睛,“一定会很美的。”4s3ij

  无法被观察的虚影侧躺在安乐身边,隐隐可以看出其是位身段绝美的佳人。4s3ij

  “笨蛋。”星野雪樱伸出虚幻的手,轻轻抚过安乐俊美的睡颜。她眼里盈满了泪水:“我更想让你幸福啊。”4s3ij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