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二章 权力的博弈

  第二天早晨,安乐洗漱穿戴好走出房间,和蝴蝶姐妹打招呼,却发现两人看他的眼神带着奇怪的怜悯,就像是医生看到了一名重症病人。OQMnc

  什么鬼?安乐茫然地摸摸后脑勺。OQMnc

  他并不知道,昨晚得知他多要了一个枕头睡觉后,蝴蝶香奈惠更加担忧其心理状况,半夜偷偷摸摸地来到房间,坐在床边仔细观察他的状态。OQMnc

  蝴蝶香奈惠看到安乐睡着时,神色有时变得狰狞而悲伤,口中一直呼喊着什么。香奈惠凑近,隐约听到安乐似乎在说“雪樱,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OQMnc

  女人的细腻让蝴蝶香奈惠瞬间脑补出了安乐今天奇怪表现的原因。OQMnc

  下壹鬼说不定掌握着入侵精神空间的血鬼术,安乐在和下壹对决时中招,哪怕将其杀死却也无可避免地留下了后遗症。而后遗症的表现就是,安乐误以为他的姐姐星野雪樱还陪伴在他身边。OQMnc

  嗯……合情合理,毫无破绽。OQMnc

  蝴蝶香奈惠认真地点头。OQMnc

  随即她又叹了口气。OQMnc

  照这样看,小忍的情敌居然是一名已经死去的女人。OQMnc

  想到这里,香奈惠有些头痛,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妹妹说明这个情况。思考一番后,她决定告诉小忍:安乐因为和下壹之鬼的战斗,心理受到了创伤,难以正确处理自身的情感。OQMnc

  这样说的话,小忍应该就能理解安乐的表现,不再患得患失饭不思寝不寐,而是将注意力放到治愈安乐的心理创伤上。OQMnc

  蝴蝶香奈惠相信一直陪伴安乐的妹妹再怎么样,也绝不会被已经前往黄泉之国轮回的竞争对手打败。OQMnc

  优势在我!明明是在关心小忍,香奈惠却下意识给自己打气。OQMnc

  …………OQMnc

  “这是锖兔让鎹鸦传来的信,给你的。”香奈惠递过来被卷成纸筒的信,轻轻拍了拍安乐的手,微微张嘴却欲言又止。OQMnc

  安乐迷茫地眨眨眼。OQMnc

  难道我得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绝症?OQMnc

  香奈惠转身离开,给安乐一个独处的环境。随后,她叫上妹妹蝴蝶忍,悄悄走到阁楼上,透过窗户观察安乐的表现。OQMnc

  安乐自然察觉到了蝴蝶姐妹偷窥的目光,但他没有在意,或者说现在没有心情去在意了。OQMnc

  他展开信时,有一句话映入了眼帘。OQMnc

  【……听师父说,主公大人派遣鎹鸦向各地的鬼杀队成员们宣告,经过他的特别授权,鬼杀队现新设栋这一等级,与柱级并列,专属于安乐剑士。安乐你居然得主公大人如此厚爱,真是嫉妒啊哈哈哈哈……】OQMnc

  “经过他的特别授权……”安乐喃喃着。OQMnc

  他忽然发现自己被产屋敷耀哉给摆了一道!OQMnc

  产屋敷耀哉这句话表面上看,是在为安乐单独设立栋一等级背书,实则是在宣告安乐身为栋的地位以及权力皆出于他,而非像柱一般出于传统。OQMnc

  换句话说,安乐身为栋的权力来源正当性几乎全部出自于产屋敷耀哉之手,他能赋予安乐极大的权力,自然也能将其收回。OQMnc

  如果是看不出其中算计的普通人,恐怕在得知鬼杀队主公特地为其背书时,会相当感恩戴德吧?OQMnc

  可恶!安乐狠狠咬牙。OQMnc

  和产屋敷耀哉交谈博弈时,注意力全被他抛出的“我已经看穿你的身份”这一信息给吸引了过去,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OQMnc

  权力,权力……出于个人赐予的权力是最为脆弱的,只有群体心甘情愿奉上的权力才是最为稳固最为强大,也是安乐最想要拥有的。OQMnc

  亏安乐还以为他在留不死川实弥一命的承诺上胜了产屋敷耀哉一筹,却没想在栋等级的权力来源正当性方面被鬼杀队当主给吃死了。OQMnc

  与此同时,隔壁楼上的房间中,自以为偷偷观察没被发现的蝴蝶姐妹俩,看到安乐神色变幻不定,心中更为忧切。OQMnc

  “我看过锖兔的信。”蝴蝶忍小声道,“都是一些庆贺祝福和说明近况的内容,安乐没理由这么不开心。看来安乐的确因为下壹血鬼术的后遗症而情绪失调。我会想办法治好他的。”OQMnc

  蝴蝶香奈惠呆呆的。OQMnc

  怎么会这样?安乐不是误以为死去的星野雪樱还陪伴在他吗?为什么看友人正常问候的信会露出这种反应?OQMnc

  她之前对妹妹小忍的说辞是改编了部分真实情况的,比如安乐难以正确处理自身的情感。但现在她不得不怀疑安乐的症状其实就和她编造的情况一样。OQMnc

  ……OQMnc

  安乐低头思索着破局的方法。OQMnc

  如果要想获得由自己真切掌控的领导鬼杀队的权力,那么必须把好不容易谈判来的栋等级当作可以抛弃的工具,重新建立起自己在鬼杀队中的威望,让鬼杀队成员一提起他,想到的不是栋,而是他本人。换言之,他本人就是一种权力符号。OQMnc

  “呼——”安乐长舒一口气,大致确认了接下来行动的方向,具体细节还需要推敲一番。OQMnc

  其实他的计划并没有因此受到大的影响。OQMnc

  毕竟产屋敷耀哉对于权力结构的看法有着致命的缺陷。OQMnc

  那就是在鬼杀队艰难对抗不灭之鬼的数百年历史熏染下,他过于看重组织内的顶级战力,能记住每一位队士的名字与生平对他来说也只是入眼而已,并没有在心底占据很大的分量。而那些死在藤袭山选拔中的人,恐怕连被他记住名字的资格都没有。OQMnc

  总结来说,产屋敷耀哉的阶级观念很重。OQMnc

  或许在对抗鬼这类非人的强大生物时,注重等级和顶尖战力是正确的,毕竟那些弱小的底层剑士确实很难发挥出作用。OQMnc

  但对于二十世纪初,这个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混乱时代,所谓的阶级正逐渐崩坏,最广泛的基层成员的人心才是权力真正稳固的基础。OQMnc

  安乐很庆幸他来自于后世,拥有着远超产屋敷耀哉这天生领袖的见识,在权力一道稚嫩的他才能有着和鬼杀队当主扳手腕的资格与能力。OQMnc

  稍稍松口气,安乐暂且按捺下心头不断翻涌的思绪,继续读信。OQMnc

  【……真菰从安乐君的水之呼吸秘籍中得到了灵感,目前正在自创新的呼吸法,就连师父都说能得到另一版的水之呼吸法是真菰的幸运。至于义勇,因为被鬼偷袭打晕过去,一回来便被师父给好一顿训。师父真的很宠爱我们的小师弟呢,明明都出师了还教导着他哈哈哈……】OQMnc

  【……我近来已经杀了两只鬼,确实比我们在藤袭山遇见的强大许多,不过也无法阻挡我成为水柱的步伐。义勇虽然不怎么说话,但看得出来他也很想和我争一争水柱的位置,可惜还是等他熬过师父新一轮的训导再说吧……】OQMnc

  【……对了,师父说他很想见你,然而想来也很难确定抵达蝴蝶屋时你正好在,毕竟我们鬼杀队剑士不是在杀鬼,就是在杀鬼的路上。如果有一天安乐君正好在狭雾山附近执行任务,还请任务完毕后前来做客,能招待安乐君的话,大家都会很开心的……】OQMnc

  安乐默览这锖兔的信件,嘴角泛起微笑。OQMnc

  前水柱一派快要拉拢完成,蝴蝶屋也已成为了自己的阵营。除了主公心腹的岩柱、音柱,以及绝对对立的风柱,未来的柱里面,立场中立的还剩下蛇柱、恋柱、炎柱。至于霞柱,安乐对他的了解很少,在其恢复记忆前,恐怕很难打开他的心防。OQMnc

  蛇柱和风柱是性情相投的好友。OQMnc

  恋柱和蛇柱彼此相互喜欢,同时恋柱也是炎柱的弟子。OQMnc

  如果能收服炎柱的话,恋柱便有机会拉拢,在此基础上如果蛇柱在爱情与友情间选择了爱情,那么他也会为安乐所用。OQMnc

  因此接下来的首要突破口便是……OQMnc

  炼狱杏寿郎!OQMnc



  ………………………………

  PS:想把鬼灭之刃的格局稍微写大一点儿,权谋的斗争就很难一笔带过,不然后期某些剧情的发生会显得脱节。而着笔于权谋,是因为主角要成为表面正派的最终boss,只靠武力是绝对不够的,除非完全不带脑子写。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