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四章 恶鬼滅杀!

  炼狱杏寿郎生来便比同龄人要强大。OQMnc

  很小的时候,仅仅听从父亲的基础指导,便能通过一整天的练习,于太阳落山前在扎实的草人身上斩出极端平滑的切口。他不仅有着天生的强大力量,更有着对这份力量的精确掌控。OQMnc

  母亲炼狱瑠火从小教导他说身为强者应当保护弱者,哪怕临死时也这般嘱咐。OQMnc

  因此炼狱杏寿郎一直秉承着母亲的信念,不断地锤炼自己,打磨自己。哪怕父亲在母亲死后整日酗酒消沉度日,不再教导他剑技,他也凭借着天赋和毅力,只靠着钻研炎之呼吸的三本指南书籍,便成功掌握了炎之呼吸,除了最后的奥义·玖之型·炼狱。OQMnc

  原本炼狱杏寿郎想等到自己学会炎之呼吸的奥义后再来参加入队选拔,却迟迟无法掌握。OQMnc

  加上自小便未见过鬼,对鬼的存在生出了怀疑,他最终决定参加今年的鬼杀队入队选拔。OQMnc

  “喂,你知道吗?前面那身材娇小的漂亮女性是今年新晋的虫柱大人!”炼狱杏寿郎强大的听力让他听到了周边的窃窃私语。OQMnc

  “别乱称呼虫柱大人!”OQMnc

  “我知道左边那位肉色头发的大人是水柱大人,听说是去年才加入的鬼杀队,不到一年就成为柱了。”OQMnc

  “不到一年就成为了柱!?”有人震惊无比。OQMnc

  “这有什么?”消息灵通的说,“瞧见中间那位戴着妖魔面具的大人了吗?也是去年新晋的剑士,据说第一次执行任务就独自斩杀了下壹之鬼,被主公赐予了栋这一专属等级!”OQMnc

  “原来是他!我还听师父感慨过呢,说鬼杀队指不定靠他杀掉一位百年未曾斩过的上弦鬼!”OQMnc

  “诶?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今年的选拔会有三位柱级的大人物莅临?他们不应该有自己的任务吗?”OQMnc

  “听说是……因为这三位大人,今年鬼杀队清理掉了大部分能找出的鬼,甚至有的剑士休整好后,连一整月都没有被分到任务了。”OQMnc

  “咕咚。”咽口水的声音。OQMnc

  得知这一消息的选拔者们都忍不住露出震撼的神情,有人望向石台上的安乐等人,眼底闪烁着快意和向往。OQMnc

  他们也想这样将鬼灭杀,最好……斩尽杀绝!OQMnc

  或许是今年有三位柱级剑士的存在,进入藤袭山灭杀恶鬼给人带来的恐怖感削弱了许多,等待选拔开启的新人们更愿意通过交流来发泄内心的压抑和紧张。OQMnc

  听闻周边选拔者们的交谈,炼狱杏寿郎心底有些迷茫,仿佛和身旁的人处在不同的世界。毕竟他完全不知晓这些信息,能找到藤袭山,也是靠着祖辈传下的典籍。OQMnc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OQMnc

  他望向石台上气质迥异的三人。明明差不多是同龄人,他却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远远超过他的强大气势。OQMnc

  左边有着肉色长发,脸上沿嘴角划出蜈蚣般疤痕的少年,听说是水柱,浑身的气息就像是绵绵不绝的江河,看似柔和,却潜藏着磅礴的力量。OQMnc

  右边身材娇小容貌精致,眼睛漂亮得如同夜色的少女,想来就是虫柱了,翩翩仿若蝴蝶,幽敏难测,当她张开翅膀时,会洒下剧毒的鳞粉。OQMnc

  而中间戴着妖魔面具的那位……OQMnc

  炼狱杏寿郎眼神凝重,浑身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紧绷。OQMnc

  深不可测,就像是漆黑的巨渊,会吞噬每一位凝视祂的生物。OQMnc

  ……OQMnc

  “星野大人,此次选拔者全部到齐。”一名束着雪发的优雅美妇人在安乐身后行礼道,“可以开始了。”OQMnc

  产屋敷天音,产屋敷耀哉的妻子,比丈夫大四岁,是神宫一族与产屋敷一族指婚选定的女子。产屋敷耀哉对其相当信任,这次鬼杀队入队选拔的改革,由她来监督安乐。OQMnc

  “锖兔、小忍,你们准备去把关押在铁笼里的鬼带出来。”安乐吩咐道。OQMnc

  “嗯。”锖兔身形陡然消失。OQMnc

  蝴蝶忍倒是没有立刻离开。她转身,撇撇嘴在安乐身边悄声说:“下次记得先说我的名字。”OQMnc

  还未等安乐表态,她就如同蝴蝶般,飞入了黑暗的密林中。OQMnc

  真是……OQMnc

  安乐无奈地笑笑。OQMnc

  随后他向前踏出一步,站在了山林的入口处。OQMnc

  叽叽喳喳的选拔者们下意识安静,目光齐齐投向安乐。OQMnc

  “今年的入队选拔有些特殊。”安乐淡淡道,“在入山进行生存试炼前,在场的所有人需要通过一场额外的测试。测试内容为——单独正面杀掉一只鬼。”OQMnc

  平台上的选拔者们愕然一静,忍不住想要开口,然而在栋级剑士的威势前,没有谁敢喧闹,但略微急促的呼吸已经暴露出了他们内心的不平静。OQMnc

  “我知道有人会想,以往只需要在山里活过七天就行,根本不需要杀鬼就能成为剑士。我让给入队选拔的难度变大了。”安乐继续道,“但你们扪心自问,自己真的能在山中活过七天吗?”OQMnc

  这下大部分选拔者都炸了。OQMnc

  有人觉得安乐是在侮辱自己的努力训练,有人则是因为残酷的真实被揭露而破防。OQMnc

  但依旧无人吵闹,只是呼吸更加紊乱,努力压制情绪的翻涌。OQMnc

  “看来大家都很有定力。”安乐满意道,“接下来我将详细介绍鬼杀队入队选拔的新规则。”OQMnc

  “在清空的场地上,你们将按照抽签顺序,与被放出来的鬼进行一对一的正面战斗,杀死鬼者可直接进入山林中进行生存试炼,存活七天者成为鬼杀队剑士;未杀死鬼者也可以选择进行生存试炼,不过必须在生存试炼中至少杀死一只鬼,并存活七天,才能晋升为剑士。整个过程中我和虫柱、水柱都会全力保证大家的安全。但是在生存试炼中,被我们救下之人会失去资格。”OQMnc

  “关于一对一战斗,测试的是你们是否真的有直面鬼的勇气,同时也测试你们是否有足够的自知之明。打不过可以认负,我们不会嘲笑你,因为只有能活下来才有嘲讽他人的能力。同时认负者可以作为未杀死鬼的人选择加入生存试炼,也可以提前退出加入隐组织,亦或者彻底退出鬼杀队选择成为一名普通人。”OQMnc

  “哦,对了,提醒一句,今年我抓了66只鬼放进了山里,抱有侥幸心理的人很有可能连我的救援都等不到就被杀死。”OQMnc

  “我知道你们还有疑惑,趁着天还未彻底黑下去,我允许你们提出三个问题。”安乐最后道。OQMnc

  众人仍然沉默不言,只是面面相觑,交流着眼神。过了半响,才开始有交谈声。OQMnc

  “栋大人!”有选拔者率先问出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年的入队选拔会和往年不同?据我所知,入队选拔的模式已经几百年未变了啊!”OQMnc

  人群顿时喧闹起来,大家都有着相同的疑惑。OQMnc

  “因为你们都是可用的人才!”安乐说,“天生我才必有用。你们当中许多人的才能并不在于杀鬼,有的人善于分析情报,有的人可以训练鎹鸦,有的人擅长侦察刺探。这些拥有才能之人,若是陨落在本不擅长的猎鬼战斗中,将是鬼杀队极大的遗憾,也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因此,我可以言明,以往的鬼杀队入队选拔是错误的!我们绝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前行!”OQMnc

  选拔者们又是一阵喧哗。OQMnc

  有人握紧拳头想要怒吼,说以往的鬼杀队选拔才不是错误的!因为这些人的同门伙伴在早年的入队选拔中死去,如果那些时候的入队选拔是错误的,那么师兄师姐们的死亡,岂不是毫无意义?OQMnc

  “如果不抱着必死的觉悟,我们又如何能对抗鬼!?”有人高举着手大声喊道。OQMnc

  “我就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安乐微微一笑,“抱着必死的觉悟并没有错,错的是没有价值的送死。”OQMnc

  “想想看,你们大部分人都是熬过了好几年地狱般残酷的训练,才能来到藤袭山参加入队选拔。是什么支撑着你们度过那段为了变强,而像锻钢一样痛苦打磨自己的岁月?”安乐的声音带着挑拨心弦的魔力,“是恨呐!是无与伦比的仇恨!因为鬼,我们当中有人失去了至爱的恋人,有人失去了至密的朋友,有人失去了至亲的家人!”OQMnc

  “明明是朝夕相处,每天都能看见温暖笑脸的人,却一夜间化作了不能说话的残尸,僵硬在冰冷的地上,红色的血溅满墙壁。面对强大的恶鬼,他们无人能抵抗,只得在绝望中痛苦挣扎,哭喊着你们的名字,最后被一点一点啃食殆尽。”OQMnc

  安乐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如铜钟轰鸣在每个人心头。OQMnc

  被生生唤醒的恨意让选拔者们低下头,咬紧了牙关握着拳头颤抖。有人甚至落下了不甘的泪水。OQMnc

  “然后我们告诉自己要变强,要将这些恶鬼统统送下地狱!为此哪怕疼到每晚都颤抖着睡不着,累到明明没有力气了也要不顾一切地挥舞刀剑,我们都坚持了下来。”OQMnc

  “现在我们站在了即将实现夙愿的入口,你们有人却倒在面前,成为最弱小的鬼的口粮,以往的血和汗水全部化为乌有,报仇什么的都成了笑话!”OQMnc

  “你们问自己,这样真的值吗?”安乐的声音忽然轻柔,“命没了,就什么都做不到了。”OQMnc

  问出问题的那人仿若被巨锤击打,连连后退,面如土灰。OQMnc

  “我,我绝不能那样死去!绝不!”有人颤抖着握紧拳头,呢喃自语。OQMnc

  几乎所有选拔者都咬牙,面目狰狞而扭曲,一想到那可能的绝望未来,心头就仿佛有刀在狠狠地剐。OQMnc

  站在安乐身后不远处的产屋敷天音忽地咬舌尖,将自己从那催眠般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上面不知何时淌满了泪水。OQMnc

  “真是可怕……”她喃喃道。OQMnc

  如果鬼王并非鬼舞辻无惨,而是安乐的话,恐怕鬼杀队早就在刚诞生时就灭亡了吧?OQMnc

  摇摇头甩去心中那不当的猜测,产屋敷天音低下头,不再看向那群沉浸在安乐所描绘未来中的选拔者,避免自己被他们绝望不甘的情绪所感染。OQMnc

  “那种心脏被紧紧攥住却挣扎不得的感受,我们在家人、恋人、朋友被鬼杀害时,已经体会过一次了。”安乐说,“我不想自己再经历一场无能为力的绝望,也不希望你们再经历一次,毕竟我们都是与鬼不死不休的复仇者。”OQMnc

  “所以,去年的入队选拔,我和现任水柱会尽全力斩尽恶鬼,保护所有人;所以,我拼尽全力杀掉下壹向主公求得栋级之位,以足够的功绩和地位获得改革入队选拔的权力;所以,我们要改变鬼杀队入队选拔,让每个人都活下来,将生命燃烧在堆高的灭鬼柴禾上而非无人问津的漆黑角落里!”OQMnc

  安乐抽出腰间的刀鞘,将其举高,展示刀柄上唯有柱或栋才能拥有的刻字。OQMnc

  “恶鬼滅杀!”他的声音如同冥府的厉风,吹携来恶鬼的死亡。OQMnc

  全部选拔者同安乐一样,抽出刀鞘高举。OQMnc

  “恶鬼滅杀!”所有人整齐地低吼,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与坚毅,宛如地狱里走出的复仇修罗。OQMnc

  唯有一人除外。OQMnc

  那就是炼狱杏寿郎,他跟着做这些举动只是觉得,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就显得是在否认这些人的决意。OQMnc

  毕竟他从未见过鬼,更谈不上对鬼的恨意。OQMnc

  之所以会选择加入鬼杀队,是因为另一种信念。OQMnc

  一种流淌在母亲的教导里、流淌在炼狱家的血脉内、流淌在炎之呼吸的脉动中的信念——OQMnc

  因为我生来强大,所以我要保护弱者。OQMnc

  “鬼究竟是什么样的?”炼狱杏寿郎高声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也是安乐所允许的最后一个问题。OQMnc

  有选拔者对炼狱杏寿郎怒目而视。OQMnc

  连鬼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也要来参加鬼杀队的选拔?他恐怕根本不像我们这些人一样经历过地狱吧?该死的幸福的家伙!OQMnc

  “问得很好。”妖魔面具下,安乐露出微笑,“我想大家都只知晓鬼的恐怖,而不了解鬼的脆弱。”OQMnc

  这一次没人再质疑安乐的说辞,全部认认真真地倾听。OQMnc

  “鬼按照实力有不同的特征,大部分失去了身为人时的记忆,性格也会变得暴虐,一部分蠢笨如猪,一部分聪明得如同妖怪。一般说来,身形越和人类接近的鬼,体内所拥有的鬼舞辻无惨的血越多,也就越强。另外,部分最弱小的鬼吃到足够多的人后,身体会发生异变,变强的同时也会离人形越远。”OQMnc

  “你们即将面对的是最弱小的,连血鬼术都没有掌握的鬼。它们战斗起来很少有章法和策略,完全是靠着过人的速度和力量硬拼,由于他们不惧受伤,所以都会采取以伤换伤的打法,相当容易露出要命的破绽。”OQMnc

  “对于握有日轮刀,学会了全套甚至只有半套呼吸法的人来说,只需要不断躲避,等鬼失去耐心暴露出脖子处的破绽,就能将其斩杀。当然,这种灭鬼的策略通常只适用于最弱小的鬼。”OQMnc

  “三个问题就此完毕。”安乐拍拍手,“接下来,便是第一轮测试。”OQMnc

  密林入口处,滚轮的咕噜声传来。OQMnc

  五辆用铁链串起来的木板车上,二十只饥饿到快要失去理智的鬼,被分别关在特制的坚固铁笼中,徐徐暴露在众人眼前。OQMnc

  推动木车的鬼杀队剑士们面不改色,先前不见身影的水柱与虫柱护卫在前后两端。OQMnc

  “准备抽签吧。”安乐从产屋敷天音手里,接过写有全部选拔者姓名的竹签筒,对平台上眼底燃烧着仇恨火焰的众人微笑,“我很期待你们的表现。”OQMnc



  ……………………………………

  PS:本章二合一,还差一更。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