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七章 向鬼杀队输出内卷

  无限城。OQMnc

  “我能感觉到,这一年多来,那些废物们正在大面积地消失。”梅红色眼眸的英俊男子站在宽大的木地板上,眼神冰冷地俯视身下的悬空平台,“童磨,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回来向我汇报。”OQMnc

  “是!尊敬的无惨大人!”白橡头发,头顶一泼血色的清秀青年啪地合上铁扇,笑眯眯地回答,随后身形消失,被无限城传送到了外界。OQMnc

  …………OQMnc

  1911年,明治四十四年。OQMnc

  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跟在蝴蝶香奈惠身边,保护她不会在某一次任务中遇见上贰鬼童磨,像动漫中那样重伤而亡,安乐几乎将周边地区的鬼都清剿了个遍。OQMnc

  弱的扔进藤袭山,会血鬼术的自己吃掉。OQMnc

  至于下弦鬼们,似乎是被鬼杀队近乎屠杀的狩猎吓到,躲藏得很深。鬼杀队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下弦鬼的情报了。OQMnc

  在安乐的疯狂扫荡下,部分鬼杀队剑士们甚至怨声载道起来。鬼都让安乐给杀了或捉了,他们就只有基础工资,没有绩效奖金了!就连晋级速度都慢了下来!OQMnc

  不过大部分剑士对安乐都抱着无比崇敬的态度,大家击掌相庆,说只要有安乐大人在,那些穷凶极恶的鬼没有一只能逃脱制裁,通通都要下地狱!OQMnc

  安乐在鬼杀队内的声望越发高涨,所有人都相信他能带领鬼杀队将鬼至少压制一个时代!OQMnc

  然而随着名声的传播,一些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也不靠谱地传开。OQMnc

  “你知道吗?安乐大人喜欢男人!”OQMnc

  “天哪,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OQMnc

  “是啊,真羡慕那帮狗男人!哼!”OQMnc

  类似的谣言遍布鬼杀队以及鬼杀队的附属组织,每次蝴蝶香奈惠笑意微妙,抱着一大堆情书扔到安乐房间时,安乐总会眼抽抽,咬牙切齿严重怀疑这里面有人推波助澜。OQMnc

  “嘻嘻,真好,差不多没有同性竞争对手啦!”某位已经粉发的隐组织中层干部偷偷地笑。OQMnc

  除此之外,今年的柱合会议上,安乐向产屋敷耀哉提议,扩充柱的名额,而非局限于九位,并且相同呼吸法流派的剑士也可以同时成为柱。OQMnc

  本来安乐一是想在未来将自己阵营里的高端战力全部送上柱级,扩大自己在柱中的影响力;二是柱的人数增加,权力和地位必然会有所分散,更能突出安乐栋等级的独一无二。OQMnc

  结果出乎意料的是,产屋敷耀哉当场拍板答应下来。OQMnc

  安乐顿时怀疑自己主动踩了坑。OQMnc

  果然,当天,鬼杀队内第二位风柱诞生。OQMnc

  夈野匡近,第二风柱,不死川实弥的挚友。OQMnc

  看着两位风柱勾肩搭背地说笑,安乐就觉得牙酸。OQMnc

  这下好了,对立阵营里因为他的提议多了位柱级战力。OQMnc

  幸好富冈义勇十分争气,在鬼都被安乐清剿得差不多的时期,硬生生杀满五十只鬼,晋升为了第二水柱。OQMnc

  就是可怜炼狱杏寿郎,明明是未来的炎柱,到现在却还只是名庚级剑士。OQMnc

  由于自己辖区内的鬼杀得差不多了,安乐时常前往其他人的辖区去执行任务,因而顺便在狭雾山拜访了前水柱鳞泷左近次前辈。两人相谈甚欢,尤其是两人都戴着面具,以遮掩自己对鬼没有威慑力面容的相同做法,更是让鳞泷心生好感,将安乐引为忘年交。OQMnc

  每次想到锖兔、真菰还有义勇叫自己师叔时不情不愿的模样,安乐就觉得很好笑。OQMnc

  除了前水柱之外,安乐也曾以私人名义,前往东京地区拜访炎柱炼狱槙寿郎。提着好酒见面时,安乐只字不提杀鬼、责任之类的词,只是夸奖着炼狱杏寿郎多么多么厉害,在鬼杀队里多么受人欢迎。虽然炼狱槙寿郎前辈嘴上不客气,但眼里的温柔和自豪却做不了假。OQMnc

  最后安乐鞠躬笑道:“我会保护好杏寿郎的,伯父就放心吧。”OQMnc

  炼狱家的幼子炼狱千寿郎,看着那天父亲脸上居然有了笑容,揉揉眼睛,忽地很感激那位好看的大哥哥。OQMnc

  很久没有看到父亲这样高兴了。他写信给哥哥说。OQMnc

  藤袭山上,已经聚集了近两百只鬼,大部分都是安乐抓来的,数量多到哪怕是老练的杀鬼剑士都觉得要是自己参加今年的入队选拔,恐怕活不过三天。OQMnc

  但是如果就此对鬼的数量进行削减的话,负责统计的鬼杀队剑士怀疑明年可能抓不到足够数量的鬼了。OQMnc

  不过最终还是对藤袭山内的鬼进行了清理。因为大量聚集的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相互吞噬,等安乐抵达时已经有掌握血鬼术的鬼诞生,如果放任下去,恐怕会异变出下弦战力的恶鬼。OQMnc

  也因为此事件,鬼杀队的人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鬼舞辻无惨不允许鬼的聚集,这种养蛊式的造鬼方法,很有可能催生出脱离鬼王掌控的异鬼。OQMnc

  “还算及时。”安乐苦笑,“不然山里的鬼相互吃光了,现今再抓鬼就很麻烦了。”OQMnc

  “还不是因为你那么勤地出任务。”蝴蝶忍撇嘴,“我跟着你腿都快跑断了。”OQMnc

  “哎呀哎呀,小忍笑一笑嘛。”安乐笑着扯了扯蝴蝶忍的两腮。OQMnc

  “别学姐姐的语气跟我说话!”蝴蝶忍气鼓鼓地拍掉安乐的手。OQMnc

  安乐不以为意地笑笑:“走吧,藤袭山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去香奈惠姐那里。”OQMnc

  蝴蝶忍忽然一愣。OQMnc

  “怎么了?”安乐察觉不对。OQMnc

  “我,我突然好难受。”蝴蝶忍捂住左胸口,蹲下身微微颤抖,“心脏像是手抓住了一样,紧得发痛。”OQMnc

  “中毒了?”安乐皱眉,伸手准备抱起蝴蝶忍,查看她的情况。OQMnc

  “不,不。”蝴蝶抬头,面色苍白如纸,眼中泪水滑落,“我好像要失去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了。”OQMnc

  安乐有些困惑地侧头,脑海中思索着,随后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大眼。OQMnc

  “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情况,那是爸爸妈妈被鬼吃掉的那晚。”蝴蝶忍悲伤地呢喃,娇小的身躯一震。OQMnc

  “姐姐!”OQMnc

  “香奈惠姐!”OQMnc

  蝴蝶忍和安乐异口同声道。OQMnc

  安乐一把抱起蝴蝶忍,准备依靠自己的极速冲向蝴蝶香奈惠的任务地点。OQMnc

  “别管我!你能更快些!”蝴蝶忍声音里带着急迫的哭腔,“你一定要救下姐姐啊!”OQMnc

  “嗯。”安乐点点头,放下蝴蝶忍,随后头也不回地疾驰离开。OQMnc

  蝴蝶忍紧咬银牙,也跟随着安乐的方向跑去。OQMnc

  ……OQMnc

  鎹鸦告知了安乐,蝴蝶香奈惠的任务地点。OQMnc

  两旁的景色飞速后退,安乐顶着让人睁不开眼的风压狂奔。OQMnc

  可恶,只是分别了两天时间啊!没想到还是被钻了空子!OQMnc

  安乐暗紫色的眸子里有漆黑的火焰冷冽地燃烧。OQMnc

  他没有发觉自己的心态变化。相比上一次救人时的担忧,这一次他满是愤怒。OQMnc

  就像是被染指了心爱之物的君王。OQMnc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