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八章 不要死啊香奈惠

  冰冷的血腥味弥漫在废弃道场内。OQMnc

  “快天亮了呢。”清秀男子微笑着展开铁扇,七彩的眼眸中刻着上弦贰的汉字,“玩了一晚上真是开心。”OQMnc

  在他对面,蝴蝶香奈惠大口喘息着,浑身满是深可见骨的细碎切伤。她樱粉的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握刀的手颤抖着。OQMnc

  “明明早该死去了,却靠着执念强撑着。”童磨张开双臂,温柔地笑,“为什么不选择被我吃掉呢?和我融为一体,共同奔赴永生的极乐,不好么?”OQMnc

  蝴蝶香奈惠没有说话,她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如果不是手臂肌肉过度僵硬,恐怕手中的刀早已掉在了地上。OQMnc

  她直直地盯着童磨,花之呼吸缓缓充盈肺部。OQMnc

  “还想玩吗?”童磨歪头,“可惜天要亮了,不然陪你这样优质的美人嬉戏,多是一件美事。”OQMnc

  说着,他闲散走来,笑容灿烂地伸出手:“来吧,我带你共赴极乐。”OQMnc

  “真是可怜。”蝴蝶香奈惠忽地轻声道。OQMnc

  “什么?”童磨眨眨眼。OQMnc

  突然,九朵绝美的花瓣在他眼前绽开。OQMnc

  花之呼吸·五之型·无果芍药。OQMnc

  从四方同时刺出的九连击,如同芍药花的绽放。OQMnc

  刀尖没有传来受击感。OQMnc

  蝴蝶香奈惠无奈地微笑。OQMnc

  被躲过去了呢。OQMnc

  已经是最后一击了。OQMnc

  “淘气的女孩最烦人了。”童磨的嬉笑声从身后传来,“喏,在我身体里变乖吧。”OQMnc

  冰冷的鬼手抓向蝴蝶香奈惠的头。OQMnc

  下一刻。OQMnc

  香奈惠身后的墙壁轰然破碎!OQMnc

  极致锋锐的寒光如闪电划过。OQMnc

  巨大的音爆声紧随而起。OQMnc

  那是比声音还要快的刀光!OQMnc

  “扑通!”OQMnc

  一颗圆滚滚的头颅掉在了地上,面上还带着戏谑的微笑。OQMnc

  但仔细看去,那斩断的脑袋竟然是一块冰雕!OQMnc

  护在蝴蝶香奈惠身前,安乐手持日轮刀,对准道场的入口处,刀刃上隐约可见融化蒸发的冰水。OQMnc

  破墙的些许迟滞,以及童磨依靠惊人直觉瞬间作出的冰霜减速,让安乐没有直接一刀了结其性命。OQMnc

  “差点就死了呢。”道场的入口处,童磨摸了摸脖子,脸上的笑意消散无踪,他冷冷地望向戴着妖魔面具的安乐,“你的呼吸已经乱了,想来是一路狂奔到这里的吧?漂亮优质的女人果然抢手呢。”OQMnc

  童磨说得没错,安乐完全是连续不断没有停滞地赶来。OQMnc

  虽然通过吸食鬼血增强了体质,但肺部的先天性缺陷依旧存在,不顾一切的奔袭让安乐的肺糜烂得不成样子,剧烈的绞痛从胸腔升起,血腥味漫过了喉咙。OQMnc

  “看来你的肺部伤得很重,呼吸法都不能用了。”童磨展开铁扇,掩嘴轻笑,“真是遗憾,如果不是天快亮了,我真想趁机把你杀死在这里呢!”OQMnc

  叹息一声,童磨悠然地转过身去,晃了晃扇子:“罢了罢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玖,就是可惜那女人已经救不回来了,我也没把她吃掉。”OQMnc

  话未说完,他猛地朝背后挥舞手中的对扇,大量细碎的冰花向安乐挥洒而去,每一片花瓣都如刀刃般锋利。OQMnc

  血鬼术·散莲华。OQMnc

  “哎呀,又死一个。”他装作悲悯地感慨。OQMnc

  然而极端灵敏的第六感忽地传来尖锐的警鸣!OQMnc

  眉心倏忽一痛,仿佛被死神的镰刀架在了脖子上。OQMnc

  血鬼术·结晶御子。OQMnc

  血鬼术·睡莲菩萨。OQMnc

  生死之间,童磨瞬放两发血鬼术,在原地留下替死的冰晶人偶,同时升起高大无比的冰人,双手合十盘坐于睡莲之上如同菩萨,举手投足有着莫大的威能。OQMnc

  这是他究极的保命术和究极的攻击法。OQMnc

  留在原地的冰人偶已然断成两截。OQMnc

  巨大的睡莲菩萨向着安乐一掌拍下,随后被刀光击碎!OQMnc

  “动了我的东西,还想逃?”高贵威怒的声音响起,令人不由得想到高高在上俯瞰人世的皇帝。OQMnc

  这种压迫感……OQMnc

  童磨的眼里多出一抹无法抑制的恐惧。OQMnc

  然而对于天生便没有情感的他而言,这种情绪并不属于他。OQMnc

  这是鬼王细胞基因反馈的恐惧,就像遇上了……天敌。OQMnc

  “我要告诉无惨大人!”童磨飞速逃离,“鬼大量消失的原因一定和这个戴着难看面具的家伙有关!”OQMnc

  安乐望着上贰之鬼落荒而逃的身影,没有再去追逐。OQMnc

  先前被他击破的睡莲菩萨碎裂开来时,洒落出剧烈的寒毒,弥漫在空气中,大大减缓了安乐的移速。虽说并不影响安乐的战斗力,但想要再追上童磨,得花费一定的时间。OQMnc

  而现在,濒死的蝴蝶香奈惠已经没有时间了。OQMnc

  “总有一天,你会被吃掉的。”安乐眼神冰寒,随后收刀转身,来到面色苍白的蝴蝶香奈惠身旁蹲下,将其抱在怀中。OQMnc

  “安,安乐。”蝴蝶香奈惠伸手抚摸安乐的妖魔面具,“我就要死了。”OQMnc

  “别说话。”安乐取下面具,让香奈惠的手能触碰到自己的脸颊。OQMnc

  “不,有些话,再不说就,就来不及了。”鲜血从蝴蝶香奈惠的嘴角溢出,苍白的脸上那抹血色美得叫人惊心动魄。OQMnc

  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微笑:“安乐,我喜欢你。”OQMnc

  安乐一愣。OQMnc

  他并非没有察觉到蝴蝶香奈惠那隐藏的心意,只是平常的相处中,他从未认真对待,毕竟在他看来,只要牢牢牵住蝴蝶忍的心,身为姐姐的香奈惠天然便是他阵营内的人。OQMnc

  可现在蝴蝶香奈惠快死了,呼吸弥留之际,她最想倾诉最想告白出来的,却是一句“我喜欢你”。OQMnc

  你个笨蛋!你最关心的不是妹妹蝴蝶忍吗?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OQMnc

  安乐才发现自己在蝴蝶香奈惠心中的地位,原来已经到了这么重要的程度。哪怕没有妹妹蝴蝶忍的羁绊,香奈惠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这边吧?OQMnc

  “对不起,小忍。”蝴蝶香奈惠的声音已微不可闻,她的气息在飞速削弱,生命的火光已经燃到尽头。OQMnc

  “不要死啊,香奈惠。”安乐喃喃道,“还没到无能为力的时候,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OQMnc

  他抽出日轮刀,在左手腕上割出一道伤口,强大的血压让鲜血沥沥而出。OQMnc

  安乐将手腕放在香奈惠的嘴边,血液不断涌入她的喉咙。OQMnc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