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章 大正时代来临 1

  1912年,转眼间,在位四十五年的明治天皇过世,这片岛国迎来了大正的时代。OQxM7

  大正元年。OQxM7

  狭雾山云雾渺渺的山顶,安乐和锖兔相对石桌而坐,侧头望着翻滚的云海,漫不经心地喝茶。石桌上,妖魔面具和狐狸面具静静地摆放在两端。OQxM7

  “小忍还在和你闹别扭吗?”锖兔笑着问,“不去哄她来我这里蹭茶喝干什么?”OQxM7

  “都说了好几次不是闹别扭,师侄。”安乐懒懒回道,并且特意在师侄二字上加重语调。OQxM7

  “真搞不懂师父为什么要和你称兄道弟的!”锖兔头疼地拍拍脑袋,随后话题回到蝴蝶忍身上,“你们都快一年没有执行联合任务了吧?还记得以前小忍总是和你黏在一起,比影子还亲密。”OQxM7

  “那是她说要给我治病,为了观察病情才一直跟着。”安乐百无聊赖地抚摸着茶杯的青色花纹。OQxM7

  “什么病?”锖兔关切地问。OQxM7

  “没病。”安乐说,“只是当初杀掉下壹鬼后,心理状态有些不正常,现在已经调整回来了。”OQxM7

  “那就好。”锖兔松口气,随后又不依不饶地问,“所以小忍和你分开是因为你病好了吗?”OQxM7

  安乐懒得再跟这听不懂话的家伙进行口舌之争,依旧摆弄着茶杯,淡淡解释道:“只是人总会长大而已。”OQxM7

  “确实。”锖兔若有所思地点头,“小忍最近发育得很快,听说申请换了新的队服,然后把前田正夫那色鬼裁缝做好送来的新制服给当面烧了。”OQxM7

  安乐无奈地叹口气,举起茶杯作势要砸向锖兔:“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找我茬?我的意思是小忍的心态变得比以前成熟了。”OQxM7

  锖兔举起双手讪笑,他相信安乐真的会把茶杯砸过来:“这不逗你笑嘛。”OQxM7

  “气笑的还差不多。”安乐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对了,你举手干什么?我就喝口茶而已。”OQxM7

  锖兔满头黑线,他发现自己根本玩不过安乐这个腹黑的家伙。OQxM7

  “看来香奈惠那件事对小忍刺激挺大的。”他说。OQxM7

  “是啊,没有什么比珍贵之物在眼前消逝,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时更让人痛苦的了。”安乐轻声道。OQxM7

  “幸好当时有你在。”OQxM7

  “可惜还是放跑了上贰之鬼。”OQxM7

  气氛一下子安静起来,只有呼呼的风声拂过耳畔,云汽在衣角上慢慢凝成水珠。OQxM7

  许久,锖兔幽幽开口:“安乐,你说,我们这么努力地将鬼清理干净,真的对吗?”OQxM7

  “你想说什么?耽误了低级剑士们磨练变强的机会么?”安乐打了个哈哈,“所以主公不是让我们赋闲在家,只有出现强力恶鬼的消息时才通知我们前往吗?”OQxM7

  这两年来,因为安乐这个变数的出现,锖兔、蝴蝶香奈惠以及夈野匡近度过死劫,使得鬼杀队相较原动漫,多出了三位柱级战力,再加上安乐那极其高效的杀鬼效率,除去某些隐藏特别深或者说特别怂的,鬼已经清剿得差不多了。OQxM7

  尤其是这两年来安乐亲自主持藤袭山入队选拔,选拔出了数量远超往届且心态坚韧的新剑士。这些新晋的鬼杀队员干劲十足,哪里有鬼便嗷嗷叫着朝哪里冲,可以说这片土地上的鬼冒出一截便被收割干净一截。OQxM7

  据说已经有部分鬼杀队剑士抗议了,没有鬼来杀以获得绩效奖金,仅靠基本工资,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当然这只是夸装的说辞,毕竟鬼杀队的基本月薪,还是足够普通的一家三口富足生活三个月的,只是维持高消费很难罢了,毕竟西洋那边进口过来了很多有趣或者说奢华的玩意儿。OQxM7

  而有些鬼杀队剑士则是不满因为接不到足够多的任务,使得自己的等级迟迟无法晋升。OQxM7

  日本人的阶级观念可以说是刻到了骨子里,鬼杀队等级还是很受队员们的重视。OQxM7

  不过这个确实无法反驳,因为连炼狱杏寿郎这位未来的炎柱都卡在了甲级,然后就几乎接不到任务了。OQxM7

  强大的鬼之前便被安乐等人清剿得差不多,弱小的鬼又不够低级剑士们分,而上弦下弦鬼还轮不到他上,可以说是不上不下极其难受了。OQxM7

  另外,第二水柱富冈义勇很庆幸自己通过选拔早,赶上了杀鬼的末班车。OQxM7

  总的来看,这是鬼杀队全面压制恶鬼的时代,相较以往的凄惨挣扎,几乎可以称得上盛明之世。OQxM7

  但……OQxM7

  因为鬼被大量诛杀,鬼舞辻无惨也开始大批量地制造新鬼出来,越来越多的家庭因为鬼舞辻无惨不要钱洒血似的行为而支离破碎。OQxM7

  锖兔认为是自己等人的清剿将鬼逼得太急,才会出现那么多本不该发生的惨案。OQxM7

  “闲在家里闲傻了?”安乐用力拍拍锖兔的额头,“悲剧都是无惨那混蛋制造的,我们鬼杀队只是尽量减少悲剧的发生。”OQxM7

  “我知道其中的道理。”锖兔低头看着石桌,眼神颤动,“只是想象着因为我杀光了一个地区的鬼,鬼舞辻无惨便重新去制造大量的新鬼出来,导致那么多人被害,那么多家庭破碎,我,我……”OQxM7

  “既然你坚持认为那是因自己而诞生的罪孽的话,那就背负上好了。”安乐淡淡道,“然后努力地去赎罪。”OQxM7

  “怎么赎罪,杀更多的鬼吗?可那会有相同数量的鬼诞生出来弥补啊!”锖兔痛苦地抱头,“这就是个死循环!”OQxM7

  “赎罪很简单,杀掉鬼舞辻无惨这个源头就好了。”安乐轻描淡写道。OQxM7

  “可我们连鬼舞辻无惨在哪儿都找不到!”锖兔大声说。OQxM7

  “时机未到而已。我们现在还不具有杀掉鬼舞辻无惨的能力。”安乐说,“努力变强吧,五年内,杀死鬼舞辻无惨的契机就会到来,我保证。”OQxM7

  “主公的预言?”锖兔见安乐说得这么肯定,不由得一怔。OQxM7

  “我说的。”安乐淡淡一笑。OQxM7

  “真的大丈夫吗?”锖兔严重怀疑安乐只是为了安慰他而吹牛。OQxM7

  “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过没把握的话?”安乐耸肩。OQxM7

  “见过。”锖兔忽然严肃道,“你说要同时搞定蝴蝶姐妹的时候。”OQxM7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安乐震惊地睁大眼。OQxM7

  “睡觉时说的梦话。”OQxM7

  “……你见过我睡觉?”OQxM7

  “也是在梦里。”OQxM7

  “滚!”OQxM7

  “哈哈哈哈哈!”锖兔见恶作剧得逞,抱着肚子开怀大笑,刚刚压抑阴郁的气氛一扫而空。OQxM7

  其实他心底相信,安乐没有说谎。OQxM7

  毕竟,安乐是他见过最强也最深不可测的家伙,除了逼走上贰鬼的实力外,就连当初说好的鬼杀队入队选拔改革,如今也成效卓显,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OQxM7

  他说能做到,想来就一定能做到吧?OQxM7

  锖兔隐隐期待着。OQxM7

  “嘎!嘎!富冈义勇剑士的信!”漆黑的鎹鸦哼哧哼哧地飞来。OQxM7

  难为它这么尽职地飞到海拔不低的狭雾山顶上。OQxM7

  “辛苦你了。”锖兔掏出一根肉干,喂到鎹鸦口中,随后铺展开信纸。OQxM7

  “怎么了?”安乐看到锖兔眉目间泛出讶异之色,挑挑眉问。OQxM7

  “一位全家被鬼杀害的少年,以及变成鬼后会保护他的妹妹。”锖兔喃喃道,“灶门炭治郎……灶门祢豆子……”OQxM72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