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一章 祢豆子真乖

  深夜的山林小径上,深红色头发,左额有块疤痕的少年出现,他背着竹篓,右手牵着妹妹。妹妹可爱的长发披散,内里穿着缝缝补补的粉色和服,外面套着黑色羽织。OQxM7

  “祢豆子,前面有一座佛堂。”灶门炭治郎驻足,“还亮着灯光,应该有人在的,我们去看看吧。”OQxM7

  忽然,他抽了抽鼻子,眉头紧皱。OQxM7

  血腥味!OQxM7

  “有血的味道!”灶门炭治郎担忧地跑过去,“这座山的道路很险峻,应该是有人受伤了!”OQxM7

  气喘吁吁地跑过台阶,炭治郎一把推开纸门,焦急地大声道:“没事吧!”OQxM7

  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他瞳孔骤缩!OQxM7

  竹篓哐当一声掉在地上。OQxM7

  满身是血的人凌乱地铺陈,一动不动,早已失去了生气。OQxM7

  披散着头发的家伙背对着他们,身子颤动着,似乎在……咀嚼?OQxM7

  “什么啊?喂!”背对着他们的家伙相当不爽地回头,嘴角残留着鲜血和肉渣,“这里可是我的地盘!要敢破坏我的食堂,我可饶不了你!”OQxM7

  食人鬼!OQxM7

  逼人的寒气从炭治郎的脚底直冲头顶,身体颤抖着无法动弹。OQxM7

  而在他身后,祢豆子咬着竹筒,饥饿的口水流淌而下。OQxM7

  “诶?有些不对啊。”食人鬼嗦了嗦手指上沾染的鲜血,疑惑地站起来转身,“你们是人类吗?”OQxM7

  炭治郎咽口水,身子紧绷,手放在了斧头的把柄上。OQxM7

  一阵风吹过。OQxM7

  灯灭了。OQxM7

  佛堂一暗。OQxM7

  破空声陡然响起!OQxM7

  食人鬼向炭治郎扑了过去!OQxM7

  被抓住肩膀的瞬间,炭治郎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抽出斧头,砍向食人鬼的脖颈。OQxM7

  食人鬼腾身后跃,稳稳落地。OQxM7

  它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不在意地笑:“呵呵,斧头吗?真有本事啊。不过这种伤口很快就能愈合。”OQxM7

  说话间,食人鬼脖子上不浅的砍伤瞬息间愈合。OQxM7

  “你看,很快就好了,是吧?”OQxM7

  它再度向炭治郎扑了过去!OQxM7

  而佛堂内,祢豆子依旧望着尸体发呆,饥饿感阵阵袭上心头。OQxM7

  “收收口水,流了一地呐。”有人忽然在她身边说,“再不去救你哥哥的话,他恐怕就被吃了。”OQxM7

  被食欲压制的祢豆子蓦然惊醒,迅速闪身跑到正在地上与鬼僵持的炭治郎身边。OQxM7

  “砰!”OQxM7

  食人鬼的头颅被猛地踢飞,像是炮弹一般砸到树干上,震得树叶摇晃。OQxM7

  “百看不厌的名场面。”安乐嘴角微翘,随后转身看向佛堂阴暗处血腥的残尸。OQxM7

  “不应该啊,明明这片区域已经清理得很干净了。”他低声自语,“今早我经过时也没有感觉到鬼的气息啊。”OQxM7

  这就是……固定世界线的影响吗?OQxM7

  “抱歉。”安乐朝着尸体,双手合十,“希望你们下辈子能平安幸福。”OQxM7

  ……OQxM7

  食人鬼头发打结在斧头把柄上,被牢牢地在树干上卡着。OQxM7

  炭治郎抽出短刀,对准食人鬼。OQxM7

  动手啊!快动手啊!OQxM7

  他不断地在心底呐喊,可握刀的手却不停颤抖,汗水从额间滴落。OQxM7

  忽然,一只手拍上炭治郎的肩膀。OQxM7

  炭治郎回头一惊。OQxM7

  “靠那种东西是无法杀死鬼的。”鳞泷左近次说。OQxM7

  炭治郎惊讶地张着嘴。OQxM7

  天狗的面具……OQxM7

  还有……OQxM7

  在天狗面具老人身边,还站着一位戴着可怖妖魔面具的男子。OQxM7

  好,好可怕!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炭治郎闻到了妖魔面具男子身上的味道。OQxM7

  而且这两个人都没有发出脚步声,很厉害!OQxM7

  炭治郎下意识选择相信。OQxM7

  他转身问:“要怎么办才能杀死他?”OQxM7

  “不要问别人。”鳞泷左近次的神情隐藏在天狗面具下,“就不能自己思考一下吗?”OQxM7

  炭治郎想了想,捡起地上的石头,打算将食人鬼的头颅彻底砸碎。OQxM7

  可是,被一击一击砸碎脑袋,肯定会很痛苦,就没有什么一击毙命的方法吗?OQxM7

  炭治郎迟迟无法下手。OQxM7

  “左近次前辈,你认为这个孩子怎么样?”安乐问。OQxM7

  “不行。哪怕面对鬼,他身上也散发着温柔的味道。太过体贴他人,就无法做出决断,甚至对鬼也抱有同情心。”鳞泷左近次叹息,“这孩子不行呐。”OQxM7

  “温柔的味道?”安乐笑笑,“左近次前辈,有件事我一直很想问你。当初见到我时,你从我身上闻到的味道是怎样的?”OQxM7

  “你的么?”鳞泷左近次微微抬头,凝望着皎白的月亮,“愤怒、憎恨、绝望,就像是地狱里争斗不休的修罗。可虽然在地狱里遍体鳞伤,你依然仰起头渴望着天国。”OQxM7

  “身处地狱,仰望天国。”安乐喃喃,随后他转身,“左近次前辈,我们先去把遇害者的尸体埋葬了,那孩子就让他在那里犹豫吧。”OQxM7

  “嗯。”OQxM7

  走到佛堂门口时,安乐俯身捡起竹篓,扭头对炭治郎身后的少女说:“喂,祢豆子,天快亮了,在你哥哥做出抉择前,进来躲一会儿吧。”OQxM72

  祢豆子呆呆地回头,歪了歪脑袋,似乎没想明白为什么面前的男子知道自己的名字,不过望着天边已然微微泛起的鱼肚白,她还是哒哒哒地跑过来,缩小身子,钻进竹篓内。OQxM7

  “真乖。”安乐笑笑,随后把装有祢豆子的竹篓放到朝阳照不到的角落,用布盖好。OQxM7

  片刻后,初阳升起。OQxM7

  食人鬼在晨曦中惨叫着灰飞烟灭。OQxM7

  炭治郎一愣。OQxM7

  “啪嗒!”OQxM7

  手中的石头砸落在泥地上。OQxM7

  只是照到了阳光就变成了这样?OQxM7

  炭治郎震惊地合不拢嘴。OQxM7

  难怪祢豆子会这么抗拒!OQxM7

  等等,祢豆子!OQxM7

  “祢豆子?祢豆子!”炭治郎焦急地四处张望,却没看到妹妹的身影。OQxM7

  突然想到什么,他慌张地跑进佛堂,看见阳光找不到的阴暗角落里,妹妹缩在竹篓里,害怕地探出小脑袋。OQxM7

  “祢豆子……”炭治郎松了口气,随即反应过来,“对了,那两个人呢?”OQxM7

  循着味道,他找到佛堂的侧后面空地,戴着妖魔面具的男子不见了,只有天狗面具的老人跪在地上,似乎在默哀。OQxM7

  他是在……埋葬被杀害的人?OQxM7

  灶门炭治郎走过去。OQxM7

  “那个……”OQxM7

  天狗面具的老人起身:“我是鳞泷左近次,富冈义勇介绍的人就是你吧?”OQxM7

  “是,是的!”炭治郎应道,“我叫灶门炭治郎,我的妹妹叫祢豆子……”OQxM7

  然而未等炭治郎说完,鳞泷左近次直直看向他。OQxM7

  明明戴着天狗面具,可总觉得他的表情很严肃很可怕。OQxM7

  “炭治郎,当你妹妹吃人的时候,你会怎么做?”鳞泷左近次问,声音如同逼人的瀑布。OQxM7

  炭治郎怔住。OQxM7

  ……OQxM7

  “啪!”OQxM7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就是佛堂内也能听见。OQxM7

  “还真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呢。”安乐无奈笑笑,随后蹲身望着竹篓内警惕的祢豆子,腰间的妖魔面具打在刀鞘上当当作响,“你哥哥可是挨打了哦,以后他还会为了你经历更多更难以忍受的痛苦。”OQxM7

  祢豆子闻言,咬紧竹筒,身子不由得想要爬出竹篓去找炭治郎。OQxM7

  安乐摁住她的脑袋,揉了揉:“如果想要守护你哥哥的话,就想尽办法变强吧。”OQxM71

  祢豆子望着那双深邃静谧的暗紫色眸子,呆呆地眨了眨眼睛。OQxM7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