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二章 其乐融融的水柱一派

  安乐并不打算立刻赐予祢豆子自己的血,他想等祢豆子突破阳光界限后,将其身上的鬼血吸收掉。OQMnc

  不需要青色彼岸花,便能先于鬼舞辻无惨克服阳光的致命弱点,祢豆子的鬼血或许会比无惨进化得更加精纯。OQMnc1

  到那时安乐会对祢豆子进行换血,将自己的血注入其体内,把她变作自己的同类。并且主角团的灶门炭治郎和我妻善逸也因此不得不登上自己的船。OQMnc

  “以后就由我罩着你了。”安乐拍了拍祢豆子的小脑袋,微微一笑,转身离去。OQMnc

  他接下来要去巡视狭雾山周边地区,查看是否有更多新鬼出现。OQMnc

  而等到他巡查完毕时,时间已是半夜。OQMnc

  安乐回到狭雾山,推开山脚下木屋的门。OQMnc

  鳞泷左近次正坐在屋内烤火,旁边的床上祢豆子盖着棉被安静地睡着。OQMnc

  “周边我看过了,没有新的鬼出现。”安乐取下妖魔面具,别在腰上,走到鳞泷左近次身旁坐下,“把炭治郎扔山上了?嘴上说这孩子不行,实际还是对他进行了测试。”OQMnc

  “我只是打消他加入鬼杀队的决心而已。”鳞泷左近次低沉道,“他不适合当斩鬼的剑士。”OQMnc

  “你呀,口是心非的。”安乐摇头笑笑,“明明听到义勇送过来位和你一样鼻子灵,似乎能完全继承你衣钵的苗子,便整个白天都拉着我和锖兔帮你在山上布置陷阱!其实还是很想再收一个弟子的吧?”OQMnc

  鳞泷左近次默然,最后天狗面具下发出一声鼻音:“嗯。”OQMnc

  安乐将手放在火炉旁,虽然他并不需要取暖,但掌心那传递来的温度确确实实让人安心:“我说啊,炭治郎虽然善良温柔,但守护家人的决心是远在其上的,如果小看他的话,恐怕到时你会大吃一惊。”OQMnc

  “你认为他能成功下山吗?”鳞泷左近次说,“记得布置陷阱时,就你做的最阴险吧?”OQMnc

  “什么叫阴险?那叫出其不意。”安乐说,“如果连我的陷阱炭治郎都闯过了,你肯定会认同他的。”OQMnc

  “那倒没错。”鳞泷左近次点头,“如果是刚来狭雾山时的义勇,肯定会栽在你的陷阱里哭鼻子。”OQMnc

  “义勇都成长为可靠的大男孩了,就不必这么迫害他了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安乐眼里却满是笑意。OQMnc

  他伸了个懒腰:“好饿啊,晚饭都没吃呢,大冬天的为什么不就着炉子吃火锅?”OQMnc

  “真菰去准备了。”鳞泷左近次说,“虽然锖兔去执行巡逻任务了,一周内都见不到人,但算时间的话,义勇那小子今天晚上就能回来,到时我们一起吃吧。”OQMnc

  吱呀。OQMnc

  木门被脚轻轻踢开。OQMnc

  墨绿色中长发,文静清秀的女孩端着火锅,手腕上挎着装满食材的竹篮,走进木屋。OQMnc

  “辛苦真菰了。”安乐上前接过火锅,摆在炉子上,“等义勇回来就开吃吧。”OQMnc

  真菰点点头,目光望向床上安静沉睡的祢豆子,小声问:“那孩子就是鬼吧?”OQMnc

  “嗯。”鳞泷左近次点头,“虽然对人肉有欲望,但却能克制住自己,并且会为了保护哥哥同其他鬼战斗,的确如义勇信里说的那样,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OQMnc

  “那另一位哥哥呢?”真菰坐下,“不会是在山上受苦吧?”OQMnc

  “接受试炼呢。”OQMnc

  “啊?那孩子也太惨了吧?”真菰捂住小嘴,“安乐帮忙布置的陷阱,虽然不致命,但特别……缺德。”OQMnc

  “师侄你怎么能这么说?”安乐挑眉,“明明锖兔也和我一直布置陷阱,他还对我的杰作竖大拇指呢!”OQMnc

  真菰不高兴地瘪嘴:“锖兔才不是这种人呢!”OQMnc

  其实真实情况就是,锖兔看到安乐的布置,都忍不住眼角抽抽,直呼缺心眼。OQMnc

  因为安乐专门在陷阱之外的必经道路上,布置了……粪坑。OQMnc

  “选择安逸的道路,在前行时总会不可避免地跌入泞烂恶臭的境地。”安乐的嘴脸像极了福报家,“这是在提前教他人生道理,避免他日后走弯路,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悟性了。”OQMnc

  “咳咳。”鳞泷左近次也想起安乐做了什么,不由得重重咳嗽,“暂止这个话题,过会儿火锅要开了。”OQMnc

  “是。”真菰低眉顺眼。OQMnc

  “真菰你这么帮锖兔说话。”安乐不依不饶,“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呐?”OQMnc

  “你!”真菰一呆,脸红到了脖子根。OQMnc

  鳞泷左近次忍不住竖起耳朵,他一直都觉得锖兔真菰这俩孩子挺般配的。OQMnc

  “等,我们……”真菰的声音小得根本听不清。OQMnc

  不过安乐倒是知道大致时间,锖兔和他提过,就是杀死鬼舞辻无惨之后。OQMnc

  锖兔是真真切切地相信,千年的恶鬼孽缘能在安乐的手中终结。OQMnc

  虽说打完这一仗就结婚通常是个必死flag,但安乐有把握保住所有他想保住之人的性命。只要没有当场死亡,安乐都可以用他的血救回来。OQMnc

  “什么时候?”身为两人师父的鳞泷左近次着急问。OQMnc

  啪。OQMnc

  木门被推开。OQMnc

  “我回来了。”OQMnc

  面瘫脸的富冈义勇走进来。OQMnc

  大家都没管他。OQMnc

  真菰羞红着脸说不出话,鳞泷左近次关心着两位弟子的恋情进度,安乐夹在中间打圆场。OQMnc

  富冈义勇疑惑地看着眼前一幕。OQMnc

  他们为什么和我说话?OQMnc

  我,没有被讨厌吧?OQMnc

  这时安乐冲义勇笑着招手:“义勇快坐过来吃火锅,就差你了!”OQMnc

  义勇眼底微微一亮。OQMnc

  我果然没被讨厌!OQMnc

  他先是看了看祢豆子的情况,随后放下刀坐在师父身边。OQMnc

  “你坐真菰那里,别和我抢肉。”鳞泷左近次推了推他。OQMnc

  “哦。”义勇垮着脸。OQMnc

  火锅的汤烧开了,水泡咕噜噜地直冒。OQMnc

  “我开动了。”OQMnc

  大家双手合十,开始烫菜。鳞泷左近次也取下了天狗面具,露出一张柔弱慈爱的脸,就像是街上悠哉游哉笑眯眯的散步老人。OQMnc

  “义勇,蘑菇还没到时候!”真菰拍掉义勇的筷子。OQMnc

  “哦。”OQMnc

  “义勇,那块肉是我扔下去的。”鳞泷左近次丝毫没有杀伤力地瞪了义勇一眼。OQMnc

  “哦。”OQMnc

  “义勇……”安乐说。OQMnc

  “哦。”义勇把夹上来的肉又放回锅里。OQMnc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安乐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你的小师弟之位马上就不保了。”OQMnc

  “是炭治郎那孩子下山了吗?”鳞泷左近次关心问。OQMnc

  “嗯,我感觉到他正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肯定也早闻到火锅的味道了。”安乐笑笑,随后看向真菰,“之前教给你的那些医术可以在炭治郎身上练练手。”OQMnc

  砰!OQMnc

  木门被推开,炭治郎直直地扑倒在地,浑身是擦伤的血。OQMnc

  “我,我回来了。”他鼻青脸肿,声音微弱,说完便晕了过去。OQMnc

  察觉到炭治郎比动漫中伤势惨烈得多,身上却没有丝毫跌入粪坑后的恶臭味,安乐点点头:“可造之材。”OQMnc

  鳞泷左近次放下筷子,慌忙走过去扶起炭治郎;真菰也跑过去察看他的情况。OQMnc

  富冈义勇只回了一下头,发觉炭治郎只是外伤后,便扭头抓紧烫菜蘸料,嘴里吃个不停。OQMnc

  “炭治郎,我认可你了。”鳞泷左近次低声说。OQMnc

  就在这时,两只鎹鸦忽地飞来。OQMnc

  “富冈义勇剑士!”OQMnc

  “星野安乐剑士!”OQMnc

  它们嘶哑道:“临时柱合会议!明早请立即前往产屋敷宅邸!”OQMnc

  安乐问:“能告诉我临时柱合会议的内容吗?”OQMnc

  鎹鸦回答:“新柱诞生!剑士时透无一郎晋升为霞柱!”OQMnc

  安乐眼神一凝。OQMnc

  这几年他牢牢把持着鬼杀队的入队选拔,新晋剑士里面根本没有时透无一郎这个人!OQMnc

  秘密邀请加入鬼杀队的吗?OQMnc

  安乐冷笑。OQMnc

  看来产屋敷耀哉竟然绕过入队选拔,特地搜罗到时透无一郎这样的超级天才,亲自栽培,引为心腹,作为制衡他的新筹码。OQMnc

  “不过他现在还没关注到甘露寺蜜璃。”安乐思索着。OQMnc

  未来的恋柱甘露寺蜜璃,培育师为炼狱杏寿郎。她天生拥有常人八倍肌肉密度,力量天赋超群,稍加教导便是个好苗子,是今年在安乐手下通过的入队选拔。OQMnc

  听炼狱杏寿郎说,到参加选拔前,甘露寺蜜璃只不过训练了半年而已。OQMnc

  “虽然漏掉霞柱,但恋柱我可不会放手了。”安乐轻声自语。OQMnc



  ………………………………

  PS1:当初三刷动画时,看到炭治郎下山前,鳞泷左近次一个人坐在火炉前孤独等待,真的看得心酸。十几名弟子全被手鬼杀了……现在真菰和义勇在身旁,锖兔在外巡视辖地也丝毫不用担心其安全,大家一起吃着火锅聊着未来。开书写同人本就因为意难平,现在这一章写得我心满意足。

  PS2:主角的最终目标是颠覆世界线,收割足够的命源复活未婚妻,除了鬼舞辻无惨和不死川实弥,没有谁一定是他的敌人。但挡在他复活星野雪樱路上的,不管好坏,都得抹除。另提示:前文提到过,杀死鬼舞辻无惨不过是颠覆世界计划的一角,掌控鬼杀队是计划大规模展开的基础。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