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十三章 新的任务

  次日清晨。4s3ij

  产屋敷宅邸。4s3ij

  “啊啦啊啦,这不是安乐吗?”蝴蝶忍凑到安乐面前,背着双手探身微笑,“这几天都不回蝴蝶屋了,跑去狭雾山过夜啦?”4s3ij

  跟着安乐一起来的富冈义勇默不作声地退开,远离这块是非之地。4s3ij

  咕咚。4s3ij

  安乐咽咽口水,莫名其妙有种去小三家结果被妻子抓包质问的错觉。4s3ij

  而且蝴蝶忍的微笑看着实在令人毛骨悚然,安乐不禁怀恋当初那个不开心了就鼓着小脸赌气的女孩,比现在不管干什么都微笑的虫柱可爱多了。4s3ij

  “见见朋友而已。”面具遮掩着安乐的表情。4s3ij

  “好啦小忍。”蝴蝶香奈惠揉了揉小忍的头发,望着安乐说,“今晚会回蝴蝶屋吧?”4s3ij

  “会的会的。”安乐保证。4s3ij

  “那就好。”香奈惠温柔地笑笑,随后侧头看向庭院另一端,望着天空发呆的少年,“那孩子就是时透无一郎了吧?听说他被主公带回鬼杀队后,从第一次握刀开始,只用了几个月就杀掉下弦成为柱了。”4s3ij

  “这孩子为什么一直在发呆呢?”蝴蝶忍问。4s3ij

  “或许是因为忘记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想要努力回忆起来吧。”安乐说。4s3ij

  黑色长发的清秀少年双目迷惘,望着晴朗的蓝天。悠悠白云在他的青色眸子里舒卷。4s3ij

  而一旁的不死川实弥和夈野匡近,看到安乐和蝴蝶姐妹有说有笑,心头酸得紧,他们一个喜欢花柱蝴蝶香奈惠,一个喜欢虫柱蝴蝶忍。4s3ij

  “匡近,你能忍?”不死川实弥用胳膊肘碰了碰挚友。4s3ij

  “唉,既然小忍早就作出了选择,那我还是放手罢。”夈野匡近倒是洒脱,“只要她幸福就好。”4s3ij

  知晓好友性格的不死川实弥没有再多说,只是望着安乐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香奈惠掩嘴笑得开心,他眼里嫉妒的怒火熊熊燃烧。4s3ij

  如果不是主公在场,他早就冲上去挑衅了。4s3ij

  “对不起,我来晚了!”忽然有人特别大声地说。4s3ij

  “吵死了!”正在气头上的风柱回头怒吼,“哪家的小鬼?这里是柱合会议!”4s3ij

  “我是炼狱杏寿郎!现任炎柱的长子!代替家父来参加柱合会议!请多指教!”炼狱杏寿郎气势十足地大声道。4s3ij

  炼狱杏寿郎?他怎么会在这里?安乐愣住。4s3ij

  代替炎柱来参加柱合会议?记得已经一年多没有通知炼狱槙寿郎前辈来参加会议了呀。4s3ij

  “家父近来意志消沉,失去了与鬼作战的动力。我想如果我能成为柱的话,家父一定能振作起来的!”炼狱杏寿郎大声道。4s3ij

  时透无一郎依旧在发呆。4s3ij

  岩柱悲鸣屿行冥双手合十,流下眼泪:“多么孝顺的孩子。”4s3ij

  一旁的音柱宇髓天元嘲笑:“可是你一点儿都不华丽呢!”4s3ij

  风柱不死川实弥抽刀,眼神凶狠:“你这弱小的家伙,究竟把柱当成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柱?”4s3ij

  说完,在所有人讶异的目光中,他向炼狱杏寿郎挥刀斩去。4s3ij

  当!4s3ij

  清脆的金属交鸣声。4s3ij

  安乐站在炼狱杏寿郎面前,暗紫色的日轮刀稳稳接住不死川实弥的突袭。4s3ij

  好快!4s3ij

  几乎没人看清安乐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炼狱杏寿郎面前的,仿佛他移动的那段时间从众人的脑海中抽去了一般。4s3ij

  就连一直发呆的时透无一郎也终于忍不住扭头望过来。4s3ij

  “虽然我知道你是想测试杏寿郎的实力,”安乐淡淡道,“但鬼杀队的剑士怎么能起冲突互相攻击呢?”4s3ij

  “谢谢安乐前辈!”炼狱杏寿郎感激地大声道,手从刀柄上松开。4s3ij

  “哼!”不死川实弥不得已收刀,转身时恶狠狠地说,“真是吵死了!”4s3ij

  “你知道杏寿郎为什么要这么大声说话吗?”安乐语气冰冷,“他第一次任务时遇见了即将晋升下弦的恶鬼。那鬼能通过笛声控制人的身体,杏寿郎通过先前死去队友尸体手势的暗示,猜到那鬼的血鬼术,于是用蛮力震破自己的鼓膜,才杀死鬼为队员们报了仇。后来因为耳朵坏了,他说话总是不由自主地特别大声,很多时候和人交谈都是通过唇语来判断的。”4s3ij

  不死川实弥脚步一顿:“那又怎样?我们杀鬼谁不抱着牺牲一切的觉悟?”4s3ij

  “不死川前辈!”炼狱杏寿郎大声说,“虽然您说话尖酸刻薄,却拥有一颗热血的心!谢谢你的激励,我会努力的!”4s3ij

  不死川实弥愣了愣,没有说话,走回好友夈野匡近的身边。4s3ij

  “干嘛对那家伙态度这么差呀?”夈野匡近苦笑,“明明是相当厉害的剑士。”4s3ij

  “我知道。”不死川实弥说,“他一定会成为柱的。”4s3ij

  就在这时,主公产屋敷耀哉终于出声,一开口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4s3ij

  “是我通知炎柱前辈过来的,毕竟想让他看看现在的鬼杀队又多出了一位天才,以此希望他能够振作。”产屋敷耀哉微笑道,“不过杏寿郎能来我也很高兴,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鬼杀队未来扭转乾坤的希望。”4s3ij

  众人一静。4s3ij

  大概除了安乐外,谁都没想到主公对炼狱杏寿郎的评价会这么高。4s3ij

  “此次柱合会议,除了宣告剑士时透无一郎晋升为霞柱,亦是有需要柱前去执行的任务告知。”产屋敷耀哉平淡地笑,“东京府出现了连续杀人的恶鬼,疑似十二鬼月。”4s3ij

  在场的柱几乎按捺不住。4s3ij

  “主公,就让我去华丽丽地大干一场吧!”音柱宇髓天元露出帅气的笑容。4s3ij

  “南无阿弥陀佛。”岩柱悲鸣屿行冥流下眼泪,“主公还是让我去超度恶鬼吧。”4s3ij

  “喂,这种事情派我一个人去就够了!”风柱不死川实弥喊道。4s3ij

  产屋敷耀哉笑着摇摇头,望向炼狱杏寿郎:“杏寿郎,你是知道成为柱的条件的,如果想要成为炎柱让父亲振作起来的话,你愿意接受这次任务吗?”4s3ij

  炼狱杏寿郎浑身一震,单膝跪地,激动吼道:“多谢主公!”4s3ij

  众人忍不住捂耳朵。4s3ij

  “去吧。”产屋敷耀哉微笑,“那鬼似乎还有其他手段,为了保险起见,这次是联合任务,就由你培育出的剑士和你一同前往吧。”4s3ij

  “是!”炼狱杏寿郎大声说。4s3ij

  一旁,妖魔面具下,安乐眉峰一抬。4s3ij

  用柱的等级来拉拢炼狱杏寿郎吗?4s3ij

  这两年鬼早早被清剿干净,新冒出来的都是才吃几个人的弱鬼,都分给底层剑士们了。高级剑士因而迟迟不得晋升,炼狱杏寿郎到现在都只是甲级剑士。而时透无一郎能短短几个月成为柱,除了他本身天赋异禀外,产屋敷耀哉得到下弦情报后优先将其分配给他,也是原因之一。4s3ij

  “安乐君。”就在安乐思索时,产屋敷耀哉忽然提到他的名字,“蝴蝶屋地区需要你巡视一番,重点在那田蜘蛛山一带,不过放心……”4s3ij

  说到这,产屋敷耀哉笑笑,特地强调:“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不会耽误你回蝴蝶屋的,毕竟已经和香奈惠与忍约好了吧?”4s3ij

  安乐皱眉。4s3ij

  这是要自己无法插手炼狱杏寿郎的任务!他立刻猜到了产屋敷耀哉的目的。4s3ij

  不过对于主公的命令,当着众位柱的面,最好还是不要悖逆。4s3ij

  “明白。”安乐点点头,面具下看不清表情。4s3ij

  只要效率够高,尽快解决任务,事后总有办法去东京府,参与炼狱杏寿郎晋升柱级的一战,顺便和甘露寺蜜璃打好关系。4s3ij

  至于和香奈惠与小忍说好今晚回蝴蝶屋的承诺……4s3ij

  到时把她们带上一起吧,就说一起逛逛繁华的东京府街道,顺路帮杏寿郎个忙而已。4s3ij

  与此同时,巡视任务中的某个地点引起了他的注意。4s3ij

  那田蜘蛛山?4s3ij

  那是下弦之伍累的所在。4s3ij

  这些年他总是在特意回避这个地点。因为无惨对累抱有特殊的优待,才会允许他将鬼血赐予其他的鬼,并在那田蜘蛛山聚集鬼玩过家家的游戏。如果提前将下伍的累杀死,恐怕动漫中无惨的下弦大裁员也会提前开启。4s3ij

  到时就没有下弦鬼可吃了呢。4s3ij

  安乐挑眉,思索该如何破局。4s3ij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