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5)你,会成为正义的伙伴吗?

  莫名其妙死了一次的卫宫士郎一路小跑回到了家里,然后再次遇到了来袭击的lancer。4rPqV

  他的御主派他来补刀。4rPqV

  而这一次,他想到了家中修炼魔术的仓库,里面还有义父卫宫切嗣留下的魔术礼装。4rPqV

  少年跌跌撞撞的求生终于在遍体鳞伤之前一路跑到了仓库里,在即将被再一次夺走生命的时刻,整个仓库突然爆发出强大魔力。4rPqV

  疾风飞驰而来,仿佛就在等这一刻。4rPqV

  随后,一个威风凛凛的女骑士出现在他的面前。4rPqV

  金色头发,身披重甲,手持看不见的长剑,一身一身英姿飒爽,威风凛凛。4rPqV

  “你就是我的御主吗?”4rPqV

  “啊?”4rPqV

  在卫宫士郎一脸懵逼的大叫中,女骑士已经冲出去和lancer正面对决。4rPqV

  两个人疯狂的在庭院里厮杀,掀起的疾风让卫宫士郎有些睁不开眼。4rPqV

  最后,战意正酣,lancer却突然选择退出了。4rPqV

  “高兴吧!小子,我不会再来偷袭你了,因为你已经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了,所以下一次我会堂堂正正的杀掉你的saber!”4rPqV

  转瞬间lancer就化作魔力跑路了。4rPqV

  saber也松了一口气,她看着肋骨旁边的一个伤口,感觉比上一次圣杯战争开局好得多。4rPqV

  对方的攻击是要瞄准她心脏的,而且是因果律技能,可惜因为她自身的高级幸运和直感,勉强躲开了。4rPqV

  “没事了,御主!”4rPqV

  saber放下了剑,然后看着卫宫士郎,后者还是一头雾水,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回应了对方。4rPqV

  “啊!你好,我是卫宫士郎。”4rPqV

  “是吗?从者saber,相应圣杯召唤参上。”4rPqV

  “看来lancer的御主并没有lancer的魄力呢!不过第一场战斗也算是顺利结束了呢!”4rPqV

  “啊?还有啊!这么危险的事情,还有多少啊!”4rPqV

  卫宫士郎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惊了!4rPqV

  他都死了一次,虽然不知道谁救回来了,但是这么危险的事情,他根本不想掺和。4rPqV

  “等一下,御主,敌人的从者又来了,你在此地不要乱走,我先去应战!”4rPqV

  而下一秒,saber猛然眼神一凛,随后一个纵越直接跳出院子,落到街道上。4rPqV

  此刻的街道上,一身红色衣服的archer刚好赶到这里,也急忙抽出双刀。4rPqV1

  “敌人的从者!”4rPqV

  两个从者互相盯着对方,下一秒就要动手,但是下一秒。4rPqV

  “等一下,等一下,先不要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一头雾水呢!”4rPqV

  卫宫士郎光着脚从大门冲出来喊道。4rPqV

  而这个时候他手上红色的印记光芒一闪消失了一个。4rPqV1

  “御主,你疯了吗?就这么擅自使用了一划令咒!”4rPqV

  saber一瞬间感觉大好的开局一瞬间就碎了一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御主真的能赢下圣杯战争吗?4rPqV

  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4rPqV

  “原来如此,卫宫君,如果你需要一个人来解答你的困惑的话,想必我应该是最合适的那个了吧!”4rPqV

  伴随着黑色皮鞋的踢踏声,一头黑色双马尾的少女出现在archer身后。4rPqV

  卫宫士郎在看到对方之后,瞳孔直接缩小了一圈。4rPqV

  “远坂!你为什么在这里!”4rPqV

  “为什么?当然因为我是archer的御主啊!”4rPqV

  远坂凛意气风发的说道,但是下一秒就有些气鼓鼓的看着saber。4rPqV

  “难得我担心你,急匆匆赶过来没想到,你竟然成为了御主呢!卫宫君!”4rPqV

  “但是好不甘心啊!”4rPqV

  “本来以为我准备了一切就能召唤出最强的从者saber,但是为什么你这种半路出家都算不上的家伙会召唤到saber啊!”4rPqV

  “明明什么都没做,岂不是把我精心准备的那么多东西都白费了吗?”4rPqV

  “啊~~~~可恶,这就是运气吗?”4rPqV

  少女别扭的说道。4rPqV

  “喂!凛,你也别太看轻我好吗?我也是很优秀的。”4rPqV

  一旁的archer有些不爽的说道。4rPqV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有什么抱怨的吗?有我这么优秀的御主,你不知道胜过多少从者呢!”4rPqV

  远坂凛不客气的说道。4rPqV

  经过这么一打岔,谁都没有打下去的心思了。4rPqV

  卫宫士郎请几人一起来到了屋子里坐下。4rPqV

  然后远坂凛将一切细细说了出来。4rPqV

  冬木市每次过六十年就会举行一次圣杯战争,所谓的圣杯战争就是七个魔术师召唤七个古代的英灵互相厮杀,最后的胜利者会得到万能的许愿机圣杯。4rPqV

  因为上一届圣杯战争并没有使用灵脉的灵力所以这一次圣杯战争提前几十年进行了。4rPqV

  “所以,你召唤的是圣杯三骑士最强的saber,而我召唤的是三骑士的archer。”4rPqV

  “至于那天那个蓝色紧身衣的lancer也是三骑士之一。”4rPqV

  “其他的还有caster,assassin,berserker,rider四个职介。”4rPqV

  “原来是这样啊!”4rPqV

  卫宫士郎努力吸收着知识,然后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专业一点。4rPqV

  “所以,远坂现在是和我敌对吗?”4rPqV

  “也可以这么说。”4rPqV

  远坂凛玩着手里的茶杯。4rPqV

  “但是,现在似乎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毕竟,你还没有盯着圣杯,嘛!不过既然是同学,至少我不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4rPqV

  “明天晚上我带你去教堂见本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其余的事情,让他说给你听吧!”4rPqV

  “顺便一提,如果失去资格的御主也是可以去他那里避难的。”4rPqV

  “我知道,那就多谢你了,远坂!”4rPqV

  卫宫士郎诚恳的说道,结果让少女有些不舒服。4rPqV

  “纳尼哟!别想的给我留下好印象啊!到时候战斗的时候我可不会心软!”4rPqV

  远坂凛扭过头说道。4rPqV

  “不是,不是,我是真心感谢你。”4rPqV

  卫宫士郎说道。4rPqV

  saber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在一旁靠墙闭目养神的archer,似乎感觉到了什么。4rPqV

  ……或许是要结盟呢!4rPqV

  就这样,第二天晚上卫宫士郎带着saber跟着远坂凛来到了教堂里。4rPqV

  迎接他们的是冬木市的神父,圣杯战争的监督者言峰绮礼。4rPqV

  对方简单的说了一下圣杯战争的规则之后,案例询问了一下卫宫士郎的愿望。4rPqV

  “那么saber的御主,你获得圣杯之后的愿望是什么?如何使用万能的许愿机。”4rPqV

  “我!没想好!”4rPqV

  少年如此回答道。4rPqV

  “是吗?迷茫着就被牵扯进来了吗?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4rPqV

  “总之,只要一直胜利下去,最后一定会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4rPqV

  言峰绮礼一脸过来人的样子说道。4rPqV

  “只不过你没有说出愿望之前如果失败了,我这里不会庇护你的。”4rPqV

  “所以,请尽快抽时间回答我。”4rPqV

  “慢着,不能通融一下吗?绮礼!”4rPqV

  远坂凛想着托关系把事情办了。4rPqV

  “不行的,凛,你应该知道,圣堂教会派出监督者就是怕有些反人类的家伙,拿到圣杯直接许愿世界核平。”4rPqV

  “是吗?我明白了。”4rPqV

  卫宫士郎准备离开了,言峰绮礼又开口了。4rPqV

  “过去曾经有一个和你很相似的男人,那个男人本来已经赢得了圣杯但是在最后却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于是胡乱使用导致上次的冬木大爆炸,无数人因此丧命。”4rPqV

  “少年,多问问你内心的想法,答案从来不是需要别人告诉的。”4rPqV

  “多谢!”4rPqV

  三人离开了教堂,来到了外面的草地。4rPqV

  远坂凛本来想让卫宫士郎随便说个愿望糊弄一下言峰绮礼,但是想了想,怕是骗不过那家伙,于是也就没开口。4rPqV

  “士郎,你有些迷茫呢!”4rPqV

  saber看着少年说道,她不喜欢自己的御主这个样子,意志不坚定的家伙,不足为谋。4rPqV

  当然主意太正也不行,上一次就是这么输的。4rPqV

  “是啊!明明昨天还差点死了呢!”4rPqV

  “我哪里还敢有什么愿望啊!”4rPqV

  “而且我也并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4rPqV

  卫宫士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卫宫切嗣给他留下了一笔相当客观的遗产,足够他读到大学结婚生子然后再安稳活到八九十。4rPqV

  而这个时候,archer突然出现面色凝重。4rPqV

  “凛,lancer那家伙又杀了几个目击者,这次是伪装成火灾!”4rPqV

  “是吗?我知道了!”4rPqV

  远坂凛脸色很不好。4rPqV

  明明消除目击者有很多方式,比如催眠对方,比如暗示对方,但是lancer的御主却选择了这种残暴的方式,这让她很是不舒服!4rPqV

  “那个,早上校园旁边那个煤气中毒的一家难道也是,”4rPqV

  卫宫士郎突然问道。4rPqV

  “是lancer动的手。”4rPqV

  archer给予肯定的回答。4rPqV

  “难道就放任lancer那家伙随便杀人吗?”4rPqV

  卫宫士郎很愤怒的说道。4rPqV

  他感受过,所以知道面对从者,一般人是多么的无力,只能伸出脖子等死。4rPqV

  “卫宫君,先说好,虽然lancer做得不对,但是他很好的遵守了圣杯战争的规则,魔术必须隐匿,只不过手段让人很不舒服。”4rPqV

  “就算是你去找言峰绮礼也是一样的结果,而且那些死亡的人,都是他在善后。”4rPqV

  远坂凛认真的说道。4rPqV

  “圣杯战争就是这么残忍的仪式。”4rPqV

  “是吗?原来是这样吗?”4rPqV

  一股怒火在心中燃烧。,他突然想起了义父卫宫切嗣说过的话。4rPqV

  “士郎,你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4rPqV

  “我要成为和父亲一样,正义的伙伴!”4rPqV

  是啊!我可是要接替父亲成为正义伙伴的男人啊!4rPqV

  怎么能允许这种恶行存在啊!肆意杀人却被认为是遵守规矩,这是哪里的规矩!4rPqV

  这样的规矩是什么歪理邪说,将人命当做草芥,简直和古代的殉葬一样令人厌恶。4rPqV

  圣杯吗?为了一个圣杯不知道多少一般人来陪葬,多少家庭破碎,多少孩子沦为和自己一样的孤儿。4rPqV

  是啊!我要像那个男人当年一样,在废墟中拯救我一样。4rPqV

  我也要拯救无辜受难的人。4rPqV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站起身然后下定了决心,然后拉开教堂的大门然后目光炯炯的注视着仿佛是在黑暗中等待答案的言峰绮礼。4rPqV

  “我已经想好了!我要终结这场残忍圣杯战争!要让普通人不在随意被杀害。”4rPqV

  “我要终结这个视人为草芥的破烂仪式,这是我的愿望!”4rPqV

  “追求圣杯随意杀戮一般人,不受法律制裁的魔术师和从者,就由我来制裁!”4rPqV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人给普通人正义的话,我就化身正义,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给普通人公道的话,我就会成为公道,我要为死去和即将死去的普通人发声!”4rPqV

  少年如此大喊道。4rPqV

  声音在整个教堂回荡。4rPqV

  “你你你,你在搞什么啊!”4rPqV

  一旁的远坂凛一下子急了,直接抓住了卫宫士郎的脖子,然后狠狠的瞪着对方。4rPqV

  “圣杯可是所有魔术师的梦想,想要终结?你在做什么梦!你会成为所有魔术师所有从者的敌人啊!”4rPqV

  “你这个笨蛋难道要一个人打其余六个组合吗?圣杯战争可不是什么武打片,上来就能一个打好几个。”4rPqV6

  ……抱歉,樱,你喜欢的男人实在是太过脑残,我就是想保护,也是有心无力啊!4rPqV

  出头的椽子先烂,亘古不变的道理。4rPqV

  面对远坂凛的逼问,卫宫士郎眼神丝毫没有变,浑浑噩噩的十几年,自从在煤气爆炸之后,成为孤儿被卫宫切嗣收养之后,他一只在得过且过的活着,和世界上很多人一样,活的浮于表面,敷衍的生活,敷衍的和所有人保持良好关系,敷衍的没有自己的脾气见谁都是笑脸,敷衍的去让生活过得不好不坏,学着和所有人一样平凡。4rPqV

  而这一次他发掘了内心真正渴望的东西。4rPqV

  是男人,谁能拒绝成为英雄呢!如果是黑暗中的英雄的话,那就更酷了。4rPqV

  每一个少年在某一个时间段总会觉得世界欠自己一个拯救世界的机会,而此刻,卫宫士郎的手中抓住了机会也抓住了自己的未来。4rPqV

  这一刻他是如此的清醒,觉醒了梦想的人,不畏惧死亡。4rPqV

  他要成为英雄。4rPqV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感觉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仿佛和卫宫切嗣谈话过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亲手接过对方的梦想和旗帜。4rPqV

  传承的力量在这一刻绽放。4rPqV



  ps求各种推荐票,月票,刀片,打赏啊啊!!!!!!!!!!!!!!!!3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