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12)看门大爷的一天

  两个人简单处理了一下现场。4rPqV

  很快伴随着rider美杜莎的退场,结界宝具也消失了。4rPqV

  远坂凛和卫宫士郎作为第一个发现人来到了现场,看到了昏倒的小团体三人组和昏倒的普利赛斯老师。4rPqV

  接着善后的人带着医院和警察来到了现场。4rPqV

  所有的学生都被送往医院。4rPqV

  最后这件事被定性成一个食堂集体中毒事件,然后学生们在简单住了一晚上医院之后全部出院。4rPqV

  但是,为了舒缓学生们的情绪,所以第二天还是放假一天。4rPqV

  但是内部人却是知道了很多消息。4rPqV

  卫宫宅邸。4rPqV

  “在学校里,应该是rider和caster双方战了一场。”4rPqV

  “然后rider被击败了,身为rider的御主间桐慎二被杀了。”4rPqV

  “当时负责阻拦我们的龙牙兵就是caster召唤出来的,应该就是为了挡住我们,留出足够的时间战斗。”4rPqV

  远坂凛通过内部关系搞清楚了一切的事情。4rPqV

  “慎二被杀了啊!”4rPqV

  卫宫士郎有些忧郁的说道,他和间桐慎二也算是朋友,最起码当初还去对方家里一起玩呢!4rPqV

  然后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间桐樱。4rPqV

  虽然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但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说没就没了,心里果然还是有些惆怅。4rPqV

  “纳尼哟!可不要有什么同情啊!这家伙放纵rider在学校展开宝具已经是恶行了,如果不是rider退场,同学们估计不死也要大病一场。”4rPqV

  远坂凛不客气的说道。4rPqV

  “我知道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办?远坂?”4rPqV

  卫宫士郎看着电视里面的新闻。4rPqV

  最近几天似乎安稳了不少,煤气爆炸之类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4rPqV

  显然,之前的一战,berserker给所有圣杯战争组合都提了个醒。4rPqV

  这玩意不好打,都想等着硬骨头被啃完,再出来占便宜。4rPqV

  “这个,我已经有下一个目标了。”4rPqV

  “三枝说在柳洞寺门口看到了一个武士,据我所知,她的灵视可是最高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从者隐身也一样会被看到。”4rPqV

  “所以,那家伙应该就是从者。”4rPqV

  “也就是说敌在柳洞寺?”4rPqV

  卫宫士郎有些皱眉。4rPqV

  “那咱们可要小心了,不能让葛木老师受到波及啊!”4rPqV

  “就葛木宗一郎那个身手,一般的从者恐怕都无法伤到他吧!”4rPqV

  “还是担心普利赛斯老师吧!”4rPqV

  “要是打起来,估计整个柳洞寺都要出事,如果能趁着柳洞寺不在的情况下打一场就好了。”4rPqV1

  远坂凛有些犯愁的说道。4rPqV

  “这不是很简单吗?”4rPqV

  “要知道,明天就要举行巡夜祭了啊!”4rPqV

  卫宫士郎突然说道。4rPqV

  冬木市的巡夜祭是柳洞寺的一个传统祭典。4rPqV

  主要就是僧侣们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围绕冬木市周围行脚,最初是展示武僧们的实力,让本地的豪族看到僧兵的实力,无论是被招募还是其他的缘由都能弄一个好价格。4rPqV

  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仪式。4rPqV

  参与的僧侣都是来柳洞寺进修,然后取得方丈资格之前都要进行这个仪式。4rPqV

  僧侣们走一圈,将会扫清邪祟,许下大宏愿,是成为方丈之前最后的修行。4rPqV

  而这个时候整个柳洞寺都是大门紧锁,空无一人,直到第二天归来。4rPqV

  这一晚上那还不是随便战斗。4rPqV

  “说起来,明天,远坂要去柳洞寺参加仪式吗?”4rPqV

  “我才不去,那么早,好不容易才放一天假。”4rPqV

  “是吗?那么我和樱还有藤村姐一起去吧!”4rPqV

  “那个,要不还是带我一个吧!”4rPqV

  ~4rPqV

  柳洞寺。4rPqV

  “公主,醒了吗?”4rPqV

  “怎么了?葛木?”4rPqV

  美狄亚在床上翻了个身,然后看着闹钟上的时间,眉头禁皱。4rPqV

  “这不是才四点钟吗?”4rPqV

  “今天是祭典,五点就要开始准备,六点寺庙里的人就要行脚,然后整个寺庙不留一人了。”4rPqV

  “我知道了!”4rPqV

  美狄亚穿上居家服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看着葛木已经穿着整齐,手里端着餐盘,里面是三明治和奶油土豆汤。4rPqV

  “不是说好今天我来做饭的吗?”4rPqV

  “我倒是想,你也要能起来才行啊!”4rPqV

  葛木将餐盘简单放在桌子上,等美狄亚洗漱,然后一起吃。4rPqV

  趁着这个时间,他开始打量美狄亚的房间。只感觉这个房间有点神奇。4rPqV

  一方面整面墙都是一个柜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手办,甚至还有很多saber的。4rPqV

  而这些手办的精致程度完全可以和最顶级的厂商媲美,甚至在其之上。4rPqV

  另一边是喷吐枪和各种油漆,甚至还有电焊机,木工的工具桌。4rPqV

  简直就是手工猛男狂喜的房间。4rPqV

  “总感觉我的钱似乎都被她用在了自己的爱好上呢!”4rPqV

  “不过念头通达也算是能增加buff的东西了。”4rPqV

  很快,美狄亚洗漱完毕回来,看到了葛木的目光。4rPqV

  “喜欢吗?随便挑两个!”4rPqV

  “那一会我就不客气了!”4rPqV

  哪个猛男能拒绝白嫖手办的机会呢!4rPqV

  两个人开始吃早餐。4rPqV

  “这个真好吃!”4rPqV

  美狄亚吃着三明治,感觉到里面新鲜蕨菜脆脆的感觉和鸡蛋培根以及芥末蜂蜜酱很配。4rPqV

  “话说,葛木,总感觉你和女性的距离有点远啊!总感觉你在可以回避呢!”4rPqV1

  “因为女人就是麻烦的来源!”4rPqV

  葛木快速吃完了三明治,然后慢条斯理的喝汤,然后一抬头看到美狄亚很不爽的皱眉。4rPqV

  “啊!那个,我当然不是说你啊!你是女英雄,可不是一般的女人。”4rPqV

  看着美狄亚眉头松了一点。4rPqV

  他才放下心,要是这位心情不好,搞不好就弄出大篓子。4rPqV

  “你不知道,我原本的世界里,恋爱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话题。”4rPqV

  “那个时代,谈恋爱有可能被告强筋,就算是好不容易两个人情投意合,男方买房结婚了,也会有很多在很短时间内离婚,然后将你家的家底掏空一半,让你家两三代人的口袋因为你一个人被掏空。”4rPqV

  “就算是没离婚,并且有孩子了,也有可能遇到女方父亲直接提刀灭你全家满门,然后你家所有遗产都被女方继承,最后女方还能出谅解书。”4rPqV2

  “就算是你躲过了所有的一切事情,勤勤恳恳的生活工作,等到四十多岁的时候,偶然间,你会发现,你的好几个孩子其实并不是你的,而是隔壁老王的,脑子上满是绿油油。”4rPqV

  “更不要说,你还可能遇到和你第一次见面带着七大姑八大姨,五六个闺蜜,点上一大桌子菜,吃完让你买单的。”4rPqV

  “更有甚者,吃完一抹嘴,说是考验,然后你一个月在她身上花了半个月工资,每个节日,生日,都给她小惊喜,最后发现自己月底十几天只能吃泡面,却连个手都没摸到,还是只普通朋友。”4rPqV

  “再加上加班越来越多,还不给加班费,老板总说: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走,反正人有多是。”4rPqV

  “赚得多最后还不够看病的,自己不够花,哪有时间去讨好别人。”4rPqV

  “所以我得出结论,讨好别人不如讨好自己。”4rPqV

  “自己一个人都没活舒服呢!干嘛还要让别人夺走我的时间和金钱。”4rPqV

  葛木有些感叹的说道。4rPqV

  现在看来,当初那个小凉亭里的椅子,是他人生的终点。4rPqV

  他其实早就抵达了人这一辈子的终极目标。4rPqV

  “大爷五十当保安,我二十当保安,少走路几十年弯路。”4rPqV

  葛木一脸“完美人生胜利者”的姿态降临看的美狄亚一脸不舒服。4rPqV

  “你也太可怜了吧!几次轮回都没有获得过爱情吗?”4rPqV

  “我才不可悲呢!连神明都夸我是无敌之人。”4rPqV

  “那就说明那个神明也是单身狗!”4rPqV

  “这……”4rPqV

  葛木直接被怼的无话可说。4rPqV

  “听好,御主, 被女孩子喜欢,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哦!”4rPqV

  美狄亚超级超级认真的说道。4rPqV

  “就算你这么说,咱们现在可是在打圣杯战争啊!哪有时间谈情说爱啊!”4rPqV

  “哼!关于爱情,我可是绝对的高手中的高手!”4rPqV

  美狄亚自信的说道。4rPqV

  “这个世界上比我更懂恋爱的只有姑姑喀尔克!”4rPqV2

  “你这么一说,我总感觉有些危险啊!”4rPqV

  “哼!那就算了,话说,今天你做什么?”4rPqV

  “我在河边还有一个钓鱼的任务,看看能不能刷出来点好武器。”4rPqV1

  “如果最后也没有得到好的武器怎么办?”4rPqV

  “这个,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是下下之策!”4rPqV

  葛木有些为难的说道。4rPqV

  他昨天去藤村宅刷任务的时候,刷出来一个藤村雷画的任务,具体就是攻略藤村大河,奖励就是那把无敌的木刀。4rPqV

  但是这么做,属实有点背刺美狄亚。4rPqV

  要知道背叛的魔女名号怎么来的,不就是男人三心二意,她手刃丈夫,虽然葛木自认不是对方的男人,但也属于深度合作伙伴。4rPqV

  就别再对方伤口上撒盐了。4rPqV

  “吼吼!看来,你那个下下之策,应该是要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4rPqV

  “唉?你怎么知道的?”4rPqV

  葛木一愣,他也没说啊!4rPqV

  “哼!我可是背叛的魔女,任何关于背叛擦边的事情,自然都会感知到。”4rPqV

  她当然没有特殊的感知,本来只是诈一下,没想到真的有这种事情,顿时脸就黑了。4rPqV

  “不过,没事,为了最后的胜利,我允许你了,去吧!御主。”4rPqV

  美狄亚笑的很灿烂,仿佛是最美丽最毒的花朵,然后起身就走了。4rPqV

  葛木只感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当初和berserker面对面对拼的时候,死亡都没有离他这么近。4rPqV

  “唉?女人这是麻烦啊!看来我需要一个心灵的挚友。”4rPqV

  ~4rPqV

  很快六点的时候,冬木市很多人都来到了柳洞寺参加祭典。4rPqV

  藤村大河仿佛是吸铁石,将卫宫士郎,间桐樱,远坂凛,saber,小团体三人,美缀绫子,葛木和美狄亚都聚集在了一起。4rPqV

  所有人微笑的在柳洞寺大殿前合照。4rPqV

  一切仿佛是平静又令人安心。4rPqV

  之后葛木一个人带着鱼竿直接来到了海堤,在这里碰到了穿着夏威夷碎花衫的库丘林。4rPqV

  “哟!葛木,这次要钓什么鱼吗?”4rPqV

  “啊!这次想钓点难搞的。”4rPqV

  葛木来到对方身边坐下,然后看着对方递过来的钱。4rPqV

  “这是上次的钱,多谢了。”4rPqV

  “没事,下次直接喊我就行。”4rPqV

  两个人看着鱼竿随着海水飘荡。4rPqV

  “话说,库丘林,你对于女人这方面有心得吗?”4rPqV

  “怎么?恋爱商谈吗?”4rPqV

  库丘林叼着烟好奇的问道。4rPqV

  “不是我吹牛,除了我师父,就没有我搞不定的男人。”4rPqV5

  “这句话听着就带劲儿呢!不过想搞定师傅这一点是不是有点太牛逼了!”4rPqV

  “总之,我确实在备受困扰。”4rPqV

  葛木沉思了几秒,然后决定问问对方。4rPqV

  “这么说吧,我本来有一个伪装成恋人的一号女士,她是我的合作伙伴,然后我现在因为某些非常重要事情要去获得另一位二号女士的好感,虽然两个都是假的,但是莫名最开始的那个一号女士现在似乎有些生气。”4rPqV

  “虽然我将事情告诉她,但是她还是很不爽的样子,我和她还有很多合作,如果不能同心协力,恐怕会对我的未来造成很大影响。”4rPqV

  “所以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4rPqV

  “嗯,一个是根基,一个是未来吗?”4rPqV

  “这还用想吗?当然是保留 根基啊!”4rPqV

  “葛木老兄,你要是连当下都没有谈什么未来啊!”4rPqV

  库丘林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道。4rPqV

  “只要记住,越是善于漂亮的女人越是嫉妒,她说的话八成都是违心的。”4rPqV

  “你要是真去了,基本盘立马就崩了。”4rPqV

  “而且,按照你这个形容,恐怕你这个这个一号女主大概对你其实已经从伪恋到了有点在意的情况,将你视为自己的东西了。”4rPqV

  “你最好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然后约好时间,将你改变主意的事情说清楚。”4rPqV

  “是这样吗?多谢了,库丘林。”4rPqV

  葛木点点头,决定将那个任务胎死腹中,然后拿起电话给美狄亚打了过去。4rPqV

  “公主!今晚我订了一间高级餐厅,能有幸请你去共进晚餐吗?”4rPqV

  “谢谢赏光。”4rPqV

  挂断电话, 手上的鱼竿正好上钩!4rPqV

  “来来来,我帮你抄!”4rPqV

  库丘林急忙杀过来帮忙。4rPqV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等到天气暗下来,葛木赴约美狄亚的晚宴,库丘林一个人抽着烟看了看时间,收起鱼竿。4rPqV

  愉快的钓鱼时间结束了,现在轮到工作时间了。4rPqV

  “真是会使唤人的御主呢!这个时间让我去刺探柳洞寺assassin的情报吗?”4rPqV

  而与此同时,4rPqV

  柳洞寺山门口,夜色下,整个柳洞寺山门台阶和门口都被肆虐的破烂不堪,一看就是刚刚战斗过。4rPqV

  佐佐木小次郎端着一杯清茶,坐在台阶上,他身边是一盘和果子,这是葛木走之前特意留下的。4rPqV

  此刻的剑豪衣服有些破损,身上也带着轻伤,正在回复状态。4rPqV

  刚才他一人一刀一门,独战berserker,最后凭借绝技逼退了对方。4rPqV1

  这才刚刚休息,但是脚步声再次响起。4rPqV

  “第二波敌人吗?今晚还真是有些忙碌啊!”4rPqV

  佐佐木小次郎喝光茶杯,拿起宝刀,浑身衣衫虽然破烂,但是依稀有着一股末代剑豪的风流。4rPqV2

  很快,凛带着archer走上台阶。4rPqV



  ps更新!!!!!!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