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一章:无上功德颂神主!!!

  ‘这似乎是梦,是我的梦吗?’DvKS5

  那是什么颜色呢?青年不清楚。DvKS5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闭着眼也能看到萦绕在他身边那好像油彩一般的未知物质,他只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一刻这般的安心。DvKS5

  知觉似乎开始在他这具本该死去的身体之中觉醒。DvKS5

  在无法被“看”到的地方,一阵温柔的歌声飘了过来。DvKS5

  这歌声真不错,在青年听来,好像是幼小时和叛逆的姐姐一起坐在炉火边,那时他们瑟瑟缩缩,因为他们一同离家出走,在浩瀚的雪原之中,他依靠在姐姐的怀抱之中,等他醒来,他的兄长担忧的看着他,金色碎发下的亮蓝色瞳孔之中满是担忧。DvKS5

  啊,对了,那个时候他发烧了,躺在满是消毒水气味的帐篷之中。DvKS5

  那是他第一次与铁卫相遇,父母与姐姐的争吵声让他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他还看到妹妹沉默的坐在一边的小凳上面,小脑袋一垂一垂的钓着鱼,看起来是困到不行了。DvKS5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DvKS51

  青年感觉自己的记忆已经开始发生了错乱,对于自己的过去,他似乎看的不是那么真切了。DvKS5

  乐声似乎又发生了变化,突然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声音之中满是焦虑和不安。DvKS5

  在青年听来,那就好像是少年时和父兄一起来到裂界的最前线,巨大的奇观建筑跟随着机关转动着,身着银色盔甲蓝色打底制服的父亲站在这座巨大的十字圆盘的一侧,指挥着铁卫们讲建筑的一角截断。DvKS5

  “切断这里!”DvKS5

  沉稳而又坚定的声音,那是他的父亲,铁卫的戍卫官,他身边跟着一位皮肤稍黑的中年人……DvKS5

  如同寒冰一样深蓝,如同熔岩一般黯淡,怪物们不断的从奇观的另一侧的通道涌了过来,那时候的他在做什么呢?DvKS5

  哦,对了,他那个时候似乎是一个军医,和自己的前辈一起在救治那些铁卫。DvKS5

  那位前辈唉声叹气的,似乎提到了一个名字,那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但是他有些记不清楚了。DvKS5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DvKS5

  乐声舒缓了下来,就好像围城之中流淌着的水流,悠长又恬静。DvKS5

  青年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城中,地面的温暖让他安心了下来,灰褐色长卷发的少女走到了他的面前,不知道对他说了些什么,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兴奋,但是……为什么什么都记不起来?DvKS5

  那个时候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呢?DvKS5

  ……乐声又开始变化了,但是这段乐声好悲伤啊,就好像是哀乐一般。DvKS5

  啊,是了,他想起来了啊,就好像是叛逆的好姐姐再一次离家出走后再也没有回来,就好像是严肃又坚定的父亲在一次任务之后失去了一条手臂,就好像往日温柔的母亲越来越哀伤的眼神,就好像是兄长和小妹之间梦想与忧心的争吵,就像是餐桌上越来越少的家人。DvKS5

  对啊,他想起来了,就好像自己的瞳孔失去光泽后涣散的时刻。DvKS5

  那些战友们的哀伤,掩藏在厚重面甲之后的泪水,是这样吗?原来他已经死在那个暴雪的午夜,帐篷之中的地髓矿石也无法让他的身体感到一丝的温暖,生机不断被抽走的时刻,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家人们。DvKS5

  ……原来他并没有被抛弃啊,只是这一切来得晚了一些。DvKS5

  知觉开始不断的远去,青年感觉自己似乎又要陷入黑暗之中了。DvKS5

  那种孤寂的黑暗,冰冷的黑暗,以及虚无的黑暗之中。DvKS5

  “我的孩子……”DvKS5

  那是什么声音?DvKS5

  青年似乎一下子被人从幽暗的潭水之中一下子扯了出来,知觉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力量似乎也慢慢在流入四肢,大脑开始逐渐的清醒,那种最开始的感觉来了,即便是没有睁开眼,他也能感受到,那将自己包裹的,温暖的,缤纷的如同油彩一般的未知物质。DvKS5

  他虚弱的睁开眼,空间之中是黯淡的紫色,点点的闪亮点缀着,就好像是雪原之中看到的,那让人心驰神往的星空一样。DvKS5

  “我这是……?”DvKS5

  有些吃力的起身,青年看向了自己的周围。DvKS5

  那是无边无尽的空洞,一股和谐的乐声不断的从空洞之中传来,无穷无尽。DvKS5

  “普世同谐……群星共熠……无上功德颂神主……”DvKS5

  ‘这是什么?’DvKS5

  周围的音调逐渐和为一句句崇高的赞颂诗歌,周围那种宛如迷彩一样的未知物质又开始在青年的身边环绕了起来,如同蟒蛇盯上猎物一样,这种物质侵染着青年的意识,似乎想让他再度沉睡过去。DvKS5

  “世人同袍……万物同根……赐福之风拂大地!”DvKS5

  ‘呃啊……怎么回事?’DvKS5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灵魂好像被撕裂着,不,不应该说是撕裂,应该说,是整合。DvKS5

  人如果说是单一的个体,人的灵魂也理应是单一的个体,一具躯壳之中理所应当的应该是存在一种精神,一道灵魂。DvKS5

  但是就在刚刚,青年感觉自己好像被塞入了无数的灵魂,无数的思维。DvKS5

  就在那一瞬间,青年感觉自己的灵魂就好像是蜂巢一般,有无数来来回回的意识不断的来访随后离去,他的灵魂是什么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DvKS5

  “我的孩子……”DvKS5

  那是柔和的女声,是肃穆的男声,是哀怨的谐乐,那是哪儿来的声音?DvKS5

  不过正是多亏了这道声音,青年感觉自己千疮百孔的灵魂恢复了正常,柔和的女生轻拂他的思绪,肃穆的男声整顿他的意识,哀怨谐乐让他变得清醒,青年再度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不再如之前一般。DvKS5

  那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呢?DvKS5

  在青年的眼中,那是群星的汇聚。DvKS5

  运动之中的群星勾勒出一位面容柔和,笑语嫣然的女性,她双眼微闭,即便是遥远的距离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让人心旷神怡的思绪。DvKS5

  希佩小姐 DvKS53

  这是怎么回事?青年不明白。DvKS5

  那周身环绕着的,不断运动的,应该是历史课本上面的【星球】,而那星球汇聚的那一位……那是谁?DvKS5

  “琥珀王……?”DvKS5

  生活在克里珀堡的青年,只能在这一刻想到这样的一个词。DvKS5

  不过,这显然并非是答案,应该说,相差甚远,青年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够拜谒琥珀王的资本,而眼前的这位,毫无疑问,是和琥珀王一个层级的伟大存在,而且,似乎并无恶意。DvKS5

  “……醒来……”DvKS5

  遥远的声音似乎回荡在青年的耳边。DvKS5

  ‘是这位伟大存在的话语吗?’DvKS5

  青年这么想着,目光迷离的望向那星空的汇集,流动的星光和与妹妹一同在野外雪原之中所见的那一片极光一样,都是如此的美丽。DvKS5

  说起来,妹妹是一个沉默却又热烈的人,不能多想。DvKS5

  青年能够想象到自己死后妹妹独自躲在角落之中一个人抹眼泪的模样,这太让人痛心了,即便依然死去,但他依旧不希望看到妹妹落泪,甚至想到那个画面就会后悔自己的死亡。DvKS5

  但是死亡似乎没有好后悔的。DvKS5

  一想到这些,青年思维开始发散了,他死后,姐姐应该会哭吧,哥哥也会,母亲……DvKS5

  油彩一般的物质又围了上来,似乎是看出了青年的悲伤,那彩虹的物质扫开金色的碎发,轻拂青年的额头。DvKS5

  “请问您是?”DvKS5

  青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遥远的伟大存在发起了询问。DvKS5

  “……醒来吧……克利切……”DvKS5

  “这是我的名字?我……我叫克利切?”DvKS5

  青年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他叫克利切,但是剩下的,只余下混乱的记忆,和记忆之中对于那个姓氏的消音,但是这很奇怪,他可以感觉得到,曾经的自己,死前的自己仍然因为这个姓氏而感到自豪。DvKS5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他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是记忆之中关于自己【家族】的谱系,那个姓氏也被牢牢的掩盖着。DvKS5

  克利切不明白,他将目光看向了那位伟岸的存在,而遥远却又好像近在眼前的她两手摊开。DvKS5

  “来吧…我的孩子…克利切……投入【我们】的怀抱……”DvKS5

  “……”DvKS5

  克利切有种强大的冲动,他想要奔跑向那具伟大的身躯,想要和她合为一体……并非是周围的油彩在对他进行影响,而是从内心的本能上感受到的,对于与眼前伟大存在合为一体的,整合如一的,最最本根的想法。DvKS5

  这是为什么?DvKS5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他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从慢慢的步行,到急促的奔跑,只是短短的几秒之间。DvKS5

  ‘如果说,就这样,也挺好的……’DvKS5

  克利切的想法就是这个样子的,既然已经死了,那么最后如何也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了。DvKS5

  毕竟,相比起走入地狱之中,投入神明的怀抱,似乎没有那么坏。DvKS5

  “克利切…你没有死……”DvKS5

  似乎是感受到了克利切的想法,远方的伟大存在忽然开口,让克利切奔跑的脚步猛然一顿。DvKS5

  “您……?”DvKS5

  “是的…并没有死亡……你的生命并为终结,并未走向【末王】。”DvKS5

  一种强烈的欲望让克利切停下了脚步。DvKS5

  这种欲望是对家人的渴望,是对共处的期待。DvKS5

  所以克利切停下了走向伟大的脚步,愣愣的停在原地,有些迷茫的抚了抚自己的脸颊,冰冷,触感上完全不像是活人的肌肤,是被冻僵的尸体。DvKS5

  这也是他从未怀疑自己的死亡的原因。DvKS5

  但是现在,也许与琥珀王一样的伟大存在却告诉他,他并未死去……DvKS5

  【末王】?是掌管生命终结的神明吗?DvKS5

  “……我期待着与你为一,但……你甘心吗?”DvKS5

  伟大的神明依旧保持着温柔的微笑,但是言语之中确实满载的哀伤。DvKS5

  她的确期待着克利切与她合为一体。DvKS5

  但是她似乎又照顾着克利切的情绪,告知了克利切一切的真相,希望克利切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一条不会让克利切后悔的选择,不会因为现在的为一而悲恸的选择。DvKS5

  这是何等的偏爱呢?这位伟大的存在真是温柔。DvKS5

  她对其他人还会有这样的温柔吗?克利切不由得这么胡思乱想着。DvKS5

  一定会吧,就人类的角度而言,这位说不定是温柔而强大,如母亲一般温柔的善神。DvKS5

  如同他听到的谐乐颂诗一般——DvKS5

  「普世同谐,群星共熠,无上功德颂神主!」DvKS5

  「世人同袍,万物同根,赐福之风拂大地!」DvKS5

  “感谢您,我现在还不能抛下一切,我无法做到让我的家人们落泪,我想要回去,回到家乡,回到和他们在一起的餐桌,想要挽回几近崩溃的家庭,我想护佑我的同伴们,他们也是我的家人,雅利洛VI,可能你从来未听说过这样的一颗星球,但是那是我的家。虽然那里风雪不绝,但我依旧想要去改变她。”DvKS5

  “……那就回去吧!”DvKS5

  伟大的神明颇为宽容,同意了克利切并不算合理的请求。DvKS53

  克利切很清楚,他能够活下来可能多是赖于眼前这位伟大存在的帮助,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拒绝对方要求的权利,但是对方依旧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他。DvKS5

  克利切转过头,一扇冒着白光的幻影门扉就在哪里,就在他只需要踏出一步的地方。DvKS5

  在这个幽静的暗紫空间之中无比的耀眼。DvKS5

  而周围的油彩在这个时候则是将克利切包围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将克利切留在这个地方。DvKS5

  不过克利切并没有反抗,任由现在看来如同彩虹一样的油彩将他包裹,感受着油彩物质之中传递而来的情绪,是挽留,是埋怨,是期待,是不舍。DvKS5

  复杂的情感之中,是那让人无法拒绝的,来自未知道路的力量……DvKS5

  这就是所谓的命途之力吧,克利切以前从未被神明所注视,琥珀王也未曾将自己的一丝扫视划过他在狂风呼啸的雪原之中瑟瑟发抖的身体。DvKS5

  只有「风雪免疫」才能让他在寒风之中坚持。DvKS5

  不过这些力量似乎有些过于庞大了,庞大到了让克利切感觉自己似乎无所不能的情况。DvKS5

  在这样的那样的纷杂不同的情绪之中,宛如从蛋中诞生一般,克利切的思绪在庞大而又细密的命途道路之中醒了过来,周围彩虹油彩在这一刻变得温驯起来,就好像见到了主人一般。DvKS5

  克利切转过头,恭敬的低下头,左手按在右胸上做了一个贝洛伯格的常用礼仪。DvKS5

  “感谢您,【希佩】。”DvKS5

  伟大的神明没有回应克利切的感谢,闭上双眼的面颊也不再有任何的情绪,好像是一座雕塑一般矗立在遥远的星空之中,流转的星云并未停歇,星光的闪烁也从未停歇。DvKS5

  克利切没有多做停留,一步踏出,走入了光门之中。DvKS5

  黑暗,将他再一次的包裹。DvKS5



  PS:

  主角的设定之后将会以单章的形式更新

  最近打模拟宇宙入了魔,狠狠的研究了一下各个星神的设定,后续大部分的星球和设定都是来自于星铁的文案,只是有一些自己的散发而已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