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八章 多疑是女人的致命弱点?

  “大胆!尔等休得胡言!”DvKS5

  “混蛋!活腻了吧?”DvKS5

  眼见长官被人指着鼻子骂,一众锦衣卫顿时不干了,纷纷冲着年轻人怒目而视,结果一下子犯了众怒。DvKS5

  人们总是同情弱者的,眼见年轻人死了父亲,锦衣卫又如此嚣张跋扈,香客们纷纷大着胆子,愤慨直言。DvKS5

  糟糕!DvKS5

  看着一双双愤怒的眼睛,陈晖洁暗叫不妙。DvKS5

  她让属下们表现的嚣张跋扈,是打算诈一诈这些光头和尚,并不想和香客发生冲突——如果这么多人闹起来,后果根本不堪设想。DvKS5

  “都给我闭嘴!”DvKS5

  她回头瞪了一眼手下这帮蠢材,走向死者。年轻人还要再骂,可只被她盯了一眼,就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DvKS5

  这女人的目光好凶!DvKS5

  陈晖洁走到死者身前,仔细观察,判断他的死因,还没得出结论,就听光头尊者对丧父的年轻人说道。DvKS5

  “阿弥陀佛,施主,你的父亲并不是死于非命,而是寿元已尽,所以不可迁怒他人,免得折了他的福气。”DvKS5

  “怎么会?!我父亲今早还好好吃了一碗饭,说要攒力气来礼佛呢!”DvKS5

  年轻人十分悲伤,说什么也不肯相信。DvKS5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一片孝心,令尊必能往生极乐,还是早点回去发丧吧。”DvKS5

  光头尊者温声细语的安慰,那副慈悲的姿态,令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们不由自主的收起了放肆的态度,就连陈晖洁也不禁自我怀疑起来。DvKS5

  难道真是我想多了?DvKS5

  光头尊者低宣佛号,宝相庄严,周围的香客们见状,纷纷劝起了年轻夫妇,于是年轻人背起老父的遗体,在妻子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下山去了。DvKS5

  “出家人不打诳语?”DvKS5

  陈晖洁看向光头尊者,总觉得这老人死的蹊跷,光头尊者似乎没明白她的意思,只是露出无奈的苦笑。DvKS5

  “不然呢?若是在此闹降起来,又该如何收拾?”DvKS5

  “如果那夫妇不肯罢休呢?”DvKS5

  “佛曰,有生皆苦,世道艰难,早点往生极乐未必是坏事,又何必执着皮相?”DvKS5

  光头尊者叹息道,一脸悲天悯人,随即转身做邀请状。DvKS5

  “诸位要检查,尽管自便,但望不要惊吓到做工的灾民。”DvKS5

  他态度和善的安排光头护法们带锦衣卫们去各处检查,陈晖洁总觉得这话怪怪的,但对方毕竟刚替他们解了围,她也不好摆出先前的姿态。于是接下来一众锦衣卫们收敛了‘朝廷鹰犬’的做派,连搜查都变的‘温柔’起来。负责在此监督‘以工代赈’的顺天府吏员们又拍着胸脯作保,结果一圈下来,锦衣卫们什么也没发现。DvKS5

  “陈头儿,他们挺规矩,没什么问题。”DvKS5

  属下过来报告,其他人的回复也大同小异。DvKS5

  偌大的菩提寺,至少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DvKS5

  灾民们在这里做工,得以饱腹活命,有和尚们看着,也没人闹腾。DvKS5

  可以说一派祥和。DvKS5

  但陈晖洁还是感觉哪里不对!DvKS5

  “你们确定一点问题都没有?陛下可是要来这里,若是出了岔子,我们全都要掉脑袋!”DvKS5

  她眉头不解的问道,下属们都知道这个长官向来多疑,又担心自己这边出了岔子,便又去检查一遍,结果还是没什么发现。DvKS5

  “……你们有没有检查那神像?”DvKS5

  陈晖洁的目光转向屹立的大佛,下属们面面相觑。DvKS5

  “那倒没有,可是佛像也要检查吗?”DvKS5

  “废话!那么大的神像,里面能藏的东西多了!”DvKS5

  陈晖洁大怒,也不理会下属,径直走向佛像,来到近前,才发现这尊庞大大物顶天立地,或许是因为自重,连足部都沉入了土里,双腿上则根本没有入口和攀登的地方,也不怪锦衣卫们无法搜查。DvKS5

  “您是要上去看看吗?”DvKS5

  一个声音突然从旁传来,吓了陈晖洁一跳,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转头一看,发现竟是光头尊者。DvKS5

  什么时候过来的!?DvKS5

  因为完全没感觉到对方的气息,陈晖洁不由得警戒心拉满。DvKS5

  “没错。”DvKS5

  “那就跟我来吧。”DvKS5

  光头尊者说,随即来到巨佛脚下,抬手敲了敲巨佛的双角,很快便有一个吊篮从巨佛的裆部放了下来。DvKS5

  “抱歉,支架拆掉以后,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上下了,还请不要见怪。”DvKS5

  女性在这个时代,还被传统束缚,陈晖洁能抛头露面加入锦衣卫,自然百无禁忌,她二话不说跟着光头尊者上了吊篮,很快便上升到了佛像之中。DvKS5

  “……其实这座佛像在北魏时期就基本做好了,可惜后来毁于战火之中,现在我们只是把它挖出来,移动到这里修复,所以真正要感谢的,是容许重建的陛下和顺天府那些乐善好施的诸主们,请注意脚下,大佛还没有完工,这里乱了些……”DvKS5

  进入佛像腹中,光头尊者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温声介绍道,不时还提醒陈晖洁注意脚下。DvKS5

  “……这样啊。”DvKS5

  陈晖洁随口应着,目光如电,四处张望,待顺着旋梯爬上胯部空间,看到贯穿佛像上下级几层的塑造内脏,她惊讶问道。DvKS5

  “那是……内脏?神像力怎么还有这种东西?”DvKS5

  “这是密宗的法门,流行于当时,诸佛智慧不可具说。善丈夫。佛初地者一切微细习气除故。复一切法得自在故。第二地者转法轮故说深法故。第三地者说诸声闻戒故。又复显说三乘故……”DvKS5

  两人人沿着佛像内壁的楼梯向上爬,不时能看到有人在佛像内雕琢构造。光头尊者则大段大段的讲经,说的天花乱坠,然而陈晖洁完全不懂,只觉得他碎碎念的心烦。DvKS5

  “有暗门!?”DvKS5

  突然间,她停住脚步,侧耳倾听,然后伸手拍了拍墙壁,果然墙壁发出中空的声音。DvKS5

  她怎么发现的?DvKS5

  光头尊者表情一滞,停下讲经说法,开口解释道。DvKS5

  “里面是经藏佛宝。”DvKS5

  “打开看看。”DvKS5

  陈晖洁强硬的说道,光头尊者眉头微皱,但最终还是上前开门,露出里面摞得整整齐齐的箱子。陈晖洁立刻上前,拔出绣春刀,随便选了一个箱子,插入缝隙用力一翘,打开查看,发现里面都是些手抄的经文。DvKS5

  “这些书,有必要特地藏起来吗?”DvKS5

  “阿弥陀佛,这些经文都是我佛家典籍,只有妥善存放,才能流传后世。”DvKS5

  光头尊者给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答案,陈晖洁找不出问题,只能作罢。两人继续向上攀登,陈晖洁又发现了几个暗门,执意要求打开检查,结果里面不是铸造的佛像,就是经文书箱,同样没有什么问题。DvKS5

  难道真的是我想太多?DvKS5

  可直觉一直在尖锐的告警,刺的她头皮发麻。DvKS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