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6章:痕,编号A—09

  长达一个月的任务执行,在休假结束后临渊动身回总部述职,不对....嗯,应该说是接受调查。DvKS5

  毕竟逐火之蛾可不会放任这么一个“怪物”四处游历,哪怕有着爱莉希雅的保证和数据监测的稳定。DvKS5

  但逐火之蛾也是要加上这么一个“束缚”,倘若临渊造起杀孽的话,这样的后果谁都承担不起。DvKS5

  爱莉希雅本来是想陪着临渊一起回去的,但奈何接到了神州地区的探查任务,必须要立即动身。DvKS5

  所以这次回总部就只能够临渊独行,不对....还有着一只精英小队一起,但临渊和他们不太熟悉。DvKS5

  正当临渊在飞机上紧抱着古剑闭目养神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坐在了他旁边。DvKS5

  临渊眉头微挑,下意识睁开双眸,倒是新奇了,居然会有人主动坐在自己旁边。DvKS5

  当看到递来的AD钙奶后,临渊沉默了,又瞥了一眼蓝发年轻男子杯中的威士忌。DvKS5

  “我快成年了,能喝酒。”DvKS5

  临渊的眼神带着几分幽怨的看着眼前蓝发男子,但更多的则是一份源自于心底的“不满”。DvKS5

  “打错了,你小子还有五个月才成年,这点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DvKS5

  痕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轻轻的拍了一下临渊的肩膀,然后便是开始品尝这杯威士忌。DvKS5

  任务期间是禁止喝酒的,但现在任务结束返程,也确定了接下来没有行程,自然是要喝上一杯。DvKS5

  临渊没好气的白了痕一眼,但也没有拒绝,插上吸管就开始喝了起来。DvKS5

  痕,逐火之蛾编号A—09成员,是早期逐火之蛾的作战人员,经历过第二次崩坏。DvKS5

  也是逐火之蛾中为数不多几个把临渊当人看的,能够正常相处,算得上是朋友吧。DvKS5

  但接触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由于对方是精英小队的队长,再加上临渊又喜欢独来独往,关系也就维持这样。DvKS5

  “听说你这次独自一人干掉了战车级崩坏兽的崩坏动乱,你的实力....又增长了啊。”DvKS5

  “记得一年多以前,你连对付突进级崩坏兽都有些失措,现在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了。”DvKS5

  痕看着眼前坚毅的少年,明明脸颊仍显有些稚嫩,可却是有着一种风霜在其中。DvKS5

  心中不由得对此叹了一口气,他也是知道些许的内情,只能够感慨这命运的不公,让少年饱受如此之多的摧残与苦痛。DvKS5

  但好在如今一切都步入正轨了,最起码生活是没有问题,能够活着已经是不错了。DvKS5

  “还好,它很强,不好对付,我也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解决掉。”DvKS5

  临渊轻轻点头,面露几分凝重,回忆起先前的战斗仍然是心有余悸。DvKS5

  那场战斗就犹如刀尖起舞,死亡时刻伴随着临渊,但好在他最终是解决掉了这场崩坏。DvKS5

  而这其实大部分归功于每次在与黄泉的链接中所学到的战斗知识以及各类技巧,否则就算赢也是被重创。DvKS5

  如果说光靠极诣剑魂的话,临渊还真不一定能解决掉,但有人在贯彻武道的极诣,让临渊知晓如何战斗,那就不同了。DvKS5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实力能够有这样成长速度的原因,其中少不了黄泉对他的那些指点。DvKS5

  虽然贯彻武道只需一战足以,但与崩坏作战时只会杀戮,而寻不到技巧,只能够从一次次的受伤中吸取教训。DvKS5

  可临渊的这条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由此可见在临渊的这两年成长道路上,黄泉给到了怎样的帮助。DvKS5

  “你倒是谦虚,嘛....不过也无所谓,听爱莉希雅说你把休假给用了。”DvKS5

  “我算算你的休假时间....还剩下一个星期吧,我建议你这段时间还是好好休息。”DvKS5

  痕见状也是轻笑一声,然后想起了爱莉希雅的嘱托,语气带着些许劝解的意味在里面。DvKS5

  虽然说是前辈,但痕知道临渊是什么性子,骨子里是那种不屈的,而且向来都是属于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DvKS5

  所以只能够以这样劝告的怀柔方式,至少他会听进去,毕竟痕也是知道临渊是将自己看做朋友来对待。DvKS5

  “嗯,打算好好休息感悟一下剑道,一味的战斗对我来说已经不会有太多的提升。”DvKS5

  临渊闻言轻点头,心中却是疑惑痕对于自己的休假时间怎么把握的这么精准。DvKS5

  但也没有隐瞒接下来的计划,而是随意的聊天讲述了出来。DvKS5

  他又不是什么自闭冷漠少年,更何况痕这个人还不错,临渊自然是不会傻到拒绝所有人的好意,那不是犯贱是什么。DvKS5

  别人不愿意来接近自己无所谓,但痕愿意和自己接触,并且视作朋友,那临渊同样如此相待。DvKS5

  “别用这眼神看我,我可没有调查你,是爱莉希雅跟我提起的。”DvKS5

  “她挺担心你还要继续执行任务,就让我这次返程在飞机上再劝你几句。”DvKS5

  看出了临渊眼中的疑云,痕露出爽朗开怀的笑容讲述了与爱莉希雅的交谈。DvKS5

  临渊闻言则是心中流淌过一阵暖流,嘴角不由得勾勒起些许的笑意,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为自己操心。DvKS5

  “不过...说到剑道,我当初以为你坚持不下去,毕竟这条路跟苦行僧一样艰苦。”DvKS5

  痕好奇的看着临渊怀中抱着的古剑,想起了他战斗时候的姿态以及修行时候的刻苦,不由得感慨一声。DvKS5

  他是真没想到,眼前少年能够坚持住如此艰难的苦修,换做是他的话是真的承受不住。DvKS5

  而且他是神州人,对于“剑道”也是有着一些了解的。DvKS5

  临渊闻言则是轻轻的敲了一下剑鞘,声音有些清脆,听起来尤为悦耳。DvKS5

  “毕竟,这是我唯一能够走的路了,没得选,如今习惯之后....我也挺喜欢的。”DvKS5

  临渊想起了修行的种种,以及黄泉对自己的指点,轻声感慨。DvKS5

  痕闻言则是奇怪的看了一眼临渊,他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唯一的路?这是什么意思?DvKS5

  但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少年的感慨。DvKS5

  眼角余光看到临渊苍白的左手,心中暗自叹息着他的命运。DvKS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