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三章:梦中相见

  “克利切哥哥……”DvKS5

  佩拉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见到的东西。DvKS5

  明明大概一周之前自己刚刚给不远处的这位以温柔的微笑看着她的男人奉上悼词,献上哀思,结果对方现在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DvKS5

  这是什么情况!!!DvKS5

  “好久不见啊佩拉,还在写小说吗?”DvKS5

  克利切从身体僵硬的黑塔以及阮·梅身边走过,对于这两人的身份他也许有些猜测,但是来自意识之中的知识到底是未必准确的。DvKS5

  比如说,意识之中的黑塔形象可不算是太好。DvKS5

  当然,这在不同的人看来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克利切不可能完全按照脑海之中的别人的思考来判定。DvKS5

  她走到佩拉面前,将她有些歪歪扭扭的帽子扶正。DvKS5

  “这是真的吗?”DvKS5

  “是真的,我从地狱归来了。”DvKS5

  克利切原本想要让佩拉和妹妹一样睡过去来着,但是仔细想了想,他否决了这个决策,如果说像是他最开始的那个计划的话,也没必要瞒着妹妹了。DvKS5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佩拉帮忙呢。DvKS5

  不过接下来更多的交流就不需要这个孩子参加了……信息量或许会过大。DvKS5

  ‘那是怎么回事?!’DvKS5

  黑塔刚刚觉得自己几乎窒息,就好像是被一下子投入深水。DvKS5

  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就好像是刚刚诞生浸泡于羊水之中,水压似乎无孔不入的侵袭了她的全身,随后又好像是将她丢进滚筒洗衣机一般来回搅动……DvKS5

  那是什么?DvKS5

  黑塔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刚刚发生的事情。DvKS5

  她有些惊奇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并非是因为这四周的环境如何优美,应该说优美和现在的空间根本谈不上有关系。DvKS5

  昏黄的路灯将漆黑的小巷子点亮,说不上亮堂,但是好歹看得清楚路。DvKS5

  地面是泥泞和油污,看上去是类似于贫民窟一样的地方,空气产生着奇妙的变化,一会儿充满着让人难受的霉味,一会儿又格外的清新,极其的诡异。DvKS5

  黑塔感觉自己的小皮鞋似乎是陷在了污泥之中,有一种难受的踩屎感。DvKS5

  是啊,这还不明白吗?很简单就能够得出结论了。DvKS5

  「忆质」。DvKS52

  毫无疑问,浓缩的忆质缔造了一个类似于匹诺康尼的梦境,不过应该说不愧是【同谐】的令使吗,随意的利用虚数能量就可以将忆质汇集成这个样子。DvKS5

  这是很高级的筑梦技术,真的是这个星球的生命可以掌握的吗?DvKS5

  看起来,这位令使的神秘远超她的想象。DvKS5

  跟随着灯光而行,很快黑塔就走到了一个明亮的广场之中。DvKS5

  真是奇怪的梦境,这到底是利用什么人的梦构建的?DvKS5

  黑塔抬头看向那突兀的光环,光环以外的空间是残破的平台,以黑塔的视力可以看出来,这些平台已经相当的老旧,很多的铁锈让这平台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DvKS5

  光环的内部居然是澄澈的天空,那是湛蓝星都看不到的天空。DvKS5

  「很美吧……」DvKS5

  克利切突然之间出现在黑塔的身后,感叹着天空的美丽。DvKS5

  「啊,没错,真是美丽的天空,可惜了,这座星球已经很难在通常的时刻看到这样的天空吧。」DvKS5

  「嗯,这是「煦日节」的天空,一年只有那一天的天空如此的美丽。」DvKS5

  黑塔转过身抬头看想眼神迷离的克利切,她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对他产生不了恶感,这是同谐的力量?黑塔感觉不到自己的意识被干涉。DvKS5

  那就是看起来面善吧,只能这么解释了。DvKS5

  阮·梅站在广场的中央,看着围着篝火跳舞的人群,不知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愣神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加入其中,没有打扰他们。DvKS5

  “好漂亮的姐姐!”DvKS5

  一个甜腻腻的有些幼稚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愣神。DvKS5

  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太健康的小女孩捧着一杯盛满奶油的饮品,不对,是黑麦的味道,那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奶油了,是什么星球特有的甜点吗?DvKS5

  似乎是感觉到了阮·梅的视线,小女孩有些犹豫的看了看手里的甜点。DvKS5

  随后,她举起手中的甜点,眼中满是不舍的看着阮·梅。DvKS5

  “可以给姐姐分一些,但是只能吃一半。”DvKS5

  阮·梅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小女孩苍白的脸颊。DvKS5

  「为什么只能吃一半呢?」DvKS5

  「因为另一半是姐姐的!」DvKS5

  阮·梅愣了愣,随后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头发很柔顺,看起来被姐姐照顾的很好,虽然说有些瘦弱但是笑起来很开心,至少在这个梦境之中她很幸福。DvKS5

  “薇薇安?薇薇安?你跑哪儿去啦?!”DvKS5

  一个英气的女声从远处的巷子之中传了过来,让小女孩开心的差点跳了起来。DvKS5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薇娅姐姐我在这里!”DvKS5

  阮·梅看向薇薇安实现的终点,那是一位穿着着劣质布料的华贵服装的青年女性,只不过与这身本就矛盾的服装更加不匹配的,是她左手手臂上缠着的红色缎带。DvKS5

  那是……那个小女孩的家人吗?DvKS5

  被牵扯到梦境之中,而且意识不到自我的存在形式?DvKS5

  不对,那个被称为薇娅的女性似乎完全的明白自己的处境,所以她的目光才差异而且……警惕。DvKS5

  她快步走到妹妹的身边,将妹妹挡在身后。DvKS5

  「我并无恶意……」DvKS5

  阮·梅的还并没有说完,周围的空间就发生了变化,寒冷的感觉一瞬间就席卷了她的全身,周围的风景疯狂的变换,随后定格在了一个温暖的房间之中。DvKS5

  四周是白棕色的木质墙壁,温暖的感觉让阮·梅有点想要打喷嚏的感觉。DvKS5

  就在她手边的花瓶之中放置着一束白色的花朵。DvKS5

  “那是「初雪八落」,花语是纯洁天真、美好的回忆、童真的时光,我感觉自己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这是小时候我姐姐送给我的,如今就摆放在我的房间之中。”DvKS5

  「令使」的声音,是个青年男性的声音,很温柔……DvKS5

  阮·梅看着手中端着一个茶壶的克利切,对方回了他一个柔和的笑容,挥了挥得空的那只手,示意她坐下来,而她的朋友黑塔已经坐了下来,有些慵懒的将自己融进沙发之中。DvKS5

  「你好……」DvKS5

  “还没做自我介绍,你好,阮·梅女士,我是克利切·「希佩」·朗道,叫我克利切就好。”DvKS5

  阮·梅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软硬适中,坐着很舒服。DvKS5

  克利切为两位客人倒上了茶水。DvKS5

  「这不是这颗星球应该存在的东西吧,小鬼,你从哪儿得到的这段记忆?」DvKS5

  「我不知道哦,只是突然之间就明白了。」DvKS5

  克利切坐在一大一小两位美人的对面,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DvKS5

  黑塔眯了眯眼,看着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的克利切,对于这位同为「令使」的土著少年更加的感兴趣了。DvKS5

  啊……真是美妙,如果说能够得到对方的同意,那就能够更多的了解到「希佩」的消息了。DvKS5

  “所以说,两位的来意是?”DvKS5

  「我是想要研究你,但是阮·梅是什么来意我不知道。」DvKS5

  黑塔说的很直白,但是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大的问题,直来直去的告诉对方就好了,她可是最讨厌谜语人了,而且当着【同谐】令使的面,她也说不了慌。DvKS5

  阮·梅没有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克利切。DvKS5

  她的表情没有变化,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DvKS5

  “我同意,但是这需要交易。”DvKS5

  「当然!这很合理不是吗?不过我大概能够猜到你的交易条件是什么,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你也应该很清楚,按照你的力量来说,星核,并不是什么难以处理的东西不是吗?」DvKS5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的支持,我的意识里,你似乎和星际和平公司存在合作对吗?”DvKS5

  「啊……看来你并不知道啊,你们的欠款可是多到难以想象哦。」DvKS5

  “欠款?哦,筑城者的原因吗?”DvKS5

  克利切稍微思考了一下他就明白了这笔欠款的来源,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对于他而言,交换欠款是需要做的事情并没有错,但是借助公司的力量来进行复兴也没有问题。DvKS51

  这两个并不冲突,对贝洛伯格而言也是一件好事。DvKS5

  “公司的欠款自然是需要还的,但是对于一些并不合理的要求我会选择性的拒绝,毕竟贝洛伯格是贝洛伯格人的贝洛伯格,如果无法和公司达成协作的话,欠款依旧会慢慢的交还,贝洛伯格需要与星际接轨就脱不开星际和平公司,但是公司打算重置一遍发生在茨冈尼亚的事情,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DvKS5

  茨冈尼亚,克利切的意识之中有这样的记忆,那并非是带有善意的记忆。DvKS5

  对于茨冈尼亚的遭遇克利切或许有些同情的想法在其中,但是其中掺杂的利益关系又让克利切对于公司谈不上什么恶感。DvKS5

  公司的所作所为其实就克利切的角度看来是一个合理的市场开发行为。DvKS5

  只是单纯的并不能够与【存护】扯上关系而已,或者是和克利切理解之中的存护扯上关系。DvKS5

  不过这并不能改变贝洛伯格欠款的事实。DvKS5

  合理的欠款是需要偿还的,与星际和平公司的合作也是需要进行的,但是如果这些东西与贝洛伯格最最核心的要点产生了冲突,那也没有必要继续沟通下去了。DvKS5

  他可不想贝洛伯格出现一个买办政权。DvKS5

  现在的贝洛伯格虽然没有那么好,但是也没有差到需要引狼入室来完成变革的程度。DvKS5

  贝洛伯格的未来应该由贝洛伯格人自己来决定。DvKS5

  克利切不会在契机还未到来的时候擅自的掺和到贝洛伯格的政权更迭之中,而且这个契机已经送到他的面前了。DvKS5

  可能送到他的面前了?DvKS5

  「那就这样,我会去和公司那边聊一聊你的态度,但是你得配合我的研究,当然,只是聊一聊肯定是不值得你的秘密的,我会在这上面继续加码,毕竟我是【智识】的令使,而你是【同谐】的令使,我们拥有对等谈判的机会。」DvKS5

  对啊,那是自然,如果没有令使的身份,雅利洛甚至连被观察的契机都没有。DvKS5

  更不要说什么对等谈判这种痴心妄想的事情了。DvKS5

  克利切并不讨厌黑塔这样的直白,反倒是很喜欢,应该说他本来以为今天来见这几位天外来客回事什么虚以委蛇的政客交流,但是居然是这种直来直去的画风,让克利切有些欣喜,至少不需要犯恶心了。DvKS5

  “所以说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达成了?”DvKS5

  「这是自然,不过我的朋友似乎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的交易内容,把我送出去,接下来你和她聊。」DvKS5

  黑塔撇了撇坐在一旁的沉默不语的阮·梅,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DvKS5

  自己的好朋友有研究瞒着自己了,虽然说这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还是好像要知道她到底是要研究些什么啊!DvKS5

  “那么,后续的我们在现实里再聊一聊……”DvKS5

  克利切话音刚落,抬起右手一挥,黑塔就好像是爆炸的水气球一样炸开,化为一摊液体消失在梦境的空间之中。DvKS5

  而他则是将目光放在了一直沉默着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阮·梅身上。DvKS5

  然后移开了视线……DvKS5

  ‘好漂亮……’DvKS5

  阮·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克利切并不了解,即便是入梦之后,克利切也没想过要依靠主场优势去影响这两位来客,克利切完全是因为对方的容貌而感到赞叹,可惜了接下来的对话将会是交易,不然一定会让克利切记忆深刻。DvKS5

  「我可以握握你的手吗?」DvKS5

  “嗯?当然可以阮·梅女士,不过这是交易的一部分吗?”DvKS5

  克利切伸出手,有些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DvKS5

  阮·梅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眼前男性的疑惑,只是伸出手做出一个对掌的姿势,似乎是打算让克利切主动的合上来。DvKS5

  克利切也没有拘谨,直接将手掌贴在阮·梅的手上。DvKS5

  嗯……这感觉和以往接触的女性很不一样啊……DvKS5

  手掌很细嫩,刚刚的接触就好像按在了柔软的棉花之中,淡淡的体温让克利切有种想要撤回手的感觉。DvKS5

  「闭上眼,好好感受,接下来……」DvKS5

  十指相扣,阮·梅有些突然的将克利切的手抓住,这一下让克利切一个激灵,连都有些红了起来。DvKS5

  他有些招架不来阮·梅这种类型的异性啊!DvKS5

  克利切可以与刀子嘴豆腐心的女性接触,可以与热情似火的女性相谈甚欢,也可以和那种冰山一样的女孩子勉强交流。DvKS5

  但是像是阮·梅这样的,根本就看不出对方情绪。DvKS5

  还是说……?DvKS5

  「我的交易,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的条件你可以听一听。」DvKS5

  “那么,先说说阮·梅女士你给出的条件吧。”DvKS5

  「所有……我是指包括我,所有都给你,这是我认为的能够配得上这个交易的筹码。」DvKS5

  克利切吓得手差点直接抽回来。DvKS5



  PS:

  放假之后在外旅游,发的都是存稿,今天收拾行李可真是累死我了 1

  改了一下文本,看到了反馈似乎对「」不是很明确,我在写文的时候也有点混淆,「」的对话是梦境访问者的话,“”则是梦境的主体说的话,刚刚改了改,现在应该好多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