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五章:我看希佩也是风韵犹存呐

  克利切陷入了迷蒙之中。DvKS5

  眼前的雾气开始萦绕,一切都变得朦胧。DvKS5

  ……卡芙卡亲吻了他的脸颊,手指来他的耳边来回摩挲,迷离的眼中恍惚之间居然会有爱心的存在。DvKS5

  “那是什么?”DvKS5

  「你没感觉到吗?那是肉欲,你隐藏起来的东西。」DvKS5

  “你知道我说的了不是这个。”DvKS5

  「诶?难道说刚刚与我一同快乐的时候你想再想别的事情吗?有点伤心,是刚刚的那位阮·梅女士吗?」DvKS5

  克利切觉得有些尴尬,还有些莫名的气恼。DvKS5

  「希佩」大人,真的假的,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夹杂在意识之中混入了他的身体啊!DvKS5

  随随便便就被诱发出来了,他真的是令使吗?DvKS5

  「你很疑惑?」DvKS5

  “当然啊!怎么可能不疑惑啊!”DvKS5

  克利切有些脸红,刚刚的行为毫无疑问是他自己做的,虽然很奇怪,但是那肯定是出于他自己的想法做的事情。DvKS5

  他有些不安的动了动,卡芙卡胸前的柔软包裹住她的左臂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DvKS5

  该死的色孽!DvKS5

  为什么沉溺于【欢愉】的路途之中的家伙会进入【同谐】的集体意识之中啊!DvKS51

  「听我说……」DvKS5

  “喂喂喂,打住打住,你干嘛啊——哎呦!”DvKS5

  克利切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刚刚就是这个开场白影响了他主体的意识导致了其他意识的情绪直接一下让他做出了这些事情。DvKS5

  虽然说卡芙卡小姐也没有反对的想法就是了。DvKS5

  「呵呵,「令使」先生刚刚可不是这样的,我不管怎么说「听我说」都没有用处,你还是像是猛兽一样的要撕裂我呢!」DvKS5

  “对不起……”DvKS5

  克利切的话被打断了。DvKS5

  卡芙卡翻身压住了他……和他,脸直接凑了上来将克利切吻住。DvKS5

  可恶,这种事情就是会不知不觉的熟练起来的啊!DvKS5

  克利切有些沉迷了,压在身上的异性是一个毫无疑问的让人无法拒绝的家伙,荷尔蒙的交织让克利切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变蠢了。DvKS5

  卡芙卡则是吻完之后,没有更进一步,只是微笑着看着被她压住的小男人。DvKS5

  「我是有备而来哦,知道你会这么做。」DvKS5

  “命运的奴隶吗?那位预言家早就预料到你来之后会这个样子?”DvKS5

  「对哦。」DvKS5

  “那为什么……我不是说你不好,事实上我之前从未和异性这么接触过,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像你这样的漂亮女性很少……”DvKS5

  「当然是为了把你变成我的「同党」,这样就不会被逮捕了。」DvKS5

  “哈?不可能,即便是你不这么做我依旧不会逮捕你,我没兴趣去了解公司为你定下的那些罪行到底都是不是你的罪业,毕竟挑动茨冈尼亚的事情上来看他们让别人背锅也是轻车熟路的。”DvKS5

  「嗯?那都是我做的哦,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大部分都不算无辜。」DvKS5

  卡芙卡没有为自己辩解,她也觉得没有那么必要,毕竟对于她而言,这些事情都是早就预定好的事情。DvKS5

  就好像是现在失身于克利切也是一样的。DvKS51

  “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立场啦,而且我有意向与你合作你也很清楚吧。”DvKS5

  刚刚的意乱情迷确实是让克利切有些昏头,但是这并不代表完全清醒之后的克利切会因为这些失去理智。DvKS5

  她希望能够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而卡芙卡又为什么一点也不懂得拒绝。DvKS5

  他……有些在意。DvKS5

  「你好可爱,和你表现的完全不一样哦。」DvKS5

  卡芙卡起身,将丢在一边的bra捡起,背对着克利切穿上。DvKS5

  克利切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边先从后背开始,随后向着下移动。DvKS5

  不好,开始下流了。DvKS5

  「不可以哦,我有些疲惫了,让我休息休息,下一次如果还能再见再说好了。」DvKS51

  克利切有些羞怯,可恶,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忍不住。DvKS5

  可能是因为身体本就这样,只是二十岁的肉体,和二十岁的精神让他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的成熟,做到什么所谓的坐怀不乱。DvKS5

  他并非是什么君子,而是一个拥有自己欲望的人。DvKS5

  「不要觉得羞愧,事实上我很开心,至少刚刚的过程我是很满意的,即便是在那种状态,克利切先生你也是很温柔的。」DvKS5

  “……所以是为什么?”DvKS5

  「克利切先生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能够想是星神一样呢?你即便是令使,也是一个人类哦,还是一位年纪只是二十岁的人类,事实上很多地方的人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都没有克利切先生这样的意志,但是你终究只有二十岁,令使的力量令你在你自己并不知道的情况下自视甚高了,你真的能够经受得住那些「蜜蜂」为你带回来的那些「蜂蜜」吗?」DvKS5

  你是什么妈妈系的角色吗?好温柔啊,卡芙卡。DvKS5

  卡芙卡穿戴整齐,揉了揉眼神逐渐清晰的克利切的脑袋,慈爱的笑了笑。DvKS5

  就是这样啊,就是这种感觉。DvKS5

  所以说克利切才会这么的羞耻这么的愧疚。DvKS5

  卡芙卡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这么简简单单的展现出一种难以拒绝的母性啊!DvKS5

  “啊……是我钻牛角尖了。”DvKS5

  克利切起身,衣服瞬间就穿戴整齐,就好像是没有被脱下过。DvKS5

  他明白卡芙卡为什么要说这些了,的确,他的确因为令使的力量而失去了大部分的敬畏,只是他并没有发现而已。DvKS5

  就好像是在面对下层区的人们的时候一样。DvKS5

  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自己和其他人放置在了不同的阶级之上了,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很多暴君就是如此。DvKS5

  「你能这么做?」DvKS5

  “啊?穿衣服吗?这是自然,这里虽然说看起来这么真实,但是说到底都只是梦境而已,而且我是这个梦境的主人,当然能够做到了。”DvKS5

  「诶……那刚刚?」DvKS5

  “……我的确很想看,抱歉,可能这就是欲望的体现吧。”DvKS5

  所以说啊,他之后回去一定要离桑博远一点,这些天和他混在一起感觉自己都要被欢愉给污染了!DvKS51

  啊哈!你——该——死——啊——!DvKS5

  「没有关系,毕竟刚刚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并不在意多付出一些来把你好好的绑在船上。」DvKS5

  卡芙卡又一次坐在了沙发上,不过她没有像之前一样,而是坐在了克利切的位置上。DvKS5

  她自己到了一杯茶,似乎是在休息。DvKS5

  克利切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他现在对于卡芙卡抱有一定「家人」的观感,虽然说很突然,但是这毫无疑问是存在的。DvKS5

  刚刚都做了那种事,克利切觉得要是不认那才是真的渣滓啊。DvKS51

  “所以说,目的是?”DvKS5

  「艾利欧希望你能在计划之中不要过多的去改变贝洛伯格的状态,你在下层区做的事情可以一直做下去,但是不要改变上层区的现状。」DvKS5

  “……为什么?”DvKS5

  「为了最好的未来。」DvKS5

  最好的未来,克利切思索了一下,对于星核猎手这个组织,克利切脑海之中有很多关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都不是什么好事。DvKS5

  但是就目前来看,星核猎手方面也有合作的意图。DvKS5

  反正他并没有大刀阔斧来对贝洛伯格进行改变的紧迫感,所以,如果能够从「命运的奴隶」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当然是最好的。DvKS5

  “所以,「命运的奴隶」所期待的是?”DvKS5

  「我会将我的剧本全盘托出,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容许,容许我们的计划能够在贝洛伯格实行,你的认可非常的重要,当然,这对于贝洛伯格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结局,至少艾利欧是这么说的。」DvKS5

  “……我只需要知道贝洛伯格故事的结尾,剧本会有一个结尾对吗?”DvKS5

  「当然,来自星空的「开拓者」带来了希望的火种,上下层的领袖们众志成城一心迎敌,在冬城的源流的碑文之下,他们联合,战胜了汹涌风暴与冰雪的根系,斩断了七百年的苦难,最终荣耀归于筑城者……开拓的乘客在这以后离开了这颗百废待兴的星球,他们约定不论时光蹉跎无论岁月洗礼,开拓的列车将重回贝洛伯格,重新在这里再一次的谱写相遇的故事,哪怕这个时间是数百年。」DvKS5

  “多棒的结局啊……我可以保证这一定会发生。”DvKS5

  卡芙卡松了一口气,连笑容都真实了不少,她将头倚靠在克利切的肩膀上,就好像之前一样,身上的黏腻感觉仿佛从未有过。DvKS5

  “那么交易的内容呢?”DvKS5

  「诶?我还不够吗?」DvKS5

  “真是的,所以「命运的奴隶」吃定我了对吧,他知道我绝对不会对「家人」袖手旁观,也就是说星核猎手拥有一个「令使」作为盟友。”DvKS5

  克利切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用下颌蹭了蹭卡芙卡。DvKS5

  真的,后悔啊,这下子真的是私通星核猎手了!DvKS5

  如果说没有之前的那一激灵的快感,说不定还能够谈知道更多的东西,只不过现在的话让克利切再去多说什么他也不好意思了。DvKS5

  不过,仔细想想,他也并不后悔,这倒是让人无可奈何了。DvKS5

  “开拓者?是「无名客」吗?【开拓】星神阿基维利的追随者,星穹列车后续也会来访这颗星球?”DvKS5

  「他们本就到访过,不然公司也不会付诸那么大的金钱不是吗?」DvKS5

  那些钱对于公司而言真的是能够被称为「大」的费用吗?宇宙之中被他们所开发的星球数不胜数……DvKS5

  「说起来,这样真的好嘛?我们这么呆着已经过了好久吧,真的没有关系吗?」DvKS5

  “……这个梦境被我进行过调速,我们刚刚的欢愉也不过是两个系统时而已,在外界来看也就几秒的时间,这是梦境的另类特性。”DvKS5

  「真神奇,不知道匹诺康尼又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呢?」DvKS5

  匹诺康尼,克利切的意识之中存在这些记忆,但是其中的一些事情反倒是让他有些疑惑。DvKS5

  家族似乎有一些什么问题,但是没有实际到达过匹诺康尼,他无法确定。DvKS5

  如果说要让他来评价的话,是一群终于信仰的蠢货,甚至连远在贝洛伯格的克利切都感受到了这次分发邀请函之中古怪的阴谋气息,但是家族方面对于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做什么额外的准备。DvKS5

  就好像是,这真的是他们发出去的消息一样。DvKS5

  而且他们到底是否忠诚于信仰还是一个无法确定的点呢。DvKS5

  真不知道匹诺康尼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这些暂时和他都没有关系,在处理完贝洛伯格的事情之前他不会对匹诺康尼的问题有任何的出声的欲望。DvKS5

  「希佩」不也是这样吗?她似乎也没有对于目前的家族警醒。DvKS5

  “所以,你要走了吗?”DvKS5

  「嗯,我还有一些要做的准备,为了最好的未来。」DvKS5

  卡芙卡的声音有些宠溺,好像是真的不想要离开克利切一样,有些不舍在其中。DvKS5

  虽然感性上克利切并不像怀疑家人,但是理性告诉克利切,未来还想要再见卡芙卡的机会可不多,这个女人神出鬼没的。DvKS5

  “那再见?下次来的时候不需要躲在别人的跃迁装置后边,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在贝洛伯格对你下手了。”DvKS5

  「你不想吗?」DvKS5

  “……该死的坏女人,你现在就给我走啊!”DvKS5

  随意的打散了卡芙卡的梦,克利切有些双眼无神的看着梦境之中房间的天花板,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被色孽所占据了。DvKS5

  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卡芙卡,明明是自己赶走对方的,但是依旧很怀念。DvKS5

  啊……DvKS5

  好好整理一下思绪,今天到底牵扯了一些什么势力进入贝洛伯格呢?DvKS5

  首先是星际和平公司,可以确定的是黑塔的到来并非是为了贝洛伯格的债务,但是她又提起了贝洛伯格的债务问题,大概可以确定那位从头到尾没说一句全程都在陷入婴儿般的睡眠的公司来客就是「讨债」的?或者这次来的目的虽然不是为了讨债,但是身份可能和这方面有关。DvKS5

  黑塔,是个好人啊。DvKS5

  其次是天才俱乐部,不管是黑塔还是阮·梅他们的目的都是对与【同谐】令使的好奇,公司当然是必要的,但是能够得到天才俱乐部的帮助,当然是让人无法拒绝的,所以天才俱乐部的优先级高于公司。DvKS5

  最后……DvKS5

  好吧,星核猎手无法拒绝,他们描绘了一幅克利切觉得最好的画面,如果是这个结局加上以上的这两个势力的帮助,那一定是克利切所希望看到的结果。DvKS5

  更何况虽然是梦境,但是克利切的感受确实实实在在的,这种事情。DvKS5

  难说……DvKS5

  一想到这些,克利切突然一下子面红耳赤起来。DvKS5

  说实话,对于一个此前人生一直处于大抵是纯洁姿态的克利切而言,今天的遭遇惊喜又让人恐慌,想多了之后,思维之中的那股诡异的欢愉又开始沸腾。DvKS5

  他打算想点崇高点的东西换换心情。DvKS5

  这么说来……DvKS5

  「我看「希佩」大人也是风韵犹存呐!」DvKS52

  随后,克利切发现自己失去了对梦境的操控,肚脐如同被钩子拉住,一下子被牵扯到了一个黑暗的星空之中。DvKS5

  「希佩」默然不语的看着他,眼睛都睁开了。DvKS54



  PS:

  这一章里面卡芙卡的剧情详细的情况会在下一章解释,也是为了解释前文里面一些关于主角出现的异常情况

  今天爬山爬麻了呀,腿肚子都在打颤

  哎,兄弟们还是得运动啊,我今天半山腰就差点挺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