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十七章:泪

  「见字如面,DvKS5

  当你见到这封信,你一定明白我并未远去。DvKS5

  我亲爱的妹妹,如果说你见到这封……」DvKS5

  玲可看到这里,感觉自己的大脑极度的旋转,就好像被人塞到洗衣机里面一样,异常的混乱,她撇了眼自己手足无措的好友。DvKS5

  眼神这种满是“这真的是真的?”,主打的是一个不信。DvKS5

  佩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示意自己的好友继续看下去,她现在也是懵的,虽然说被委托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她还是不理解啊!DvKS5

  明明……是看着那个男人死去的,可是……DvKS5

  「如果说你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已经醒来了吧。DvKS5

  刚刚睡得还好吗?我看到你的黑眼圈好重啊,一定是最近都没有睡好吧,很抱歉,我没有更早的写信给你,不过希望你能够理解哥哥的无奈,我也有很多的疑惑,更多的是一些事情的牵绊。DvKS5

  希望你收到这封信之后能够得以安睡,是真的,我真的没有离开你们。」DvKS5

  这是他的字迹,别人模仿不来的,这些将每个字的最后一笔拉长的习惯和有些独特的花体字玲可认得。DvKS5

  玲可眼眶逐渐红润。DvKS5

  「啊,这个事你可千万不要和杰帕德说,我晚了一步没有告诉他。DvKS5

  前段时间他们刚刚祭奠过我,打听来的消息是,他们烧了很多东西,至以哀思,这让我更加不敢露头了。DvKS5

  不过今天见到你很开心,但是请注意自己的安全。」DvKS5

  “你这个坏蛋!”DvKS5

  “对对对,坏蛋!玲宝,你都不知道我看到他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吓成什么样子了!”DvKS5

  佩拉连忙认同,她当时可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了,还以为真的捡到鬼了。DvKS5

  坚定的唯物主义精神在那一刻差一点点就破灭了。DvKS5

  佩拉思考着当时的情况,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DvKS5

  死而复生这种事太过惊世骇俗,至少对于佩拉来说是这样的,克利切可是在她面前确认死亡的,她当时可伤心了,这几天都没有动笔写文,结果到头来对方居然完全没有受伤的迹象。DvKS5

  当天可是头七来着……她还以为是回魂了。DvKS5

  “他,他没事吧,他前天也在吗?”DvKS5

  “嗯,在啊,那个叫……似乎是叫阮·梅的女人把你弄晕过后,克利切就出现了,一下子就把那个穿着很华丽的女性给弄晕了,随后很快他们似乎就打成了什么共识,和你争论的那个人偶带着那个被弄晕的女性直接离开了……好厉害,他们嗖的一下就不见了,就好像是被传送了一样……说不定是真的被传送了……”DvKS5

  佩拉一下子激动的说了一大串,玲可已经有些听不清了。DvKS5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哥哥不打算与她见面呢?而是和佩拉见面了,而且还拜托了她把这封信带了过来。DvKS5

  是因为下葬那天她晕倒了没有来吗?DvKS5

  不可能啊,她很清楚她哥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DvKS5

  “为什么……”DvKS5

  “啊?怎么了玲宝?什么为什么?”DvKS5

  “为什么哥哥见了佩拉不见我啊……”DvKS5

  佩拉有些尴尬,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她想不到克利切不见玲可的理由,明明当时直接见面就好了,根本也就不需要这封信,虽然说这封信可能是早就写好的,但是为什么呢?DvKS5

  克利切的行为之中总有一些奇怪的地方,佩拉说不清楚。DvKS5

  如果说是为了隐藏自己大可不必写这封信,这太蠢了,可是如果不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话又为什么不露面呢?DvKS5

  ……还是说,隐藏自己本质上是为了向某些人隐藏吗?DvKS5

  佩拉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她想起克利切给自己这封信的时候跟自己说的那段话。DvKS5

  「佩拉,希望你将这封信交给玲宝,就现在而言,我还无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也不能出现在杰帕德和希露瓦的面前,希望你将这封信交给玲可,她看过之后也许会好受一些,你让她不要担心,然后……就和平常一样吧。」DvKS5

  ……啊,原来是这样吗?DvKS5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这是为什么?DvKS5

  难道说是因为「筑城者」吗?不对不对,应该是某一位比较突出的拿一个人。DvKS5

  「大守护者」?DvKS5

  “玲宝,有件事我必须要说。”DvKS5

  “嗯?怎么了?”DvKS5

  “之后你一定要不时的表现出自己的悲伤,即便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克利切先生没有死也是一样的。”DvKS5

  玲可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好友,希望能够得到她的解释。DvKS5

  看着玲可充满疑惑的大眼睛,佩拉现在只想满足这位好友的好奇心了。DvKS5

  “因为这是克利切先生想要的,他不见你就是因为能让你更加好的去表现自己的那种悲伤的感觉,他跟我说,他现阶段不能和你们三兄妹见面,因为你们三人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的。”DvKS5

  “……我们现在都活跃着对吗?”DvKS5

  “嗯,你、希露瓦、杰帕德,你们三人都是贝洛伯格的名人,克利切先生似乎在谋划着什么东西,所以不希望暴露自己还活着的真相。”DvKS5

  看着玲可稍稍换接下来的焦虑情绪,佩拉松了一口气。DvKS5

  佩拉很清楚克利切的想法恐怕直指现任的大守护者可可利亚,恐怕现在铁卫的情绪上也对可可利亚大人存在着不满。DvKS5

  不过,她威严依旧存在,她的指示也的确经过了筑城者议会的容许。DvKS5

  总之很奇怪,贝洛伯格的政治生态正在朝一个病态的方向走去。DvKS5

  所以说,克利切想要干什么呢?DvKS5

  或者说他是想要对现在的贝洛伯格做一些什么?下层区的名为地火的组织又在这其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DvKS5

  佩拉不清楚,但是她知道要推翻大守护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DvKS5

  除非是筑城者、银鬃铁卫、上层区居民达成共识,否则大守护者的权威就不可能有损。DvKS5

  毕竟即便是希莉儿,那也是造出了那么大的民生问题才被推翻的。DvKS5

  “我……我明白了。”DvKS5

  玲可想要说什么,但是又一下子给咽了回去,现在她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了。DvKS5

  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DvKS5

  总觉得自己被什么噎住了。DvKS5

  佩拉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好的陪着朋友就好了,有些事情别人说终究只是言语而已,只有她本人自己想明白了,思绪通畅了这才是最好的。DvKS5

  而这个时候的朗道祖宅。DvKS5

  克利切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怀念的看着周围的摆设。DvKS5

  明明只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但是依旧是怀念的不行,以往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感觉。DvKS5

  他以前是一个非常沉默的人,可能是因为学习的苦闷,可能是因为家里气氛的沉重,所以在一般情况下在这个房间之中他都是沉默不语的完成一天的学习巩固,随后就顺从身体的提醒,睡觉。DvKS5

  好像在这个房间里都没有什么好的回忆一样。DvKS5

  房间现在被打理的很好,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DvKS5

  就和以前一样,肯定是妈妈来帮忙弄得。DvKS5

  「嘎吱——」DvKS5

  老旧的木门发出一阵显眼的开合声,克利切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位瘦弱的妇人有些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DvKS5

  她走的很慢,身体还有些颤抖。DvKS5

  知道她抬起头,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克利切。DvKS5

  “我……是克利切吗?!”DvKS5

  “是我,妈妈,是克利切。”DvKS5

  克利切赶忙起身快步走到母亲的身边,将差点软倒在地的她扶着,眼中晶莹了起来。DvKS5

  朗道夫人红着眼眶,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比她高一个头的青年。DvKS5

  是啊,是的,这绝对就是克利切,是她的孩子,她绝对不会认错的。DvKS5

  她颤抖的伸出手抚摸着自己孩子的面颊,是的,这绝对是真的不是幻觉,她真实的抚摸到了她孩子的脸颊。DvKS5

  太好了,这不是个梦。DvKS5

  “是我,对不起,没有直接来见您。”DvKS5

  克利切愧疚的看着母亲又苍老了些的面容,他再也忍不住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不敢想象这些天这位老人是怎么度过的。DvKS5

  他有些后悔这些天没有更早的来见她们了。DvKS5

  原本静悄悄的来这里的他只是想要偷偷的看两位老人一眼,但是看到呆滞的坐在椅子上抽烟的父亲以及精神恍惚的在房间之中流泪的瘦弱的母亲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要去见他们。DvKS5

  “没事,没事……你回来就好。”DvKS5

  朗道夫人再也忍不住了,她抱住自己的儿子开始放声的痛哭。DvKS5

  她真的以为她永远的失去他了。DvKS5

  和她共处最久的孩子,当着她的面被埋葬,还好,还好,还好他现在回来了。DvKS5

  她可以确定她绝对没有认错,这种血脉之中的共鸣绝对不会错。DvKS5

  “嗯,我回来了,所以希望您之后能好好的,因为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更好的。”DvKS5

  拍了拍母亲的后背,安慰了一下这位失而复得的老人。DvKS5

  门外传来了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克利切知道这是什么声音,现在家里能够走出这样的脚步声的也只有那一个人了。DvKS5

  “卓娅,怎么了?”DvKS5

  卓娅,克利切母亲的名字,能够这么叫她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DvKS5

  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将微掩的房门,有些浑浊的蓝色瞳孔再看到站在房间中央的儿子和他怀中的痛哭的妻子瞳孔一缩。DvKS5

  随后严肃的快步走了过来。DvKS5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母亲止住了哭声,转过身两手张开将克利切护在身后,就好像是护崽的母鸡一样。DvKS5

  而那个可能会伤害她孩子的老鹰毫无疑问就是脚步顿住了的父亲。DvKS5

  “亚历山大,你要做什么?”DvKS5

  父亲没有回应她,只是将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克利切的身上,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到伪装的痕迹。DvKS5

  左手的机械义体紧握着,似乎在戒备着什么。DvKS5

  “你……”DvKS5

  “是我,让您担心了父亲。”DvKS5

  克利切绕开了母亲的维护,直接走到了父亲的身前。DvKS5

  他的头发又白了不少,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起来,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看起来这几天根本就没有打理的欲望。DvKS5

  克利切没有更多的说什么,只是重重的搂了搂父亲。DvKS5

  就只是这个动作就已经让亚历山大沉默不语了。DvKS5

  理性告诉他,死而复生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但是感性又告诉他,是的眼前的这个人毫无疑问的就是你的孩子,是你最贴心的那个孩子。DvKS5

  “你……你……”DvKS5

  他的嘴唇都在颤抖,向后缓缓的退了两步,眼神有些闪烁,上下打量这眼前的这个孩子。DvKS5

  如果这是假的,他希望这是真的。DvKS5

  他冷静了下来,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老兵的习惯让他对很多的事情都抱有警惕。DvKS5

  毕竟最近还有一个易容的小贼在城里面乱窜呢。DvKS5

  一家人之间的空气在这一刻有些沉重了。DvKS5

  “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DvKS5

  克利切先开了口,这和以往一样,以前每一次家里的气氛陷入这样尴尬的沉默的时候就是他先开口来打开一个小小的口子。DvKS5

  所以,他还是习惯这么做。DvKS5

  而且就父亲的样子看起来也正等着他开口呢。DvKS5

  “您所担心的那位,现在就在窗户外边呢,那个蓝毛。”DvKS5

  克利切的话音刚落,亚历山大的目光就扫向了窗户之外的院子里。DvKS5

  桑博有些尴尬的向这位老铁卫点了点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都快要保持不下去了。DvKS5

  真是的,他的真身这不是暴露了吗?DvKS5

  早知道就不和这位大爷一起来上层区了,这位爷可是姓「朗道」的,这一家子基本铁卫出身的待会儿不会举报了他吧……DvKS5

  ……不好说啊不好说。DvKS5

  桑博现在只想要逃离,他已经看到那位老铁卫眼中闪烁着的危险的光芒了。DvKS5

  要不是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站在房间里,估计他都要冲出来用那只机械义体狠狠的给老桑博来上一下了吧。DvKS5

  桑博,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正一脸笑意的克利切。DvKS5

  「救一下啊!克利切大爷!」DvKS5

  「可以,但是有些事情你得给我说清楚。」DvKS5

  信息的交换依托的除了语言还有一种东西,在联觉信标和超距遥感技术被广泛运用之前,宇宙之中的不同文明的生命是依托于公司的「忆泡」技术。DvKS5

  而「忆泡」技术的最本质,就是构成梦境的忆质。DvKS5

  克利切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带桑博过来,可不就是为了让父亲狠狠的吓一吓他吗?DvKS5

  「计划通!!!」DvKS5



  PS:

  好烦啊要上班了

  开始进入过度章节了,再有三四章就要换地图了。

  下个地图大概十几二十章就要正式接入星穹铁道主线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