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六章 入梦来

  跟随希儿,一行人很快来到名为磐岩镇的地区。DvKS51

  这里明显比铆钉镇要繁华许多,不仅是因为没有被裂界侵蚀,更因为它离连通上城区的物资输送通道更近,所以更适合发展。DvKS5

  见面地点被安排在这座镇子的娜塔莎诊所中,在这儿,李清茶见到了希儿口中的头儿,一个叫奥列格的中年人。DvKS5

  虽说实际上这位正在给从裂界出来的异性人检查身体的娜塔莎医生才是地火组织的真正首领,不过差别不大,平时确实是副首领负责抛头露面。DvKS51

  至于娜塔莎,她是地火的建立者,但下层区没什么医生,诊所的工作实在走不开。DvKS5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希儿将自身了解到的情况汇报而出。DvKS5

  “原来如此,所以裂界怪物是阿茶兄弟这几天清理的呀,多谢了,不过阿茶兄弟,你真的是从什么外星球来的吗,这个词总觉得很遥远。”奥列格道谢后又询问道。DvKS5

  娜塔莎在此时补充道:“我还没来这里之前,倒是在一些书籍中读到过相关的事,但天外来客这类事件应该已经很久没发生过了。”DvKS5

  李清茶展现出的力量和清缴怪物救人的行为让地火这些人表现的很客气,不过依旧有戒心,实在是这事已经几百年没发生过了。DvKS5

  李清茶则道:“这个星球附近的航道被星核堵塞了,我也是因为一些意外才出现在这里的,可惜我不懂怎么限制星核,不然就帮你们解决了。”DvKS5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既然有我这种情况出现了,那其他天外来客说不定也会来,总有会封锁星核的人。”DvKS5

  贝洛伯格是被星核变成冰雪星球,并且还堵塞了开拓星神铺设的银河星轨,而星核这东西,说强不强说弱不弱。DvKS5

  剧情中的各大势力都有限制星核的方法,并未将其视作什么致命威胁,只担心它突然爆炸造成的经济损失。DvKS5

  然而对于那些非星际大势力的人,他们面对星核就难多了,像贝洛伯格这种已经衰落到连星际旅行都没有的文明,要是星核真的发起威来根本毫无办法。DvKS5

  现在星核还有些限制在,当年贝洛伯格在天外来客的帮助下造过一个拘束器,就是效果不完美,导致星核一直能诱惑贝洛伯格的大守护者,最近甚至还成功了。DvKS53

  李清茶介绍了一番星核的事情,娜塔莎她们第一次听说原来解决星核就可以解决寒潮跟裂界。DvKS5

  对此她们将信将疑。DvKS5

  李清茶无所谓,反正目前解决星核的必要条件还没集齐,现在相不相信都没关系。DvKS5

  目前自己还只是个刚踏上命途的命途行者,要成长到能以力压制星核估计要花不少时间,而相信在那之前,星穹列车一伙剧情中的主角团应该就会来到这里,到时用他们的方法就行。DvKS54

  而至于现在,还是先找找可以获取神耀点数的地方吧。DvKS5

  “好啦,地火的各位,既然星核的问题还想不明白,那就先给我找点事做吧,从铆钉镇出来的其他人需要在诊所躺一段时间,我可不用,不给我做点安排吗?”李清茶问道。DvKS5

  奥列格回过神来,笑道:“这还真是失礼了,阿茶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在磐岩镇短住的话我们地火招待你,有常住的想法的话,我们也可以为你推荐工作。”DvKS5

  李清茶说道:“我应该会留一段时间吧,不过单纯地招待就不必了,我闲不下来,不如给我找点事做。”DvKS5

  “也行,你想做什么?”DvKS5

  “我想想……”李清茶思考着有关命途的记忆,说道:“具体什么事无所谓,但最好是和伸张正义有关的,没错,我要伸张正义,狠狠的干好事呀!”DvKS57

  以个人的行为伸张正义,这是明确可以从巡猎命途获得力量的方法,还有一个方法是狂杀丰饶孽物,可惜这颗星球没有。DvKS51

  闻言,奥列格和娜塔莎对视一眼,心中有数了。DvKS5

  说道:“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我明白了,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我给你安排住处,你先休息一晚吧。”DvKS5

  “很晚了吗?”李清茶有些疑惑。DvKS5

  “看得出来你没怎么在地下空间生活过,这里没有阳光,确实不好辨别早晚。”奥列格说道。DvKS51

  李清茶朝窗外瞅了一下,外面确实一副矿工放工回家的场景,便说道:“行吧,那就先住一晚。”DvKS51

  在之后几个地火成员很快便为他收拾出了一间房间,倒是和剧情里不同,没让他睡酒店。DvKS5

  房间的条件并不好,比较陈旧,闷热又不通风,不过收拾得倒是挺干净,李清茶并不嫌弃。DvKS5

  在和其他人约好明天的见面时间后,李清茶躺到平板床上,很快便有睡意袭来。DvKS5

  自从穿越以来,他还没有睡过一场安稳觉呢,在裂界打怪的那几天,他最多小憩一下,精神一直很振奋。DvKS5

  这是多亏了‘丰饶’的赐福,让他的耐力变得很强,只要中途稍微休息一下,就完全可以长时间不睡觉。DvKS5

  当然,想睡的时候还是能睡的,毕竟睡眠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DvKS5

  不知是因精神极度放松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李清茶很快便进入了少有的深度睡眠。DvKS5

  不仅如此,他似乎还开始做梦了。DvKS5

  梦境是红色的,一开始还有些模糊,但没过一会儿就完全清晰了起来,表现得几乎与现实无异。DvKS5

  那是一片被血红天空笼罩的诅咒荒原,还有被鲜血浸染的峡谷,地面到处都是坑洞,还坐落着大量愤怒的活火山。DvKS53

  而就是这地狱般的地方,其中心有一座宏伟的仿佛黄铜铸成的堡垒。DvKS5

  堡垒的墙壁参差不齐,上面沾满了无数鲜血,每当鲜血干涸就很快有新的血液洒在上面或流入护城河中,形成一条完全灌满鲜血的护城河。DvKS5

  在这座宏伟的黄铜堡垒顶端,还有一座建筑,其周围有八根铜柱高耸入云,直插天际,每根铜柱上刻着某种戒律。DvKS5

  李清茶望了一眼,看不清细节。DvKS5

  而除了这可怕残暴的环境外,这里还无休止地充斥着战斗与杀戮。DvKS5

  有无数穿着红色盔甲,或更大的动力甲的人,与长着红皮肤的各种恶魔战作一团,它们不是在对垒,而是在享受这场大混战,看见感兴趣的对手就去杀,并不在意对方是谁。DvKS51

  喊杀声震天动地,仔细一听极为统一。DvKS5

  “血祭血神,颅献颅座!”DvKS511

  从战吼中回过神,李清茶又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发现自己已不再是原来的样子,而是变成了另一个人,穿着类似中世纪样式的红色重甲。DvKS5

  他好像梦见自己成了这场大混战的一员。DvKS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