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十一章:雪后嫩芽

  “就是那里。”DvKS5

  阮·梅没有再打开生命感知力场,那些似乎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她握着克利切的手并没有放开,就好像刚刚手汗的言论完全是一个空谈。DvKS5

  距离克利切从死亡之中苏生已经经过了一个星期以上。DvKS5

  下层区也在克利切带回的车床和生产线之下开始产生了一些改变。DvKS5

  至少,现在这里的人们开始忙碌起来了。DvKS5

  铆钉镇那一部分没有搏击能力,也不远堕入罪恶的深邃之中的人们,现在不再是坐在肮脏地面上等待着命运给予的死亡的可怜虫。DvKS5

  他们正忙碌着,为了自己生存而努力。DvKS5

  就在歌德大饭店的附近,有一块被铁门隔断的空地,「地火」与歌德大饭店的老板歌蒂达成了协议。DvKS5

  在那个地方开辟一片「农田」,或者说是「实验田」。DvKS5

  他们得知了阮·梅的身份,虽然说来自于克利切的描述,但是他们毫无疑问的对这个看上去年轻的不行的女性保持着难以想象的尊敬。DvKS5

  这块实验田就是他们的委托,也是阮·梅与克利切之间的交易的内容。DvKS5

  阮·梅现在记忆起来,也觉得这件事颇为梦幻。DvKS5

  「令使」是宇宙之中最为高位的存在,在星神们从不干涉人间的时候,他们代表着这个宇宙之中的无序。DvKS5

  所谓的规则在他们的面前几乎不存在限制他们的可能性。DvKS5

  除开巡猎的阵营之外,几乎没有人或者那个组织会明目张胆的对某个令使进行公开的追杀,而且成功性并不是很高。DvKS5

  已知的死于围杀的那一位,也是巡猎阵营干的。DvKS5

  总而言之,令使的力量庞大到难以想象,每一位令使能够发挥出的力量足以让一个星系产生海啸一般汹涌的灾难。DvKS52

  也就是如此,他们的交易其实是处在一个并不平等的条件之下的。DvKS5

  也就是在这个不平等的交易之下,克利切像他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要求。DvKS5

  就是这个小小的实验田。DvKS5

  对于阮·梅来说,培养一种能够在地下世界种植的作物其实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难题,毕竟是将宇宙之中的智慧生命造物技术提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人物,他们随便加点东西都可以依靠阮·梅的技术生成造物。DvKS5

  就小小的一种不依靠阳光的可食用造物……DvKS5

  说实话,并不算什么难事,而且本质上,贝洛伯格的肥沃程度其实是在阮·梅见过的星球之中相对来说比较高的。DvKS5

  不对,应该说是最顶级的那一批,这里简直是天生适合种田的地方。DvKS51

  “就是这个吗?太好了……”DvKS5

  克利切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绿芽,整个人有些迷失的感觉。DvKS5

  真是梦幻啊,不愧是天才俱乐部的成员,连这种东西都可以在这么快的情况下培育出来。DvKS5

  可能这对于阮·梅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下层区的民众而言……DvKS5

  这简直就是神迹,毫无疑问的神迹。DvKS5

  如果这种作物的可食用性被真正的验证了,那下层区就可以做到自给自足的获得粮食了,这样即便是面对那么严重的封锁,下层区也不至于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了。DvKS5

  这样,也能够给下层区的民众们提供一个新的生存方式。DvKS5

  “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就交易而言,这并不能算是能够称得上是与你的付出所平等的,你还有什么别的需求也可以告诉我。”DvKS5

  “如果之后会有的话,我当然会提出来,但是现在……”DvKS5

  现在对于克利切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贝洛伯格,只要是对于贝洛伯格有益的事情都是可以称得上是最重要的事情。DvKS5

  这种事对于阮·梅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克利切嘛……DvKS5

  “我之前在一颗荒漠行星考察的时候曾经也有过当地的领导者像我寻求类似的帮助,只是比起这里,那个地方根本没有植被生存的可能性。”DvKS5

  “……也是因为星核?”DvKS5

  “嗯,星核在每个不同的文明之中表现出来的形式都不一样,那颗星球的领导者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他们原本也拥有能够称得上繁荣的文明,只不过在一夜之间用于阻隔远紫外线辐射的臭氧层被接连侵蚀……”DvKS5

  克利切有些感叹,那可真是相当绝望的世界……DvKS5

  即便是没有接入同谐广阔的意识流,克利切也能够从贝洛伯格大学之中汲取到这些知识,臭氧层,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DvKS5

  贝洛伯格的环境出了被风雪覆盖导致的煦日节之前的「冰风暴」现象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能够称得上是天灾的灾难。DvKS5

  与寒冷共处了七百年的贝洛伯格人也并没有意识到覆盖的冰雪是天灾吧……DvKS5

  但是除此之外呢?DvKS5

  贝洛伯格的人们真的很幸运,在意识之中流转的时刻,克利切见到了那些更加可怕的世界,那里甚至没有类似大守护者这样的人存在。DvKS51

  所有的一切无序的疯狂着,强者疯狂的倾轧着弱者。DvKS5

  有些时候,人类更本就不能够被称之为人。DvKS5

  比之那些成为了奴隶的人们,贝洛伯格的下层区还算是过得去,上层至少还会以物资交换来换去地髓矿石……DvKS5

  “臭氧层被侵蚀之后,植被再也没有生存的可能,他们被迫的迁徙,然后居住点被毁灭,随后再迁徙……知道他们转移的速度再也没有办法和星核的侵蚀相比较,裂界的侵蚀也随之而来,你知道吗?在那种世界之中,即便是睁开眼看一眼天空都是对自己的伤害,这样的世界早就不存在被拯救的必要了。”DvKS5

  “然后呢?”DvKS5

  “我离开之后,在仙舟历法大概两年的时间之后-,「星际和平播报」向宇宙通传了一个消息,「天马IIII-III号行星在反物质军团的攻击之下彻底摧毁,「绝灭大君」星啸领军破坏了星球的地核造成了收缩爆炸,天马IIII号星系被确认毁灭」,军团毫不犹豫的摧毁了那个星系,不过……”DvKS5

  “对于他们而言,是否被毁灭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们本身就已经要失去家园了。”DvKS5

  克利切接上了阮·梅的话,他很清楚那种情况下的星球会遭遇什么情况,而反物质军团的到来更是意料之中。DvKS5

  他们总会跟随着星核而行进,摧毁一个个被星核侵蚀到绝望的星球。DvKS5

  不过仔细一想,这种先后顺序到底是怎么样的,很难界定,有很多人认为「万界之癌」是有【毁灭】星神纳努克所投向宇宙之中的灾害,但是也有人认为军团的行进本质上是为了阻止「万界之癌」的进一步污染。DvKS5

  对于贝洛伯格来说星核的到来到底是军团的前奏还是毁灭的尾焱呢?DvKS5

  “贝洛伯格算是幸运了,是很幸运的那种,在宇宙之中,能够被克里珀如此注视的星球并不多,就目前来看,地髓恐怕都是克里珀的赐福,他一直长久的沉默的关注着这颗星球,让这个暴风雪之中的最后堡垒得以存续。”DvKS5

  克利切很清楚的知道,克里珀从未抛弃过贝洛伯格,筑城者体系下的星球之中能有这种待遇的也是少数。DvKS5

  只可惜星核的危机从不会因为这些瞥视而停息。DvKS5

  他也理解了阮·梅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东西,还真是让人惊喜。DvKS5

  “你能明白就好,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DvKS5

  “嗯?”DvKS5

  “以你的能力,可以很简单的利用同谐的力量将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变成你的意识的一部分吧……”DvKS5

  “那并非同谐的真意,同谐的包容也不为如此。”DvKS5

  克利切很清楚阮·梅的疑惑,但是那并不是他想要的,更是背离了他所追寻着的那位伟大存在的路途的选择。DvKS5

  “「以强援弱,以死护生」,你经常会听到这个口号对吗?”DvKS5

  “嗯,没错,「家族」将这句话作为座右铭,在星际之中传唱着歌颂【同谐】的谐乐,歌颂着她的美名。”DvKS5

  “「家族」吗?也许是吧,但是这句话到底是为什么呢?”DvKS5

  克利切拨弄着眼前的绿芽,脆弱的生命顽强的在下层的土地上生长着。DvKS5

  他的意识之中掺杂了很多来自家族的意识,他对这个组织的了解并不算是一知半解,但是他心中却有很多的疑惑。DvKS5

  「家族」……他们的存在逻辑非常的奇怪,但是「希佩」又确确实实的关注着他们。DvKS5

  每个琥珀纪,她都会派遣自己携带着令使级别力量的化身前往家族的大本营,在谐乐大典的歌声之中降下颂声。DvKS5

  然后……DvKS5

  很不对劲的感觉,总觉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什么,但是总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他的判断,就好像是交响之中某个失误的瞬间。DvKS5

  他灵敏的捕捉到了这个失误的瞬间,但是有什么东西在影响他。DvKS5

  毫无疑问,这个东西「希佩」本身是一清二楚的,在第一次拜谒她的时刻,就有东西想要将他彻底吞噬在汹涌的意识流之中,这和「希佩」本身对于他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那种与「希佩」本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也是最后当他离开的时候「希佩」对于他所产生的利用谐乐赐福的行为显然是她……做的保险?DvKS5

  “你似乎有些疑惑?”DvKS5

  “嗯,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这么明显吗?”DvKS5

  阮·梅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那是地火的成员们为她准备的,毕竟是这种几乎能够改变地下世界生存方式的高端人才,当然会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待遇。DvKS5

  “我感觉你都要睡过去了。”DvKS5

  “是吗?刚刚那个样子有点像是假寐吗?”DvKS5

  “事实上是的,你不觉得自己总是陷入沉思之中吗?这也是因为称为了「令使」导致的情况吗?”DvKS5

  “不,我只是自己就是这样,我以前也是这样。”DvKS5

  克利切虽然说算不上什么天才,跟天才俱乐部的成员也根本就是不能比的,但是他还算是一个高材生,是个在贝洛伯格的高材生。DvKS5

  之前的他也是如此,总是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DvKS5

  可能是因为家中的生存环境过于激烈,他小时候就在姐姐和父亲之间的激烈交换意见的正常之中度过。DvKS5

  虽然说哥哥有时候会站出来阻止这两位的争吵吧……DvKS5

  但是他家的这位长男在比他大五岁的姐姐和他的生身父亲面前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缓解矛盾的能力,在克利切的童年,他就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将自己的一些不好的情绪展现出来。DvKS5

  展现在这个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家庭之中。DvKS5

  深思,成为了他在苦闷的时刻缓解自己的情绪的唯一方法。DvKS5

  “……把手给我。”DvKS5

  “啊……?”DvKS5

  “我会关掉生命感知力场,把手给我。”DvKS5

  阮·梅此时的语气有些强硬,这让克利切无法拒绝。DvKS5

  他伸出手,然后又缩了回来,手上还有刚刚接触地面沾上的泥土,他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打定决心在身上擦一擦。DvKS5

  阮·梅则是起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两人紧握的手指中还有泥土的碎屑掉落。DvKS5

  “我没有觉得脏,所以不要麻烦我洗衣服好吗?”DvKS5

  “……其实我也可以自己洗。”DvKS5

  阮·梅难得的开了个玩笑,这让克利切有些感动,这可真是出了奇了。DvKS5

  他知道对方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毕竟两人的童年都不能称得上是过得好的,彼此之间总是能够互相体谅一些。DvKS5

  克利切经常提起对方的亲人也是因为对方已经有了几分走向不该走向的路途的可能了。DvKS5

  这一下突然的关心让克利切实在是很开心。DvKS5

  “所以,愿意和我说说你的苦恼吗?”DvKS5

  “再稍微等一等吧,我现在对这件事也是一知半解的,如果说我稍微理清楚一些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DvKS5

  “不算是交易的一部分吧?”DvKS5

  “当然,如果你愿意,这也可以是交易的一部分。”DvKS5

  有些沉闷的气氛在两人的插科打诨之中稍微平静了一些,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在这一句句话语之中稍显增进。DvKS5

  “手心好热,你害羞了,亲爱的?”DvKS5

  “……如果有镜子在手边我一定把它给你看看,看看你的脸吧,跟你的梅花糕一样。”DvKS5

  “想好这个孩子叫什么了吗?”DvKS5

  阮·梅此时也蹲了下来,一只手拨了拨嫩绿的幼芽。DvKS5

  “我不是很会取名字,要不然你想一个?”DvKS5

  “嗯……就叫它「雪后」吧。”DvKS5



  PS:

  开始准备给贝洛伯格的上半阶段收尾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