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十四章:飞跃宇宙

  “不留下来看吗?”DvKS5

  阮·梅的话让克利切有些恍惚,说来距离他的复活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他的家人们或多或少的都得知了他没有死亡的消息。DvKS5

  今天是他和黑塔推定的前往空间站的时间。DvKS5

  说实话,这种感觉还是让克利切感到期待的。DvKS5

  宇宙……DvKS5

  那以往是在教科书上面才会出现的东西,「雅利洛VI」曾经也与星空接轨,只不过他没有能够在那个时代诞生。DvKS5

  寒冷的风雪阻隔了贝洛伯格人们的视线,也割断了贝洛伯格与宇宙的链接。DvKS5

  “不了,这是属于他们的狂欢,每半年一次,下一次估计得等到煦日节附近的时间了,不过那个时候我们也应该会回来一趟了。”DvKS5

  「磐岩镇超级联赛」这就是他们集思广益之后想出来的活动。DvKS5

  下层区的生存条件逐渐向好,地火也在推广「雪后」的种植,虽然说在地下也找不多什么能够大范围种植的土地,但是好歹是有了一个自给自足的手段,尚不得而知星穹列车到来的时间,下层的人们总要有个盼头才是。DvKS5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有了物质生活,精神生活上面也实在是不能落下了。DvKS5

  克利切很清楚精神的满足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没有足够物质生活时的下层区人们尚且是在搏击俱乐部里面找乐子,更何况是现在呢?DvKS5

  不过还是得一步一步的慢慢的往前走,还有很多困难等待着他们面对呢。DvKS5

  “这样啊,那咱们怎么去,先说好,我可没有那个能力度过星系与星系之间的虚数壁垒,那根本不现实。”DvKS5

  阮·梅也难得的有些惆怅,虽然说这里并非是故乡,但是他还是很喜欢这里的小孩子的。DvKS5

  特别是虎克小可爱,特别的讨人喜欢,抱着她的时候她还会象征性的挣扎一下,然后整个脸红的就好像是番茄一样。DvKS5

  不过时间也确实到了,是该离开来了。DvKS5

  下一次在来的时候估计已经要等到这个「磐岩镇超级联赛」再度举办的时候了吧。DvKS5

  “交给我就好,我有一些小手段,在自己度过虚数壁垒的时候也能够将你一起带过去。”DvKS5

  克利切并没有过多的细说什么东西,这个可是交易的重头戏。DvKS5

  不是和阮·梅的交易,而是和另一位现在等的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骚扰他的那个天才,虽然这种技术对于宇宙之中的人们而言实在是没什么性价比,而且也基本没什么人能够做到和他一样的行为。DvKS5

  不过,黑塔女士一定会很感兴趣。DvKS5

  毕竟就层次来说,黑塔和他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水平线的……大概吧。DvKS5

  就脑子而言,克利切是拍马也赶不上黑他女士的。DvKS51

  但是实力的话……克利切很了解自己的情况,寻常的令使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DvKS5

  但是既然都是令使,那么这种手段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DvKS5

  “小手段吗?恐怕不是我能够理解的事情吧……”DvKS5

  阮·梅的质疑很快就来了,就她对克利切无意之间展现出来的稀奇古怪的能力的理解,那绝对不是什么小手段,而且是很古怪的一些能量运行方法,他对于忆质运用极其纯属,恐怕很多「流光忆庭」忆者也赶不上他。DvKS5

  这些东西,都是【同谐】希佩的意识流带给他的吗?DvKS5

  阮·梅不理解,不过这些事情到头来他都会自己莫名其妙的对她说出来。DvKS5

  克利切,一个嘴不是那么严的男人。DvKS5

  “emmm……这算是和黑塔交易的筹码吧,虽然说是打算告知她一些关于「希佩」的信息,但是这点东西在我看来分量并不是很足够……”DvKS5

  “还不够吗?”DvKS5

  阮·梅大概是理解了克利切话里的意思。DvKS5

  他还有别的事情想要让黑塔帮他的……不单单的是公司方面,有一些他一直在隐瞒的东西,他打算找黑塔了解一下?DvKS5

  ‘奇怪的感觉,有些不舒服。’DvKS5

  阮·梅不清楚为什么,但是她很明白自己希望克利切能够更依赖自己。DvKS5

  “不说这些了,我们也是该准备走了。”DvKS5

  克利切跟地火的大家都做好了告别,家人们的话……听桑博说现在他的大姐已经回家住了,他可不敢回去。DvKS5

  那些事情就放在他从黑塔空间站回来之后吧。DvKS5

  他感觉有些头疼,他连妹妹都不敢面对,更何况他那个让人难以应付的大姐了。DvKS5

  逃避虽然可耻但果然还是很有用啊!DvKS5

  “我该怎么做?”DvKS5

  “什么都不用做,放弃所有的抵抗,安然的,没有思虑的相信我就好了。”DvKS5

  克利切的双眼开始泛出彩虹的光芒,周围开始汇聚起淡蓝色的奇妙物质。DvKS5

  这是忆质,一种很神奇的能量反应,克利切起初只是因为意识之中的本能反应能够将他们汇聚,塑形,然后生成梦境。DvKS5

  就好像是为那对姐妹所生成的梦境一样,他的梦境是依据强烈的个人意识所创造的。DvKS5

  而现在的他更加的了解了这种名为忆质的物质。DvKS5

  这并非是仅仅能够作用在「梦境」这种虚幻所在的物质,按照克利切对于意识之中潜藏的知识的解读,忆质的力量能够做到的事情包括但是不限于:幻型梦境,记录言语,包含记忆以及「影响现实」。DvKS5

  忆质这种奇妙物质的诞生已经不可考了,或许自从「浮黎」存在之前就已经存在了。DvKS5

  而忆质的大规模运用还在公司的「边星战争」之前,也是这场战争之后公司开始大规模运用「联觉信标」,对于忆质的研究在公司的角度也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相比起忆质这种需要前期准备的沟通手段,联觉信标更加的直观而且有效。DvKS5

  虽然说联觉信标的出现让种族之间的冲突更加剧烈了……DvKS51

  不过克利切倒是从自己的脑海之中纷乱的意识里面获得一个「无名客」的知识,而且相比起其他的意识这个意识所包含的执念与意识更加的清晰明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克利切才对家族的情况抱有疑惑。DvKS5

  虽然说只是匹诺康尼一支,但是谁知道家族这个整体到底有没有出问题呢?DvKS5

  嗯……DvKS5

  忆质的力量远非寻常,而利用高强度的虚数能将他们从无形的能量反应状态打入现实世界就能够构筑一个能够介于现实和「忆质」之间的空间,这个空间不受现实的利尔他物理体系所影响,也受虚数能的保护。DvKS5

  是一种创造了新「空间」的技术。DvKS5

  那位无名客真是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天才,即便是这样的技术在「博识尊」的眼里也没有被注视的价值吗?DvKS5

  还是说,这位无名客的发现来的太迟了,在意识的最后,她步入了疯狂的忆质漩涡之中,这样的发现还没有被博识尊所认可就已经消亡了吗?DvKS51

  太可惜了……DvKS5

  如果能够得到黑塔的研究,估计那位无名客也能够得到安歇吧。DvKS5

  忆质动力学的开拓者——拉扎莉娜。DvKS5

  有序的虚数能疯狂的冲击着忆质与现实的隔绝,依靠着能量的奇妙力量,忆质与现实的排斥逐渐的虚弱。DvKS5

  如同是打开了一副老旧的枷锁,发出了「咔」的一声。DvKS5

  阮·梅,消失在了现实的纬度之中。DvKS5

  她睁开眼,看向四周,温暖的阳光洒在绣着绿柳的屏风上,红桐木的地面散发着新鲜的香气,阳光让它更加的浓烈。DvKS5

  这里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啊,阮·梅莲步轻移,手指划过黄花梨原木的餐桌。DvKS5

  真是的,这居然是凭借她的意识所开拓的梦境吗?DvKS5

  阮·梅并不清楚忆质的运行方式,她对生命科学的理解自然是无人可及的,但是忆质动力学是另一回事,她只能是理解为,她陷入了梦境之中。DvKS5

  “阿阮……阿阮……”DvKS5

  这是一位许久未见的老人的声音,阮·梅很清楚那是谁。DvKS5

  她对于自己父母的印象或许已经不深了,在他们的科考之中,丰饶的孽物如同命运般的降临,阮·梅没有参与那一次的科考,也没有想过闹别扭的小脾气会让她在求药使的癫狂之中逃过一劫。DvKS5

  她只记得,父母失约了。DvKS5

  永远永远的失约了,自那时开始她就陷入了长久的,无止息的研究之中。DvKS5

  她都不清楚自己为何选择如此,只是她控制不住自己。DvKS5

  只要陷入疯狂的工作,就能忘记外界的忧愁,只要陷入不止的探索,就能抛却过往的哀恸,或许真是如此,她才能得见「博识尊」。DvKS5

  她曾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将一切忘怀,直到这个声音的出现。DvKS5

  那是她小时候常常将她抱在怀中的呵护,是眼泪将视线模糊时的轻拂,是空洞的悲伤之中难掩颤抖的拥抱。DvKS5

  是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忽略的。DvKS5

  她失去父母的同时,她也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女儿。DvKS5

  “外婆……”DvKS5

  阮·梅一直以为,疯狂的去追求复活已死的生命就能让她淡漠的心得到亲情的慰藉,这样也能够让那位疼爱她的老人得以安心,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或许那位老人只想要她好好的,好好的生活,好好的追求幸福,好好的走自己的路。DvKS5

  老人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死。DvKS5

  她年轻时也是仙舟的飞行士,畅快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之中,她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憧憬的前辈,直到一场恐怖的灾难将一切带走。DvKS5

  她的朋友遭孽物所杀,她的前辈驾驶星槎走向壮烈的死亡。DvKS5

  而她又能如何呢?DvKS5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飞行士,那战争太过惨烈,连仙舟的将军也在那场战争之中消亡,丰饶的令使太过诡秘……DvKS5

  她从前线退了下来,战争结束了。DvKS5

  她离开了家乡,前往了另一座仙舟之中,期望能够在这块全新的土地上抚慰自己的创伤,她认识了一个很开朗的男人,是一位云骑军。DvKS5

  他幽默风趣,时而绅士时而厚颜无耻,但是她很喜欢他。DvKS5

  幸好,他们都是原生的仙舟人,寿数相近,这时候她倒是庆幸与自己并非曾经所希望的狐人族,那样她可不忍心死在所爱之人之前……DvKS5

  很快,在亲人们的祝福之下,他们成为了夫妻。DvKS5

  他总是在每一次换防之后带回一些礼物,一些吃食,他知道她很喜欢糕点,总是会买很多回去。DvKS5

  仙舟糕点并不算便宜,她总是开心的责怪他太过破费。DvKS5

  其实他们的生活很富足,但是她还是学会了糕点的制作手法,即便是有足够的盈余,对于赋闲在家的她而言,做做饭好像也挺能充实日常生活的。DvKS5

  五年的时光对于长生种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而已。DvKS5

  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可能即将迎来无趣而悠闲的幸福了。DvKS5

  「「曜青仙舟」外派医师团遭遇「反物质军团」袭击,「绝灭大君」焚风宣布其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曜青仙舟」方面宣布将对所有打击范围内「反物质军团」星舰以及可观测「毁灭」令使发动无限制攻击。」DvKS5

  「“对于此次事件,仙舟联盟绝不会善罢甘休,「毁灭」的走狗必将经历最为疯狂的来自巡猎的袭击!”」DvKS5

  「仙舟元帅对此次事件表示强烈的愤怒,并且表示仙舟联盟将会持续对「绝灭大君」焚风进行追击,目前于拉兹拉瑞尔星系,「元帅」华攻溃反物质军团第三军团舰队,未知的毁灭令使被摧毁肉身后不知所踪,但依照仙舟联盟传来的情报可以确定这位绝灭大君并未别彻底杀死……」DvKS5

  他就在医师团之中,作为护卫部队参与了那一次的行动。DvKS5

  她感觉心都死了,幸福的生活就好像水中的倒影一般,在涟漪之中消散无踪。DvKS5

  她沉沦了一段时间,还是恢复了过来。DvKS5

  然后,她的女儿有了丈夫,他们又有一个孩子,「阿阮」。DvKS5

  “外婆……对不起……”DvKS5

  阮·梅深刻的体会到了外婆心中的悲痛的过往,在这片奇妙的空间之中,她好像和自己的外婆意识链接在了一起,她知道……这是真的。DvKS5

  父母有说过这些事情,仙舟联盟也的确在那个星系之中与反物质军团开战。DvKS5

  “没事,没事,你现在好就好,那个孩子……”DvKS5

  外婆的话还没有结束,这篇空间就开始扭曲变质,就好像是雪糕融化一样,周围的空间也在逐渐的消退……DvKS5

  “外婆!我……”DvKS5

  阮·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眼前的一切就变了。DvKS5

  “喂喂喂,这是怎么是回事?你刚刚那一手是什么情况?很多的忆质……真是不同寻常……”DvKS5

  好友的声音让阮·梅回过神来,她现在有些分不清了。DvKS5

  克利切没有回复站在自己面前插着腰的雌小鬼,他走到阮·梅的身边,看着她有些悲伤的眸子,叹了一口气。DvKS5

  “什么时候一起回去?”DvKS5

  “什么时候都行,我想家了……”DvKS5

  黑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整个人心里都感到了莫名其妙的怪异,什么情况啊,她的好朋友只是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被天生邪恶同谐小鬼拿下了吗!?DvKS51

  她倒是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默默的从这一具人偶的身体之中下线。DvKS5

  将空间留给了悲伤的好友,和她那个不清楚情况的小男人。DvKS5

  不愧是我们温柔而又体贴的黑塔女士!DvKS5



  PS:

  今天和跟妈妈一起做了饭,母亲节是周末实在是太好了2

本章结束